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4285675
  • 开博时间:2007-03-16
  • 博客排名:第27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说等待

  

人生难免不了等待,等人,等车,等飞机,办事排队,人世间到处都是等待。张良和黄石公的故事告诉我们,不等待,学不到真东西。跟人求学,必须得先到等候,这是古礼,古代尊师之礼。这种古礼,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遵行了,但男女青年谈恋爱的时候,约会之时,男孩子一定是要先至而且耐心等待的。如果有哪次迟到了,后果不堪设想。至于到机关办事,那更是得有耐心,不仅等一次,而且等多次。不等,除非你是来头大的权贵。

说等待 张鸣 人生难免不了等待,等人,等车,等飞机,办事排队,人世间到处都是等待。张良和黄石公的故事告诉我们,不等待,学不到真东西。跟人求学,必须得先到等候,这是古礼,古代尊师之礼。这种古礼,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遵行了,但男女青年谈恋爱的时候,约会之时,男孩子一定是要先至而且耐心等待的。如果有哪次迟到了,后果不堪设想。至于到机关办事,那更是得有耐心,不仅等一次,而且等多次。不等,除非你是来头大的权贵。 人需要等待,是因为事务都需要有个过程。有的是自然过程,每个产房外面等待的丈夫,都希望孩子早点落地,但生产却需要时间,遇到难产,时间更长。也有的是人为的过程,到银行办事,一般都得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134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帽子与王

  

王帽子与王

张鸣

 

,无论如何都玩不转的。而梅贻琦就是这样一个当家人,天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把这不可能的任务完成了。我们现在公认,尽管西南联大实际上是个草屋大学,但却代表了民国时期大学的最高水平。梅老板的本领的确高超,当年他做清华的校长之前,心高气傲的清华师生,已经连续赶走了四任校长(当时称为“倒校长”),他却一直做了下来。对此,他解释说,因为我姓梅,没有人愿意倒梅(霉)。当然,事实不是如此。梅贻琦的本领是,永远在幕后,永远做服务,真正的服务,决不出头露面。这个简单的办法,让清华人接受了他,也让北大和南开人接受了他。京戏中的王帽子,就是指某些需要皇帝角色的戏中,演皇帝的人。由于清代不能让皇上字眼出现在戏中,所以,所有的皇帝,都是王。一个角色,戴着王冠,坐在最中央的位置。所有这样的戏,扮演王的角色,实际上没有多少戏,就是个摆设。显然,在西南联大,梅贻琦的作用,不是王帽子,在中国这个特别的国度里,在抗战时期,学校还需要躲空袭的特别状况下,他实际上是舞台监督兼后台总管,事务超级繁忙。但他却宁肯说,自己这个校长,只是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1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案的赔偿

  

教案的赔偿、

 

卸下炮衣,摆好开炮的架势,中国方面一般都会屈服的。 对于教案,以往中国这边的研究,似乎都是教会方面无理,一边倒地相信当时的民间说法,不管这种说法多么荒唐。反过来,现在的研究,又一边倒地倒了过来,似乎所有的教案,都是打教闹教者的无理取闹。其实,至少有关经济纠纷和文化冲突的案件,民教冲突,民方未必完全没有道理,双方即使因为误会,教会方面也要负些责任。但是,毕竟打和闹的是反教会的民众一方,所以,但凡发生了教案,最终的处理,民方必定损失惨重,出了人命,还得偿命。至于赔款,几乎是必然的。虽然当时都由官府支付,最终,出事的村庄肯定得加倍地赔出来。这样的赔偿,教会事业肯定是会因此获益,烧了的教堂,新盖的更宏丽,打教之后,官司赢了,新入教的人会更多。但是,这种炮舰支撑的传教事业,也有教会人士不喜欢,新教有,天主教也有。在他们看来,这样推进的传教事业,有违这个事业的初衷。所以,还真的就有传教士,即使被打被烧了,也一声不响。不得已教案闹出来了,也不希望索要更多的赔偿。甚至义和团运动之后,很多地方赔款,都是在传教士的斡旋下,得以大幅度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关皇帝外衣和内衣的分类学

  

  

有关皇帝外衣和内衣的分类学

                 张鸣

理的严刑峻法,皇帝怎么裸奔呢?不过,秦始皇固然可以说裸奔,但严格地说,人家还是穿了内裤的。这内裤,就是法家那点玩意。只是过于肉色,看上去穿了就像没穿,所以,像是裸奔。后世的皇帝,无论龙袍穿的像样还是不像样,或者像元朝的蒙古人一样,照旧裸奔,但法家的内裤,都还在。至于能不能遮住羞,就不一定了。清朝覆灭,皇帝成了历史,坐在高位的人,既不能穿襁褓,也不能穿龙袍了。人们突然明白,即使身居高位,一身布衣也就可以了。孙中山模仿日本的学生装,设计出了中山装,虽然依旧有礼义廉耻的旧痕迹,但毕竟人人都可以穿了。布衣一出,即使孙中山自己想做教主,也没有人搭理他。君权神授,龙授,甚至像太平天国那样,外国的上帝授,都见了鬼。即使革命造出来再牛的神,下一代也后继乏人。掌权的合法性,只能来自选票。没有选票,累死,也讨不了好。吴稼祥最后告诉人们,那是因为时代变了。市场和产权改变了一切,即使当年的革命者的后代,也难以抵挡。《公天下》来了,真正的公天下,在后面。

最早知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章东磐这个东西的东西

  

章东磐这个东西的东西、

 

章东磐这个东西的东西 张鸣 认识章东磐,是一个偶然。好多年前了,在一个靠近亚运村的咖啡馆里,跟几个朋友边喝咖啡边胡聊。一会儿来了一个人,个子不高,脑袋很大,嘴更大,乍一看像是庙里看门的弥勒佛,也跟弥勒佛似的,总是笑着。他似乎跟在座的每个人都很熟,我也就没好意思通报姓名,假装也熟。不过他一来,大家的话题马上就转了,因为他的笔记本电脑里,有好些清晰的老照片。 当年印缅战场上,中国远征军的事,作为一个做历史的人,当然不会一无所知。但是,真的看到那些活生生的照片,还是感到莫名的震撼。这些照片,都是这位大脑袋的弥勒佛,从美国弄来的,其清晰度之高,在国内是罕见的。里面那些大鼻子的外国人,连汗毛孔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放大,可以放大到一丈见方,依旧清晰。通过这些照片,我们见识了当年一支用现代化装备武装起来的中国军队,一支采用美式训练和供给方式训练出来的军队,是什么样子。一个个我们曾经相当熟悉的军人,居然能有那样生龙活虎的精神面貌。从将军,到军士,再到普通士兵,甚至看护和医生。无怪乎,在后来的北缅战场上,当年在亚洲各个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礼仪与排场

  

      礼仪与排场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面子的变迁

  

面子的变迁

张鸣

中国人好面子,这是西方人近代最大的发现。好些晚清民国来华的洋鬼子,在想要写点什么描绘中国人的时候,十有八九都会提到这点。言外之意,他们这些西方人,就不那么好面子,好什么呢?实际的好处。鲁迅先生在说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常常会提到一个晚清的掌故,洋人来争利益,争来争去,利益争到了,但出门的时候,中国人却让他们走偏门,这在中国人看来,是很丢人的事,可是老外却欢天喜地地去了,毫不觉察。于是,中国人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其实,那时的中国人,还算朴实。如果好面子等于好虚荣的话,至少,他们还在乎虚荣,这虚荣里,多少还有道德感。谈判的时候争不过洋人,因为洋人背后实力太强,然后用事关面子的小动作,让洋人丢人,也算是在精神层面挽回了一点损失。但是,今天的国人,好面子的毛病依旧,但里面的道德感却已经不多了。

当今的人们,一般来说有面子的事,是在消费上的奢侈。享用别人享受不了好烟好酒,几十元一根的天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6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说浮躁

  

   也说浮躁

                 张鸣

几乎每个人都觉得现在的中国人很浮躁,在大城市,就更加明显,每个人都急匆匆的,每个人都在着急,每个人都坐不下来。但是,我们什么时候不浮躁呢?以前的浮躁,叫浮夸,而且经常成风,等于是把内心那点焦虑渴望,直截了当吹了出来。

其实,自打中国的大门,被西方人打破闯进来之后,中国人就开始浮躁了。一向自信满满的国人,突然发现,天地之间冒出来一群金发碧眼的洋人,比我们还牛。我们这些天下中心、文明最早也优越的神明贵胄,居然被人视为落后的野蛮人。要说不服,还没什么办法,就是打不过人家。人家的东西,从打仗的兵器,到吃穿住行的一切,就是比咱的强。这个反差太大,太突然,让人无论如何接受不了。所以,从那时起,识时务的中国人,就开始向西方学习。学习的目的,是要迎头赶上,而且超过他们。心高气傲的中国人,打一开始,就打定主意法乎其上,学西方最好的。军事改革,陆军学普鲁士,海军学英吉利,辛亥革命,制度变革,一上手,就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关辛亥革命的几个隐性的问题

  

有关辛亥革命的几个隐性的问题

张鸣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相关的研究很多,但是,迄今为止,有关辛亥革命仍然存在一些未解的问题,不是为人忽视,就是过去的解释过于简单和概念化。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趁此之机,提出问题,也许是一个机会。

首先,人们都承认,辛亥革命是一场低烈度的革命,革命的破坏性不大(这一点,让好些研究者感到似乎很不过瘾)。一个经常被人列举的例子,就是作为江苏巡抚所在地的苏州,为了以示革命必须有破坏,革命了的江苏巡抚程德全,命人用大竹竿挑掉了衙门屋檐的几片瓦。程德全是接近立宪派的开明官僚,他的革命没有破坏,可以理解。其实,就是在革命党人主导的一些地方,比如广东和福建,破坏和杀戮也不太多。当年革命党的宣传,似乎恨不得把满人杀光,食肉寝皮,可一旦革命了,他们反而缩手缩脚,能不杀,就不杀。作为首义之地的武汉,革命军开始杀了一些满人,外国领事一抗议,马上就收手。荆州作为八旗驻防地,多少有些满汉矛盾,满人也有被杀的,但外国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说贫富差距

  

也说贫富差距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6页/65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