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上尽黄昏

黄昏·漂泊事记→生存包含着对死亡的迷恋。云南玉龙县·1985·联系:ayang_18@163.com
博主:漠上黄昏

花开的地方

狂风的箭簇里,大树独坐无语。

它盛大的树荫,胜如世界之内心。

一座荒原,花朵在崩裂……总能蹦出点滴声音,盖及四野。

东边的光温暖着你,花草间安睡的祖先们听闻你的沉默之语。

那个游子啊年少时不能理解——大风吹没了方向,何以抓不住它的山岗。

                                     

分类:未分类浏览:9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已经散去

那时人们已经散去

黄昏落满山顶,白金的流霞被微风一捻就碎

那时,漆在原野的我们的呼救声已经散去

站在故里中央,只有天籁和群星在呼吸

河畔美好的年华,云岭深处的人家

我总是以为,一个年轻人就是一只深藏理想的蚂蚁

他在暗处,撬动了词语,以一生的迁徙。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8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八点,太阳全部落下。我们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困倦,总是撩开那紧果在一枚壳里的黑夜。

站在石虹桥上远看,云岭与横断山的棱角依旧分明,冲江河飘飘洒洒何等逍遥,

金沙江万马奔腾,竟像极了所谓的远方。

大风把星星吹上了山顶,我们守卫在巨大的壳上面,静待天明,

多年前我不能养活自己,现在好不过几分,我又来这儿,但似乎无人把我看清。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6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边城

云南人从来都相信,他们的农民儿子们不会归来。

那些猖狂的飞鸟,它们只在远处过冬,偏安于卑微

这块寒心的土地,垒成多少种孤独,父亲母亲已经数不出。

青草又长成,我看见四月以苍劲的手捂住我们——

一群为了迎合时代,不断出走的人

早已褪尽了对待故乡的忠诚。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7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五月

常常在这样的日子,梦境虚弱,人世繁华。

麦浪打滚翻身,金沙江气如长虹吞食云岭。

我以为我是出生自这个故乡,我以为我来自它们。

但我却去的更远。但我却,长得更加像一个谜。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9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四月之酒

  

这是一次开始。大麦金黄。原野正在酿酒。

青春从不知缘何酣醉。三十岁就像一个孤儿。

父亲在远方的远方,母亲已经完成了第三次嫁人。

各自追逐各自的不幸,愿你们都得满意归属。

而我愿如此不幸,只会守望原野,甚至从不抱怨。

从20岁开始,就一直在想办法,把自己归还……。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6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风狂

这些都用不上……用不上

时间,打扮成骑士的傻子,你用不上

苦痛之门永在,这一切情爱与善良都未必用的上

大风吹过,妈妈的手上还飘着酒香

原以为这是幸福的门窗,可回乡的勇气从未用上。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5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站在山顶,再次触摸,内心的迷雾和云。

云南绝美的黄昏,我从来没有错过,

山峦、森林、灌木,和四月金黄的原野,如我在风雨中漂泊

站在山顶,那不过是我——在复述着我——

那也应该是,男人的三十岁,勇气与执着。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6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远山

最初的到来者是那片荒原,我们把她叫做——玉龙县

最初的到来者,是心头的一股股缠紧的对她的思念。

心上人啊,就把这几句话当作我的告白……

我执意相信——我们已经错过……再次错过……总是错过……

乡村歌手为你写下一封长信

但提起青春,他永远是个十足的蠢蛋,坏人……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6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麦月之山

我还在奢想成为火焰,江边一棵麦穗喷吐的火焰——

但我更愿相信,它们已经燃尽——噢,父亲定会为此而愁怀——伤悲——老去——

我在找回家的路,亲爱的朋友啊,指一指路呀,

何处是我家,谁人是我的老父。世界如此烂漫,

三十岁,那些人的三十岁可曾也是个孤儿。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9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堂吉诃德先生

堂吉诃德先生——乡愁中的一种——葬礼队伍中的一种

游侠,新娘,寓言——我作为一个还乡者,而它们——总是作为天地的边缘。

农民手上治愈的一种,他今生苦苦无言,你怎谬赞这柔情的孩子是那——无情的飓风。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8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治疗

河流的流向,坠崖的步履,遁迹的人生。不是鬼才们的秘诀。而是这一代青年的速写。

这是还乡后的新故事,丧失的秩序,治疗了一切。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6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呓语

站在山顶

风吹耳际

20岁来到了30岁

在失去真实的年代

诗歌——一枝石缝中枯草

我以为它是故乡的中心

而那些月份

果实如大风和暴雨

你咀嚼,你退却

过去已悄然来到了现在

那些神明

躲在一个叫虚妄之小镇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9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读心者,诗

从未改变……那风铃奏响,那

养我生长的事物、广阔的母语

蔚蓝的,升腾的乡愁,那宽阔的河滩金黄不变

我紧随被毁灭于沿途的事物

我紧随它,回到广袤之内心……起源,终结,那个风暴的追逐者

要去缝补——时——间——碎——片

分类:未分类浏览:5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四月之前

我与那些被时间腾空的时间一样寂静,贫寒!

我与热衷于革命的整个时代的试验、谎言,一样热血!我们不谋而合!

在相似的,把自己算计的一无所有之后。我相信四月的原野中,终还有另一个真正的还乡者。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6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20页/2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