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上尽黄昏

黄昏·漂泊事记→生存包含着对死亡的迷恋。云南玉龙县·1985·联系:ayang_18@163.com
博主:漠上黄昏

金沙江在跑

漫山的雨如腹中的话

狂风也拉着它的琴弦

反复试验,看峡谷是否传来回声

噢,敬畏天地

我满腹的话皆是——无声之哑语

侧耳听,举目望,

只见,群峰随着最后一道冷光滑进旷野的无边

望乡台上拾起姓名

寒夜以爬山者的疲倦为薪柴

群星一列列相继点燃

我正要再次自问

哑语回复我——

在这一代人寂寞无解时

那些无数次上山的无数的过客和来者

那条无数次被被他们怅望的大河

——金沙江——早已跑远

且听不见它留半句哦吟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40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

天空

哦,那一个个,时间熔炼出的赤子之心

复又在诗歌的酒杯里坐起,

吟唱最美的或受难的过往,

往世界的脸上吹的风一阵微凉。

拾起全部沙粒的人,也是幸福的

为了把自己打扮的像一个回家的人

为了去除,一无所有,生活艰难的种种迹象

像诗人一样,至少是我所想的,空灵的,干净,不再愁苦的

分类:未分类浏览:31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边塞雨丝

  

那是他们的眼泪,词语的眼泪

或者那些狗的眼泪,石头的眼泪

病重的人,死去的人,变卖了儿女和房产的人

身旁熟透令人又感到幸福的麦子,月亮

阻断群兽的黄金之河,金沙江。

他们只有眼泪。

诗歌中曼妙混沌的家乡啊

世界的虚无之门。

眼泪一次比一次懦弱,无能。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3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穿透原野而来的风

  

你也看见了,

只有时间之飞尘

穿透了坚石般的远方。

最后,以空阔的玉龙县作为边缘。

为你的眼眸堆了一山转绿的丛灌。

五月的乐章里,只该留下这澹澹的江流

枕着万籁,密谈着时光的幽暗。

作为穿透原野而来的风

我们准备着投向,

凄寂却不死的青春,

以诗歌的嘶喊。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3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夜行

  

这些虚空的往事,

犹如群山的背,在夜的黑暗里弓起弧状。

我曾是尊师,敬友,思乡的孩儿

今夜在群山一侧

弓起无尽的悲伤,以不肯前行的

慵懒的骨头,以一寸一寸的光阴把这身躯掩埋下去。

我想到歌唱的你,

开满了花的山岗,我触摸着你,

开满了星的故乡大地。

这些古老的虚无延伸到现在,

孤独的箭簇,

以天际啼啸着的灿烂的夏日

以歌者手中芳香的酒酿

迎着我凝默的人生。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2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夜色

  

我是那杯无味之酒啊

我是那杯醉了你的酒啊,

但只有睡梦者,听过山里溪水奔跑的声响,

只有驾驭着狂想的游子、

只有杂乱着惊惶的游子,饮过命运的甘泉。

那些鹞鹰的森林,云雾的殿堂

月下死灭的踪迹,光焰之中灰烬了的追随者。

我是一只盛酒的空杯啊,

有时候我盛满流霞,

有时候我仅仅灌满一种思念。

布满天籁,但不再雕刻,

以诗句的欢乐。

分类:未分类浏览:2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那是村庄

再为我歌一曲吧,

远处何其遥远。

那一个冷而昏暗的黄昏。

取涓涓的思念,亦不能

把这幽如草芥的二十九年说全。

云岭之西,横断山以东

纵横春秋,高原人

蹉跎了的年月何其的远。

一场夜色

就能将我吞噬

一首诗歌的孤独游荡,

终将劫灭。

那是村庄,断魂的路上

一只穿过火焰的蝴蝶。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1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异梦

  

站在山顶,窥见天涯的明星

并可以呼吸一味自酿的诗句

和揉裹了南方小雨的

2014年的第五个月份。

狂风织染着浓密的甘甜,

故乡是一曲被夏之花树摇出的

哀亡、热烈的惆怅。

遥想苦涩童年的人们,

复又回还母亲的怀抱。

高山层出,金沙江滚滚向着最远,

我不羞愧,一无所有

悬在生命灭尽后的那丝蠢动

便是我的歌者生涯,便是那个

使我枕眠安好无数春秋的梦。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2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轮回

  

凡那些艳丽而渗满了惊悸的梦

都是梦、是初尝的幸福,是战胜了的痛苦。

我们还在舔舐一方的乡愁,

以换取游子的一晚安眠。

有时流浪的那么偏远,

只为执起山川无边回响的歌唱。

云南予我的父母兄弟,父母兄弟予我的情义

凡是关于这刻、这一寸的光明

并得以记忆你的姓名,得以

与你共行。都是来自

我投下的一瞥深情。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34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五月

  

不如说这是一场重来的孤独,

你向天色微明处凝望,凝望雾蒙的深处。

凝望被一夜寒冷洗的干净的,一排山峦。

行人者也有千百分焦虑,自古情种多悲切,

你凝望着看不到底的疲倦了的自己。

当你触到暖光又交叠在眼前

五月早成一地麦的金黄,

但只好掩面而过,因为你是孤独客,

你看着梦中的自己尾随那个国度走去,

正扰乱着那平缓流过的时间

一只不惊不啼的候鸟,美丽的云南边陲,

一场返寒的风雪,它

分类:未分类浏览:12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落日

始终抱紧狂乱,始终笑如美人

只是不能再一次以赤子的忠诚,酣畅落泪,把酒赞美。

我一直在背叛身后的世界,站在山顶

我一直不能厘清风的来向,不能听到你走去的声音。

负不起轻轻一句再见,我们不敢回眸执念。

落日终于向极边万里投满了流霞,

孤独的国境红尘滚滚溢淌着。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2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小诗

——呈石鼓镇

 

五月绿起了荒山

五月送回了鹰和庄稼。

还有一个婉约的黄昏靠在金沙江上,

来自于哑然的狂莽

又摇醒了梦里的千万。

曾经寂灭过的

时代之前的村庄

可见到命运依旧在襁褓中沉睡

它们沉静坐看

时而纵身投向遥远。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2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不能纪念

爆裂的,

锁不住的,

回家的旅程。

无边际的岁月瀚海,

只垂落血的夕阳。

原野,乱风,一种疮痍,

一棵待发的枯树。注目……

来往旧人,钻进游子的心窝

我是一只偏于相信,

是这些秘密把我养活。

迷醉胜过了酒,树端烧着云火

世界黑下之前,我们

打开了自己这个漩涡。

分类:未分类浏览:2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可能的歌谣

就像今天丽江的天气

我们一直是那类人,想烧一堆火

想找个人倾谈。看,像漫漫狂风

能依偎着树,能躺在来自山峦的月光中。

流浪那么久了,我真的想烧一把火

我需求的不多,只想守护你给你温暖

到我生命的尽头。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2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去往五月

那就是我在说的什么……低低的红云之后

嘶吼之狂风,撕出了天幕褐色和黑色的空远。

就在母亲在过的小城,这一趟瓢泼的雨又在说着什么……

你一生不解,命运之叙事从来不会成活。

雨后晴空,边城空寂,土地和庄稼汉,空空地锥立于空无的祝福。

幸与不幸总是令我们

分类:未分类浏览:7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20页/2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