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上尽黄昏

黄昏·漂泊事记→生存包含着对死亡的迷恋。云南玉龙县·1985·联系:ayang_18@163.com
博主:漠上黄昏

云流

  

是他乡的美景,

是梦里的浓雾,遮断了我们。

芳草青春里流动的忧愁

四下寂静的城与村庄,

留下一长空的碧蓝,遮断了我们。

站在山顶,我一直以为

这就是世上最殷实的孤独,

绝不忍唤醒它,任它有无。

站在山顶,壮阔无边

最后的我们,只在遥望里相遇

像一股股云流。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2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云巅

这是云巅的故事。

山巅飘着云,大林死的那个午后,飘着云

一直到所有后来者的叙事之中,都飘着云。

那天金沙江正在变浑,那天

横断山和云岭的背面应该在下雨。

我有理由相信,

所有出身自高山的溪流江河,

所有出身自卑微源头的命运,

它们在那个午后同时进入了雨季。

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他16岁,我们都叫他大林。

他是这样自杀的:用一根捆粮食的麻绳

套住自己的脖子,绳子的一头死死系在房子的大梁上

他站在房子的大梁中间,奋力往下跳

他的脖子完全被拽断,舌头挂在嘴巴外面。

我们找不到完整的理由说这是一种英雄主义

或是逃离贫苦生活

分类:未分类浏览:7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风筝

  

我在等着六月。将我湮没。

天外之蓝,或是

巷子深处,熄灭了的日子。

睡去就不醒来的家人,

飞走就不肯重现的容颜。

 

我在等着,六月的过客。将我湮没。

 

大地鹰飞,游子千里归来

一切犹在梦中。

群山涌动,河流奔跑

风暴里放逐的风筝,它们不知道,

到底是谁构筑了眼前绝美的虚空。

 

我在等着。六月再次路过。

你们复又重现。载舞载歌。

 

以一个还乡者无法摧毁的

惶恐、寂寞。将我湮没。

              &

分类:未分类浏览:625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那个时候我已死去

  

你能看到的那些都是我。

石头间的树群,风沙里时间的转轮。

云南的雨,或是牵马人瞭望的绝美夕阳。

那些都是我,空酒杯,美人

销声匿迹的小夜曲。

那些都是我,玉龙县六月的空气中

不断长高的灌丛,和贫困潦倒的三十青春。

深耕不息的根须,梦魇,惊鸿,光影。

我被围在中央……那都是我。

谁还能提醒我,还乡的必要。

谁还能告诉我,这就是三十岁。

站在出发的地方,独自而悲凉。

                &nb

分类:未分类浏览:5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云南时光

努力还原对荒原与河流的迷恋 痴爱

并把我的悲苦来历统统磨灭

只留大自然神秘的回响 永恒的神圣

和闪烁于黑暗处的思想 光辉

迷途的羔羊 应全部回乡 回到记忆

让那个孤寡的灵魂恢复新的青春

参天的大树啊 汇入河流的雨滴 一条条电闪

让枯朽的力量恢复决心举起未完的旅程

把我还给这些山岗 云霞和大风吧

把我还给河岸的大地 荒凉 然后成熟

站在山顶 顺着光望去 云南的天空伟大

分类:未分类浏览:1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山的一角

天放晴了 紫杜鹃和白杜鹃和红杜鹃

那一整片山 本就多情

牧牛者 放牧着花草的香 放牧着风的声音

石块与山崖的坚硬越来越少

世俗的愁苦越来越少

当心中唱起更好的情歌

世界的阳光越来越多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2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世界

我已经厌倦了这些颜色

灰尘,石头,无边无际的天空,山头的颜色

苦苦求索,一贫如洗

多少骨头和魂,引领了无数次的

再次启程,赶往生活的中心

依旧一无所得

我渴望秋天再次逼近,以同样的天空

以鹰的孤独,以泪洗的眼睛

如困兽,如渐冷的泥土

宽广的荒原,应该被光阴一点点洗涤

而我应该有一次接近歌颂你的诗句

可我已经厌倦那滚烫的火焰

在这个吹着草香的黎明

分类:未分类浏览:2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旷野上

旷野上, 群峰林立的旷野上

伏着河流的旷野上

星光流转,野兽和森林

紧紧団抱着对方的旷野上

无数明天与以往的灰烬擦肩而遇的旷野上

冥想无边缘的旷野上

秋天的颜色正在回转

云絮裹紧的旷野上

蓝色骨头的旷野上

我总在继承着什么背叛着什么

狂风吹起的旷野上

我独坐如你抛弃的情人

我独自如彗星一颗

分类:未分类浏览:2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浑夜

  

怎么,

那些恶鬼都熟睡了么

酒都干了吗?

风都熄灭了么?

游子不在

梦散了一地

梦啊梦——

撕着肉吃着骨头的

狼群。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2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谦顺者

那是高山四围的云南,

常年吹着烈烈的风

在梦里梦外的

水上,旷野,花旁……常年都见

这个乡愁之中的迷失者,

在苦吟着昏沉里的日月。

分类:未分类浏览:66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扼梦手之二

  

荒原之北垂落的灿烂星夜,

高山杜鹃眺望的黄金河流,

农夫们伫立的寂静土地,

夏日的狂风中,我们惊叹这消逝的光荣岁月。

夏日我们就会找到那些曾转成黑暗的果实,信念

曾与虚空为伍的真醇与善良,与爱情同行的蜕变的容颜。

就会找到故乡的国度,找到那焦虑惶恐秘制的理想。一无所成。

只愿这诗词,献给全部被命运遮蔽的建造了回乡之旅的人们

大风总是反复吹起,你很厌倦,我也厌倦。

                             涂鸦,最后一句化用多年前的诗句。

分类:未分类浏览:3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夏日高原

金沙江托着最后的光亮

黄昏的旷野奔腾响起,

高原的天空旋转着千吨的雨云。

总是这般听到巨大的质询,

全部来自大地深处恐怖滚烫的熔岩,中心。

然而群星在上,侍者仰慕

森林集合在一起,神圣庄严

无论时光如何迁徙,

高原云南,

是一万种孤独之花的甜蜜

制出的秘境。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2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扼梦手

忧愁撕扯的歌喉,

年月匿藏的困倦,

生命的原野上狂风扑卷。

但无论再等上几年

我会一直等。这次旅程一直深入狼群

我将为迷路的自己着上新装。

诗歌总是无济于事,

命运的一句谶言,是诸君的灾难。

去吧,忧愁,坚韧,浮生,总在斟酒歌赋,

人生值得期待,你亦保持着初见时的美。

               

分类:未分类浏览:3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游赋

孤独者坐在山腰

山缘处跃起明星

有时他坐等时间里升起雾濛

或只是欣赏芳草疯长

如一首颂歌执着地流淌

大自然风餐露宿

飞鹰试尽险阻

峰峦万丈,明月坠海

转身后,那一千年迷途可会豁然

看,那亦是他的心语——

一匹岩石默然挺拔

一树枯木繁开着百花

                            涂鸦

分类:未分类浏览:3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杀梦人

  

又看见了16年前的

血染的黄昏,父亲挥起月亮般明晃的尖刀

她的女人和大儿子爆炸了的恐惧开的像花一样

万幸的是,它们千斤的力道

只是你追我赶,没有争锋相对

16年成一梦,时间收藏了过往

梦里我还是看见,那两股力量在那一瞬

携手刺出了金沙江边小村庄夜的灿烂

某种不明的,深刻的原因

逆转了世人平淡的命运,我看见

黄昏被刺破平静,天色顷刻凝起夏日的星云

在一场婚姻的风暴里,我颤抖着阅读了一个

美妙的遥远的过分贫瘠的坠落于天际的村庄

来往于世界,缘分孕育了家庭与亲情

最后却难敌人心的混沌

终于交汇成一出悲剧

在后来的人生里,我不断得知

有千万个答案一直在对当时的一幕

做着最丑陋的评断

或许你会说,生活才是真正的元凶

只有如此,良心安稳,夜不噩梦

16年来

分类:未分类浏览:4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20页/2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