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rainofsand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17383
  • 开博时间:2004-12-19
  • 博客排名:第3839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忧伤

欢笑声中,掩着越来越深的忧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天拍整理贴(整理中)

  

难得我坚持一件事情——天天用手机拍至少一张照片,发在微博微信上,朋友们来评头论足。甚至有朋友说现在每天等我的那“一拍”,看完标志一天的结束,可以睡觉了。

某天一朋友说你可以整理起来,过一年看会很有意思。想想有道理,就是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照片并不是好作品,手机照片的质量不能要求,但是基本上是我在那一天的一个观察点,平淡也好,无厘头也好,都是一种记录,关联着我当天的生活状态。每天,时间足够长,会能有什么变化呢?

 

2013年9月—— http://u.163.com/6fnzasqp  提取码: hlWovgrX

2013年10月——http://u.163.com/TtdRinVr  提取码: 2W7OCbX2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都未曾真正懂得他人,因此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人生千百种滋味,到最后都只是无奈吧?也许当我们坦然于无奈,就淡然了,无奈也将成为一种境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这一辈子

最近家里忙乱,用"焦头烂额"、"火药桶"来形容一点儿不过分,坏情绪想瘟疫一样散播开,大家脾气都暴得很!无一人幸免。

一早出门就不顺,要联系的人死活联系不上,不知是说错了还是听错了总之迷路了。电话里无端冒了一通脾气后,在十字路口跳下车。

见一老大爷在路上走,于是上前问路。大爷说,你跟我走吧。好,我立即转身朝大爷行走的方向奔。走了几步,发现已经把老大爷甩在了身后,这才注意到老大爷的步子很慢。我心里暗暗着急,照这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到哇?但是又有点儿不好意思把大爷扔下,只好硬着头皮放慢脚步与大爷并肩走。走了两步,又发现有点儿不对,问,大爷您多大年纪了?我84了。心里惊了一下,赶紧顺手把老大爷搀着走。

老大爷思维、言语都很清晰,边走边跟我聊。讲他一生走南闯北。讲他现在跟儿子住在院里,讲他不喜欢北京,明天就要回老家了。我说跟着孩子多好啊?大爷不答,一声叹:“人这一辈子啊!”。又跟我讲他老伴遇到事儿了(没有听清楚,好像是被大水围困,都出动直升机救援了,最后好像现在是不在了),最后又一声叹:“人这一辈子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眠

  

昨天可能是因受了风,从下午开始头痛恶心,直到躺下也未好转。

赶上值班,躺在床上,胃中翻江倒海,头顶天花板上老鼠跑来跑去。反正不可能睡着,就开始乱想,反正这几日很多事情也不让我脑子空闲。想起初发现某日屋中老鼠来光顾了一番时,孙小李小朋友飞信跟我说,我遇到的那只老鼠是他兄弟!(小孩子真是博爱啊!)估计现在天花板上跑的不光是他兄弟了,兴许还有他姐妹和小侄儿......

熬了整整一夜,原来失眠是如此痛苦啊!凌晨感觉稍好一点,迷糊了半个小时。幸亏明天是周末,睡个懒觉,把觉补回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言

  

今日狂风大作,黄沙漫天。

下午和郭姐顶着狂风,带着所谓的“任务”出门,约见我本天天见面的好友,桌前面对面坐,像谈判。东拉西扯,不着边际。分别前郭姐对好友说,说下正题,你有什么困难没有?可以提一下条件。我和好友愕然,终归郭姐与我不同,还有另一个代表任务,而我只是我。好友说,我还没有想这个事情。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室的同事都很有情绪,感觉不公平。我也对领导直言不讳地说,这件事情的导向出现了偏差,那么今后的工作必然也会出现偏差。可是朋友批评我带了情绪和感情,也不公正。想了想,确实如此,我认为的“公平”,在另一个部分人看来也是不公平的,考虑的角度不同,立场不同而已。而我们置身自己的情绪中,就难免偏颇。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利益的得失。

中午刚吃完值班饭,小万来要剩饭,说路边有只小狗快不行了。还好红烧肉全是肥肉未吃,于是跟了去看看。小狗似乎流落了很久,肩膀处的毛脱落,露出了斑块的皮肤,似是从前主人栓着的印记。不知哪个人在它面前放了个小塑料盏喂水给它。小狗长得很乖,见我们送来饭,可怜巴巴地望我们一眼,挣扎着爬起来,尽管饿着,小家伙仍只吃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不出

  

如果对过去的恩怨情仇总是念念不忘,那你则始终走不出自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奈的节目

  

单位要组织春节联欢晚会,每个室要求出至少两个节目。可我们室的文娱骨干恰恰都不在,结果我这个财务“大臣”刚休假回来,就被领导提溜着负责出节目!真是久病乱投医,我可是最没有文娱细胞的落后份子了,难道忘了去年集体朗诵,因为普通话不标准,俺念某句话时“n”、“l”不分,那句话还“n”、“l”好几个字连在一起,害得我舌头打结拐不过弯儿来,无奈被换词儿的丑事儿来吗?咋弄?愁啊!跟文娱委员郭姐一起趴在电脑前搜了半天,好不容易找了个我们一致认为大家有可能学会的舞蹈,开始学习吧,刚算马马虎虎明白了咋跳。

今天主任拐进办公室问:“你们节目准备咋样了?别的室可早都开始排练了!都谁上?”我们异口同声说:“马上准备开始学习,大家都得上,我们一致推举你站最前面跳。”主任瞬间受了惊,眼睛瞪得比铜钱还大,“刺溜”一声就没影儿了,跑得比兔子还快,办公室爆发出大笑声。学习时他都偷偷溜掉,不敢来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上班了

  

休了这么长时间的假,今天又重新开始上班了。很不适应,一下子把作息调回来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凌晨4点多醒来就一直睡不踏实,心里一直担心会睡过点儿,该起床时又怀疑是否起早了,天都没有醒来的迹象,黑漆漆的。唉!很久没有这样摸着黑起床了。

休假的全部时间都花在了照顾奶奶身上。“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这句话今年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印证。十月想休,赶上十八大;十二月休,赶上奶奶生病,一步都动不了。所幸奶奶有惊无险,危险期度过,也算是休的值了吧。不过接下来小姑一个人照顾,任务很艰巨,相当不容易。得到两个结论:1、人要信命;2、事儿做起来总要比说起来难很多,很多事情投入去做了,反而就不想说了,都是虚的。

昨天给奶奶换了个床,累惨了,抬了三个床,加上打扫卫生、重新走线等等。除了两个帮忙的师傅,我就算家里的壮劳力了。小姑的手劳损,老爸老妈还总积极的要参与什么抬床板的活,看着他们颤巍巍的脚步,我的心都跟着颤巍巍的,哪里敢让他们动,所以只能把他们赶开,自己顶上去。老妈说,耶,你还有点儿劲儿嘛!我说,是啊,在我们那个“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的地方,这是必须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3

  

日历是很有意义的东西,只是一夜之间,新的2013年,似乎让人们对生活又重新充满了希望。

挺好,既然我们平安度过了2012,那就一切重头开始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杂语(10.31)

  

去字里行间,还书、看书、借书。服务员问点一杯什么免费饮料,说焦糖咖啡吧。服务员很讶异地说,怎么大家都喜欢喝焦糖咖啡呢?我笑笑,估计大多数会员与我一样没啥品位,在对咖啡的品种口味区别不开的时候,只能以实用性为主导,挑可点的品种中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烦!

  不顺心,烦!!!!!!
分类:单身日记 | 评论:0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拯救自己的力量有多大?

  一个鲜活的生命离去了,一个曾见过两面,印象中高高帅帅的男孩,虽然早知道他的病情,但听到这个消息,心依然沉下无底深渊,不愿意接受。
  师兄痛心地责备着那个孩子的“不听话”,可是生活也许就是这么一条无奈的单行线,没有“如果”,没有回头路。
  而对于我们,生老病死、爱恨情仇,我们拯救自己的力量到底有多大?看自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日胡言

  昨天,也就是我生日的前一天,北京大雨施虐,夺走了30多条生命,朋友说,你龙年的生日好特别,听罢我很有点儿凄惶,所幸一夜的雨在今晨收尾,天晴艳阳天,灿烂得没心没肺,可今天交通依然受影响,很多人还未归家。这场雨对北京这个脆弱的城市,威力尽显。
  前几日收到一些礼物,再次衷心感谢一下。感觉比较有意思的一个礼物是长阳送的一张生日当天的南方日报,还带着收藏证书,小心翻看了一下,我和老二出生这天,报纸上正登着打倒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登着各国为朱德元帅(7月6日逝世)逝世发来的唁电,这就是我们那代人的时代印记。
  中午几个人吃完饭,应朋友的想法,去白云观看了看,总是听说这个地方,却是第一次去,没想到离我那么近,路痴嘛,不解释了。朋友去拜了拜,感情所困吧,太感性的一个人,我站在一边看着她拜,一直在想,应该求什么呢?一个不可能的结果?还是心的解脱?对于她的事情,我基本上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人总是“说着一套做着一套”的两面派,其实都知道应该如何去做,但实际执行起来非常的难,放下,怎样才能真正的放下?尤其觉得自己还有力量还有希望握住的时候。也许随着年纪的增长,到某一天没有力气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同学

  十几年未见的老同学,很意外,相见后陌生的感觉丝毫未有,他们也老远地就冲门口张望的我挥手,似乎也自然得游刃有余。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十几年的岁月对大家还未造成巨大改变,还是因为已不再对改变充满好奇,以至于对一切还称不上天翻地覆的改变淡然相对了。
  席间,同学边拿眼瞟我,边给LY(突然发现LY的简写和我的一样)拨了个电话,说同学聚会呢,你要不要跟sad_sand说句话呀?电话那头说好,电话塞到了我手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嘻哈着寒暄了几句,说些你在忙什么呢?有空来北京的话通知我之类,LY听起来挺激动的样子,说若去北京是一定要去看你的等等。
  突然觉得这辈子是有点儿欠LY的,虽然爱情遇到友情,只能是这样的结局,但终归还是有些亏欠的,不是因为他为我做过什么,而是他的无所求,此生难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7页/7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