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然自如的天涯生活

从小报出走到这里,决定长住了,人在天涯,希望仍然能欣然自如。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97179
  • 开博时间:2007-03-09
  • 博客排名:第1522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管理者的烦恼

自从承担了一个科室的管理任务以来,经常感到超越自己的能力,违背自己的天性。是否得不偿失?

 

也许是一直以来还是习惯于从善的一面去预判人性,所以,虽然也会设防,也会做一些最坏的打算,但还是在遇到超越自己想象力的事件时,感到手足无措。相信,对面的那个人就是想看到我的这种无措吧,搞倒,提前下位,等等,在对面的立场看,是多么痛快的事,对我的立场而言,真是也正中下怀。无欲,则虽不敢说刚,也就真的不介意这些搞怪。一年半之后,只要我能健康地和这些伙伴继续共事,我相信,会有一些比较公正的评价。即使得不到,也不要感到失落,本就志不在此,功过任由评。

 

不能想象,接下来的一年半是会更顺利一些,还是更尴尬。两种可能都有。毕竟,唇亡齿寒,另一个小科室消失之后,我们必须直面更多的上面压下来的琐事,更重要的,那位可以作为缓冲的部门负责人也走了。这一年半,如果没有了他们的支援,我可能早就落跑了。至于科室内部的支持,有时欣慰,有时寒心,都在慢慢适应当中。也许,他们也真的很委屈,一切和以往比,越来越不利,尽管,这些状况不是由我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1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薄荷阅读一百天之后

8月28日,49岁的生日当天,在再慧的推荐下,开始跟班读英文小说,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薄荷阅读界面,跟着语音,读大概十分钟,完成3-5题。晒完朋友圈,再起床。如是,100天。

 

回想这过去的100天,真的发生了不少事情,很多时候觉得自己不太可能一天不拉地完成和打卡,但,即使是在芬兰期间,即使是被科室的烦心事弄得非常郁闷的日子,这个习惯,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宁可早晨因此更匆促了,宁可,很多时候就不吃早饭了。

 

真的是我喜欢上英文了么?

 

真不是。细想,这个小组织的背后,有不少值得学习的名堂。

 

首先,有针对我们目前词汇水平的测试,然后推荐适合你的阅读文本。我注意到,我这次读过的四本,除了《小王子》和《纳尼亚传奇》是原版英文,其他两本都是经过薄荷精编的,估计扫除了对我的词汇水平而言太难的内容。所以,即使我无法做到跟着老师每晚学语法学固定搭配,每天一早的阅读,是比较能轻松完成的,尤其是后面的阅读题,连蒙带猜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1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国庆长假小记

国庆的七日,还有完整的两天,所以,虽然前面“一事无成”,也还没有慌张。

 

第一天,坐看高速和“苏堵”大桥路况,从容补觉,昏天黑地。

第二天,早早起来,加入“苏堵”大军,根据路况,还是走的崇启大桥,一路还算顺畅,也看到了3处连环车祸现场,最惨的是回到沿海高速的一段,路边停着的5、6辆小车,屁股撞得严重变形的至少三辆。平安到家,赶上中午的一个小饭局。然后,准备午睡的,亲戚来了一大堆,只得陪着,一直到晚间的正餐。嫂子五十岁生日,各路客人会齐,我跟同学们一桌,聊天、海吃不表,结束后,又去KTV继续玩。深切感受到不同的代际,音乐的差异与连接。爱侄是个中介,既能演唱“老一代”(如赵传)的歌,也能听懂我儿难得一亮歌喉的日本动漫神曲。估计,我们这代人点了一晚的老歌,也让年轻人们烦死了吧。

 

三四两日过得飞飞快,根本记不得见了啥人,说了啥话。真正记得的,就是回老宅,看新桥。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8开学季

这个开学季,还是比较特殊的。

 

其一,是科室的工作面临新挑战。人事的调整,则是最敏感的,经过几番沟通,似乎又有逆转,等明天部门会议上,分管领导一锤定音吧。高兴的是,第23期青年班在院领导的直接介入下,应该可以继续招生了。不易!继续!!

 

其二,是我自己要重新当回学生,为了一个挑战很大的研修活动,现在在临阵磨枪地学英语,做前期准备。今天是研修的第一天,开班仪式到现在,满满的信息量,很担心自己的身体扛不住这样全方位的挑战呢。放松,放松,相信自己能应对。

 

其三,是大地良师的第三年运行,从我发心做的“开学月”开始,目前,已经基本敲定五讲,首讲是成都的陈琼老师,已顺利完成,今晚应该能推送公微版;第二讲是浦东的周蓉老师,老讲师了,我也不担心。压力最大是第三讲,不很熟悉的一个新讲师,但,毕竟是特级,只要技术这一关过去,相信不会弱。第四讲是卜庆振,我最期待了,因为他是真正为学校设计、研发了一个开学课程,而且他的技术能力,完全不需要我参与。等到最后一讲,我应该已经回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49岁来了

每年的生日,都在开学前夕,而且肯定是上班了的状态。所以,昨天一天,愣是忙得没有空来更新博客。今天补吧。

 

不想承认自己离50很近了,所以,认为还是48周岁,甚至,想说自己是24公岁。但,岁月就是不容质疑地这样往前滚着前进,从1992年进入工作岗位,就是连滚带爬地过每个生日,不知不觉中,当年的新教师,成了现在每年在台下听新进教师演讲而莫名感伤的中年妇女。

 

昨天开了两个会,都是比较艰难的,因为涉及另一位比我小一岁的女教师重病需照顾,把所有分管幼儿园要分派给其他三位老师的尴尬事。好在有两位领导顶着,我尽量不表态,尽量两头站位。下午是我要主持的例会,预订了一组可爱的小蛋糕,准备在会议一大半的时候发给大家,以调节开学准备期的疲倦。结果,那个接单的商家和送餐的,都不靠谱,我的会议结束了,也没有看到蛋糕的影子,幸好我事先没有透露。还算好,美团给退款了,心理上舒服一点。

 

晚上老公做饭,还开了红酒营造气氛,各种开心。也第一次送了同路的新同事鱼妈回家,这个年纪跳槽来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生的日子最年轻的一天:游青浦金泽镇有感

有生的日子最年轻的一天:游青浦金泽镇有感

 

上海的古镇,去得最多的是新场,其他一直认为大同小异,并不是很起劲。老公一直说金泽不同,值得去,我有点将信将疑。

 

约这次小聚,涉及好几个家庭,年龄的差异甚大,从60后、70后,到95后、00后,还有一个最小的10后。早晨就听到窗外雨声不小,担心这样的天气出行不是特别合适,但大家都还是愿意的,也就三辆车从不同方向出发,一起向青浦进发。

 

恰逢中元节,也许也是天气的缘故,市区高架很堵。到青浦时已经是中午时分,索性直奔午餐点——金龟岛。

 

午餐很丰盛,金龟岛虽然谈不

分类:人在旅途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到天涯,坚守博客

今天,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篇文章,说“博客已死”。我想,这大概是抵挡不住的大趋势,但,在天涯还保留博客功能的日子里,让我重新回来,写点值得写,或不值得写但自己愿意留下的痕迹吧。

 

回想起来,2004年走进论坛,开启了自己的网络写作阶段,2006年起开小报博客,后迁徙到这里,浪奔浪涌,潮起潮落,写作的热情始终都在,只不过方式和节奏各有差异,并不想勉强自己。如今,打理着两个公微,工作压力也到了这一生之最高,但,真的就不需要个人化的写作么?博客,就真的该彻底告别么?

 

8月初,见到了天涯博友东方晓(后又改名为东圆晚),真的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平时网络互动已经非常少,但见面还是很开心,觉得通过博客认识的朋友,层次就是不一样。这次回来,也想看看还有哪些朋友依然在坚守天涯,偶尔串串门看看,以怀想2007前后的那些年华。

 

这个暑假,特别怀旧,除了毕业30周年的中师同学聚会,认识满30年的“四人帮”姐妹重聚姑苏,也是极美极惬意的。大多数这些老同窗,都已年过或年近50,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2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乙未续红缘2:慈姨妈和娇宝钗的亲子秀

继续说亲子关系这个话题,这次选择一对感情好的来说,别让自己的周末堵得慌。

红楼里亲子之间非常理想的一对,应该是薛姨妈和薛宝钗

首先,薛姨妈大概是红楼里最讨人喜欢的长辈之一,虽然她没有老祖宗那么见多识广、德高望重,没有乡下来的刘姥姥那么风趣,但,很多场合,她一到,连丫头们都是很开心的。甚至,很多尴尬的场合,还是需要她来救场的。

比如第四十七回,老祖宗刚刚因为邢夫人帮大老爷保媒的事,生了气,要散心,只有去请薛姨妈来。面对邀请,薛姨妈向丫鬟道:我才来了,又作什么去?你就说我睡了觉了。”那丫头道:“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0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乙未续红缘1:宁国府的三代亲子关系

宁国府活着的第一代是贾敬,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文字辈的族长,年轻时应该不是这个样子。整个贾府,真正靠读书出仕的,就他一个(系进士出身!),虽然他根本不需要。第六十三回, 诏问贾敬何职,礼部代奏:“系进士出身,祖职已荫其子贾珍。”进士是古代科举考试的最高功名, “三十老名经,五十少进士” ,道出了考取进士之难。

也是这一回,写到他突然去世,天子因此下旨:“贾敬虽白衣无功于国,念彼祖父之功,追赐五品之职。”有人考证,这里的白衣,不是指我们通常理解的平民,或无功名、无官职的士人,也指受处分官员的身份。因此猜测贾敬是遭遇过处分,对于官场的事开始厌倦,一心向道。后来虽然贾家再起,可能复爵,他也无意于此,让给了儿子贾珍。

不管他是为了什么原因离家修道,反正,他这个一家之主的长期缺位,直接造成了宁国府的混乱

分类:个人精选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甲午秋冬,捧读芹脂(之十六):说说湘云

  

红楼人物中,谁最讨喜?大概要算史湘云

最善良的,排起队来,会有很多,比如平儿;最周到的,宝钗肯定数一数二。但讨人喜欢、上下通吃,大概只有史湘云,连宝钗、平儿都不可能做到,因为前者太“珍重芳姿”,后者有实权,所到之处,还是令人敬畏的。

还是把《小学生曹雪芹读本》初选中剪出的关于湘云的片段,与大家分享吧

【外貌绝美】一时史湘云来了,穿着贾母与他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尚烧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黛玉先笑道:“你们瞧瞧,孙行者来了。”湘云笑道:“你们瞧我里头打扮的。”一面说,一面脱了褂子。只见他里头穿着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镶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褃小袖掩衿银鼠短袄,里面短短的一件水红装缎狐肷褶子,腰里紧紧束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着麀皮

分类:个人精选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9页/5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echo_ding

2018-12-29

思念秋天窍

2018-12-24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叶小琛挪

2018-10-26

柠檬d

2018-10-23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