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微微——影子的声音天涯名博

——出走前的影子/说:走在太阳底下的时候,请不要忧伤地怀念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673230
  • 开博时间:2004-12-15
  • 博客排名:第236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今天天气不错

今天天气不错

我把心情都准备好了

粉的,红的,绿的

挂在衣橱里

我把男人都准备好了

优雅的,冒险的,正义的

挂在衣橱里

我把自己都准备好了

美丽的,天真的,疯狂的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父亲

  

想父亲

 

有时是在梦里

有时是想写一篇关于他的东西

一直没有办法写好

也就一直没有办法写完

有时是和母亲聊起

我常要伸个懒腰

假装揉揉眼睛,擦擦涌出的泪水

有时是在想

父亲的四个儿女中

你是不是最不疼爱我

父亲,你离去多年

我依然为你付给哥哥姐姐更多的爱

而伤心不已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露一小脸

  好久没上,忘记密码。今天才卯着劲把密码重新设置了。是啊,想当年,是谁曾说要写满一整个月的博客来着。这博客都好几年了吧,这愿望还一直没有实现过。我有那么忙和不无聊吗。
  
  《绝望的主妇》终于播完了。大结局里苏珊的女儿问她是否还会继续寻觅真爱,她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大意是,如果回忆比梦想更精彩,那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军军昨晚也说了一句话。他画了一张画给我,天上飘着卡片状的雪,但上面有一个太阳。我问,为什么下这么大雪,还会有太阳呢。他指了指说:太阳哭了。
  
  哦?哭了?
  
  是啊,雪下得太大,太冷了。把太阳都冷哭了。
  
  呵呵,诗人的宝贝嘛。
  
  军军平常还说了很多有意思的话。懒,没全记下来。
  
  问候来这里转悠的朋友。
  
  闰四月,好漫长的夏天啊!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早上

  

春天来了。昨晚的春雷
轰轰轰。轰轰轰。
所以春天真的来了
湖堤旁的母亲
带着小孩踩在美丽的卵石上
旁边新起的楼房
装修的声音,像巨型的蝉
骑着三轮车吆喝着的老人
顺着水泥路一直骑下去
像是一直以来啊,就这样骑着
今天早上,我心满意足。
天上有多少星球正在忙着诞生与毁灭
我孤独的走着
一点儿也不害怕
只做自己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只管美丽

  
  军军:我真喜欢爸爸。
  妈妈:为什么呢?
  军军:爸爸给手机给我玩游戏,又带我去看电影,又买饼干给我吃。
  妈妈:不喜欢婆婆吗?
  军军:也很喜欢。她煮饭给我吃,又会讲很多故事。
  妈妈:那妈妈又不会玩游戏,又不会煮东西,又不会讲很多故事,你肯定不喜欢我喽。
  军军:哦,可你是美女。
  
  恩。妈妈看了看镜子,很平常普通的一个家庭妇女。不过,她的儿子,因为爱她,所以她,最美丽。
分类:宝宝 | 评论:0 | 浏览: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的人

  孤独的人心中
  总有盛宴
  寂静无声拥挤不堪
  季节缓慢移动
  与迟来的事物同一步伐
  这个季节啊
  漫山遍野都是春天
  蠢蠢欲动
  甚至连最微小的尘埃
  都许下了愿望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些白云啊

《这些白云啊》
  
天空旁的海
海旁的山峦
山峦旁的黄昏
黄昏旁的春夏秋冬
都来过,又走了
只有云,还是白色的
这些白云啊,它们正从山峦后面出发
在天空上,一直前进,向前进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家

  军军哗哗地翻着图画本,在上面胡乱地划着线。
  
  妈妈:军军,你在画什么?
  军军:我在画风,大风。
  妈妈:你画那么多页干什么?
  军军:这风不停地在刮
  妈妈:……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潮涨潮退

  我跟阿天说:你最近瘦了,下巴开始露了出来,就像周围的脂肪像潮水退了下去。
  
  最近的日子过得,真叫胖子瘦下来那种松垮。什么都踩不到点子上。节奏也不太对,跟时间的流逝老是节拍错开——真叫人浑身不得劲儿。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一月,何处秋色最佳

  十一月,何处秋色最佳
  朋友,请告诉我
  这漫长的秋空,正适合有一只风筝
  摇摇地,仿佛飘向旧日的时光
  正适合漫山红叶片片
  仿佛一地的回忆,仿佛虫子的噬咬
  一些往事犹豫着断了,些许脉络
  正适合你告诉我
  忘记了吧,那些美好的秋色和风
  摇摇地,拂向你、我的脸庞
  仿佛一些美好的时光
  笑着,摇着头
  在十一月
  微凉的地铁车厢中
  飞速地奔跑啊
  流逝啊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hi,你们是谁?

  听到鸟鸣,发现时间未免挥霍得太奢侈。
  为了铭记一下,也为了警惕一下,所以凌晨留一爪子——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然后发现在这凌晨时段,居然有一百八十多浏览率。
  嗨,你们是谁?
  在这么一个偏僻,没有广告,没有吆喝声的角落,你们是谁?
  你们也像我这样,在这凌晨,安静的,用思想走来走去。
  直到鸟鸣像闹钟一样把我的思想叫醒。
  我的躯壳累了,睡了。
  早安哪,朋友们或陌生人们~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静的晚上

  真是随心所欲的一个晚上。
  地板锃亮,琐事居然可以放下。生活就像一只章鱼,无数的吸盘把我弄得疲累不堪。
  也很久没有这么晚还在线上。居然有一点点像2004年,有那么一点想写东西。有那么一小块想写东西的安静。
  我总是通过搜索羽微微来进入我的博客,也由此看到一些关于我的网页。今晚看到一个收集我很多东西的网页,我的诗歌还有一些小随笔。有一些的文字,我写完就忘记了。所以在那里倒也看得津津有味。
  看着看着。
  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真是随心所欲的一个晚上。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手机和同学

  
  自从有了手机,偷情是更方便了还是更方便被发现了呢?
  
  在军军上幼儿园后,我们替军军的保姆阿芳找了一份在我们物业公司当保洁员的工作。今晚吃晚饭,听物业经理说她突然辞职了。我打了一个电话问她,在她的哽咽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是我处理问题不太对。我觉得他不对头,于是翻了他的手机看,他里面有很多跟他以前那个女同学的短信,卿卿我我的。”
  
  “他嫌我黄脸婆啊,没有他的那个女同学会打扮;他嫌我是个扫地的啊,没有他的那个女同学职业那么好。她是中行的职工。他没那么说,我知道他就是这个意思。”
  
  “他父母都搬出去了,他也搬到工地上去住了。”
  
  “那天晚上我一定要看他的手机,他一脚就把我踹到床下。我跟他打了起来,他母亲过来边拉架边说我不对。我气疯了,也打了他母亲几下。我第二天就跟他母亲说是我不对,不应该打老人。以为她说搬出去是气头上的话,没想到他们在我上班的时候就搬到市里小叔子那里住,我下班后做好晚饭等他们吃,一直等,才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独立的长度

  编席的睡光床,卖盐的喝淡汤。当财务的口袋里空荡荡。
  
  一向不太喜欢理财。工资啊什么的平常都是放阿天那,没钱时才管他要。
  
  一次发生了家暴,我气得要命,想夺门而逃,后来发现情况不妙,我不太确定我的钱包是有两百多呢,还是一百多。夺门之后这钱管旅店啊管车票啊能生活两天半呢,还是一天半。
  
  我在愤怒中冲阿天大吼:给我银行卡!给我路费!给我——密码!!
  
  所以啊,女性的确要独立,经济上要独立。这个独立的时间应该与你你消气的长度成正比。比如说,你要生气一个星期,三餐算50,一宿算150,一天200元,一个星期1400,再加一些额外支出,算1500元,再加500备用金,算2000元。那就是说,如果你总是可以确认你的银行卡有2000元可以随意支取,你就可以在跟他吵架的时候还击——我们分开一个星期冷静,冷静。昂着头挺着胸,就走——不必先翻钱包确认,气势就输了不是。
  
  如果是一个月,以此类推。但女性经济上最自由的独立,就是你可以完全离开你熟悉的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着也是闲着

  这东西吧,有了就可以没有了。
  
  以前宿舍没网络,老是觉得不方便。总在想:哎呀,要是有网线该有多方便啊。
  
  现在网线有了。可是好触网的次数为什么那么地少。
  
  项目部办公室同样没有网络,也不觉得不方便。我觉得我是不是太忙了。
  
  更新一下博客吧,这网络闲着也是闲着,不能太对不起这网费。
  
  我学会开车了,算是更新了一下我的生活技能。最近在考一个中级职称,为更新我的薪水作准备。公司现在想找一个造价师,让我问一问我的同学,一问之下,可算是羡慕嫉妒恨了,个个万元户啊。老板算是坑我,把我从工程部调到财务部,还说我的位置很重要。——位置很重要,薪水为什么不重要呢。
  
  呀呀——哼!
  
  再说一下开车,在两边十米没障碍物,前后五十米没有障碍物,时速二十公里的情况下,我现在开得挺好的。
  
  再多说点什么吧,要不太对不起这网费了。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6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