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微微——影子的声音天涯名博

——出走前的影子/说:走在太阳底下的时候,请不要忧伤地怀念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670839
  • 开博时间:2004-12-15
  • 博客排名:第2375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的11首情诗

  ◎雨中

 

 

  真高兴我们一起,在雨中走着

  就像回到的是

  我们共同的故乡

  月亮缓慢升起

  把降落在它身上的雨水

  带到高处,面目模糊的人

  从远处走来

 

  我总因欢喜而沉默

  像一片叶子

  被一滴雨水拉着

  垂向低处

 

 

  ◎如果这样开始

 

 

  有一些故事

&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羽微微诗歌30首(2016年)

◎ 看电影

 

一个小男孩在电影中被打死了

你又能向谁说呢

他又不是真的死去

他又不存在。没有一个他为了逃避

一颗子弹,那样奔跑

拉着你的心那样,飞快地掠过大街

磨擦着石子,让你摔在地上

啊,那些不存在的事物

让你痛苦,让你寻找愿意倾听你的人

让你想诉说和哭泣

而倾听者并不存在。他们沉默

他们从座位上站起,转身离去

 

2016.01.01

 

 

◎ “你是谁”

 

乞讨的女人,躺在草地上

我经过她

我放下一包饼干

她看了我一眼

 

我放下一瓶干净的水

她欠起身

看了我一眼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法国]让·福兰 的诗

天 籁

 

他走在结冰的路上,

衣袋里钥匙叮当作响,

无意中,他的尖头皮鞋

踢到了一只旧罐子

的筒身

有几秒钟,它滚动着它的空与冷,

晃了几晃,停住了,

在满缀星星的天空下。

 

 

十月的念头

〔法国〕让?福兰

 

我喜欢

在傍晚 

照亮 

那铜色的山岗时独饮这美酒

现在没有猎人把视线

固定在平原的游戏上

我们的朋友的姐妹

显得更加美丽

尽管有战争的威胁

一只昆虫也降落

又再次起飞。

 

 

学校和自然

 

分类:书房 | 评论:1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上的盐

《地球之盐》,2014年,纪录片,豆瓣评分9.1。

  

片名出自《马太福音》,耶稣对他的门徒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

 

在看这部纪录片时, 我倒是更愿意理解为,泪水是这世上最纯净的盐。

 

电影的前半部分,饥饿,贫穷,战争,疾病。人类的苦难,一帧一帧地,静默地,告诉你这些都存在,这些都真实。我不确定我是否愿意再重新看一遍那些“只剩下一双眼睛间或一轮证明自己是活物”皮包骨的儿童,是否愿意再重新看一遍他们用非常稀少的宝贵的水清洗自己亲人干枯的尸体,让他们得以洁净地去到天堂。这些相片太真实和太近,以致于像在逼你点头承认——是的,这些都存在,现在我知道了。当一帧相片缓慢的放大,将细节慢慢地扩大到你不能忽略。当一帧相片在屏幕停顿多了几秒。我感觉时间太漫长,令人窒息。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有绝望,才能自由

“孤独就是不期望被了解”,这句话是在哪里看到的,忘记了。百度了一下也没有查出来。当然,这句话如果说是我的,也很有可能,因为我也常常这样想。

 

或者这句话可以再延伸一下,孤独就是不相信能被了解。人往往是这样,只有绝望,才能自由。这句话的出处我倒是知道的。

 

“有时候,人所需要的是真正的绝望。真正的绝望跟痛苦、悲伤没有什么关系。它让人心平气和,它让你谦卑,它让你只能返回自己的内心。绝望不是气馁,它只是“命运的归命运,自己的归自己”这样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就是说,它是自由。”——刘喻《送你一颗子弹》

 

有时,有一些句子击中你内心时,便是一颗子弹。它从远处袭来,带着呼啸的声音,然后“笃”的一声闷响。

 

我很喜欢有人这样乐观地理解绝望。置之死地而后生,置之绝望而后自由。这句话用在有为或无为皆可。倘在有为的角度,那还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刚好这一句话的出处,我也是知道的。

 

“我

分类:诗歌 | 评论:7 | 浏览:4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头发之短

 

今年下半年的时候,有一天晚上,非常着急地去剪了短发。想一想,我已好多年没有剪短过了。

 

女子突然剪掉头发。总好像暗合了一些心情的变化。头发的可染可剪,恰似可忍可欺。那样任性地暴力地要去折腾头发,仿似头发当真有感觉似的,当真会伤心似的。当真会生气似的。

 

头发慢慢减少。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清爽了许多。剪头发真的是一种调剂心情的好办法,如果你恰好遇上的不是一个坏的发型师。

 

那天晚上剪完头发回家,已是深夜。第二天早上起床,小儿子在吃早餐,我俯下身去,亲了他的脸庞。他才刚三岁,转过头来看到的,是第一次短发示人的一个陌生人。他非常惊讶,但我亦看到他如何镇定地滑下餐椅,头也不回地,脚步极力缓慢以此显示不慌张不惊动陌生人地,慢慢走完过道。转入他和姥姥的房间。

 

我在后面,慢慢地,也生怕吓到他,轻轻地跟着他走进妈妈的房间。他一进入房间,就似崩溃地抱着姥姥的大腿,叫:婆婆,婆婆。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翻了酒杯

◎打翻了酒杯 

 

右手的睡意很沉

杯与葡萄酒合谋

李白的诗集在架子上规规矩矩

失却一次机会疏狂

茶几下面究竟是谁?

小说红了散文红了

徐志摩的诗红了

康桥斜了

水草醉了

这么多年来诗里的那条河

开始恍恍惚惚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时如此

 

有意思的是,有一些朋友,会对我说,你要改变。你要更好。但每当我尝试时,总会有另外一些朋友说,你原来的更好,更自由。

 

我喜欢小葱同学说的自由。忘记了是看谁说过的一句话,一个小说家,说看到好的小说,总以为是自己写的。他也许是戏言,我也常有此感 。看到好的诗,有时会有仿似隔世之感 。以为是自己写的,来给自己看。

 

昨天中秋节。跟随孩子他爸回到他的老家。他有仨个姐姐,其中二姐一会说一句,不要那么急回去啊。急什么。急什么。大姐三姐都在市里回来,听一句就附和一句,不急不急,再坐一会。

 

然后最终也都回去。

 

孩子他爸吃甜薯,说了一句不够糯,孩子他爷爷听了,把他咬了一口的甜薯递给他的儿子,说,吃我的,我的糯。你那条给我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的手》

《他的手》

 

我爱他的手

像一座小小的温柔的山峦

伏在桌上,蓝色的血管,是细小的河流

流淌着很细,也许几乎没有的声音

此刻它如此安静

但你能想像它激动的样子

是一头凶猛的野兽

是狮子,在后来

是一只徐徐前行的小鹿

比你刚刚的温柔

更温柔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密关系

 

亲密关系现在让我迷惑。我想我不会再说不能理解不相信爱情的人了。事实上,我觉得,不相信爱情的人,也许是对于所有亲密关系都会有所保留和质疑的。

 

现在我就是这样。不确定能清楚表达自己。不确定表达自己的时候,那个自己是否是自己。我常感到,我在说出自己的那一刹那,我已经不再是嘴里所说的那个我了。所以不要尝试去表达自己。不要尝试运用“我觉得我……”这样的句式。我常觉得一旦用到这种句式,我在话说出后,便会迷惑和后悔。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久没有写日记

 

恩,怎么说,以前常常写来着。那时是写给陌生人看的。因为知道来看的是陌生人,所以,写得就随意。现在这里慢慢重新荒芜了。嗨,你们好,来看我的陌生人。

 

今天中午在QQ上和LN聊了会天。当真只有一会,因为不熟,不太清楚应该如何停下来,但还好,该停时就停了。现在和人熟络好像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如何不要太熟络。或者,假熟络,怕对方累。

 

而且自己也过了,一定要倾诉的关卡了。有些事,是可以放在心里发酵。最后当然也不一定是酒,也可能是醋。但何妨,哪怕是酒,抿一口往往也要皱一下眉头。

 

人生在做减法。往往把自己也减得七零八落。但,唉,意识到热茶的妙处,意识到独酌的妙处。倒是相信,往往是要活上一些年头,才意识得更清澈的。

 

而爱情。为什么我还是相信。我其实给一些人或事物,把我这个信念摧毁得差不多了。相信爱情的人,已经可以成为别人的笑柄。这当真是有一点儿悲伤的。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羽微微诗歌50首

羽微微诗歌50

 

 

简介:羽微微,女,本名余春红,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广东省茂名市人。曾获人民文学诗歌奖、《诗选刊》先锋诗人奖。作品见各文学刊物及年度选本,出版诗集《约等于蓝》。

 

 

《“下来,下来”》

 

曾在中国某省蔓延的血灾

你可以谷歌

或百度

有一个绝望的母亲选择

垂直地离开

她的孩子啃咬从屋梁垂下来的脚趾

他两岁,他叫“下来,下来”

后来他死了

他的母亲不会知道

 

他的母亲不会知道

这才是她

最后的绝望

 

2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萨拉蒙诗选

  

萨拉蒙诗选

 

(斯洛文尼亚)托马斯·萨拉蒙

               张曙光  译

 

不久前从网上买到萨拉蒙的两部英文诗集,随后听到他去世的消息。这一切纯属偶然。诗人死去并不足怪,重要的是诗还活着,他的诗或他人的诗。我译这些诗也纯属偶然,就是这样。

                                    

分类:书房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得一梦

  

 

竟是恶梦。

 

中午晾完衣服睡觉。睡前和黄芳还有庞白他们聊电影的事。果然有所思有所梦。梦里我在晾被子,晾完被子转头一看,一个(女的?)人站在我后面,说,你挡着我电影了!我往前面一看,果然是有一个电影银幕,正在影影绰绰地放着电影。我说,不好意思,我没有注意到。如果有注意的话,我就不在这里晾被子了。她(他?)继续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挡着人家看电影了!我愣了愣说,不好意思,我真没有注意到。但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了,聚集过来了,指指点点地,这人,怎么这样啊。挡人家看电影啊。真是的,这样啊这个人。我惶然。像在转圈地难受——实际上是一动不能动,这个难受劲越聚越硬,从丹田那一直涌上喉咙,我终于忍不住地大声喊:是啦,是我故意挡住你们的看电影的怎么啦。下面哄地一声,哗哗哗,哗哗哗。

 

然后我醒过来了。

 

做恶梦很难受。

 

有哪位路过的大神可以帮我解一解吗?解签费诗一首。当然,也可以不要的。^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务虚笔记之笔记

  

在微信上看了史铁生的一篇小说,然后买了一套他的全集。正在看务虚笔记。如果那些自以为分行就是诗的诗人们,看了这本书就会知道,这本书随意一段分了行就比他们写得好得万倍。他们还以为那一丁点蚂蚁嘴角的残屑就是一席佳肴呢。唉,当然,诗歌这事说不了什么。惟有诗歌,仿似人人都各有真理。只要写,就发现了真理,占据了真理。因为诗本来是不太能够言说,那么你对于那些言说得如此彻底的人,有什么话可说呢。

 

看务虚笔记,里面常有一两句让我感觉,哦,原来这就是答案!我简直以为它就是围绕着我而专写给我看的。我茫茫然的不知道如何让这本书知道,我知道了。但事物立体起来了,不是单薄的,也不是只有自己。这很奇妙,之前你一直在跟自己对话,但现在你说的,竟然有回应,而且让你明白了。一本好书当然是这样,它言说作者本人,也言说读者自己。我看着书扉页里张铁生坐在轮椅上的笑着的相片,感觉亲切,感觉他并未离开人间。我对于他的印象一直是他写母亲的那篇散文,仅仅如此。但他当真是已经不在了。就像迈克杰克逊一样,你看他在台上唱歌,滑步,旋转。他分明并未离去,但他又确切不在。你阅读张铁生的文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6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