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891
  • 开博时间:2007-03-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华丽转身的我




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深似海

春深似海
文/琉璃

一场冬眠过后,阳光将所有的窒息都绽放于春天。
走过街道,看见路旁的树叶子由嫩黄染成葱绿。
春之芽 ,在暖暖的阳光里疯长。




时间是个巫师,披着孩子的衣裳匆匆跑过春夏秋冬。
回首往事 ,哀乐和悲欢 ,忧伤成河。
你在远方,在远方注视着我,默然而幽远的尽头
是我永无法企及的地方。

春天的夜晚, 清明 ;安静。
我与你 ,相逢在梦境里。
我未开口;你不言语。
只用那双明亮漆黑的大眼睛注视着我。
我在你的注视下沧然而涕下。


我记得,那一年冬日,你来到江南。
我们一起在一张床上,躺着聊天。
你说喜欢我这间挂满画儿的住所;
你说受不了江
分类:江南藏经阁 | 评论:1 | 浏览:7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南雪

江南忽然安静了下来。


窗外零度 ,天寒地冻。
2008年的第一场雪,雨夹杂着雪,顷刻便消融在江南的大地里。
我在心里头默想着雪的形状和重量。



屋内围炉造暖,仿若早春。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母亲在家里碎碎念: 儿女们在回来的路上,
安好如初 ,如初安好 !

!
江南的冬季湿冷阴寒。望眼连天 ,天空暗淡晦涩。
在这灰色的笼罩下,微薄如我渴望一种风吹,一种雨打。
来抒发自心底处的抑郁,淋漓尽致。
倘若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我想我会较从前更加豁达而开怀。
那么你也会快乐更多吧。


郁郁累累的细碎时,仿佛睹见年少的自己,与哥哥手拉着手去上学堂。
那些
分类:江南藏经阁 | 评论:2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尽马蹄轻

冬至的夜晚,冷雨飘零。 下班后的我从街上带了冬酿酒回来,顺便买了点父亲最爱吃的冻羊糕。 我告诉父亲说街上临拷冬酿酒的店铺都排成了长队,人可是真格多喔。 父亲言辞切切说:“冬至夜对于我们老苏州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天,为什么重要也说不上来,都几十年过下来了,已经融到血脉里去了。” 开饭前,眼看父亲在香案上给先祖摆上饭菜,上香、敬酒、点烟,磕头,随后我和父亲才开始落座吃饭。 一瓶冬酿酒、一碟冻羊糕。没有母亲的餐桌上显得有点冷清。我握住父亲的手,看着他头上渐白的黑发,心里头有抑郁的酸楚在胃里搅动。这个年老的男人,从小到大,挣大把的钞票供我花:上学,工作,找对象,没有一件事不让他操碎了心。可我无以为报,只能在这个冷雨飘零的寒冬夜晚陪着他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我庆幸自己可以陪伴在他左右,这让我心安。 晚饭过后,我起身站在雕花的屋檐下,片刻的恍惚晕眩着我。屋檐下有一道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条护城河,逶迤着通往不远的水脉,那水脉雾气朦胧。哦,我的家乡,我的河流。每天我都从那里经过,我的出入平安无恙就是对父母最大的慰藉。 世俗酬酢之中,唯亲人的平安最值得喜悦。 这句话我没有对父亲说出来,我满心的感受,就是喜悦。那是一种透明 的喜悦,浸润在周围冷清的空气里,十全十美。 今夜是圣诞夜,父亲当然不会过这种洋节,可我还是祝愿父亲:马力马力克力丝马丝。朗朗的 钟声里有我的祝福。 马力马力克力丝马丝。 马力是个快乐的青年。 闭上眼睛 ,把窗户推开,听窗外新鲜空气微微吹动, 还有那些孩子们的声音, 万物平安。 来,我所有的朋友。除掉旧衣裳 , 换上新袍子。 让我带着你们去牧神和豹出没的青蓝色树林; 叮叮叮,,, 听靴子发出响声清脆的喜悦。 愿这枚喜悦的飞箭,今夜瞄准了方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2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从挪威到屈子

从挪威到屈子
文/四禅天


上半年去了趟北欧,芬瑞挪,清新的海和绿色的国度们,平和友善的民
风,都点滴入了记忆。其间办了件私事,去奥斯陆郊区一座庄园拜访费平拉
先生。

  年长的费先生已经去世多年,接待我的是六十多岁的“小”费先生。老
费先生三十年代是我中学母校的校董主席,属于挪威信义教会下属的教育基
金会。吃完晚饭,我从黄昏的院落走到内宅,仔细看了当年老费先生记录的
一些笔记。小费顺便做点英文翻译。发黄的厚纸散发的是一种纯和的香味,
小费笑言,有部分已经交给教会了,有一些日记则留了下来,细心保管。

  从挪威到湘中,三十年代,迥异的文化,那是怎样的一段故事啊。

  日记间有段话很有意思,大意是,入湘传教的西方天主教会人士心中,
湘地是最难以宣化的地区,老费先生甚至把湘中一带比做圣经创世纪中一再
分类:江南藏经阁 | 评论:3 | 浏览:3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行当合一

旧帖:知行当合一
文/四禅天



王夫之在某个夜里觉得明亡已成定局复抗清室已无实效后便白裳还乡,
渡衡阳石船山时感到风月云疲清吹隔川后就屏居于旁。世称船山先生。在夜
晚他入哲入史钩诗钩经,走笔不收,成三百五十卷文集,遂尔前有万年,后
有百世。

  在同样的夜晚我在思考些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郁郁累累的细
碎时,仿佛睹见了船山公的白裳,行云流水,无限笼罩。身为湘学后人我莫
尚荣光,也备感一人之文思竟可以衿带千古,而后改一省乃至三世之士风国
风。

  乃至命运。如此刻我的命运。

  我微薄的文字在这种笼罩中渴望一种风吹,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
见船山。可惜我在古人前总是顿笔不前,或者,好东西要大家自己去领会,
就像好的诗词总是云转风合,以心之感悟为路径,绝不从文字间问津渡
分类:江南藏经阁 | 评论:0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又去云南

十年又去云南
文/四禅天


云南曲靖师宗是这次去的第一站。第二站到了再说。

  九一年在云南的某个湖里躺在船上看天,众星灿烂,感觉船很真实,银
汉也很真实,遥远的绝对的都融在一起。便把这感觉告诉了同卧的四川孩子
老七。老七递来支烟:其实真实的是水和天空,你忽略了背景。

  老七的意思现在我可能明白了。我想最真的东西不仅难描述,恐怕更多
的时侯是被忽略,或者认其自然而不在意一述罢了。

关于云南我有几个线索,都和几个老人有关。

一是外公。老人家在四几年在滇缅征战,湘军的悍中悍。后来也自然嗜
好云烟。老人病中在医院的时侯我年纪不大,唯一清晰的是每天必吸云烟半
包,而他得的偏偏是肺癌。外婆还是每天带些烟来,医生们当然不解。我记
得那天是个晴天,外婆靠在他床边,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是我现在能回忆起
的背景,白色的烟身很皎洁。外公将烟身在手里揉了揉,叹了口气
分类:江南藏经阁 | 评论:0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南之稀疏平常第二

云南之稀疏平常第二
文/四禅天



昆明北门街外有个老宅,九十年前是一位蔡姓年轻将军的私院。
  更年轻的时节,蔡将军是从沅水走出来,投了长沙城里面谭大人和梁举
人开办的时务学堂。之后蔡将军殷殷赤诚,东度扶桑学军事。
  十年后,将军巧计返滇,敢为天下先,挟三千云南弱旅,抗得十万袁兵。
很是做了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情。

  蔡先生现在安静的躺在了郁郁垒垒的岳麓山腰。在李熬的小说北京法源
寺里,有一些关于谭、梁、蔡诸位在长沙的简单描述。我始终觉得,蔡将军
就是谭大人的华严回向传人。

  又过了二十多年,三九年吧。巧得很,也是沅水出来的沈姓年轻先生,
搬进了北门街外的这个老宅。沈先生一边躲日本飞机的炮弹,一边在西南联
大教创作实习和中国小说史。

  沈先生回了北京后不再从事文学。把自
分类:江南藏经阁 | 评论:0 | 浏览: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暗的魅力

棋的魅力在于锻炼想象的空间。失去了这个准则,舍本逐末,
只会浮华不得真义。 至于求胜求杀的各种风格, 纷纷纭纭, 浑浑沌沌,
这里好手如云, 各自心得, 大家性情不一, 安则静, 危则动, 方则止,
圆则行。 如何蓄势, 如何渐进, 相信各自的悟性都很好。

心为形役。庄子说, 谬心的是六种东西: 容, 动, 色, 理, 气, 意。
谬德的是另外六种东西: 恶, 欲, 喜, 怒, 哀, 乐。 庄子如何的去解释
和理解它们的虚虚实实请大家自己有机会去看好了。"真理"就是一种认识, 任何认识是有局限的, 限在心, 因为心是很容易被谬被煽动被激荡的。

四暗分三力: 慧力, 定力, 断力, 都是一个认识过程的合理体现。
慧有大小, 定无先后, 断分缓急. 下棋中, 定力最是难得, 或者说,
体现了一种如来藏的想法: 我坚持, 我就能收获。


分类:江南藏经阁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 青 海 湖 到 纽 约

从 青 海 湖 到 纽 约
文/四禅天


海子和王小波在不同时期都在我混迹过四年的那座四合院似的校园里,
嗅四季的轮转、风吹的方向和麦子的成长, 咏唱泥土的光明与黑暗.
我们又都来自村庄. 不同的是, 他们都死在了故乡的春天, 我还苟活于
异域榆花茫茫的天底下面. 那天给榆儿的信中, 我承认了, 这么多年后,
才觉得, 他们浸在祖国语言里的魂给我布下的阴影比一切西方的光明更肯定.
海子说, 为了生存你要流下屈辱的泪水/来浇灌家乡平静的果园. 今夜,
我静静的抽烟, 没有泪水.

真的认识海子是当我同样的坐在德令哈, 青海湖边那座雨水中那座荒凉的城,
同样的草原尽头我同样的两手空空, 夜色笼罩美丽的戈壁.

那年我们打了调查贫困地区教育之名, 骑自行车由北京向西行陕西河南,
到了山西看到了黄河魂便给它勾走了,
分类:江南藏经阁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