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学习天涯名博

以诗为主,兼学别样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35710
  • 开博时间:2007-03-0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8

今闲52ABC

2019-09-2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中篇小说《紫砂壶》发《草原》2013年12期总第593期

  

《草原》2013年12期总第593期目录 

小说现场

004  紫砂壶(中篇小说) / 黄书恺

028  稻子扬花的季节(短篇小说)/ 胡北光

044  小小说二题/ 迟占勇

 

草原骑手·九人联展

046  马楠河左岸(短篇小说) / 娜仁高娃(蒙古族)

053  漂泊在这壮美的草原(组诗) / 远心

056  故乡二题 (散文)/ 安宁

065  山丁子(散文) / 照日格图(蒙古族)

 

塞外随笔

068  那比

分类:黔首诗歌 | 评论:0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凌晨的火车(外一首)

穿越凌晨的火车

 

一列火车画过我的眼睛,

一列绿皮火车极速地画过我的眼睛。

 

只一瞥,

这条精灵——绿皮车,红皮车,白皮车。

 

而我,一直站在那里:

临近火车道的那低矮的瓦房。

一列火车画过一张报纸的空白:

绿皮车,红皮车,白皮车。

 

我蜷缩在被窝,

在一个凌晨。

分类:黔首诗歌 | 评论:0 | 浏览: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小说《夕阳缓》(下)发《时代文学》九月份上旬刊

  

                                    八

你第一次来潮时,你简直怕得要死。那天一大早,你躺在炕上不起来,声嘶力竭地喊:“娘,你快过来呀,我要死了。”你枣木叔起得早,正在院子里摇着轮椅等你起来推着他出去遛早,闻讯摇着轮椅赶紧到你窗台下,问:“孩子,大清早的,你喊啥?哪里不舒服?”你还是喊个不停,你姥姥扭着小脚进了你的屋里,不一会儿就扭着小脚走出来,我已经穿上衣服向你的屋里走。你姥姥悄悄地耳语了几句,就咧着嘴笑着烧热水去了。我走进你的屋里,你说:“娘,我要死了,你赶紧给

分类:黔首小说 | 评论:0 | 浏览:3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小说《夕阳缓》(中)发《时代文学》九月份上旬刊

那么多国军的将领率领部队起义了,我也一直盼着你爸爸能选择这条道路,可是他却选择了去台湾。

当我们的部队负责收复一处岛屿时,我又一次听到了你父亲的名字,他守在那座孤岛上。那一晚我偷偷地缩在被窝里痴痴高兴了一个晚上。我庆幸他没有死,我固执地认为他坚持到这时还没有去台湾是为了我。那晚我认为我做出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选择,为了这个选择我为自己骄傲了一生。我本来可以留守在后方医院,可是我却执意要跟着攻岛部队去前线。医疗队队长张联虎为我这个请求简直气歪了鼻子,先是以领导的口气命令我留下。我不答应,他把自己的茶缸子向着墙壁就摔了过去,他说:“不可理喻,简直不可理喻!”我还是坚持。他就开始央求我:“很危险,很危险啊,你不为了自己,你也应该为了我着想。”说完,他竟红着脸低下了头。

 

分类:黔首小说 | 评论:0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小说《夕阳缓》(上)发《时代文学》九月份上旬刊

  

中篇小说《夕阳缓》

黄书恺

蛐蛐的叫声,总在我即将飞走的那个瞬间响起来,像一根银针,不容置辩地扎进我的梦里,把我从一个小女孩偷偷摸摸吃青砖片的梦里拽回来。我的心就揪揪一下,打个激灵,胸腔随之嘶鸣起来。尔后,我就醒了。那一刻,我不愿意睁开眼睛,口水在嘴角流淌。我知道这时那只蛐蛐蹦进了那条窄长幽暗的青砖砌就的巷道。它蹲在砖缝里——那是它的家,也是我曾经频频光顾的地方——它的两根须子像春天里刚刚冒了青黄色丫丫的杨柳细条,在懒洋洋的风里摇摆。它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就要把我看透了。它先是用前面的左脚捋了捋两根须子

分类:黔首小说 | 评论:2 | 浏览: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钓鱼

“我钓着过一条大鱼。多咱?大前年刚入秋没几天。真的,我喜欢钓鱼,这个你知道。吹牛?不信,你问问孟令覃去,他能作证。可最后那条鱼跑了,我连根儿鱼毛也没捞着。”

“没捞着,还瞎鸡巴扯扯这玩意儿干吗呢。”

“不是,你听我说,关键不是我弄跑的。你猜是谁?余三余向东。”

“放屁!余三都死了多少年啦?你自个人说说。”

“按说到今年死了二十三个年头啦。”

“死了那么久,他会把你的大鱼弄跑?不是瞎扯是吗?”

“不是瞎扯,不信,我这就给孟令覃打电话。”

“打个蛋电

分类:黔首小说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大雾

  

 

徐老汉很愤怒。整个大院的人都为他提溜着一颗心。

事儿其实很简单,他的独苗孙子快三十了,还没娶媳妇的意思,他四世同堂的梦也就老是做不成。就为这事儿,好歹没把徐老汉气出病来。可是,他就不想想自个儿是多大岁数才娶了媳妇生了儿子的。他真是老糊涂了。

那年冬天徐老汉可真是发了疯,看嘛都不顺眼,吃嘛也不香。

经他这一折腾,独苗孙子毫不客气地把早早定好的媳妇娶回了家。独根儿子呢,更成了顺毛驴。

徐老汉那个乐呀,徐老汉浑身汗毛孔那个滋润呀,徐老汉脸上啊就像熨斗烫过一样,平整如孩童。

 

分类:黔首诗歌 | 评论:1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爱(外一首)

  

母爱

——一个老诗人给我讲了一段他亲历的故事

 

……盐似雪。

一群羚羊,

篱笆似的细腿,腾跃,

戈壁轰鸣,十万浪花。

 

我们把汽车油门踩到底,

羚羊若魂魄,飘忽

到那条幼羊无法逾越的沟壑。

 

那天,一只老母羊

跳到沟底,回望死亡边上的幼羊,

她叫了一声。

那些幼羊一个个跳上她的后背,

再跃上另一个沟沿——

这多像一个生命之爱的学习班,

多像死神攥住母亲时的爱怜——

变成一片片奔驰的云朵。

在沟底,老母羊始终颤栗着歪头盯我和枪口——

最后,她忽然优雅孤傲地一跃,

立在了我对面的沟沿:

甩甩尾巴,叫了一声,

向我——猎手——点着头向

分类:黔首诗歌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小说《紫砂壶》(中)

  

转:锔壶
  1.
  “青山,磨刀干吗?”汪晨觉得这句话问得有些匪夷所思,就耷拉着脑袋走出门去。街上寂静得瘆人,他抬起头来,觉得树枝间那个悬着的月亮像日本鬼子的太阳旗,耳朵里嗡嗡地响起来。他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低着头,浑身战栗不停。过了一会儿,有人拍他的后背,他知道是青山娘。就用袖子擦了擦眼,拽住老婆的手,突然嚎啕大哭。
  “他爹,黑天了,地下凉。”青山娘拽他,觉得像死尸一样沉。
  “青山在干吗?”说完这话猛地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跑进茶馆儿。
  嚓嚓嚓,青山还在后面磨刀。汪晨倚着门框,儿子的黑影一仰一合,嚓嚓嚓……。
  “青山,别磨了,磨得再快也没用,鬼子有枪。”
  青山停了停,然后又开始磨:“爹,心里堵得慌。”
  “狗日的,我去找道边!”说完,汪晨从倚着的门框上嗖一下子直起身子,窜了出去。
  “爹,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青山娘张开双臂拦在门口,“他们饶不了你们!”

分类:黔首小说 | 评论:0 | 浏览: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小说《紫砂壶》(下)

  

 

续貂:其他人物的结局  

续貂之一:汪青山之死
  青山随解放军大军南下,也就是快看到最终胜利时,他却在一次战斗中负了重伤,炸掉一条腿,腹部也被炸了一个大窟窿,转到战地医院没几天就死了。消息传到罟城时,汪晨早已因汉奸罪和一贯道邪教罪被镇压了,他没能享一天烈军属的荣誉。

    青山娘左手心里攥着汉奸一贯道老婆的罪名,右手却抓着烈军属的荣誉证书和奖章,就像一边的后槽牙嘎嘣嘎嘣地能嚼碎料豆,而

分类:黔首小说 | 评论:1 | 浏览:7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21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