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派胡言

万一有人看到我站在黑暗的门庭里,我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越轨行为呢?我们怎么会走在这种崎岖异常的道路上?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06330
  • 开博时间:2004-01-13
  • 博客排名:第4178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天下之大也大不过一盘烫菜

  

6f5bcc18jw1dyvy8z3jukj.jpg

 

对于一个屌丝来说,烫菜这种必备品在光棍节的地位就相当于心形巧克力于情人节。味美价廉,方便快捷,营养均衡,基本上烫菜涵盖了一个单身汉对一顿晚餐的所有需求。一个人在角落里默默地吃烫菜可理解为讲究效率;若一个人在角落里默默地吃西餐,只能委婉的说此人在品味和情调方面有着特别的追求了。

 

当然,在光棍节这天,烫菜店老板要想有个好收获,类似鹌鹑蛋、火腿肠等价格过高的单品是必须要下架的——因为要用两根竹签串。两根即是一对,试问,要多强大的内心才能抵挡这样的神吐槽?而有些烫菜老板是以份量计价,省去了竹签,自然也省去这份担忧。

 

追溯我的烫菜生涯,不得不提到初

分类:生活不在别处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以谦卑的方式赞美素粉

  

在盛产水稻的南方,几乎每一座城市都有一道标志性的美味作为对米这种植物的敬意。就说甲天下的桂林,米粉的名头绝对不逊于她的风景。而广州的干炒牛河,早就被定为检验粤菜厨师是否合格的标杆。再看我们的邻省云南,一碗热腾的过桥米线还蕴藏着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不过,这些以米为原料的美食,均以肉为美。不像我们贵阳,仅靠一勺辣椒表达对米制品的最

分类:生活不在别处 | 评论:1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碗羊肉粉是有多不容易

  昨夜,我饿了。我饿的原因是没吃晚饭。我没吃晚饭的原因是下午喝着咖啡吞了两份薯条,直接导致我在晚饭时间没胃口,倒不是不饿,而是被混搭风格搞得没啥胃口。
  
  到了午夜时分,基本上就饿得不行了。饿得前胸贴后背,睡不着。于是乎,我数羊,数羊,数羊,越数越想吃羊肉粉。于是乎,我冒着严寒出门找羊肉粉。
  
  我想起了省府路那家传奇的羊肉粉,每次路过都能看见二、三十个人排队的羊肉粉,我在去年某个下着冻雨的午夜吃过的价格出奇高份量出奇少味道出奇好的羊肉粉。于是乎,我饿着肚子,抱着宁可排队途中饿死也要去吃的决心,经过23分32秒的长途跋涉,来到仁川广浴门口。可是我失误哦,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就不该抱着什么宁可排队途中饿死的决心,我应该抱着没摆摊也要等到老板摆摊的决心。那么,在此时,在这个寒风瑟瑟的冬日,老板应该会听见我内心深切的渴望,他就不会因为心情不好而不摆摊。就算他真的心情不好,也会因为听见我内心的渴望而感动得摆摊。但是,我没有抱着那样坚定的决心,我错哦,我的错导致我来到仁川广浴门口的时候只瞅见黑灯瞎火的一片。我的人品不好,我承认。
分类:生活不在别处 | 评论:0 | 浏览: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去旅行

  --1--
  他说,如果28岁你还有没嫁人,你就嫁给我吧。
  另一个他说,如果30岁还没有嫁人,你就嫁给我吧。
  一年后,他有了新的女朋友。
  一年后,他失去了新的女朋友。
  再过一年,他又有了新的女朋友。27岁,他结婚了。
  另一个他,毫无音讯。
  
  --2--
  她的双膝瘫跪在他的床头。她求他不要离开。他的眼角溢出泪水,滑过脸颊,滑入她的手心。他摇着头说,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爱上其他女人。她点头,他孤独的离开,留下孤独的她。
  她收到一本书,上面写着他后一任女友的名字,写着谢谢她曾经使她快乐。
  她的心酸无人知晓。她的心酸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快乐过。
  
  --3--
  北极燕鸥每年从北极飞往南极,然后再飞返北极。19000公里的迁徙旅程令它们每年能看见两个夏天,度过最多的白昼。
  如果可以,它们会不会愿意舍弃两个夏天。
  如果可以,它们会不会放弃飞来飞去。
分类:生活不在别处 | 评论:0 | 浏览: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水泡饭

  一碗开水泡饭半小时前我刚刚吞下,一碗开水泡饭勾起我多诸多记忆。我整理了一下,话还得从我的小学时代说起。
  
  
  
  小时候我家教很严,母亲说,九点了,上床睡觉。甭管我是多亢奋多忧郁多神经的状态,立马被扒光了扔在床上。那时候,有个频道叫做卫视中文台(貌似现在凤凰卫视的前身?)放了很多内地未有的好看的节目。那时候,我的所有亢奋忧郁神经都因为电视节目的影响。为了延缓我的上床时间,我所能做的并且最有效最不会被责怪的便是宣称我饿了。哪个当妈的舍得孩子饿着?就算是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就算在半夜三更之时,也得捣鼓点东西给孩子果腹。
  
  
  
  那个夜晚,电视里播着《家有仙妻》的大结局。(为了文章的艺术效果,我忍痛说出了这部剧集的名字,我牺牲太大了,直接暴露了我的年龄啊,呜呜呜,我忍不住被我奋不顾身追求艺术的行为给感动了。)时针指向了九点,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我的母亲走到我面前,轻启双唇说出了每晚这个时刻必然要说的那两个字:睡觉。我的个亲娘啊,那可是大结局啊,活生生的
分类:生活不在别处 | 评论:0 | 浏览:14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Hold住泡菜

  牛肉粉这个东西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远在孩提时代,虽然我就从情感科普读本《家庭》里知道了黄牛被宰杀的过程是何等惨烈和悲情,也无数次痛下决心要戒掉牛肉,可每每路过牛肉粉馆,我就在牛悲哀的眼神与肉汤飘出的阵阵香味间挣扎,饱受良心的责备与欲望得不到满足的两种折磨。到了最后,良心都会败下阵来,我冲入铺内奋不顾身的要上一碗牛肉粉,加肉。
  
  牛肉粉这个东西,除了肉汤的鲜美,肉质的松软,米粉的筋道,糊辣椒的幽香之外,最重要的,还得有泡菜的酸脆搭配。
  
  最久远的年代,我依稀记得,汤的最上层飘着几颗切成丁状的泡萝卜,颜色到是很好看,粉粉红红的,可那味道实在与肉汤的整体味道格格不入,太过酸硬,要是运气不好,遇上那天的萝卜泡得不是很熟,咬开中间,还带着萝卜本身特有的微辣。我是坚决忍受不了的,因为我本身就不吃萝卜。
  
  后来,得于去著名的新路口马记,吃到由青菜腌制的酸菜,顿时惊为天人。原来,世界上还有此等配料,不仅去除了牛肉中残余的微腥,还柔和了汤头的油腻。
  
  再后来
分类:生活不在别处 | 评论:0 | 浏览:3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迷糊至死

  俗话说,三岁定终身。在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在我年纪很小很小的时候,虽然过了三岁,我亲爱的母亲便对我定了论:我就是传说中那个记性被狗吃了的孩子。我母亲说这话是有原因的,那个时候,我接连弄丢了大门钥匙、大门钥匙、大门钥匙以及大门钥匙。连丢四把大门钥匙让我母亲忍无可忍,大门钥匙啊同志们,并非配四把钥匙就能解决问题的,考虑到安全问题,我妈被逼得连换了四把锁,在那个穷困的年代,几乎用掉了我家半月的伙食费。
  
  随着我年龄的逐渐成长,我的忘性以绝对超越年龄成长的速度呈放射性成倍增长。我贱贱地贱贱地成为物品丢失大王,乘车卡、帽子、墨镜、T恤、牛仔裤、内衣、卫生巾、手表、人民币、身份证、银行卡……这些东西我还没来得及跟它们吻上一个别,就突然人间蒸发,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对此,我的母亲习以为常,她的底线已经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只要我不把自己给弄丢了,其他丢什么都无所谓。
  
  为此,我很自卑,曾经无数次痛下决心,要将这破德性烂习惯给改过来。可是,没用的。真的没用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每每提醒自己要谨慎,要小心,要记得带全东西,忘性就会变得越
分类:生活不在别处 | 评论:1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病呻个把吟哈

  太阳总算出来了,之前气象专家就一直说要晴。之于前几天冒出的几丝光线,在我看来,不能称为出太阳吧。
  
  太阳出来了。我宅在家里。一个人。
  
  起床,洗澡,往脸上贴好面膜,心突然就空了,觉着寂静无声,觉着要死去一般,被一团巨大的二氧化碳包裹着。随后,急切地寻找声音,仿佛声音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是声音,不是噪音。我不要相声演员没心没肺的逗乐,不要小品演员虚情假意的哀伤,不要歌唱演员歇斯底里的吼叫。
  
  没有我想要的声音,虫子开始往我的心脏里钻,噬咬着。
  
  我一秒钟都不能再等待,一秒钟都不能再忍耐。我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双击鼠标,一个浑厚的声音从音箱中跳出,他唱:baby, I compare you to a kiss from a rose on the grey……在没有声音的真空时刻,那么短暂的几秒,如同穿越了时空,如同相遇那年,我六岁,他三十六岁,结婚那年,我二十三岁,他三十一岁;离别后再度重逢时,我八十二岁,他四十三……好吧,《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分类:生活不在别处 | 评论:1 | 浏览:5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疆二喀:黄色的欲望变奏

  
  


  
  
  


  
  点击阅读 点击阅读全贴
分类:在路上 | 评论:3 | 浏览:5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牛肉粉也会着笼

  孩提时代,梦想中的最美妙的早餐,便是菜市路口那家没名没招牌的牛肉粉。时光追溯至20多年前,我所生活的那个郊区,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家酸粉销售商,更不要说牛肉。那个时候,早餐多半是在家里吃的,好不容易摊上一天,母亲起晚来了不及做,就能被带到那个菜市路口。不过,大多数时候吃上的,是牛肉粉摊旁边卖的一毛钱一砣的黄耙。之于每碗售价高达5个大毛的牛肉粉,就只能闻闻随风飘来的牛肉汤的香气,间或传来一些食客吃完后夸张的吧唧声。我唯有一边啃着黄耙,一边死命咽下不断外翻的口水。

后来,黄耙的最低售价涨了50%,牛肉粉的售价涨了20%。虽然牛肉粉的涨价幅度远远低于黄耙,我还是只能吃上每砣一个半大毛的黄耙。直到有一天,我记得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秋日,用小时候写作文的语言,就是瓦蓝瓦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那时候,并没有幸福到每个礼拜能有两天的休息。而母亲单位休息定在了礼拜六,所以那个飘着白云周日母亲得去上班。那天,母亲起得很早;那天,起得很早的母亲居然把我带到了菜市路口;那天,起得很早把我带到菜市路口的母亲居然径直走向牛肉粉摊扔出12个大毛买了双碗牛肉粉。我望了望眼前那碗冒着
分类:生活不在别处 | 评论:2 | 浏览:6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4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