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花山文艺出版社编辑,好书可给我。weibo:编辑-韩松。邮箱:591183724@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79869
  • 开博时间:2007-02-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候爸情目恩

2018-08-18

西界哀技

2018-08-18

懵懵懵I

2018-08-18

jfsvwn1746..

2018-08-16

安堇年朴

2018-08-13

对断室父实

2018-08-12

妹写务

2018-08-10

Fay小飞

2018-08-0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读诗“时日低矮,而天下羊白”。

明日就要立冬,白日里,树的枝桠依旧迎风招展,窗外一株叶子泛了黄的树,像一幅铺展的版画。

我在屋里,开着空调,写下这些文字。因为暖和,想起藏地诗篇里的一句诗。我能感到,写下“时日低矮,而天下羊白”这句诗的时候,作者在西部,看到这幅景象时的感受。仿佛披着棉袄,饮者青稞酒,等待着烤好的糍粑。那该是一个初春,或凛冬将至的时节。

时日低矮,而天下羊白……某一天,阿霖发给我这句诗,我才知道它。

分类:流年记事 | 评论:0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静的,安静的。

在公司听歌。以前,我经常说去单位,如今,不得不说去公司。

辗转多地,只好在一家网络公司落脚。近日,要编辑排版“石家庄咖啡地图”,10天,先排10页样刊。

公司,谈不上生活,有的,只是工作,太多时候,是没有人情味的世界。

——可是,我并不如此觉得。只是我遇到的人,并不仗义,并不好。

安静的5:30,在石家庄,火车驶入站台,或刚刚驶离;鸟儿是否还在休息。

我从家中出来,很担心自由——担心被父母问及,去了哪里。

听豆瓣FM,在天涯写博客,比如《当时的月亮》,比如《矜持》。

太多单恋,太多思念。太多承载不起的爱意。

喜欢你,爱你,是什么感觉呢?——想啊,想。

李健离开水木年华,是2002年。一晃,已13个年头了。

李健说“分开就像恋人/夫妻的分开”。难掩悲伤的事卢庚戌。

时间就慢慢过去了。慢慢过去了。

近日,《交大我爱你》,黄发明学长的歌,又在传唱了。

分类:心情日志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焦虑意识流。

1.走在路上,准备去拾年咖啡,见树上绑着一个CT袋子,里面有拍的片子。附近是妇幼医院,不知是谁家的片子,不知当事人的命运。它只在风中飘荡。

2.少年说,“爸爸上次说带我吃必胜客,已是前年的事了。”那天,他终于如愿。我始终不愿听世人的言语,却忘记了他们的悲欢离合,多么有意义。

3.出租车司机言,石家庄有些传奇故事。比如,50多岁的老妇在90年代招夫婿,招了一位20余岁的小伙子。小伙欲图钱财未果,离婚不成,相与生存至今。又如:换“妻”的两位男子,一位与女友吹了,一位与女友结婚。结婚了的,依旧想睡吹了的那位的新媳妇。再如:山区三兄弟共有一妻子,后老二老三各自有了妻子,老大不满,将二人告之。

4.夜公交上,司机大叔关了电视,开着欢乐的音乐,整车人的情绪慢慢舒展,老外随音乐扭动腰肢,小伙的手作弹吉他状。广场大妈彼时更兴起,整个世界仿佛黑夜里得见“光芒”。然后欢乐之后,此地依旧“笑面国”。

------------------------

焦虑之时,有了上述一些回忆,它们多是真事,有少量是我杜撰。

分类:月下评谈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意安静。

  

反思自我,那脆弱的无理的自我,竟不知何时肿胀得吓人。

戳破不安和虚妄,我需要回到自己最本原的状态,做一个诚实的诚恳的人。

安静心意,心意安静。

本分,踏实,用功,戒幻想,重现实。

这是我要求自己的,也是我在这个年纪应该收获的教训与经验。

努力。

分类:心情日志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期记录之一。

  

最近压力很大。家人的压力也很大。

不只是经济方面,包括生活日常,及情感心理。

 

我的身体不好,更应加强锻炼了。每天都应当去锻炼。

我签约了一部书稿,1月4日前,应完成修改增补及图片整理工作。而我对这件事的最终要求期限是,12月23日,因为12月24日就圣诞节前夜了。

想把这部书稿送给一个很重要的人。

傍晚去锻炼。下午练我的吉他,画画,学开车理论知识。

晚上看书,写作。

 

顺序是:健身跑步-吉他画画-开车学习-看书写作-健身跑步……如此循环。

 

分类:月下评谈 | 评论:1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谣小语。

  

自2011年开始,听第一首民谣乐曲,即《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1.花粥的歌,看似轻易弹唱出来,听上去很随意,其实每一首都有些耐人琢磨的地方。我从2011年开始听花粥,至今已三年了。她的歌,她的词,正好贯穿我读研的三年。有时每天都听,有时则一个月不听上一次。但只要想起她,想起她的拐弯的小调,就觉得有一种安慰在。

2.2011年,我做《青大研究生》杂志,曾征求了宋冬野的同意,用了他豆瓣里的一些资料。那时,刘小昭还没有出第一本书——《你当温柔,却有力量》。宋冬野的歌,比花粥唱得更深沉,听起来更成熟。我在朋友间不遗余力地推广过他的歌。

分类:流年记事 | 评论:2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在青岛听民谣

  

我们在青岛听民谣

韩松

 

按:我采写的稿子。个中不足,望读者、方家指正。

 

在乐评人李皖2008年所著的《民谣流域》一书中,曾简要地将“民谣”解释为“民歌”,即当下时代的民间歌谣,对应的英文是“Folk Song”。

现代民谣的产生,缘起于“欧洲的民歌”,包括“台湾校园民谣、大陆校园民谣及洪启、小河、万晓利等的新民谣”,根源主要来自这欧洲古老的民间传统。经由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传播与积累,60年代英国民谣以流行音乐的形式为世所瞩目,随即波及美国。在宝岛台湾,上世纪70年代的现代民歌

分类:流年记事 | 评论:1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岛下雨了。

  

    青岛下雨了。

 

    南宋蒋捷在《虞美人》一词中,写道,“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少年不识愁滋味,自然,多数情况下的少年,也无识愁的机会,因为家人会将他照顾好。

    青岛昨夜至今日清晨的雨,未见红烛,未见罗帐,然而,我所居住的宿舍,依然晦暗而安静。

    我想,不论孩子们幼年有没有钱,他们说到底是容易满足的。尤其,懂事的孩子也不会嫌弃家贫。

 

    蒋捷还写,“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壮年,已稍知人事,幸与不幸,都走过了一些,看大江波涛,云层很低,一只大雁的身影转了两圈,鸣叫着消逝。它多么像壮年游子的形象,为了突破迷茫,为了理解这世界,更为了闯出一片天地。

 

   

分类:触动时刻 | 评论:1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客车上 月下神仙记

  

此文在西交大-硕博之窗-文学小筑,于2010年11月7日发表过,现抄录在此,权作怀念。

     客车上 月下神仙记:

     阿明坐车,坐公车,坐客车,要去山上烧香了。说是烧香,不过是近日心情颇有不佳,在山中小住几日罢了。

  客车上坐满了人,但是都是坐着的。大概颠簸了三个小时,到了目的地。龙岩寺。清风观。两处,一个在山下,一个在山腰。

  先住在山下吧。

  阿明,一个人,本想带着女朋友一起,可是,这毕竟是丛林,还是自己吧。是傍晚时分到的,天已经快要黑了,11月的冬天的季节,这里已经比较冷,而且,除了附近村民,也少有游客。

  同行的光德,也要在这里住一阵子,说是一阵子,不过短则三五天,长则一两周吧。

  提下行李包和行李箱,慢慢拖到旅社,寺庙有专人接待,接待的人并不是和尚,是穿着僧服的平常人,客房不大,三人间,光德和阿明,已及另外一个强壮的人一个屋子,聊天知道,那个人竟是老乡,可是,因为妻子跑了,

分类:流年记事 | 评论:2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夜厨房与梦

  

深夜厨房与梦

文 / 韩松

 

    深夜读书太累,踮着脚尖溜到厨房煮面了。荷包蛋,豆瓣酱,红烧牛肉系列的康师傅,开火关火不到5分钟,完成一碗热腾腾的冬夜料理。父母还在熟睡,似有梦中呓语。吃完小心回到房间床上,美美地想着一会儿可以做个什么梦。

 

    梦,是什么?弗洛伊德的理论说,梦是愿望的达成。照此看来,如今的我确实完成了一些幼年的愿望,进入了好大学,读到研究生,可是最初的梦想也发生了变化。

 

    家人之间曾传说我看到电视上的《新白娘子传奇》时,正巧桌上有铅笔和纸,我拿在手里画了最初始的简笔画,两条小辫,五官俱全,竟有几分神似。传言还说我三岁时便抱着纸和笔睡觉,不让别人碰它们,可见那时自己确是热爱美术的。

 

    刚上小学时,我下午四点半放学,作业会提早写完,抓紧时间跑到学校美

分类:流年记事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失的煎饼摊

  

消失的煎饼摊

 

    过年在家,家人都休息未起床的清晨,我负责出门买早餐。往往是三份煎饼果子,两碗豆腐脑,四根油条。豆腐脑不必三碗,因为量大,到家后可以兑水喝。卖煎饼的小推车在社区门外一株槐树下面,从远处隐隐约约就能望见它亮着的充电灯,白色的光射在炉子上,又穿透层层雾霾,将肚里空空的人们的心暖了起来。人们常说,卖煎饼的、卖豆腐脑的、炸油条的,谁也不去问他们的姓名和来历。

 

    有一天早晨,城管队的开着一辆面包车出现在街角。我站在煎饼摊前和这正在摊煎饼的小伙子愉快地聊着关于寒冷天气和老家在哪的话题。

 

    “别走!”听上去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我打眼一瞧,一位长得不错的女城管后面跟着四五个壮汉,他们的青灰色服装和三拳两脚的“功夫”让我颇有穿越之感,立刻便有卖蔬菜的一辆三轮被扭扯着掀翻在地,又厚又脏的棉衣裹着那两双绝望的眼睛,眼巴巴地看着车子被拖走。摊主小声哀求,“还给我们吧,下

分类:人物速写 | 评论:0 | 浏览: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歌到耳痛,喝茶到天明。

  

    听歌到耳痛,终于放下了劣质耳机。

    我想这个问题:我过的二十几岁的日子,是不是就应该现在这样的?

    本来准备回答不是的,却在内心响起这么个声音:你的生活就是这样,无论是宿命的悲观的还是可改变的,你都要经受这段颇觉无意义的虚无旅程。之后,你会关心粮食和蔬菜,某一天,你会有资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也许是上述这样。做事——不论是学术还是业务性的工作,不论是眼高手低还是自我贬低,有一点必须做到。是什么呢?即,我们应该尝试改革自己的词汇和其用法。

    因为改革了词汇和用法,思想上便会发生变化,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的心态。

    因为人们的积极向上的一面被发掘出来,起码就显得有了乐观的调色,而喜见的生活,无非是孤独底色上那一抹高光。

&

分类:月下评谈 | 评论:0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青岛名人故居。

今日在大学路附近的名人故居闲逛,梁实秋、洪深、沈从文、刘知侠、束星北、童第周、冯沅君、陆侃如、朱树屏、闻一多,还有一些路过却没有发现。这众多的故居如今多有人居住。

那些老房子,里面大都亮着灯,我不晓得都是什么人住在里面。

我也非常想拥有一处老房子,藏书,写作,过极简朴的、内心却充实的生活。

如今的青岛大学的校史之前半段是不可信的,我只愿去探寻那民国时期的国立青岛大学的历史,和那其中的人事沧桑。

陈远先生写就了《燕京大学》一书,此书还摆在书架顶端未及细读。

如今是否可以有人撰述一部专门的“国立青岛大学”的历史著作呢?

虽然山大、海大、及各种报刊杂志上常常引用关于国立青岛大学的史料,却没有相关的一本集大成的专著,不能不说是遗憾了。

文人旧事,已近百年。往事苍老。

 

同游的杨墨是一位写诗的,但是否是诗人我却不知。但愿他可以不再纠结于“文艺青年”这样的称号。

固然我是不认可也不喜欢此类称号的。

&nbs

分类:流年记事 | 评论:3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文一篇:孩子

  

 2013年4月19日写就的此篇,从行文看出,那时的自己还比较淡定,不似今日颇多感慨焦虑,颇多不顺意。

 原文如下:

 

   石家庄下雪了。很大很厚。看上去,这个雾蒙蒙的省会城市,人们又穿上了棉衣。黑色调的城市,如今又化作泥雪混杂的灰。连日多起命案,让我骨子里有寒。

 

   母亲告诉我,她又穿上棉衣了。她中午在学校休息室睡会儿。她从不告诉我自己承受的苦难,却在和父亲聊的时候掉下过眼泪。

 

   倘若,有一天父母之一先我而去,我如何能接受呢?

 

   我想起在石家庄,我走在很多雪的路上,去买一盒药,或者一顿饭的食材。那时我并不愿意离开温暖的家,只想下雪天在屋内看窗外,到点了有饭吃,到时候了就蒙上被子睡觉。

 

   父亲一次开车

分类:触动时刻 | 评论:0 | 浏览:2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结网人间

寝室洗手间的近地面处,偶然发现一个小动物,原来是一只蜘蛛。它时而摇摆,时而站定,会沿着泌出的线滑行,那不似是游玩,它的寿命不长,那应是在结网,好捕捉其他虫子,进而让自己也安度余日,最终获得重生。

从不杀生害命,对虫子和其他动物,我常怀了一万个小心,不去伤害它们。倘路上会有虫行动,我一般会绕开。假使以后自己有了孩子,我也希望他可以随我,这么做。

蜘蛛这两个字,我觉得很好听,去掉虫字边,便是知和朱了。我并不深入了解蜘蛛的习性,但想来人如蜘蛛一般,都要结网人间,或是利益得失之网,或是防坠保全之网,抑或不得不有所结的网。然而蜘蛛常独行,它有能力自主生活,人却要两性相随,要群居,要杂食。

想那未来有一天,我能独立如这一枚小蜘蛛了,任风雨吹打也能扛住了,便会有另一半的到来吧。那时的我,不再做作,不事张扬,沉稳而低调的日子会如流水静静

分类:流年记事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