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之上

此岸烟波流转迷离之间可有人寻我?彼岸繁华三千执着之时可有人等我?红尘之上可有净土来容纳这尘世漂泊受伤的灵魂?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1680
  • 开博时间:2007-02-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澳大利亚人眼中的中国--记录房客HUW二三事

  

    很久没有更新此博客,不知道还有没有朋友关注,这里见证了我浪迹天涯的点点滴滴,我不想有一天,它变成了一个僵尸号,所以,偶尔会诈尸,以表示我还活着,当然,快乐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最近半年,接待了各种各样的人,住的时间或长或短,人物性格或细腻或豪放,但大部分因为来去匆匆,如同昙花一现,我并不能很立体的来讲述他们的故事。但这次,我要说一个让我颇有感触的人物故事,他就是Huw,中文名字,胡文平。

 

       Huw,澳大利亚人,中文名字胡文平,现在英国牛津大学读书。

       9月1号到武汉,21号离开。一起相处二十多天,有颇多感慨,不吐不快。

       据跟他交流了解,他这次来中国是要进行三个月的采访交流及考察,以便完

分类:现在 | 评论:2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四月

 

    很久不曾更新过空间,偶尔通过微信、微博、说说等各种工具一句话表述自己的各种状态,以证明自己还在活着,只是每次发的时候总有点欲语还休且作罢的心情。

    忙碌的工作及生活让人一直不停向前,不知是不是因为开年第一天上路,所以一直到现在都不曾停歇。

    一直跟同事说要组织一场踏春活动,可是因为大半时间在外辗转奔波,一直不停的向后推,直至陪远道而来的朋友赏樱,才发现风雨过后落英满地,绿叶满枝头,一直憧憬的花团锦簇早已谢幕,恍然间夏日已将至。

    站在樱花树下,看着绿意葱葱枝头,完全无法想象初见樱花盛开时惊艳的场景,愣怔了很久,生活很多时候多像这猝不及防的人生,一场大雨就可以让一切面目全非。你期待一场盛宴,结果却不过是残羹冷炙。

    我常常告诉自己,不要去期待,然后就不会有失望。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好,2014!

  

你好,2014!

2013,终于过去。无论风雨,不管坎坷。

感觉屏住呼吸很久,直到它结束,方出了一口长气。

好像是一直在等待这样的一年过去。

等待它结束,等待一场新生,等待命运的新赐予。

2014,我以上路来欢迎它的到来。

回到人

分类:现在 | 评论:1 | 浏览:2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纪念这新生的一岁

纪念这新生的一岁 

                                                                    &nb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行漫记第四季开篇

今晚就要出发了!

这次的长假是酝酿很久的一次行动,记得申请长假的时候领导问我,旅行是不是会有瘾?

我一愣,仔细想想,爱上旅行,更像中毒,当中毒太深,欲罢不能时,就得去寻找解药了。

为了怕他让我戒瘾,我告诉他我只是想出去走走看看,要不太抑郁了。 

后来他说,我看你去过很多地方而且有时间就想出去,就觉得奇怪。

是的,很多不曾真正走出去的人是有点难以理解,可是,怎么解释呢?世界是有很多扇门,很多人并行其间,如果你不曾打开旅行这扇门,便不能真正理解旅行的意义与乐趣。

自从07年进藏开始,世界给我打开了这样一扇门,旅行便成了生命中不能戒掉的毒。

西藏回来之后的几年断断续续去过很多很多地方,知名的或不知名的,有时候常常看着地图,沿着一条线路走走停停,或许我都可以做国内旅游线路专家了。

西北一直是我这几年的主打的长途线路,西北秋色是我见过最美的,比如油画般璀璨的胡杨林、比如火烧云般的丹霞山、比如层林尽染的喀纳斯,秋天,是我出生的季节,也是我最喜欢的季节,我想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

  

    很久没来这里了,因为每次打开总觉得触目惊心,不忍看,不敢写。

    工作的忙碌与生活的自闭,竟让人无端的恐惧,一直以为自己可以算是勇者不惧,可如今才发现自己的怯弱。

    把每天当成是末日开相爱 ,这是信乐团的一首歌曲的歌词,第一次听就喜欢上了,只觉得这首歌里传递的爱情带着悲壮,带着一股势不可挡,如孟子说的,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曾把它当做QQ签名放了一段时间,后来有朋友问是不是有了新动向,我明白她的意思,却是教她失望了。

    其实,人生都是没有明天的,今天随时都是末日,我不过是告诫自己好好珍惜这活着的每一天,莫要再给自己制造太多的来不及。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祭

清明将至,春雨未来,雾霾未散。

转眼,自父亲去世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是一个我一直不肯面对现实。

新年伊始,六叔去世,我虽难过,但还可以静静的为他写上一篇文字以祭奠,可是,面对父亲的相继离世,我却不愿相信。

怎能相信呢?六叔丧事完毕我回武汉时候,他因病多年不能说话,但我逗他开心,他还是会对我笑,并写字给我看,告诉我无限风光在险峰。

春节回家看见医院里被病痛折磨的父亲一下子不知所措,一直输液,身体已经被扎的浮肿了,吃饭要靠胃管,呼吸要靠氧气,排泄也需要管道。他不能再对我笑,只有动动手眨眨眼的力气,然后通过这些告诉我们他的需求反应。

那时,我天天照顾父亲到凌晨四五点,就坐在床前,他因为哮喘呼吸不畅,总不能睡的安稳,隔段时间总要坐起,所以从不敢放开他的手。

我看着父亲的状态慢慢好转,可以坐很久,然后他让我们打开窗帘,给他看窗外的阳光照进来,甚至偶尔还可以对我们笑笑,我一直深信父亲可以像以往再次把握住自己的命运。我想要父亲给我时间,给我机会,给我让他少些遗憾的机会。

初六,父亲病情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3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叔叔,走好!

  

你六叔不行了!

下午母亲给我电话的时候,我怔住了很久。

前天母亲才给我电话说我六叔病了,高烧了两天,一直不肯去医院,叔叔本身哮喘严重,后来竟然吐血了,之后在家人的坚持下才硬被送入医院,检查说肺部问题很严重的,让我给去个电话,关心下。当时十分意外,也觉得情况十分严重,挂了电话就给在医院的堂兄去了电话,我问叔叔情况怎样了,他说现在好了,没事了,等会就出院了。心下觉得虚惊一场,还暗想母亲没有亲眼见到,所以小题大做了,三人成虎,这人马上都出院了,应该是安然无恙了。只是心里隐隐觉得如果真吐血了,事情不应该这么简单的。可惜,当时堂兄那边很忙,没有说上几句话就挂了。

可是,转眼,母亲说他不行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一再跟母亲确认,是病危了还是已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且行且珍惜

晚上十点半,不知算不算夜已深,这是我平常已经窝在被窝的时间。
走在清冷的天桥上,有两个年轻人卖各种抱枕,我买了一个抱在怀里,然后拿着零钱给了旁边在这冷冷的夜里仍投入弹唱的年轻人,慢慢的走下台阶,听着身后的歌声在风里的飘荡,在夜色里迷茫。
走过广场,有人开始收摊回家,穿过鲁磨路,烧烤一条街生意正好,川流不息的人群里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孔,夜生活果然是年轻人的天下,这个世界离我很近,却又是那么的远。
我看见有人为梦想拼搏,我看见有人为生活奋斗,我看见更多的是人生得意须尽欢。
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面孔,我想到了一个词:热血青年,多温暖的字眼,这是不是我正逐渐缺失的?所以才会觉得内心冰凉?亦或是热血挥洒太多,再经不住世态炎凉、人生无常?
忽然想起了泉州之行,那个温暖的夜,三个人在凌晨走过一条条街道,吃了我向往的美食,做了我以往极少做的事情,那是一个让人想流泪的夜晚,谁知这不经意的一次见面,是不是人生最后一面?我只想在余下的人生里遗憾能够少一点再少一点,我想去见见那些曾温暖过我生命的朋友们,想见你们安好,想你们都能够幸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3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痴人说梦

  我问一个朋友,你有怀疑过自己现在的生活吗?他说,没有,生活中鱼与熊掌总归是不可兼得的。
  沉默了很久,我回复他:生活中并不总是对立的。
  其实,我想问的不过是,现在所过的生活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可是,你看,很多人潜意识里总觉得我们想要的跟现在的生活是对立的,是想要的太遥远还是生活太现实?所以便心安理得的安于退而求其次的生活,并且甘之若素?
  千万个人有千万个梦想,许多的梦想只能在梦里想想。理想这个词多好,理智的想象,占个理字,听着就多了几分可行性。如果梦想是天上飞的,那么理想就是在地上匀速跑的,提高加速度,都是有望能够实现的。
  无论梦想或是理想,总归都是心之所往,可是为何都成了与现实生活不可兼得的呢?
  是什么让我们的理想从小时候的各种家变成只为一餐饭而碌碌终日?
  是因为长大了吗?所以懂得了可为与不可为,懂得了取舍,懂得了趋利避害,让明哲保身护自己一世周全?
  那么,有没有那么一刻,停下来问问自己:这就是我这一生要过的生活吗?
  我也常常这样问自己,现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要飞的更高

  日渐疏懒
  生活磨平了用文字倾诉的欲望
  站在华山之巅
  想起了武侠小说里那些坠崖后奇遇不死的主角们
  我在想,纵身一跳,是否能够获得重生?
  这世界生命轮回不止
  物种繁衍不息
  不死的小强永远是活在文字里的传奇
  
  我要好好活着
  去爬更高的山
  去看更美的景
  去走更远的路
  去见散落天涯的朋友
  去遇见未知的自己
  我要告诉她
  亲爱的
  你看,并不是所有的坚持都是痛苦
  遇见你的一路才是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拯救了谁?--平遥小记

  我想,你一定有碰到过这样一些人。
  他们满面沧桑,头发有些凌乱,带着卑微的笑,迎上你,对你打着招呼,去哪儿呀,来坐我的车送您过去吧?很便宜的。
  他们或骑着三轮车,或开着电动车,躲避着交警或城管盘查,在各个车站出口处出没,风雨无阻的迎来送往。
  他们热情的笑脸换回的多数是漠然的表情、不屑的目光或唯恐避之不及的脚步。可是他们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态度,继续不断的询问下一个可以成交的客人。
  这些年漂来漂去,让我能够经常碰到这样一类人,曾被这样的人宰过,也曾被这样的人或多或少的触动过,但平遥之行却有那么一个人深深的感动了我,也促使我一定要把她写出来。
  仍记得那一天,我把行李箱寄存在太原车站,之后背个包出发去了平遥。
  出站之后就往马路边走,然后就碰到了她,五十岁左右,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那天很冷,路边有一堆堆的残雪未化,风吹的她不断的揉搓自己的手。
  她略带卑微的打着招呼:“到古城吗?”
  我查了攻略,说古城离车站不远,因为时间宽裕,计划边走边看过去。
  所以
分类:现在 | 评论:1 | 浏览:4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放弃了谁?




  翻看很早之前的文字
  其中一篇是写与朋友相约去下密寺的情景
  现在想起那时的时光,仍是难忘
  于是便跟朋友感慨
  这上半生是够跌宕起伏了
  她说是啊
  时光流逝
  那些让人或痛或悔或恨的人和事都在慢慢淡去
  唯有那些美好的记忆不曾褪色
  
  自拉萨相识
  算起来也好多年了
  她是一个真正的行者
  喜欢徒步 向往自然 崇尚自由
  是一个怀揣梦想的女子
  这一生也走过太多太多的地方
  现在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涂胭脂的猫

  当繁华落尽
  
  当世界荒芜
  
  当抚摸为花
  
  当爱情成毒
  
  而我身在何处
  
   -----胭脂落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幸福的车票 时光的炮灰

  

幸福的车票
  自从去西北过了一个流光溢彩却马不停蹄的国庆假日后,好像与西北结缘了,一直辗转陕、甘、晋不曾停歇,大半的日子是异地作客,终于忙的脚不沾地了,没有功夫去伤春悲秋,没有时间去静坐发呆,这样的日子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充实?
  世纪光棍节来临的那天,我偷空回了趟老家,睡在铺位上,看到这张车票,忽然内心觉得无比的妥帖,在这个世纪光棍节俺坐上520次车回家了!
  一心一意,一生一世,我爱你,这是一张值得纪念的票。
  我把这张车票跟围城这本书摆弄了很久,书是跟了我快十年的书,票是很快要上缴的票,什么才是永恒的?如果有,我想就不会有纪念。

分类:现在 | 评论:0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5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