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52504
  • 开博时间:2007-02-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麦的穗

2019-06-10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聚 会

 

   某天,夕日的同窗突然在群里说,这个9月1日,就是我们相识二十周年了哦,聚会吧。

   一时骇然,20年了么?仔细想想,用20减去现在的年龄,刚好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时代。那时候,班里女生普遍恋着刚从师范校毕业的年轻语文老师。他是学校第一个用普通话上课的老师,皮肤很白,样子清秀,那一年,他才十九岁,青春明艳,朝气蓬勃。我们下了课,一群女生叽叽喳喳地挤在他狭窄的寝室里,帮着阅卷或打听考试分数,恨不能天天都只有语文课。而那时的感情,是如此纯净,只在心里暗暗喜欢着,没有嫉妒,哪怕是多看一眼,心里也是欢喜的。所以,我们班的语文成绩普遍地好,女生们争先恐后地表现着,用优异吸引他的注意。

   远在成都的同学打来电话,命令着,我要回去,你也必须回去,我要是见不着你,再不和你说话。拿着小儿女的姿势,死死地威胁着我。我知道她是能威胁我的,她也知道是可以这样要挟我的。我们从小要好。我们的感情从小学开始,比二十年还要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夏天

 

 

这个夏天,是从端午开始的。端午后,重庆的天气,连晴高温,40度左右居高不下。

这个夏天,又是如此无趣。除了一趟远门,伤了膝盖和脚踝。于是,一整个夏天,我都穿着一双淡粉色的平底凉鞋,25元的鞋子,穿起很惬意。脚还是痛,右脚背的淤青久久不能散去。所有的快乐都伴随着不圆满的悲伤,也便是如此吧。

这个夏天,爱上了游泳。身体有些不适,偶尔可以去,偶尔又实在去不了,着实让人抓狂。在水里泡着,当感觉到自己有了浮力后,对水的恐惧就小些了。纠正姿势,学着抬头,水上换气,游一晚上下来,腰痛。这有何妨呢,所有的快乐都伴随着不圆满的悲伤。水,看着是那样的温柔多情,它围着你,轻抚着肌肤,像情人的吻。但它温柔的表象,掩盖不了它恶魔般的本性。不断有孩子在水里溺亡的新闻,揪心。当了妈妈后,就见不得一切关于孩子的坏消息,每每心如刀割,不能平静。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殇 

 

公公去世那天,刚好是清明。当我们赶回去时,他正静静地躺在老屋的堂屋里,身上穿着崭新的寿衣,脸上盖着黄色的纸钱,长明灯点在脚下,摇摇曳曳。我们跪在他的面前,烧了一把又一把的纸钱,愿这个苦命的老人,一路走好。

那夜,刮很大的风,没有雨。盖在他脸上的纸钱,不论风怎么吹,都是那样稳妥。我一直以为,这薄薄的纸片,是会被风吹走的。公公是个好强,又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我知道,为了盖在他脸上的这两片薄纸,他定与这大风作斗争,怎么也不会让纸离开的,他是怕他的孩子们为他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路向西

这是一段说走就走的旅程,一群素昧相识的陌生人,因为共同的向往聚在一起,一路向西。
          草原很美,蓝天白云青草地。可是,某人说,我们看见的都是假象,真是让人扫兴。话说,我们看见的又有多少是真实的呢?我还是愿意用眼睛去看这片澄明的天地,用心去感悟这段旅程。
           我们从南充出发,走成灌高速,去都江堰,再沿都汶路去汶川。一路都是隧道,限速40公里,长得不见天日,每出一个隧道,都会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刚好舒展完,又是另一个不见天日。几年前,听一个朋友说起,最好不要带孩子去汶川,阴森可怕。2008年的大地震离现在以然五年,五年的时光可以改变很多,比如,这个曾经因为地震而变成废墟的小县城,一切都是崭新的,逝者已去,活着的人掩埋了心中的伤痛,生活井然有序。山上偶尔一处倒塌的民房遗址,路边一块飞来的巨石,满足着外地人对地震的震撼和好奇,不曾想,这些却是当地人心中永恒的痛。瞬间,山水变了颜色,个中滋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生之年

  有生之年,看见这四字突然很触动。是啊,有生之年。我们的有生之年,碰见一些人事,经营自己的时光,悲喜也好,忧思也罢,匆匆便过了。
整理房间,一年半不曾在这里居住,到处布满尘埃。以前舍不得丢弃的,早面目全非,入不得眼。到处都是可丢弃的。从前纸质的电话本,歪歪扭扭记录着要紧的电话。大部分早不再联系,还有些,根本记不得是谁。有团员证,仔仔细细地记录着入团时间、地点。那是94年,刚读初一,14岁,有了月经初潮,暗恋头发有些长,皮肤有些白里带粉,刚从师范校毕业的年轻的班主任。年华如诗。并且我们真的写诗,用拙劣的语言,伤秋悲月。94年,14岁的我,照黑白照片,一把长发,从额际分开,额头微皱,下巴微微上扬,不爱笑,是个有着悲观自傲情绪的小姑娘。对了,还长白发,一副忧国忧民样子。旧物是可以唤起旧情的。转眼,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年。而我一直还以为,自己从未离开。也许,会停留在初中时,一次给老师抱作业本的路上;也许,还停留在某次大扫除后灰尘漫天的教室里。也许,还在实习后,搬运行李去车上。也许......我总是太念旧。
前段时间,哥哥回老家,还翻看到我旧时的日记,厚厚几大本,一攞信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7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父亲已老去

   哥嫂是在今年五月到重庆的,之前,他们一直在上海工作。
   七月,孩子们放了暑假,嫂子心心念着要让孩子到重庆来玩。于是,闲在家里的父亲被临时指派了一份差事,送孩子到重庆与哥嫂团聚。
   老家离重庆其实并不远,但即便如此,这也是父亲第一次到重庆投亲靠友。我们兄妹仨人,商量着带父亲、孩子在重庆四处转转。第一天,孩子因为要去儿童医院做体检,我们准备先坐车到菜园坝,再坐皇冠大扶梯到位于两路口的儿童医院,让父亲感受一下“亚洲第一梯”。买了票,上了梯,嫂子牵着孩子走在最前面,父亲随之,我断后。父亲一脚踏上去,没想到这玩意跑得那么快,也没弄明白手应该放哪儿,在运行的扶梯上,他瞬间失去了平衡,几次差点摔倒,还好旁边的工作人员反应快,迅速从后面跑上扶梯,一把扶住父亲,并把他的手放在黑色的传输带上。站在后面的我,心中骇然。“爸,这个应该把手放在黑色的带子上,其它地方不会动,就没法平衡的,你怎么还会不知道呢?”我在后面报怨父亲。“哦哦哦。”父亲应了几声,然后一言不发地站在电梯上。我尾随在父亲的身后,站在这长长的扶梯上,望着父亲矮小的身材,花白的头发,脖子上皱巴巴的皮肤,突然回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16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月,雨

  七月,晴了两天,依然是雨。

 天气凉爽宜人,重庆的夏,来得好慢。

 坐在窗边,听车来车往,看绿意盎然。这个夏天是需要想念的。

 昨日乘车,想着能否偶遇一个人,只是想想,并没放在心上。上车一看,果然,心中骇然。

 车上空调坏了,闷热难当,开了车上天窗,风吹进来,有了丝丝凉爽。一会儿又下起雨来,坐在后排的乘客,拿了伞来,撑在车里,听雨滴滴达达打在伞上,凭空给这恼人的天气多了些许幽默。

 岩岩说,妈妈,面粉买多了,我走在路上,顺便撒了一些在水洼里。怕的是交给他的任务没有完成好。儿子大了,好指使了,偶尔也能帮着分担一些跑跑腿的小事。

 友说,公司裁员,可能自己会被减下去,嘱咐他做好两手准备,下岗了就来重庆,在这孤独无依的城市里,我也多了个亲戚可以走动。在QQ上签名,物以类聚,而像我这样的物究竟有多少。那样,聚在一起,在生命的来来往往中,就不会老是限入孤独。得一场病,是心上的,希望自己的早日
分类:随笔 | 评论:24 | 浏览:19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车过马鬃

   马鬃是个地名,当我再次从那里经过,脑子里突然闪现的,就是这四个字“车过马鬃”。因为出去的路破损严重,政府终于决定花大力气整治,每次出差,只好择道而行。于是,便有了车过马鬃。

 不喜欢重庆,因为它的工业气息太浓,小厂矿,小企业,多如牛毛,环保远远达不了标,沿路而建的小厂,一处又一处,车过之处,灰尘满天。但是车从马鬃过,情景就大为改观,因为是一条刚通的公路,两旁多的是庄稼、鱼塘,以及零星的果树,茂盛的野草。行在窄窄的乡村公路上,简单的路基,路面用小碎石铺就,两部小车都要择路段交错通过。即便如此,我也喜欢车过马鬃的感觉,窗外是一马平川,6月的乡村,玉米地一畦一畦的,苞叶上挂满了红须。秧苗在田里长得正欢,密密匝匝,成排成队。路边的农人站在旁边让车,顺便从李子树上摘一颗李子,在袖子上擦了擦,放进嘴里。这让人想起小时候,爬上树,摘杏、桃、李,遍寻成熟的果子,也是这么擦了擦丢进嘴里,会算计着大概哪天,哪颗果子会红,会入味,会刚刚能吃,就每天望着,熟了就摘。有鱼塘,立了个碑,声明是水源保护区。鱼塘很大,很宽,在夏的微风里,碧波荡漾,水面平静,每次一晃而过,从来没
分类:随笔 | 评论:9 | 浏览:1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手机喧闹的下午

   (前段时间写的,因为种种原因,没来得及整理和上传)

 这样一个下午,我坐在会议室里,手机因为没电,意外关机。我坐在那儿,听他们讲推进信息化平台建设,要让所有的涉及范围信息化。

 讲台上的人,本身对这个平台的操作不够熟悉,东一句,西一句的传授,条理性很差,吸引不了众人的眼球和耳神经。但是,我没有了手机,不能打游戏,发短信,打接电话,不听课显然就是无所事事,只好托着腮,作认真状。外面的天晴了,有阳光的味道在窗外徘徊。又下雨了,是太阳雨,会议室里闷热难当,喝一口水,下意识地拿起手机,想看看时间走哪儿了,可是黑黑的屏幕,什么信息也给不了。继续转向讲台,直到大家都不耐烦,主持人匆匆结束了会议。

 手机是信息产物,手机还代替了手表的功能。想起小时候,努力学习,就是为了年终能评个三好生,赢得父亲的一个承诺,送一块表给我,以资鼓励。没有表的日子,学会了看日头,看动物们的生活习性,看别人家的烟囱判断时间。上午太阳把影子拉得最长的时候,大概是九点左右,母鸡迈着四方步子,喝着胜利的蛋歌离开鸡窝的时候,
分类:随笔 | 评论:8 | 浏览:9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童年往事

  六一节的时候,部落里有人发了一个贴子,叫《寻找曾经遗失的碎片——说说童年》,勾起很多人对童年纯美的回忆。前段时间看《手机》,费墨说,老太太(严守一的奶奶),不仅是他(严守一)身体的故乡,还是他精神的故乡,我们这样在农村长大的孩子,童年的生活丰富而有趣,物质生活可以很贫乏,但精神生活是绝对富足的。
  
  我在贴子里回复道“小时候喜欢去河边搬螃蟹,搬回来的螃蟹放猪圈里喂猪,盼望着那些猪儿能一口吃成胖子.
      喜欢在面房的空地上,捡地下的还没晒就落在地上的面条,团成团,吃或玩.
      喜欢到村里的代销店,买粘乎乎的纸纸糖.
      还喜欢集糖纸,捡到一张别人没有的,会高兴老半天.
      喜欢傍晚玩得很晚,听妈妈在自家门口扯着嗓子喊我回家吃饭.
      喜欢看妈妈在竹林里拾竹叶儿的样子...... ”
  
  河边捉螃蟹,我们那时候叫“搬”,因为螃蟹躲在半干半湿的石头下,要搬开石头,才能捉着螃蟹,“搬”字不仅把螃蟹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10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川之行

  接到通知去永川出差,预计时间是三天,时间是长了点儿,但对于许久没有去过陌生地方的我来说,心是窃喜的。客观的变动,对我这样一个事事被动的人来说,正好投了怀送了抱,渴望出去走走,而永川,恰恰是个完全陌生地方,离家离生活也刚刚不远不近。

 周三早上八点的班车离厂,到重庆转车,票是下午2:10的,座位旁边是个样子和善阿姨,永川本地人,先她打听了工作上的事儿,再询问路程,她说,到永川不过50分钟,很快。从时间上来说,离重庆很近,但距离并不短,因为走的是高速路。去永川的路上,依旧是重庆的地貌。山很近,水很远,矮树林很茂盛。六月的重庆,四处还仿佛是初夏,气温在20-23度徘徊。戴上耳机听着歌,看路边的广告牌,知道最近在开一个茶文化节,还知道了永川在占领渝西高地,打造重庆特色区域。重庆的西大门也不是好走的,车子过了环城高速,向成都方向驶去,在收费站拥赌了半个小时。然后在主干道堵了两个半小时,原本三点钟就到达,近六点才下得车来。

 下了车,永川已是落日黄昏,旁边小店桃子个个红透了半边脸,样子喜人,又加之本来要问路,在店里称了桃子,顺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10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小鸟

  中午做饭的时候,从窗子外飞来一只小鸟,它从开着的窗格子处飞进来,又误把关着的透明玻璃窗当成了空气,一头撞在窗子上,落在我家的灶台上,我站在那儿,等着它再次起飞离开。小鸟傻傻地站在那儿,对我好奇地看着它的表情,没有作任何反映。这只野生的小鸟,它原本应该对我的注视表示惊慌。小小鸟似乎给撞傻了,我拿了厨房的钢丝菜篮子罩在它的头上。这只黑色小嘴,灰色脑袋,身上羽毛有些绿的小鸟被突然袭击后,才开始反应,在菜篮子里横冲直撞,狠狠地扑腾着它的翅膀,试了好几次,它开始安于现状,歪着小脑袋待在倒扣着的菜篮子里,静观其变。
  
   “岩岩,快来看小鸟。”长这么大,岩岩还从来没有和小鸟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小家伙听见我的叫声,欢天喜地地跑来看小鸟,对妈妈能在厨房里捉小鸟的事儿感到非常吃惊。“去拿东西来,我们把它移个地方。”“妈妈,我要养这只小鸟。”“不行哦,妈妈给你讲过,小时候妈妈养小鸟都活不了,小鸟离开妈妈,它就不愿意吃东西了,会饿死。”“哦,妈妈,拿到客厅我观察观察,再把它放了。”家里没有鸟笼,临时找了个以前装水果的小篮子,小篮子很小,估计只有十多厘米高,但有盖子,能把小鸟关
分类:随笔 | 评论:9 | 浏览:9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这样的年龄

我们这样的年龄,上有老,又不算特别老,下有小,刚好是正小。

 我们这样的年龄,心智正在成熟,又还不是很熟。

 我们这样的年龄,生活刚刚趋于平静,对美好生活的幻想刚好在一步步破灭。

 我们这样的年龄,工作刚刚上道,又不是很上道,在路口探着,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觉得不得了。

 我们这样的年龄,将熟未熟的年纪,人生仿佛才刚刚起步,仿佛什么都有了,又仿佛什么也没有。



 三月,老公的奶奶去世,全家回去奔丧,这个老人,我并不熟悉,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很少。这个大个子的老人,把我第一次和老公去看她的日子记得清清楚楚,农历某日某天,天气是怎么样的,我在她家做了些什么,她给熟悉的每一个人说。那是2002年底,她是八十几岁的高龄,当时,一只耳朵基本失聪,有只眼睛也经常流泪,已经看不清了,但是头脑清楚得,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汗颜。在我看来,这是个慈祥的老人。那一年回老家,她给岩岩拿糖,拿出来糖沾沾乎乎的,她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1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这一天

清明这天,放假,连着周末,共三天。
清明节,本是个祭奠的日子,放鞭炮,挂清,烧纸上坟。可是,因为我们俩离老家较远,即使放了一天假,也不够用,清明节,我们都没有回去上坟。
去年的清明,送走了外婆,一年了,是外婆的周年祭,外婆的样子却依稀还在。前段时间,又送走了老公的奶奶。老人们一个一个的离开,我们也在日子中渐渐老去。
不用上班,岩岩在周六上了美术课。昨天,坐老公的摩托回家,好久都没有在家好好呆一天了,想回家修整修整。晚上看电视剧至两点。清晨,依然是六点半起床给孩子做饭,收拾自己,收拾孩子,送他去幼儿园,再到菜市场去买了小菜,回家洗衣服,接近十点。家里很乱,无奈人很懒散,跑床上睡一觉,刚躺下,老公打电话问是不是拿了他兜里的钱。再睡,在汽车的喇叭声中,沉沉睡去。“咚咚。。。”老公急促地敲门,送东西回来。起来开门,看时间,已是十一点,赶紧起床,到幼儿园接孩子,做饭。
半天就过去了。
买菜的时候,碰见去加班的同事,笑说:看你多好,不用加班。
我在家里加班呢。

分类:随笔 | 评论:8 | 浏览:1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的矿山



初春的午后,时间刚好是下午3点,呼朋引伴,换上薄衫,跨一只小巧的篮子,沿着那条入山的小径,经过野桃林,穿过废弃的厂房,从挂满红色花蕾的刺桐树旁走过,到矿山去。
太阳是春天的太阳,温情而不灼热;山风是春天的山风,轻柔而不热烈。野花野草,满眼满世界,有的刚探出头来,有的已迎风招展,那些野的花,自然地开在山路的两边,红的,白的,黄的,撒遍了山野;单层的,双层的,多层的,吐露芬芳。放眼望去,山脚下、山腰中,山顶上,还披着一层又一层,像七彩油画,泼墨粉饰。山脚下的梨树,挂满了白的花,山腰的油菜花,一抹一抹地绚丽开放;山顶上麦子幽幽,深的绿在山野成行。微风吹过,紫色的胡豆花迎风含笑,那花的香在风中若有若无。
这个午后,肯定是要换上薄衫的,挎上一只篮子,在春天的矿山里,欣赏嫩的草,美的花,还可以寻找、采撷野菜。沿着那条曲曲折折的入山小路,尽管向山的深处走去。豁然间,在不远处的开阔地,大片的梨树林在山间摇曳。种梨人不在家的日子,有两只胖乎乎的小狗撒着欢从山上跑下来。矮矮的个子,矫健的四肢,它们沿着山路,一路嬉戏着奔来,一脸和气和欢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10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