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094741
  • 开博时间:2004-01-13
  • 博客排名:第138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赞美。证据。

  
  我的同桌付秀莹,她很喜欢鼓励我。下面便是证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142be0100zia3.html
  
  赵瑜《比喻句》
  
  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从女孩到女人,十年人世苍茫,十年百转千回,漂泊异乡的茉莉历经了情感的颠簸、肉体的沉浮、精神的成长和心灵的颠沛流离,最终只身带着幼子还乡。而老孔,从某种意义上,或许是某种象征:故土,家园,抑或大地上诗意的栖居之所。当年华如水漫过,站在光阴的树下,所有的守候和等待,所有的爱和包容,经过时间的浸泡和清洗,变得干净、纯粹、温暖而迷人。碎了才完整。所谓的破碎和完整,或许,这一对悖论中便隐藏着人生的某种比喻。
  
  上午校对,下午,也校对。但心情烦躁。
  因为印刷厂即将印我做的一套书,临时加价,我在电话里骂了人。骂完以后,自己也吃了一惊,我是在办公室里。四周看了一下,是在隔壁办公室里,没有人。
  
  不想校对,逼着自己回答杨献平关于散文的
分类:江湖(日记的) | 评论:3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年第一期发稿

  
  
  杂志编辑总是提前过年。我们今天发明年第一期稿件。
  我做责任编辑。
  最近琐碎的事情太多,以致于没有说话的兴致。
  
  天涯一期内容几乎是明星阵容,作家立场有一个重要的策划“东方视角与中国道路”。
  虽然我个人并不喜欢“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这样的字眼,但是,专题写作者都是认真的思考者,希望能给出营养来。
  文学也很丰富,我们计划隆重推出郑小琼的《南方女工小史记》(名字不是这个),并配发评论。小琼在广东打工多年,对流水线内外的女工的熟悉程度像对自己的熟悉程度一般。她的这一组诗歌加创作手记,有着撕开的伤口模样,不止是血腥的味道,还有被弃在青春路口无人问津的孤独感和漂泊感。读来让人十分动容。小说有裘山山和须一瓜,散文有陈启文周同宾。有一个新疆的女作者,是刘亮程兄推荐的,叫作帕蒂古丽,文字很是好。在我的建议下,这一期不发了。因为,想让她上第二期的散文新锐榜。是的,我们的散文新锐榜还要继续搞下去。请有实力且没有上过我们这个榜单的写作者,速来。
  
分类:江湖(日记的) | 评论:1 | 浏览:4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比喻句

  
  
  昨天晚上,看了《男人帮》两集,听了周虹和小野丽莎,吃了桔子和姜糖,翻了旅游书和《郁达夫书信集》。夜生活可谓丰富。最重要的是,还给光荣正确的付秀莹兄打了一个电话。
  
  有一小欢喜的事情,我发在《山花》杂志上的短篇《比喻句》,先是接到《小说月报》的通知,说要转载。然后,又得付秀莹的通知,《小说选刊》亦可能转。
  这真是莫大的鼓励。那枚小说并不完美,只是练习的作品。
  最近写作一直气馁,总觉得自己在中短篇小说创作上不具备天分,这个小说的被转载,总算是雪中送炭,一次在我最不自信时的鼓励。
  我觉得这样真好,如果有一天,我已经成功,那么,多么猛烈的吹捧都会让我觉得无趣。
  而现在,当我面前一面迷茫,常常自我怀疑的时候,付秀莹那句,我越看越喜欢,简直像一束光。
  
  我第一时间知会了这篇小说的责任编辑谢挺兄,是他的鼓励。一次在《山花》10期下半月版发了我两枚小说,一中篇,名字叫作《方向感》,是我的最新长篇的第一个章节。一枚便是这被转载的《比喻句》
分类:江湖(日记的) | 评论:5 | 浏览:8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天。

  
  
  今天收到了译林社陆兄志宙寄来的几册书外国文学书,荷兰文学两本,还有一本名字叫作《知性乃道德职责》的文学讲稿。作者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位文学教授,叫莱昂内尔·特里林,颇陌生。
  收到北发图书网上订的书,收到孔夫子网上订的书,收到韩松落兄寄来的书,收到鲍贝兄寄来的书。
  噢,有书是昨天收到的,比如,昨天还收到一枚自美国带来的巧克力。
  
  最近缺少阅读,全部身心都投入到长篇小说的写作中,但仍然不能集中精力。
  偶尔在孔夫子网上淘一些旧版本的书,或者红木小盒子,完全不知作什么用途,想着将来放到凤凰的青年旅馆里吧。
  凤凰的钱终于汇出去了,我策划的一套图书也终于要印,竟然银行卡上的钱一下子空了。
  
  又想起去年初在北京的窘迫,我还借了同学的债。
  人到中年,经济上多不会贫穷,我一直不承认自己贫穷,只是存在有理想的大小。若如我这般,理想并不是去赚取多少钱,而只是想从中得一些经历,那么,我永远不会感到贫穷。若我是想买
分类:慢慢(隐私的) | 评论:0 | 浏览: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一友情青年旅馆室内设计师

  
  各位亲(这称呼真宽容):
  
  本人在凤凰的房子计划春节后装修,计划装修成为“三号小镇”青年旅馆。
  自然,会秉承之前在安徽西递的试验,将提供“咖啡、住宿和阅读”。
  
  现在房屋为三层毛坯房,其情状大体是这样的:三层进门为四十余平方米的客厅(可装修出一个风情小吧),然后是三间客房,四楼可完全装修出四间客房,一间仓库。五楼可做一间露天阳台,四间客房。
  
  现在,房子只有平面图,所以,只能给设计人员提供平台图片。并可以将我的意图仔细沟通。
  现在特别请求做室内设计职业的友人,能和我联系,帮助我做几个设计方案,并能做出功能简洁的青年旅馆室内设计效果图。具体设计内容包含卫生间装修设计、客房墙体、客厅方案、地砖设计,要求材料越便宜越环保越好,效果越文艺越原生态越好。
  
  如果有友人帮助设计,那么除了享受开业之时的免费住玩之外,还会得到我签赠的个人图书一套(6-8本)。
  谢谢了。
  
  我
分类:江湖(日记的)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2011年6期目录

  
  
  
  作家立场
  
  “当代中国的伦理规范与价值观念”讨论专辑
  许纪霖:核心价值,自由主义的还是儒家的?
  徐洪兴:今天我们怎么来定位核心价值
  萧功秦:民族主义是否构成对人文价值重建的挑战
  成庆:当代中国的佛教回潮及其影响
  韦森:中国商业伦理的重建
  曹锦清:中国社会转型与价值观重建
  刘擎:价值分歧格局中的道德秩序重建
  白彤东:道德问题还是制度问题
  姜义华:关键在于建立现代公众社会共同体
  
  张炜:潮流、媒体与我们
  王开岭:体制内主流媒体:需要和猎物商量的猎人
  孔庆东:我的腐败史
  
  小品录
  陈应松:写作是寻找自己的归途
  刘刚 李冬君:考据学里的启蒙与救亡运动
  孙绍先:“黄道婆”叙事的国家策略
分类:随笔(散淡的) | 评论:1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凤凰

  
  有一个歌手在城楼的过道里唱歌,我路过,觉得,那个过道便是他的。
  凤凰太吵闹了,我破例买了一包烟,随手一指,不知道多少钱。递进去一张钱,找零多少也不看,完全扮演一个醉酒人的模样,觉得十分好玩。
  之前在沈从文小学的那条街道上吃烧烤,一行甚多人,我只识得一个。其余的人均是在凤凰做客栈的人。
  他们多数发了小财,和我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也不关心我从哪里来,是做什么的。
  我根本没有机会介绍我自己,这让我觉得气馁。
  
  下午时,我和小彭说起我的房子。听从他的建议。
  他一直问我,你一个人来的吗。在他的印象中,我应该带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我大约给了她这样的印象。
  小彭便是我认识的人,我住在他的客栈里。他是第一批到凤凰做客栈的河南人,2004年,他年纪尚小,却在凤凰买了一座临沱江的旧式房子,如今,这座建筑成为他物质丰富的基础。
  
  我去虹桥边上去找超市,但是超市已经搬了。
  我买毛巾一条,牙膏一盒,都选最好的。那个
分类:江湖(日记的) | 评论:3 | 浏览:5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回复

 回复一下小李佛兄。
  你应该是散文天下的老友了,觉得稍显轻薄了,特地认真回复一下。
  1,获奖的作品你没有看过,这不应该是不好的标准。你要先看过,觉得哪里不好,你再做评价,这样更诚恳一些。这些年来,我向来不看重赞美。因为赞美毫无诚意,大家是朋友相互捧场而已。而批评是珍贵的,因为批评别人,定是认真阅读了。可是,你这种批评就有些轻薄了,你没有看过,这绝对不能说明别人写得不好。
  2,从唐朝开始,文学就是一个圈子,没有更好的圈子,只有更臭的圈子。现代文学史更是一群又一群抱团取暖的人一些骂架而已。
  
  3,这算是人身攻击。刘亮程算什么?不过是一个较有才华的写作者而已。他有什么权威和干预能力。你太不懂文学的游戏规则了。花那么多钱和谁坐在一起,这样的话,显得极其幼稚。
  
  4,在获奖的作品里,我的文字的确显得中庸,我也很荣幸能获奖。所以,我一点也不避讳你的批评。相反,我觉得批评我的文字,最起码,你没有私心。但是,这和我是编辑便能获奖无关。因为,天涯至今并没有发表周闻道的文字,发表过眉山袁瑛、张生
分类:骂人(抒情的) | 评论:2 | 浏览:6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上海

  
  
  第一次坐商务舱,空客A321,极长。下午五点钟抵上海虹桥机场。
  参加第二届在场主义散文颁奖。
  
  之前,我在微博上问过了博友,该如何从虹桥机场去复旦大学,哪知,刚开手机便接到张生全兄的电话,他在机场接机。
  住在上海宝隆美爵酒店,第一个见到的人是《散文》杂志的主编汪惠仁老师。
  
  晚饭时坐在一桌吃饭的是新疆的李娟、人民文学的马小淘以及汪惠仁、杨永康、杜景华等人。
  未看到王十月。
  见赵荔红。她要送一册新书给我,我让她签名字,怕将我的名字写错,便用圆珠笔将我的“瑜”字写到她的手心里,让我看,确认后,才签了字。让我觉得好玩。
  
  闻道兄做了一件好事,又匆忙说到散文写作。我最近未写散文,一直疲倦在长篇上。
  
  另,我带了一册《巨流河》,等着齐邦媛签名字,结果,她因为在轮椅上,来不了上海,她儿子来了。看来我的签名本是失落了。
  
  
分类:江湖(日记的) | 评论:2 | 浏览: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恋恋风尘

  
  
  这两天一直在等译林的一本书,吴念真《这些年,那些事》,译林的陆兄一下子送了两本签名本给我,让我喜出望外。自从看了电影《一一》,莫名地喜欢吴念真。陆兄志宙还说,连同林文月翻译的四本日本文学书,一并送了我。
  可惜的是,中秋节前没有到。我真想就着中秋食用吴念真啊。
  
  重看侯孝贤的《恋恋风尘》,这是吴念真的爱情故事。吴念真是笔名,是他想念一个叫真的女孩子而起的。他的名字让我对所有叫念什么的男人或者女人,都有了一发而不可收拾的联想。
  
  今天又发稿。是提前,因为,月中单位有一活动,而提前。主编履新,有小磨合。
  最近一直沉溺于微博,而缺少观察社会的机会,唯有前些日子,我坐在海府路南亚广场一公交站牌处等公交车时,听得一女孩子电话的小半内容,惹得我猜测良久。那个女孩子十五六岁的模样。
  
  在海口生活,对街上的女孩基本没有兴趣观望,因为,这里的生物属热带气候,干燥,女人均无胸。
  这大概有些贬低了,又或者审美偏颇,但究我个人统计
分类:江湖(日记的) | 评论:0 | 浏览:10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4页/10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西界哀技

2018-07-18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