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6108
  • 开博时间:2007-02-07
  • 博客排名:第939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如何做一个精神上的中国人

  
  
  澳洲国庆节:从中国“人民”变成澳洲“公民”……
  
  
  在澳洲国庆日这一天,全国共有一万六千人宣誓加入澳洲国籍,相对于一个只有两千多万人口的国家来说,这数字是惊人的,而这其中就很多有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
  
  
  据报道,过去三个月,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人数第一次超过新西兰,中国成为澳洲最大的移民国家。看到电视上不同年龄的中国人喜气洋洋地从澳洲总理、市长和移民官手里接过澳洲国籍证书,不觉有了亦悲亦喜的复杂心情。
  
  
  按照中国当前不太合时也不太合理的国籍法,加入外国国籍的同时,也就失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籍。这对于在长期教育与悠久的文化传统中,把“国”弄得比“家”还重要(至少是相提并论,所以有“国家”)的“中国人民”来说,总是不那么舒坦的。
  
  
  然而,外国护照的便利、孩子的教育和前途、以及民主自由和法治带来的持续的和谐与保障,还是让能够“换护照”的华人纷纷效法。可一旦加入外国国籍,当然就不仅仅是“换护照”这么简单,按照新入籍国家的法律,你已经宣誓忠于这个国家的价值理念,庄严承诺遵守这个国家的宪法,以及更主要的是,你已经从常常被代表的中国“人民”变成了享受天赋人权和被宪法保护的堂堂正正的澳洲“公民”……
  
  
  对于很多加入澳洲国籍的中国大陆人来说,这一天标志着他们人生的转折点。从这一天开始,在法律上以及各种切实的关系方面,你已经是一名澳洲人了,当然,在精神上,你依然可以保留自己作为中国人的所有特征,你和中国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更何况,很多中国人继续选择在精神上做一名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我始终认为,“中国制造”中最有意义、最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产品”是中国人,每年,中国都为世界一些发达的西方国家制造为数不少的“公民”……
  
  澳洲一家网站为啥不敢刊登我的博文?
  
  
  澳洲有几个第一代华人移民组成的华文作家协会,我是一个协会的会员,另外一个协会的理事。这两个协会经常把大家的作品整理在一起在澳洲中文网站上上发表。可是,很快整理者就发现一个问题,凡是整理的作品中有“杨恒均”作品的,澳洲当地一个比较大的华人文学网站就拒绝发表所有人的作品。后来由于担心影响其他华人作品发表,我请整理的文友不要收入我的文章,这样整个作协的作品才可以继续上网。
  
  
  我一开始也挺纳闷的,想知道原因在哪里。我原来以为网站负责人独独不喜欢我的作品,或者人家看不上。后来朋友才告诉了我真实的原因,原来网站负责人担心我的作品会得罪中国驻澳洲大使馆,也害怕刊登了我的文章而导致大陆方面屏蔽他们的网站,造成大陆网友无法访问……
  
  
  后来,我解释说,最近三年,我的所有作品都是发表在国内博客上的,我的博客在国内各大门户网站都有,迄今没有任何一个博客被关闭,文章被删除的也并不多。但可怜的澳洲华人,有些是二十年前甚至三十年前移民过来的,加上离开大陆太远,几乎仍然生活于几十年前的恐惧之中。以致在有些华人招待会上,有人看到我,很紧张地避免被我打招呼,更害怕被合影,担心成为得罪祖国母亲的罪证。有些在使馆工作的中国外交官私下透露,真受不了澳洲一些“爱国华人”,难道他们不知道极左的“四人帮”早在三十年前就被抓起来了?
  
  
  澳洲的网站拒绝刊登我文章的消息被朋友知道后,他们都纷纷建议我就这个现象写一篇博文,痛痛快快讽刺一次,我一开始确实也有这个想法,可是,想来想去,我就有了另类的思考。
  
  
  说真话,这种现象是值得讽刺,也是最好的讽刺素材,然而,如果深入思考一下,就发现我没有理由讽刺他们了。毕竟,他们曾经为了自己以及子孙后代生活于民主自由的国家(美国、澳洲)付出过代价,他们大多是采取并不光彩的手段移来国外(几乎百分之八十隐藏移民意图),办理移民的时候又或多或少地做了一些假材料(或者不真实的材料),有些即便移民后很久,依然干一些粗重的活儿,这一切,都是他们为自己以及子女而付出的。从几乎没有多少华人华侨在中途放弃而把孩子送回大陆来看,他们显然认为是值得的。
  
  
  那么,既然这些华人华侨曾经为追求自己的民主自由而付出了这么多汗水和牺牲,我又有什么权力在他们感到害怕的时候对他们冷嘲热讽?中国大陆有13亿和他们一样的中国人,有什么理由让这些已经不再是法律意义上的海外“中国人”来为13亿纯正的中国人冒风险、争民主和自由呢?
  
  
  从这方面来说,我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将近五、六千万生活于大陆之外的华人华侨(包括港澳台),稍微有条件就把自己那些乡下连字都认不全的七大姑八大姨弄到西方民主国家来,而并不愿意对大陆的民主自由和法治多所言语,更不愿意为此冒风险和付出代价。同时也让我能够在这里回答一些朋友的质问:百年前的华人华侨多关心祖国的政治变革,现在的华人华侨只关心到祖国赚钱。除了上面说到的原因,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百年前华人华侨在海外受到严重歧视,而且很少能够加入当地国籍,成为平等的公民,现在不同了。人家经过努力,已经从“中国人民”变成外国“公民”,你还指望人家为你干什么?
  
  
  说到上面那个拒登我作品的网站,还有一个解释:作为在澳洲的中文网站,生存本来就不容易,一旦被屏蔽(被“墙”了),大陆网友无法访问的话,那就更是死路一条了。在他们无法判断当局是否允许我的作品发表的情况下,一律拒绝刊登我的作品,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已经生活在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环境里,接下来最重要的自然是赚钱。
  
  
  这位网站编辑和很多华人华侨一样,他们已经是澳洲公民了,而且也在澳洲享受着所有人都享受的自由和民主,他们推崇并继续沾着普世价值的光,但在涉及到中国相关的问题时,他们宁肯把自己当成精神上的中国人……
  
  
  什么是中国人的精神?
  
  
  翻越有形的墙需要身强力壮,而翻越无形的墙,需要的则是同样无形的“精神力量”。我和那位拒登我文章的澳洲编辑都在精神上把自己当成中国大陆人了,从形式上说,我们半斤八两,但我认为我们之间还是有本质的区别,那就是我们对什么是中国人的精神的认识截然不同。他认为屈服于权贵而拒绝刊登我的文章就是中国人的精神,而我恰恰认为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挑战权贵争取人权才是大陆中国人的精神。
  
  
  生活在海外,却时常在精神上把自己当成一名大陆的中国人,同呼吸共恐惧,是我写博客的标准。至于如何在精神上当一名中国人——一名真正的中国人,我想,我还有很大一段差距,包括和那些指责我“懦弱”和“妥协”的人相比。但这不排斥我们一起来探索一下如何当一名精神上的中国人。
  
  
  首先,什么是中国人的精神呢?是过去的中国人、现在的中国人,还是未来的中国人?是几千年跪在各种权势面前的中国人的精神?还是几千年创造了中华文明不屈不饶一路走到今天的中国人的精神?是独裁者秦始皇以及指鹿为马的精神?还是陈胜吴广的精神?是令人发指的独裁暴政?还是无数可歌可泣的仁人志士?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人缺乏你说的那种“精神”,所以才会有今天的中国。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因为从世界各国的历史来看,几乎每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都可以用你说的那种框框来定义:美国人缺乏那种精神,因为他们曾经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国家;澳洲人缺乏那种精神,因为这里最早的移民几乎都是英国送过来的罪犯;法国人缺乏那种精神,因为他们曾经是杀人如麻的嗜血民族……
  
  
  其实,精神是人创造的,人并不是精神的附属物。当很多人在批评几千万华人华侨不关心祖国的民主建设的时候,我却从他们身上看到了那种追求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最狂热的精神:他们以各种卑微甚至卑鄙的方式方法进入到民主自由的国家,千方百计让子女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随后,又回到大陆乡下,把能够弄来的亲戚都弄过来……在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类历史上,你看到过这么持久的“民主运动”?在世界各个民族中,你看到有哪一个民族可以和中华民族匹敌?
  
  
  有人可能说,中国人到西方国家是为了发财,因为那里富裕,别逗了,世界上最富的国家,发财机会最多的国家中有不少是在中东产油国,你什么时候看到中国人拖儿带女移民到沙特阿拉伯的?
  
  
  精神是人创造的,而追求美好与和谐的精神深藏于每一个人的内心,我们没有必要去追寻什么是中国人的精神,更没有必要让我们自己的精神被他人所代表,被历史所掩盖,我坚信,只要我们每一个人为了自己和后代而充分挖掘和发挥我们自己身上的“精神”,也就足够了。
  
  
  杨恒均 2010/1/26 澳洲国庆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7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771&articleId=c9daa26a4d773ade9cbcb15661dc798f查看全文>>

教育改革就是要回归教育常识

  到目前为止,中国教育仍然没有真正的改革.我们所谓的成功者,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魏书生的班级管理是不科学的,是一种病态的管理;求实中学是魏书生的盗版,更是等而下之;杜郎口只是变着法儿做习题,也是登不了大雅之堂.总之,中国只有一种教育模式,那就是应试教育.
  
  那么,什么是科学的教育呢?我的理解,一是目标的科学,二是方法的科学.我们应该有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培养有思想有能力的人;我们也应该有正确的方法,那就是细心的呵护和耐心的等待.
  
  目标科学本来没有问题,我们课程标准上写的,文件里写的,也算得上科学.问题出在我们总是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说的是国际理念,做的是中国特色.从小学到大学,考试一直是教育的中心.
  
  落实教育目标到底有多难,真的是难于上青天吗?事实也不是这样.大家总拿高考做借口,认为高考制度不改,一切教育改革改革都免谈.这样的理由我们可以找出一万个,可是现在的社会环境难道比北洋军阀还乱吗,蔡元培怎么可以做改革呢?真的要改革,技术上是没有问题的.
  
  一个大学校长可以改变一所大学的命运.一个局长可以改变一个县(市)的基础教育,可以真正实现鲁迅先生"救救孩子"的愿望.高中的教育要复杂一些,但如果抓教育的副县(市)长明白教育的真正职责,不用升学率苦苦相逼,高中教育也能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落实教育目标非不能也,实不为也,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法制不健全,施行什么样的教育目标,全在官员的一念之间.可是教育目标太重要了,它是教育之母,只有确立了科学的目标,再来谈科学的方法才有意义.
  
  科学的方法说起来就麻烦一些,中国有现成的国际化的教育目标,却没有世界水准的教育方法.中国老师现在所用的方法,是从老师的老师们那儿学来的,让这种原始的方法过渡到现代的方法,让中国的教师都变成真正的高级知识分子,也许很艰难,但在理念.技能.知识.方法.素养等诸多因素中,教师们的心态其实是最重要的.教师们应该学一学植物园园丁那样的心态,对待花草既是满心地喜爱,又细心地呵护.他们不拔苗助长,也不试图提早花期,他们轻轻地除草除虫,然后是悠闲地等待.
  
  怎么才能有这样的心态呢?问题又绕到教育目标上来.归根到底,教育问题实际就是社会问题,就是法制问题.只有依常识办学,依法办学,教育才会有真正的改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1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再谈魏书生班级民主管理的非民主性

  再谈魏书生班级民主管理的非民主性
  何谓班级民主管理
  
  ——刘铁芳
  
  
  魏书生班级管理的路径主要是两条:一是用大家共同商议的办法,像制定法律条文一样制定出无所不包的班级规定;二是给每个学生以适当的管理权,让制定的规矩能得以充分地实践,把每个学生都安排在规矩的体系中,达到学生的自我教育。这样,在魏书生的班级里,每个人既是管理者又是被管理者,这样大家就达到了相互管理,每个人都通过相互管理的方式达到自我管理,这才有魏书生长期在外班级却像机器一样运转良好的结果。初看起来,魏书生的班级管理乃是以大家协商的方式达到自我管理,而共同协商加上自我管理乃是民主管理的核心,魏书生的班级管理应该真的是很好地实现的民主管理,但仔细思考,其实不然。
  
  第一,民主管理不等于协商管理。协商当然是民主管理的要义,但问题在于协商以什么为基础。按照杜威的民主教育实践,协商的基础乃是科学态度和科学方法,只有建立在科学态度与科学方法之上,也就是一开始就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协商才会导致民主的实践。如果协商只是建立在对权威的认同,就会导致表面上的民主协商,实际上缺失威权的实践。学生的共同参与只不过是迎合了班级管理背后的权威者,学生表面的民主实践不过是其背后教师的权威人格的实践而以。
  
  第二,民主管理不等于制度管理。学生的发展是一个过程,班级管理并非一蹴而就,这意味着班级的民主管理,绝不是民主地弄一套并不能体现民主精神的制度就完事,而是必须使得整个班级管理的过程成为学生理性逐渐发展的过程,这意味着班级管理必须给学生以尝试错误的空间。对于未完成中的学生个体,一旦用太多规范的形式,就将他们尝试错误的空间大大压缩,尝试错位空间的缩减本身就意味着个体自由行动的空间,即人性的缩减,人的发展就被缩减成为预先所定的规矩。教育的目的应当是人,班级管理应该是给人提供充分的空间。正如作为民主理念重要代表的洛克在其《教育漫话》中所提到的,给孩子们的规矩应该越少越好,对他们习惯的养成,只能一条条做起来。那种事无巨细、一网打尽,把学生整个学校生活都规范起来的班级管理方法,除了削弱学生在班级生活中的生命活力,减少他们常识错误的机会,就只能达到每个学生都被管住的目的。这也是杜威强调道德发展的过程应该是学生置身道德问题情境中主动探究、获得自我成长的过程。杜威的民主教育过程,其核心主要是两点:一是没有特定的道德标准,是一种开放的道德理念,是让个体获得自身的成长,而非达到个体对外在标准的契合;二是强调个体置于道德问题的情景中,通过对道德问题进行自由探究,而非对结论的简单认同作为个体道德发展的基本形式。正是开放的道德观和基于探究的到的情景,促成个体自我的积极成长。
  
  第三,班级民主管理也不等于自我管理。班级管理的目标确实是达到学生的自我管理,自我管理乃是民主管理的表现形式。问题在于,什么是自我管理,确切地说,什么是民主的自我管理?所谓自我管理,其目标并不是一味的自己管住自己,而是把自己的行为建立在自我理性基础上,也就是理性的自主,理性自主才是自我管理的灵魂,也就是民主管理的灵魂。惟其如此,我们才能在繁复的管理细节中,都能让每个人作为管理的目的而不是工具存在。正因为协商和班级规矩都建立在促进个体理性生长的目标之上,所谓班级民主管理的灵魂就清晰可见,那就是理性的生长。如果民主管理的目的就是如何管束住学生,让每个学生按预设的目标去执行,那么,鲁迅先生在《聪明人、傻子和奴才》中所写的奴才早就已经达到民主管理了。
  
  所谓班级民主管理,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也很难有一个确定的模式。也许,开放性本身就是班级民主管理的核心。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班级管理实践只有上升到对班级管理最高目的的追求,也就是对每个人以其自身的健全发展为目的的追求,才是真正的民主管理。否则,新瓶装老酒,外表冠之以华丽的民主样式,而骨子里其实是奴性十足,与真正的民主管理南辕北辙。魏书生的管理当然有他的可取之处,如果适当地减少控制的范围,扩大学生的自由,那么,他的班级管理也不失为民主管理的初级形式。但如果我们不看到他的班级管理背后中的非民主性,一味地美其名曰民主管理,就会让我们失去对究竟什么是民主管理,什么是班级管理目的的真正认识。
  
  明明魏书生身上的问题清晰可见,为什么魏书生现在依然被抬得这么高?这主要是迎合了我们时代浮躁的心理需要。没有真正的教育家,就只有把教育名家当成教育家。为什么依然有那么多教师喜欢敬仰魏书生呢?一是因为他的那套理念很有效,有效的就成了最好的,教育的价值标准被极大地缩减;二是因为我们的教师整体上专业自主的空间有限,大家的压力又很大,要真正实施民主管理一方面缺乏足够的民主教育意识与能力,另一方面又由于整体教育环境的压力而担负不起相关的责任。这意味着我们的班级管理其实离真正的民主管理路还很远,很漫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3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必须超越技术主义------三谈魏书生气十足

  
  
  刘铁芳
  
  
  
  魏书生技术化的教育路径依然受不少人热捧,其中原因无非是两个,一是适应了当下教育现实,特别是应试化的教育现实的需要;二是我们的教师,或者说很大一部分教师并不热衷于思考,把自己的教育行动建立在自己的教育理念之上,而习惯于接受简便可行的教育行动方式,也就是拿来就可用的模式,而魏书生的教育思考正好迎合了这种需要。
  
  撇开魏书生思考本身的内涵,但就其教育文字的操作性而言,阅读魏书生,获得的是操作指南式的指导,读者不用思考,只需按图索骥,照章办事。复杂的教育活动就这样在实践中不断被简化为模式化的教育行动。在这个意义上,魏书生的教育思想,确切地说是并无思想的教育思想,乃是在培养一个个“无声的教育奴隶”。
  
  如果我们把教育看成是每个人独立的实践,那么对于作为读者、接受者的教师而言,在阅读、接受的过程中,所真正获得的应该是自己的思想,是个人置身复杂教育情境中的理性精神与审慎行动的教育能力,而不是对魏书生教育技术的遵从。正是基于拿来可用、无需深入思考的当下教育实践路径,魏书生的教育技术才得以畅通无阻地进入无数人的教育实践之中。
  
  中国教育的改进必须有赖于每个教师都能真正成为拥有教育自觉意识的独立的教育实践者,从而在各自所亲历的教育情境中发挥自己的创造性,释放每个人的教育智慧,从而使得中国教育实践领域能够涌现无数个拥有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教育风格的成熟的教师,而不是说来说去还是一个魏书生。
  
  要真正启发教师自觉地主体意识,显然必须超越魏书生的技术化的教育思维模式。成熟的教育思考乃是启发性的,而不是灌输性的。唤起教育人的独立思考的意识与能力,这乃是教育理论工作者的天职,这是教育理论走向实践的根本落脚点。这也是我们今天理论研究者超越魏书生的根本之所在,那就是,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把自己、也不要把他人放在教主的位置上,我们所有的出发点,不管是教育理论研究还是教育实践本身,其根本目标都在于成全对方,而不是让对方成为自己的信徒,从而把自己摆在教主的位置之上。
  
  如果我们把思考与写作也堪称是一种教育的行动,那么我们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是在启发潜在读者成熟的主体意识,而不是制造听话的奴隶。正如巴赫金所阐明的陀斯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主人公,“他创造出来的不是无声的奴隶(如宙斯的创造),而是自由的人;这自由的人能够同自己的创造者并肩而立,能够不同意创造者的意见,甚至能够反抗他的意见。”[1]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4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一碗油盐饭》

  
   佚名
  
  
  
  
  
   前天 我放学回家 锅里有一碗油盐饭
  
  
  
   昨天 我放学回家 锅里没有一碗油盐饭
  
  
  
   今天 我放学回家 我炒了一碗油盐饭
  
  
  
   ——放在妈妈坟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0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陈志武;中国教育体制使中国只能从事制造业

  陈志武:教育体制使中国只能从事制造业
  2009-08-04 14:31
   教育体制使中国只能从事制造业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看点作者:陈志武 | 2009-8-3 17:06:00 | 13评 | 点击1484次
  
  --------------------------------------------------------------------------------
  
  
  
  
  (制造业处在市场食物链的最下游)
  
  
  
  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面对很多挑战,现在提得较多的是要把中国建设成为创新型国家。建设创新型国家为什么艰难?产业结构升级为什么难以实现?原因当然包括法治制度、产权保护及国有制问题,但也与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问题紧密相关。
  
  
  
  产业结构升级绝对是受教育约束的。中国的教育则侧重硬技术,由此产生的人才结构,使中国即使想实现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转移也非常困难。从上幼儿园到读研究生,中国教育一直强调死记硬背应对考试,强调看得见摸得着的硬技能。科学和工程几乎被所有家长、老师所认同,这样的教育体制使中国差不多也只能从事制造业。建立创新型社会必须侧重思辨能力的培养,也必须重视综合人文社会科学的训练。只看重硬技术、偏重训练工程思维,这样离开市场和人性的研究,难以建立价值。
  
  
  
  为了支持以服务业为主的创新型社会,美国在小学甚至是幼儿园时期,每年都会安排涉及科学、一般人文社会、语言方面的课程,每门课程完全由授课老师决定教材和内容。以人文社会课程为例,可能先是重点了解亚洲不同国家的历史和现状,然后是非洲、拉美等等。从幼儿园到小学,讲的深度会慢慢上升,但差不多每年或者每两年就会绕着五大洲讲一圈。但就是这种非常广泛的了解,从小培养了美国孩子“全球化”的视野与思维。
  
  
  
  在美国,思辨能力的训练自幼儿园开始就是教育的重点。具体表现在两方面:其一是课堂表述和辩论,老师给孩子们很多表述的机会,让他们针对某个问题各抒己见或辩论。其二是科学方法的训练,多数校区要求所有学生在小学四、五年级掌握科学方法的实质,这不仅为学生今后的学习、研究打好基础,而且为他们今后作为公民、选民做好思辨方法论的准备。而到现在为止,我接触的一些国内博士研究生甚至科学家,从他们研究、思考和做论文的方法上,很难看出他们理解科学方法的本质。
  
  
  
  美国的教育不是为了考试,而是让人学会思辨,培养头脑,避免被愚弄。思辨能力的培养,让学生听到任何话都自然去怀疑、审视,然后去寻找证据证明这个话在逻辑上、事实上或数据上是否站得住脚。这种习惯看起来简单,但却是培养自主思考非常重要的开端。同时,还能够把思想表达得很清楚,给人以足够的说服力。在目前,中国经济社会转型、产业结构升级、创新型国家建立等多方面愿望和渴求迫切时,实现这种教育转型尤其重要。
  
  
  
  高等教育大规模发展带来的可能不是社会科技和生产效益的全面提高,而是社会性的过量教育和就业困难。我对于高校的教育改革的建议就是:“做中学”、“产学合作”和“国际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我救不了我的学生

  我们班有一半的学生在吃药,有三四个学生需要打吊针,但作业仍然是铺天盖地.
  
  就要抽考了嘛,老师们正奋力冲刺.市场上的试卷是买不完的,所以学生们的试卷也做不完.还有一招更要命,做完的试卷学生还要重抄一遍再做.这下学生更没有出头之日了.
  
  哈哈,我们的老师真是敬啊,敬业得让我无话可说!
  
  七.八.九岁的孩子啊,真的需要如此废寝忘食的刻苦吗,这样的刻苦真的有意义吗,我们敢确定这真的是在做教育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0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生命的“暗箱”与自由教育

  
  在电脑网络时代的今天,人类创造了许多复杂和精彩的游戏,但是,无论人创造的游戏有多么精彩,相对人的生命本身来说,都是苍白的仿造物而已。
  
   同样,教育的许多所谓教学技巧与方法,也只是一种游戏,不过,这种游戏相对于人的生命复杂性而言,也是极其苍白的。人为的一切,在自然造就的生命复杂性面前,都必须保持必要的谦卑与敬畏。任何傲慢与自大,都是可笑的。即使是人类最好的教育与教学,也只能够顾及到人的生命冰山上的一小点。
   可惜,在中国,人的生命价值,多只是随着生命身上的官符大小而变化着。儒家的“学而优则仕”早已经为我们这个民族奠定了生存的基调。世俗的功利追求,等级制里面的快感,早已经剥夺了我们的心智对其他事物的探索热情。在所谓“国学”兴盛的中国,践踏生命成为普遍现象,这决不是偶然。因为儒学或者说国学,所要提倡的正是官本位,而不可能是人本位。“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无论那些国学名嘴们怎样极尽能事地巧妙解说,都掩盖不住对人权的践踏。生命在“大夫”与“庶人”之间分出了高低贵贱。于是,我们常常看到,那些愚蠢的对生命的粗暴规训,成为“名师”的教义;那些残暴而虚伪的做戏、表演,成为“成功教育”的范本。漠视生命的神圣,生命成为功利的牺牲品、政绩的牺牲品。
   大自然蕴育生命,那是一种静悄悄的变化。保持生态平衡最好的途径就是对大自然保持敬畏感。生命的内在意蕴与规律,对人类的智慧来说,也许永远是一个暗箱,永远是一个谜。人类企图运用自己的智慧,对大自然作这样或那样的改造的一切努力,都遭到了大自然的无情报复。“愚公移山”是最愚蠢的狂妄,“人定胜天”是最狂妄的愚蠢。
   面对人的生命的复杂性,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最好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好的教育只在于创造好的环境,而不是代替儿童去做这做那,更不是强迫儿童做他们根本没有兴趣的,或者在这个年龄阶段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儿童是通过在做中学会知识,并且通过自己的切身体验来理解这个世界的。在生命的起始阶段,儿童甚至还无法分清自己的肉体与外在的环境有什么界限,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谜。儿童似乎什么都不懂,但是儿童保持了人作为生命最大的可塑性与最大的发展空间。儿童身上具备了最强大的最旺盛的学习欲望与学习动力。
   所谓好的教育就是在让儿童获得知识与技能、养成良好习惯的同时,又能够尽量保持儿童的这种好奇心与求知欲。如果我们在儿童的生命面前过于自负,我们就可能自以为是地把一切成年的规则强加于儿童,使儿童逐渐变得与成年人一样被习惯所驱使。在教育过程中,最好的习惯就是独立思考与无穷无尽的探究欲望,及井井有条地做事的习惯。其他的学习习惯都是次要的,甚至可能是有害的。我们只知道教育要培养儿童的习惯,也知道要培养良好的习惯,却很少反思一下所谓良好习惯究竟是什么样的习惯。
   所谓好的教育,一定是自由的教育,自由是教育最核心的基石。自由是教育的生命线。既然人的所作所为,所设计出来的所有一切所谓精妙的东西,在上帝的造化面前都显得拙劣不堪,既然人的理性智慧在人的生命复杂性的暗箱面前显得苍白无力,那么,就让生命的自组织去自行发展,不要干预儿童的生命进程。这样的最佳状况,只有在自由的时空里才会获得。
   那些特别具有创造力的人,都不是在受到过多限制的情况下成长起来的。相反,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从小在自由状态中身心得到充分的发育。对于孩子,要相信他的生命中蕴含的东西是我们外力所不能够帮上什么的,我们外力更可能是伤害,就像拔苗助长那样伤害幼苗的成长。教育追求自由,就是表达了这种对生命的敬畏感。任何教育都不可能给生命增添生命中本来没有的东西。好的教育,只能够把生命中本来就存在的质素,创造条件让其得到发展。
  
   好的教育,真的离我们很远吗?
  
  (发表于江西《教师博览》原创版,2009年第5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魏书生为什么没有推动中国教育改革

  看了一些批评魏书生的文章,总的感觉这些批评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大致的意思是说魏书生的教育,科学的成分较少,严苛管理的成分较多.魏代表的不是一种先进意识,而是一种落后思想.这些批评从技术层面从思想高度都有理有据,让人信服;现实生活提出的批评更让人无言以对.
  魏书生做了二十多年的名人,当了十多年的局长.他的声望已经远超当年的孔子,因为孔子当年的声望也不过延及河南周边,终老也不过以教学糊口.魏书生的声名却响遍大江南北,并且荣登市局宝座.如果他的教育思想是正确的话,以他的权力和影响力,中国教育应该已经走出了困境,至少他们辽宁教育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他们盘锦百姓的文化素质也应该明显高于周边地区.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做为一个教育家,杜威改变了美国以至世界的教育;蔡元培虽不能救中国教育,却也铸造了北大的辉煌;陶行知先生若不是生于乱世,也会给中国带来一片艳阳天.教育家的成功一定不能他个人的飞黄腾达,而是他对教育的积极贡献.而中国很多教育明星则恰恰相反.
  中国教育名星辈出,中国教育却落后依旧,为什么呢?
  因为中国的教育系统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中国教育与世界教育基本上没有联系或者说是反向运行的.因为中国的教育标准与国际是相反的,所以中国只好闭门造车.一面制造着自己的状元.名师.名校,一面又把那些国际观念扼杀在萌芽之中.
  有人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这句话是很害人的.特别在科学技术领域,民族性只能保存在某些外在的形式上,任何民族都必须遵循同样的规律.也就是说只能先是世界的,然后才是民族的,民族性只有建立在世界共同规律的基础上才有意义.欧洲美洲澳洲日韩,他们的教育虽然也有一定的民族性,但他们的差别只是在细节方面,基本原理和方法都是一致的.
  教育者必须放眼世界,不能费尽心血弄出一个违背科学规律的东西.用国际视野审视我们的教育,用国际理念思考我们的教育,再结合我们自己的实际情况想出具体的办法,教育改革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从技术层面讲,教育改革没有多大困难,因为发达国家和港澳台已经有很成熟的经验,并且他们教育经验并不保密,愿意学习的话并不算难.真正的难题来自体制方面.
  中国教育系统是一个大官场,学生是任人宰割的百姓,教师是没有是非的衙役.不要和教师们讲职业道德和专业能力,他们即使有,也不能拿来乱用.当大家都认定你是一名衙役,而你却执意做一名有职业操守而又专业自主的教师,天知道这有多难.
  所以教育改革只能自上而下,只有像蔡元培陶行知式学贯中西的厅长局长站起来,中国教育才会有真正的改变.
  如果不能容忍这样的教育官员,就业务来说,管倒不如不管.不管的话,中国教师这么多,东方不亮西方亮,突破也许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非要划一个小圈子,把大家死死绑在一起,最后只好一块烂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1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推荐上北大宣告失败

30余所中学推荐的90名学生全部被北大"相中",这场滑稽剧也缓缓落下帷幕,同时也宣告本次尝试失败.
    
    改革的目的显然是要化解应试教育的伤害,但重点中学的前三名本身就是应试教育的代表,用应试教育的代表去做素质教育的榜样,逻辑的混乱必然造成滑稽的结局.
    
    当然也没有什么负面影响,仍然是做题呗,仍然是考试呗,没有改变罢了.积极意义倒是有一点,那就是传递了一个讯息,部长变了,教育的形势也要改变了.
    
    改革总是艰难的,但我们不因为困难就降低水准.蔡元培1917年接手北大时,形势更是不堪,那儿基本上是一个官僚机构.学生也多是纨绔子弟,赌博嫖妓是公开的事情.但后来北大的辉煌却是举世公认的.
    
    说到底,现在北大所缺的还是人才.既缺少蔡元培式的领军人物,也缺少胡适.李大钊式的得力干将.
    
    办一所大学,应该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和文化理念,但北大没有.蔡元培时代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已经淹没在历史深处.现在北大连一个校训也没有.没有办学风格,当然也没有选拔学生的标准,现在的标准全中国只有一个,那就是分数.
    
    一所正规的大学,会有自己独特的培养方向,对学生的潜质也会有所偏好,这样招录学生的标准也会很清楚,认真归纳标准,在录取时做为操作的准则.现在北大没有确定什么像样的招录标准,却只是下放了招录权力,这算哪门子改革.
    
    更可笑的是,只有30所重点中学的校长有推荐的资格,这也是世界独有!在国外,任何一个人,不管是校长.教师.父母,甚至是无关的人都可以写推荐信.中国特权的应用竟然可以如此的冠冕堂皇大张旗鼓,私下里的教育不公就更加无法言表了.
    
    如果有太多的推荐,那么北大如何甄别取舍呢,这当然要费点心思,但也算不上什么有技术含量的难题,人家几百所大学都可以做到,你北大怎么就做不到呢.这可能还是能力与责任心的问题.如果北大人只会按分数从上往下数数,那就无话可说了;或者北大人自己不愿干活,只想把包袱丢给别人,那也不用费口舌了.
    
    想改革的话就放宽推荐范围,让所有考生都可以被推荐,降低录取分数,再加上北大自己标准.这样虽然也会有些争议,毕竟也可以显示出北大改革的诚意.改革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你不能嘴上说改革,行动上却用修修本校门应付.这样忽悠人,老百姓是不会满意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30页/3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