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天涯博客天涯名博

社会人文关怀·文学欣赏批评·诗文作品观瞻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36241
  • 开博时间:2004-12-02
  • 博客排名:第1104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一心先生

2017-08-0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岠嶂山桂花林

岠嶂山桂花林

槟郎

.

金粟缀满了碧枝,

如群蜂聚集,如孔雀开屏,

醉人的香气扑鼻而来,

在这金秋十月的时节,

在巢湖的岠嶂山里。

.

那与他牧牛的女孩,

长辫子插着桂子的邻家小妹,

将牛儿散放在山坡上吃草,

他们在桂花林中流连,

呼吸着馥郁的香气。

.

林中有一座新坟,

阻挡了他们漫游的脚步,

那是村里的小芳姐的归宿啊,

他们摘来大把带花的桂枝,

堆在寂寞的坟丘上。

.

村里来了下放学生,

小芳姐便不带他们玩了,

她和那个知青约会,

桂花林里充满他们的笑语,

他俩啊,对城里人非常厌弃。

.

有一天小芳姐死了,

就在大力寺水库投了水,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南唐二陵

游南唐二陵

槟郎

.

一把交椅,千古帝王,

最终都化成了一抷泥土。

我家帝王,在我南京,

当年南唐风华莺歌燕舞,

剩有残余的钦顺二陵,

如今只是游人怀古的去处。

.

祖堂山南坡两个土丘,

敞开空穴诉说历史变故。

一旦山河陆沉,外敌压境,

庄严陵园沦为他国兵营,

后主变作北上的臣虏,

更肥了不绝的盗墓贼的囊裹。

.

守墓人用古井已经淤塞,

享殿遗址翻做翠绿的茶园。

只有稀少的复制文物,

陈列在一间小小的博物馆。

凤凰池还是当初的模样吗?

风举亭亭荷叶笑看风云变幻。

.

我家南唐如大唐的余波,

江南一隅偏安又短暂,

幸有诗词名篇显过人之处,

父子词帝华章万古流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十个月亮

五十个月亮

槟郎

.

又逢中秋,一轮圆月,

穿过绵绵秋雨后的阴云。

天上有月,心中有月,

又何必计较乌云遮满星空?

半百之龄,有限的人生,

五十个月亮在心海浮升。

.

出生那年便见到中秋月亮,

当在母亲背上的襁褓里。

在乡村的月亮下成长,

与兄弟妹劳作在农田里,

与邻家女孩牧牛在晚归路上,

陪父亲出诊在病人的村庄。

.

灯下苦读,月亮挂在明窗,

工作后,又挂在教鞭上。

谁料想,五年狱警生涯,

中秋圆月挂上高墙的铁丝网,

青春在警服里局促不安,

月儿启示我该去闯荡远方。

.

巢湖的二十七个月亮,

别了,我终于闯出故乡。

从此外省南京的月光下,

我对故土的思念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纪念孔诞节

纪念孔诞节

槟郎

.

颜家女儿美貌如花,

没落贵族的孔叔梁纥,

毕竟太老了,姐姐们摇头。

一场求婚越来越冷场,

半百的公务员即将失望而走。

.

最小的颜征在出场,

神赐自己怎样的有情郎?

娴雅高洁,坚忍倔强。

好奇地打量姐姐们的弃物,

昔日武士,岁月的风霜。

.

父母担心地看着幺女,

她害羞地点头便退进闺房。

他们哪知道昨夜的奇迹,

万能的老天爷入梦,

预订人类最伟大的婚姻。

.

姐姐的幸灾乐祸,

爹娘的减少人口负担,

一起给新嫁娘装扮。

从此离开家,跟个老伯伯,

但虔敬信奉的上帝岂会冒犯?

.

晴空万里,老男领着少女,

夫妻双双把家回。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午门城楼上

在午门城楼上

槟郎

.

御道街笔直地南去,

被两排雪松林夹成细缝,

又被密密的楼房挤紧。

最南端的玄武门早已不剩,

让人空想皇帝常走此路,

除了外五龙桥,只剩名称。

.

东西两边,挤来现代的

楼厦,使午门城楼低矮。

西安门东华门的残墙还在,

却孤零零地与公园远隔。

朝阳门早已改成了中山门,

不见谒孝陵的队伍归来。

.

站在午门城楼上四望,

明故宫的精华只在北边。

稀疏的水杉林间内五龙桥,

仍跨着内御河的水面;

再北面的曾经神圣的奉天门,

只剩为遗址上的石刻园。

.

一统江山的神经中枢,

占地阔远。而今遗址公园,

窄窄的长方形,又被中山东路

一切两半,无天桥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槟郞

致槟郞

满满

 

   数月前槟郞寄来几首小诗,嘱咐我写一段小感受。诗我是认真读了,但写点什么呢?几次置笔又颓然放下。内心五味杂陈,加之家务冗繁,一拖就是半年,却也一直念念不忘。

   身处于现世,谈诗多少有些奢侈甚至滑稽。年轻时追求的东西看起来近了,但其实更远了。作为普通的知识分子,生存的压逼,无法断然舍弃教职薪资,而一直喜爱的文学,时刻在耳边如夜莺般的歌唱。人和社会便不可避免的紧张起来。

   不舒服,这是我的状态,是槟郞的状态,也是平凡如我们般的知识分子在集权社会的状态。陈丹青在一篇访谈中曾谈到过九十年代知识分子通过漂亮的善变投机来获取生存空间,我深有感触。周边的人,有的退缩颓废,或冷眼旁观或暗自羡慕别人的精彩。有的见缝插针,投机取巧,活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而槟郞则在压抑中不至于枯萎扭曲,他用诗歌开创出一番天地。这个天地,只属于槟郞自己,他鞠躬其中,或徜徉于山水,或翱翔于宗教,乐不思蜀,总之灵

分类:转帖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圣姥庙的尼姑

圣姥庙的尼姑

槟郎

.

师太的犹豫的剪刀

终于切割起来,她的果决

随青丝纷然而下。

泪光中的家乡,多情的少年,

牛背上的亲昵化为洞房的喜庆。

可新郎就在庙门外跪着,

她祈求圣姥给她仇恨。

.

八百里巢湖里的姥山岛,

千年来的陷巢州的神奇传说,

舍己为人的圣姥慰我创伤,

为您添拨一世的香火。

色目人的凶蛮,达鲁花赤的

强暴,少年的懦弱,

她逃出了苦闷的村庄。

.

一头秀发果决地飘落,

落进少年的绝望和悔恨。

青幽幽的油灯,枯黄的经卷,

浮现了他的新生的传说。

少年也留在岛上做了渔民,

每晚将新打的鱼送到圣姥庙,

她总是避嫌地往禅房里躲。

.

巢湖水幽噎了多少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漂远的河灯

漂远的河灯

槟郎

.

荷瓣叠叠的油纸中间

扁圆的彩烛,轻巧地放在包里,

走进了夜色中的河洲。

牛首山河冲进秦淮河的泥沙,

覆盖着茂密的杂草。

月朗星稀,河水缓缓北去。

.

第一盏河灯放在水面。

微波推远,祖乡的父母,

岠嶂山阳坡上的双头坟茔,

被浓浓的怀念消泯了跨省的距离。

医病一生的父亲愧疚地

将土里刨食的母亲藏进土堆。

.

土堆扩大,他也钻进了里面。

附近是爷爷奶奶的坟丘,

考上大学后,特别来报告喜讯。

没有见过父母以上的祖先,

炎黄子孙,绵延的世系,

河灯上模糊着蒙太奇的面影。

.

第二盏河灯渐渐漂远。

亲人外的交往,广大的社会。

儿时的玩伴或灾变或病逝,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第一次开学

我的第一次开学

槟郎

.

山村的孩子,在田野上

长大,以之为幼儿园。

捡稻穗、放鹅、放牛,

一个天生的公社小社员,

只看过小画书,从没有拿过笔,

没有证书的启蒙就毕业了。

.

虚八岁,元宵节晚上,

煤油灯下,草棚土屋里。

妈妈用几块旧衣服料,

为我用针线手工缝制了书包,

小学生只能跨肩背哦。

第一个啊,珍藏在心窝。

.

纪念先祖李黼公的

状元祠,被不肖子孙拆掉,

卖掉,余料建了新校区,

远在村外。剩有一屋作为分校,

本村孩子读了一二年级,

桌凳自己带,木黑板墙边靠。

.

能数到一百才可报名,

三年级前只能用铅笔。

只有一个男教师,一二年级

同班,一班上课,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夕的女儿

七夕的女儿

槟郎

.

把一天的农活交给落日,

把炊烟交给天空,

把晚饭交给凉床之后。

山村的女儿,呼朋引伴,

来到村中心的状元祠。

.

将我们关在祠门外,

儿时的山村,大姐姐们,

对着先祖李黼公的画像跪拜。

轻手轻脚退出祠堂大殿,

又恢复了青春的故态。

.

守祠老爹搬出长桌,

放在祠堂院子里的葡萄架下。

姑娘们点燃香篆和红烛,

摆满一桌子的瓜果,

做着不让淘气鬼打扰的事。

.

她们对着天上祷告;

七孔针穿丝线,比着乞巧;

又将写着心愿的纸条和蜘蛛

装进盒子,藏到葡萄藤里。

然后,才打开大门。

.

围观的我们涌进状元祠,

少女们将一些瓜果抛上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鱼玉佩

双鱼玉佩

槟郎

.

明明你就是一个,

也只用大嗓门说话,

我们所受的恩怨分明,

对头再清楚不过。

.

可是,奇怪的事,

我们常常听到细语,

像从你那儿发出,

可又在我们内部传播。

.

当我们受到残酷对待,

怒火中烧突突冒烟,

这细语便如灭火器,

说你们千万不要误解。

.

它说你是真真好的,

但内部有人使坏,

坏事便是坏人在拆台,

莫要亲者痛仇者快。

.

哦,你永远是好的,

你的内部有他在破坏,

我们的委屈,你的罪过,

都有你中的他来担责。

.

我们只能永远称颂你,

怨言只能发向你中的他,

还要支持你与他斗争,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小镇

故乡的小镇

槟郎

.

山脚有两个泉眼,

一个热泉,一个冷泉。

汇在一起,正好半汤,

便是小镇的名称。

山便叫汤山,多地相同。

.

小镇的温泉浴室,

四乡八里人的洗澡盆。

城里人洗昂贵的单人池;

乡下人洗便宜的大池。

我家在五里外的山村。

.

五分钱买票,外室

躺椅上脱放衣裳,

裸体走进氤氲的内室。

唯一的大池里挤满

高矮胖瘦的亚当。

.

挤进水里,浸泡全身,

坐在池边,细细搓脏,

再洗头发,最后擦净。

回到躺椅上穿衣服,

亚当又回到红尘。

.

热天有木盆和池塘,

只有冷天去温泉澡堂。

浴后逛逛繁华的一字街,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雨即景

秋雨即景

槟郎

.

火一般的的夏天,

热气团捂着的江城,

将放浪的心催眠再催眠,

用人工冷气和积灰的书本。

.

如蚂蚁一只一天地

爬过去,一本叫立秋的书,

没有印象地翻过去,

便听到雨在敲窗的玻璃。

.

空调休息,开户透气,

凉风和细雨不待邀而进。

如此温柔甜蜜的吹浴,

烦躁的电子渐渐平静。

.

对面的高楼满头雾水。

道边的樟树在淋浴中

搔首弄姿,越发清新靓丽。

行走的蘑菇伞遮住了

.

驾云的仙,显得俯视者

身在高高九重天。笑看

内忧外患的盛世广告,

被剥落在流水中破烂。

2017-8-13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葡萄园情歌

葡萄园情歌

槟郎

.

我的葡萄园,

浩瀚的大宇宙。

葡萄架上葡萄串,

缀满着无数个小星球,

哪个是牛郎星?

哪个是织女星?

.

我的葡萄园,

浇灌着巢湖水。

姥山岛上的圣姥庙,

胁侍的金童玉女,

一个是妹,

另一个是谁?

.

我的葡萄园,

深藏在岠嶂山。

大力寺水库边的香客,

爱听我的歌谣,

翻不过试刀山的人,

只能吃到野葡萄。

.

我的葡萄园,

属于半汤镇的东李村。

师范里来的小帅哥,

状元祠里办学校,

你教娃们多读书,

妹送香甜的大玛瑙。

2017-8-6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国随想

家国随想

槟郎

.

很久很久以前,

只有家,没有国。

小家合成大家叫氏族,

大家更大集合叫部落,

人人平等共同劳动,

根本不知国是什么。

.

后来啊,部落联盟,

集体越大,越不平等,

贵族与平民分化。

权贵享有特权和奢华,

平民被压迫而卑贱,

金字塔顶是至尊的王权。

.

如果大禹治水早死了,

未娶涂山氏就没有启;

如果及早功成身退,

何来权位父子血亲世袭!

从此华夏有了国,

从此三皇五帝成梦忆。

.

从此国为一家私有,

公家就是君王的私家,

公而忘私,压制百姓的私,

成就贵胄的私。为此,

官军不可少,官逼民反,

改朝换代,治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1页/9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