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天涯博客天涯名博

社会人文关怀·文学欣赏批评·诗文作品观瞻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138258
  • 开博时间:2004-12-02
  • 博客排名:第1063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jfsvwn1746..

2018-09-20

秀小妹

2018-09-19

按争斯

2018-09-19

际名水

2018-09-19

莫言冤情

2018-09-19

梦回忆忆揽

2018-09-18

mejojo01

2018-09-1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古柏下的古庙

古柏下的古庙

槟郎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村头有一个古柏树,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村头古柏下有座古庙。

最早的神灵是伏羲,

又换天帝,再换佛祖。

.

一切需要从头说古,

一对青年自由恋爱,

为此反对传统的婚俗。

被赶出各自的家族,

一个龙族,一个凤族,

逃到这片荒凉的山谷。

.

他们先在树下躲雨,

又在树下盖了简易房子。

男耕女织,添人进口,

又建了更多的房屋,

便将树下房子献给神,

表达对天地奇迹的感恩。

.

村人感谢这棵柏树,

世世代代严格地保护,

树枝上挂了许多吉祥幅。

大树为古庙遮风挡雨,

古庙为大树带来神灵,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统一口径

统一口径

槟郎

.

修建一座大坝,

将大河拦腰截断,

只留统一口径的出水孔。

孔眼越小,水压越大,

杂物出不去,坝里堆积,

最终坚固的大堤崩塌。

.

古希腊神话中,

普洛克路斯忒斯之床,

将长身的人截短,

将短身的人拉长。

结果是在变相杀人,

身高哪有统一的尺寸!

.

人的嘴有大有小,

指导嘴说话的大脑,

见闻与思想异彩纷呈,

又如何能统一口径?

除非将脑细胞强行挖去,

里面换个留声机。

.

什么样的时代精神!

惧怕自由思想,

为了既得利益的稳定,

任性的权力蛮横地推行?

真理被扭曲与遮蔽,

窒息人类进步的生机。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家与私家

公家与私家

槟郎

.

一群人在野外,

每个人将自己的食物

拿出来吃饭。

各吃各的叫私,

放在一起混吃叫公。

私对带食多的有好处,

公对带食少的有好处。

.

一群人是个小社会,

逐渐有了分工。

有人当君王,有人当官,

绝大多数人只能做老百姓。

皇家是公家,官是公仆,

百姓是私家。实际上,

公家是君主之私家。

.

一群人各自劳动,

各自收获,叫私有制。

同劳动,收获成果,

放在公共仓库里,

专人管理,每次只按规定

支取所需,叫公有制;

立即分配完,叫化公为私。

.

过去君是公家,

现在官是公家,这公家

代表国家。国有单位就是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能容忍

不能容忍

槟郎

.

猫不能容忍老鼠,

说,如此反动的家伙,

必须毫不留情吃掉。

.

牛虻不能容忍牯牛,

说,竟敢不听我的话,

必须毫不留情吸血。

.

狼不能容忍小羊,

说,在我下游弄脏水,

必须毫不留情咬死。

.

崇祯不能容忍袁崇焕,

说,竟敢勾结满清,

必须毫不留情杀掉。

.

高俅不能容忍好汉,

说,看不惯恶吏奸官,

必须毫不留情逼上梁山。

.

城管不能容忍菜贩,

说,竟在没规定处摆摊,

必须毫不留情砸烂。

.

县令不能容忍李信,

说,竟敢写诗劝赈灾民,

必须毫不留情逼投李自成。

.

大学不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与人

影子与人

槟郎

.

人在光里有影子,

影子是人体的反映,

具有绝对的客观性。

假如通过影子来认识人,

也有一定的合理性。

.

人体具有相对稳定性,

而影子变化不停。

即使人不动,只要

光源动,影子就变化。

人动,影子跟着动。

.

影子、人体与光源,

三者的关系不可隔分。

没有人就没有人影,

没有光也没有人影,

没影也就无光或无人。

.

如柏拉图的洞穴比喻:

在一个山洞里,

我们转不开身子,

只能背对洞口光源,

看着自己在内壁上的影子。

.

警醒啊,认识的误区!

影子与人不可相等,

切莫简单地类比;

也不能忽视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花台的沉思

雨花台的沉思

槟郎

.

十朝古都,江南名城,

有一座非常有名的山岗。

黑云压城欲摧,城头

王旗变幻,尽显人世沧桑。

生生杀杀,野蛮的历史,

是间隙性的涤血之殇。

.

越古老越迷糊,可以

省略。一群原始人生存、

繁衍在这片原始的山岗上。

另一群人迁来,冲突到

融合,有和平有斗争,

人不但杀人还吃人。

.

进入文明社会,山岗

周围的定居点不断扩充,

从村庄到城镇,到现代都市。

每次战乱,山岗都是战场,

血流成河白骨累累;

和平时又是旅游胜地。

.

现代的一次外族入侵,

都城遭大屠杀世界震惊,

山岗上的烈士血尽染胡尘。

战后审判,屠城罪犯,

在山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到教师节

又到教师节

槟郎

.

离开办公室上课,

教室太大,学生不多,

都远缩在最后几排,

前面四排空无一人。

他见常如怪,非常伤心,

命令:最后四排不准坐人!

.

毕业论文赶进度,

弟子们必须多用功,

有课到校,有空辅导。

偏偏有学生该来时不来,

快要到期,再三催促才来,

只好加班去学校尽责。

.

网上又在谣言,

学生密告老师的言论,

砸碎了书生的饭碗。

他必须张嘴,自我审查,

黑压压的讲台下,潜伏着

暗箭冷箭毒箭的射手。

.

学生党员属于先进分子,

他只是被领导的民主人士,

究竟谁更大,谁服从谁?

果然毕业留校搞行政,

成了校级处室的负责人。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空的真理

时空的真理

槟郎

.

孔子站在黄河边,

痴看着流淌的河水,

感叹地说出永恒的哲理: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

一维为点,二维为线,

三维长宽高的立体。

据说物理学上多达十维,

非常人能客观体验。

.

如果只有空间多好,

每一个空间里的事物,

都是静止的永恒,

便有压倒一切的稳定。

.

偏偏有神奇的时间,

静止的事物活动起来,

便有运动、变化、发展,

便有生生死死,生存消亡。

.

如果只有多维的空间,

静止的事物便永恒;

偏偏又有神奇的时间,

于是只有流变是永恒。

.

如果没有流变的时间,

空间的一切皆静止,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柏的传奇

古柏的传奇

槟郎

.

一棵古老的柏树,

主干粗壮,枝叶茂盛,

巍然挺立在天地之间。

多情则悲喜交加,

无情则风清云淡。

.

树下片地如舞台,

上演着人世变幻剧。

恋爱着的男女创造生,

统治的暴政制造死,

情人泪,烈士血。

.

最传奇的是人生,

古柏更参与并见证,

天使的化身。虽缄默,

人们乐意为其代言传言,

越传越神,敬为神树。

.

如两支逃难队伍来此,

分别走出一男一女。

泛滥的洪水跟踪而至,

困在同一个枝桠,

成了古柏村的先祖。

.

如一对男女偷情,

被绑在古柏树上示众,

绳索突然断了几截。

族长说大树显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人帮分析

五人帮分析

槟郎

.

假如有五个人,

由于一些特殊原因,

聚集在荒野。

开始他们的新生活,

形成了一个小社会。

简约化的结构可分析。

.

一开始平等无序,

五人相对独立。

后来为了应付环境,

结成更密切的集体,

便选出一个头目,

成为大家的主心骨。

.

头目便有权力,

不再从事基本生产,

由其它四人供养。

小权渴望大权,

逐渐扩大了权力边界,

人性容易以权谋私。

.

社会重大变革。

一个头目集权专制,

提拔一人做助理,

二人构成统治集团。

与被统治的三人,

形成了结构性的矛盾。

.

假如三人反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村的死亡

山村的死亡

槟郎

.

一条长长的路,

爬进山里的峡口。

左右两条山脉,

夹着椭圆的谷地,

窝着一个乡村,

如两臂抱着的婴儿。

.

一座现代化的城市,

沿着山路扩展,

又在峡口停住。

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村头有棵大树,

树下变化着蓝图。

.

本乡出去的老县长,

要发展乡村旅游。

山村保留提升,

村民永做主人翁。

亲自在村头广场宣布,

百年大树为证。

.

按着规划局的设计,

乡村不变又变。

部分人改搞旅游产业,

谷地变得更美。

大树边的游客服务中心,

最醒目的二层洋楼。

.

外地调来的新县长,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碗莲的悲哀

碗莲的悲哀

槟郎

.

涸辙之鲋传说久远,

碗莲又能相距多远?

鲋鱼在浅水坑里干死,

尸体终究融入了大地;

碗中的世界也太小,

最可悲隔绝大地。

.

我喜欢大塘大河里,

伞盖般的荷叶无穷碧。

含蕾或乍开的荷花,

隐显其间好妩媚。

本来就在大地的肌体上,

巨大的水体任由肆志。

.

碗莲的生存好恶劣,

一个碗盆多大体积?

滋生的花叶终究有限,

容器隔绝了大地的泥水。

根须无法广深地蔓延,

格局被限制得死死。

.

自然界的莲任天真,

有没有人照看无所谓,

相忘于江湖更是境界。

碗莲都是人工培育,

泥水都是人来供给,

取悦于人被当做目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鬼的沉默

小鬼的沉默

槟郎

.

当小鬼学着说话,

大鬼总是骂他说错,

还视轻重给予惩罚。

第三等严厉批评,

第二等不给饭吃,

第一等关押禁闭。

.

小鬼要自己做饭,

没有禁止你建厨房。

总被视为违规建筑,

遭到蛮横的拆毁,

最终能去的食堂,

掌握在大鬼的手里。

.

都说小鬼能当家,

大鬼为小鬼谋福利。

假如你的心硬似铁,

你当他的心软如棉?

错,自古鬼法酷如炉,

道不变火也不变。

.

小鬼们只好闭嘴,

又被诱惑着歌颂大鬼。

言语事实严重撕裂,

真相语言严厉隔离。

还要内化为自审,

腹诽夭折在萌芽期。

.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废墟与一个鬼

废墟与一个鬼

槟郎

.

夜里做了一个梦,

一个荒唐的梦。

生活是实,梦是虚,

梦中在一片废墟。

废弃的村镇,房子破旧,

到处爬满了拉拉藤。

.

怎么会置身在这里?

硬着头皮往前走,

一路碰不到一个人。

转眼走到镇中心,

广场对着高大的衙门,

仍是黑洞洞的虚空。

.

一个废弃的人居点,

曾经的居民哪里去了?

任房舍在风雨中腐蚀,

任野生动植物滋生。

好像已被大自然收回,

人类已经自动退席。

.

我大声叫:有人吗?

终于出来一个鬼。

回答我:鬼都没了,

何况人!只有我潜回,

把家乡的遗骸流连,

上演过多少精彩故事!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一个两族家庭

记一个两族家庭

槟郎

.

每次做饭,都做两次。

先给男人做,再给

自己和孩子做。

自从她嫁给他,一个家,

一直吃两族饭。

.

可想他们的恋爱,

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皖北汉族地主家庭的

娇小姐,邂逅豫南回民区

出来的小帅哥。

.

好在已是60年代,

他们都在军队的医院,

后来又转到了司法战线。

各自远离了家族,

在单位组建了小家。

.

他们有三个女儿,

都随父亲报了回族;

又按母亲和内地的习惯,

与汉族没有区别,

回豫南不能入清真寺。

.

他的哥哥来看他,

赞赏弟弟的严谨族俗,

埋怨汉人区不方便。

弟妹做了许多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5页/11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