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天涯博客天涯名博

社会人文关怀·文学欣赏批评·诗文作品观瞻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41527
  • 开博时间:2004-12-02
  • 博客排名:第696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Cynthia_X

2019-05-08

thanmelin

2019-04-26

听听那春雨

2019-04-15

一心先生

2019-03-18

力瑾

2019-03-16

ommp123

2019-03-13

qqwweeasd

2019-03-06

TIANBL

2019-02-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未来的粉丝

未来的粉丝

槟郎

.

他正在倦中午睡,

突然有人拜访。

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

有着新奇的服饰。

·

他说是他的粉丝,

从千年之后来。

通过时光隧道逆行,

久仰伟大的诗圣。

.

说他是作协主席,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归功于对槟诗的学习,

已不满足朝拜圣墓。

·

他听得满脑疑惑,

终于确认事实。

而现实的另类诗人,

只能在网络苟活。

.

不禁好奇地问:

打压自己的实力诗人,

及现在的中国诗坛,

未来的评价如何?

.

未来的粉丝答道:

那些名字非常陌生;

历史上有个南京诗派,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坛与他无关

你的坛与他无关

槟郎

.

他有他的坛,

没有花样功名,

没有堂皇利禄,

没有民脂做的奖章。

而你的坛都有。

.

他何尝未想过,

也做过努力,

但你的宽门紧闭。

本是老天爷的采诗官,

早已不屑一顾。

.

他仍在坚持,

并且高质高产。

很小就开始劳作,

青春至今的传下来,

已经三千篇。

.

他有他的坛,

暗淡无际的大众,

没有光环的各色人等。

不能给什么实惠,

他已欣然。

.

啥样的门卫,

啥样的权威墙栏,

啥样的官僚的行会。

腐鼠的滋味,

猜意鹓雏也可笑。

.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情与信仰

爱情与信仰

槟郎

.

一对恋人的别离,

还定会再相聚。

只是半年来的变化,

思想上发生差异。

.

男的信了佛教,

女的信起天主教。

虽说都劝人做好事,

也有明显的差异。

.

恋人重新相聚,

惊奇地发现新变。

为了爱情的延续,

都劝对方重新皈依。

.

我的教才是真理,

你的教已经偏离。

爱情与宗教如矛和盾,

如何才能不矛盾?

.

他们找到我调解。

我是科学上的无神论,

文学上的有神论,

宗教上的混合论。

.

我劝他们爱情第一,

信仰上混合彼此;

离开相互矛盾的教会,

只经营二人的天地。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狗的最大问题

狗的最大问题

槟郎

.

小时候家里养狗,

老狗生小狗;

老狗卖了,小狗送人,

只留下一条继续养。

养狗的历史长久,

对狗特别有感情。

.

几代狗陪着自己长大,

童年的幸福!

吃饭时等着落残渣,

拉屎有它来吃净;

陪着自己玩耍,

守着家院和鸡鹅鸭。

.

长大后,才知道,

狗更多是贬义词。

便思考狗的最大问题,

是只忠于主人;

狗仗人势、反动走狗,

而不是对所有人好。

.

眼里只有豢养者,

其他人被作为敌人,

这是狗的最大的毛病!

人被狗咬了,

不管是不是主人唆使的,

都是狗的可恨处。

.

不过,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头的身影

地头的身影

槟郎

.

从南京到巢湖,

三个小时的路程。

跨省巴士到达半汤镇,

我便提前下车了。

.

熟悉的小镇,

渐渐变得陌生。

只有温泉的味道不改,

痛快地洗了家乡澡。

.

步上乡间的小路,

庄稼在田野里招摇,

它们春播秋收,

年年相似。

而我在不知不觉中变老,

只有乡音依旧。

.

过了一段溪坝,

上到一个大池塘,

便清晰地看到了东李村。

儿时放牛放鹅干农活,

亲切这片乡野。

.

母亲正在劳动,

佝偻着腰身,

戴着宽边圆形草帽。

我赶紧过去,

叫喊一声,给她帮忙,

然后一道回家。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风的境界

如风的境界

槟郎

.

来无踪,去无影,

看不见,在与不在。

如果要了解它,

必须通过别的物体,

根据它们现象来度测。

.

树枝摇晃,彩旗飘扬,

或者卧听松涛阵阵,

我们便知道它。

虽然不能直接见闻,

却表明它的实存。

.

为什么不直接现形,

非要别物来显此物呢?

这就是它的特性。

或者用你的触觉,

才可直感它的部分。

.

我对它的好奇,

使我向往一种境界。

树和旗为什么能动?

心动仅仅是主观反映,

风动才是客观实在。

.

我对诗歌的追求,

便有神秘的体会。

万物中没有诗的物体,

正如风没有实体,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国的母亲

天国的母亲

槟郎

.

至尊至慈的老天爷,

过早地接走了她,

这不是凡人所能理解,

只痛惜子欲养而亲不待。

.

贫穷农家的花儿,

只能在学塾外偷听。

陪她长大的是菜篮子,

和镰刀锄头打磨的乡野。

.

青春的美丽与期待,

她受聘工作队的食堂,

在她圩区的村子,

负责的青年是我父亲。

.

英俊的食堂堂长,

温婉勤快的烧火丫头,

他们共同制出美味,

爱情洋溢在激情的岁月。

.

她跟去了他的山乡,

状元李黼后裔的村庄。

他从此做了赤脚医生,

她生育了一群黄帝子孙。

.

母亲的一辈子啊,

使她变老的是菜篮子,

和镰刀锄头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残花的心愿

残花的心愿

槟郎

·

忘不了那个蜂儿,

他孤独地飞来。

孤独地飞去,

留给她长长的思念。

·

那时她含苞初放,

这个世界新鲜。

充满好奇,

姐姐妹妹们好热闹。

·

她完全开放,

却又近乎遮蔽。

重重叠叠的门扇,

只是半掩着。

·

终于,那个蜂儿,

窥破了秘密。

绕过欲阻还迎的瓣,

直抵她的内心。

·

而今她老了,

容颜憔悴。

外围正在凋谢,

她知道很快会脱落。

·

忘不了那个蜂儿,

又去别处采蜜忙吧?

或者与她同朽,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发呆的体会

发呆的体会

槟郎

·

寂然不动时,

常常两眼收光,

放惰自己的心志,

便有发呆的现象。

·

这样情况下,

什么都可以想,

什么都可以不想,

心灵完全自由。

·

意识随意流动,

不受理智操纵,

不受外物影响,

如在缥缈真空中。

·

有发呆的习惯,

常常不期而来,

被人当做发傻了,

或误解为目中无人。

·

早上起床前发呆,

晚上在发呆中入睡。

发呆是尊贵的,

休闲时才敢迎客。

·

最爱高旷之地,

山顶或海边,

或者茫茫的草原,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独坐南天门

独坐南天门

槟郎

.

我擅自来的,

守门的不让进。

没有邀请函,

更没有所谓通行证。

.

好不容易才来的,

走过了通天路。

吃尽万般苦,

岂能说请回就回去?

.

不回去的理由,

就是来的理由。

那里我主动舍弃,

那里也不全是鸡肋。

.

那里活着只是生意,

一切都在拍卖。

哪里都挤成堆,

少把多踩在脚底。

.

孤独的修真路,

有志者恒心不亏。

我终于来了,

攀上天庭的门槛。

.

苍茫浊世已沉远,

神国境界正在眼前。

就要把住永恒,

过去的都如浮云。

.

独坐南天门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恨死偷狗贼

恨死偷狗贼

槟郎

.

有一种毒针,

形如飞镖,

是偷狗贼的利器。

伪善地接近狗,

突然发射,

狗便中毒倒下。

.

路边的狗,

野外的狗,

随手可以拖走。

院子里的狗,

有杆子伸过去,

或抛出长长的绳钩。

.

夜晚的村庄,

辛劳的人们熟睡了,

狗在保护着主人。

偷狗贼出动了,

悄悄进村,

月光是帮凶。

.

早上发现,

我家的狗死了,

躺在隐蔽的墙角里。

它中了毒针,

坚持着躲起来,

不给恶人可乘之机。

.

为你骄傲,

保留了遗体和凶器,

比其它狗坚强!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花的石头

开花的石头

槟郎

.

只要你心诚,

只要土有肥力,

栽下的石头也会开花。

花儿奇特的美丽。

.

首先你得相信,

石头会开花。

其次你得明白,

不是任何石头能开花。

.

石头有千万种,

绝大多数是死物。

只有极少数有生命,

有生命才有花朵。

.

要想得到石头花,

你得期待,你得辨识。

机会转瞬即逝,

你得一见倾心。

.

开花的石头,

石头上的花朵。

这是大自然的爱情,

坚贞而又绚烂。

.

花开就有花落,

有生就有死。

人啊,坚强又脆弱,

就像开花的石头。

.

死亡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春的幻象

青春的幻象

槟郎

.

高墙壁立摩天,

碉楼高耸入云,

电网铁架如枝干。

一角的大铁门开关,

警卫守备森严。

.

青春在这里出入,

墙梢上东升与西落,

太阳与月亮见证。

囚服光头的人群,

在他周围蠕动。

.

他的头发老长,

忘剪的胡子丛生,

光棍汉不会照顾自身。

几套警服长期不洗,

指导员常常提醒。

.

二十多岁还懵懂,

短暂青春的流淌,

师范生何故改了行?

出没在这高墙大院间,

春水局促地回旋。

.

白天的建筑工地,

四周高挑的岗亭,

沿着围栏反复查看。

偶尔与耳目窃语,

四只眼睛盯着警戒线。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纪念五四百年

纪念五四百年

槟郎

.

又到青年节,

我已进入老年。

青年成了下一代,

学生和儿子。

.

也有过青春啊,

鲤鱼跳龙门。

考进高师校园读书,

扔掉了泥饭碗。

.

从乡下来到城里,

误入电网高墙。

终于跳出来,

从此漂泊外省。

.

二十一岁的经历,

激情燃烧的岁月。

跑到合肥街头散步,

月挂墙梢等我。

.

从县城到都市,

从大专到研究生。

第一个职业是教师,

最后仍是教师。

.

少年时的爱好,

一直在坚持。

那就是写诗,

从抽屉到网络公示。

.

又到五四纪念,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城乡之间

城乡之间

槟郎

.

熟悉的街道,

它的名称长度,

几路公交车和站牌。

常乘车走过,

也步行到尽头。

.

陌生的街道,

两边的高楼大厦,

出入的人群。

各式招牌的店铺,

琳琅满目的商品。

.

熟悉的街道,

水泥路上的车流。

陌生每一部车辆,

来来往往的行人,

交警和环卫工。

.

在城市的街道,

感受现代人的孤独。

想到乡村生活的艰辛,

那里,乡野空旷,

村庄炊烟袅袅。

.

人工的城市,

远离稻田茶园。

而乡村有山果水库,

耕牛与庄稼,

鸡鸭鹅和圈养猪。

.

人类在

分类:诗文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1页/135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