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瑶兰

我爱的,是冰山飘移河流改道的一瞬间!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28710
  • 开博时间:2007-02-05
  • 博客排名:第2101位
博客门铃
博文

微 意

  

你的归宿是柴米油盐,我的路是万水千山。孽缘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24 | 浏览:9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人

  

1,消失

    前阵子,隔壁的隔壁的女人出门两天,回来后发现老公消失了。家里啥也没少,除了那只逢人就汪的狗。那是个消瘦寡言的广东男人,脸黄熟黄熟像颗糖炒栗子,总在黄昏时分吹萨克斯,吹了五年,不很动听,惯了倒也觉得歪扭有情。感觉他像是《米格尔街》里的人物------被奈保尔遗漏了的那一章。

 

2,意外

    “老把子,听说你刚才被三轮车别倒了,有莫得事哦?”

    “莫得事莫得事。见他个老头子,放他一马。要是个小伙子,他今天就吃不了兜着走。”老人甩甩手甩甩脚,狡黠一笑。

    在街头,旁听来的生活。

 

3,虚构

    “他不在的时候,我会想他。”

    “他在的时候呢?”

    “我想念我自己。”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15 | 浏览:8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最后的华尔兹

  

  各位亲爱的们,偶的长篇小说“最后的华尔兹”上架盛大文学“榕树下”。言情小说,无XXOO描写,只供消遣解闷,有鲜花金叶打脸,哦,不,是打赏。望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借钱捧个钱场。咯咯咯,开玩笑的啦,不要钱,写着玩的。跪求各位踩个点,赏点人气。谢主隆恩。

  http://www.rongshuxia.com/book/6172300.html?pkey=157bff9c7b579c31336c52290a0a7ae9

 

      如有兴趣,请戳本页“友情链接”“榕树下‘最后的华尔兹’”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11 | 浏览: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狗 肉

  

                              狗   肉

                 

  1961年的四川,有一户张姓乡下人,很穷。关于幸福的定义,张家人不尽相同。老张头的幸福,是三十年前陆地主死老娘时在村里连开三天的流水席;小张头的幸福,是三十年中吃过的屈指可数的几顿粉蒸肉;三个小小张可没上一辈那么怀旧,他们的幸福很简单很现实:就是吃一块油烙葱花饼!

 

     老张奶奶有双巧手,她告诉三个没妈的孩子饼怎么烙才好吃:和面揉面自不必说,擀面成饼也不必说,关键是油,擀一层面饼刷一层油,再铺上细葱花,然后将面饼打个对折再擀一层。层层如此,这样烙出来的饼,叫千层饼,文火烙出来那叫一个酥和香啊,咬一口,抖一地皮,好吃得能让你找不着舌头。三个饿得百爪挠心的小孩听得眼睛放光,奶奶说一句,他们就咽一泡口水,咕隆咚,咕隆咚,口水成了石头,干瘪的肚子成了枯井,听得见石头落井底的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6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 句

  

醉笑陪公千万场,犹欠烟花两三重

 

无数次曾是惊鸿照影来,无数次塞上牛羊空许约

 

持酒待日出,晚安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6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和谁去听李宗盛的演唱会,手拉手,轻轻唱轻轻合,轻轻摇摆身体,像威士忌里缓慢融化的两只冰块,轻轻地晃荡,轻轻地叮当作响。然而没有谁,也没有冰块,连威士忌也没有。

  

 

李宗盛 《给自己的歌》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11 | 浏览:6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柔 软

三个月的小家伙,眉清目秀。还不会谈心,只会哇哇乱叫。

但是会用脑袋蹭你的手,要抚摸,然后团成一个毛球,呼噜入睡。

无论世界怎样生硬,总会有柔软的事情发生。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至少为此,我成了一个有神论者。

柔 软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24 | 浏览:9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 人

  

去途漫漫,提灯自照,一任杨花作雪飞

 

“多少春秋风雨改,多少崎岖不变爱,多少唏嘘的你在人海”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9 | 浏览:5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坐忘

  

从昨儿午到现在的第一顿。

其实偶尔一天一顿也没什么。没有在长夜活活饿醒过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世间别的也一样。凡事求全不祥。

坐忘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11 | 浏览: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装

  

在当下,坚持邮局汇款的杂志是可亲的,质朴而不合时宜。

我喜欢汇款单多过银行转账,正如喜欢街角消失的邮筒多过快递小哥的蹦蹦车,只因它们有种类似古代的缓慢、执拗与落寞,像窗外晚霞驮着夕阳远去,老房子里老虎灶熄了但长嘴茶壶还温着,水汽氤氲,情人的眼神还在躲闪,灯还未掌,酒刚入口。有人情味儿。

 

工资与稿费的感觉也是迥异的。

取工资像回家,一边庆幸自己有个老婆一边沮丧他妈的老婆怎么还是那个老婆。

取稿费则像去了趟东莞,爽!

 

2014年第一笔稿费。立此存照。只为提醒自己,坚持写字,坚持假装与文字发生着关系,不过是为了给你的诸多恶习找个过得去的理由,而已。

假装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24 | 浏览:5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 情

  

整理旧物。翻到一张纸条:绝不向他们认错,除非是你。

那年,那月,那天,那个因打架被老师揪到办公室的男孩子。

那时的青春是晦暗的,与长得不见尽头的河堤与一些大雨有关。充满不可名状的不适,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感,如此刻骨,像胎记,至今无法洗去,连笑声都透着一种心虚。不同的是对自卑的认识,从前仅以为是外表不美丽,现在知道是自己的质地太糟糕。

一晃,好多年了。

 

今天乱翻书,兜头撞上里维拉那句,“远在我热情地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之前已经浪掷了我的心。”擦,犹如当头一棒,顿时眼前一黑。

 

乱世需用重典。那些当年听Nirvana的孩子现在都在干什么呢?青春是焰火,中年是路灯,柯本是短暂灯火之上的永桓星辰。我的。

Lake of Fire - Nirvana (Unplugged)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16 | 浏览:4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才开始

  

  “那时住在学校不远处那条老巷子。逃课的学生在那儿谈恋爱,或是与社会青年打群架,还死过人。晚上回去,总会从不知什么地方传来打杀声。早上出门,巷子里有时会拖着长长一条血迹。”

  “不害怕吗?”

  “会紧张。但我知道,关上门就没事了。”

  一位年轻的新同事同我追忆五年前高三租房片断。她个子小小,不算漂亮,但我觉得她警着眼睛紧着身体走在幽暗老巷子中的样子非常迷人,像某个残酷青春影片的画外音。

  怀念那些将自己磨得像刀锋一样锃亮却又不知为何出鞘的年轻人,怀念那些充满钝痛与迷茫的青春,莫可名状,非常杨德昌,非常北野武,“我们完蛋了吗?”“傻瓜,我们才开始。”(“坏孩子的天空”台词)

 

 

北野武“坏孩子的天空”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23 | 浏览: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的腰眼

  

自注一行:部分内容来自我的新浪微博原创

 

1,写得极其疲累,抽一支烟解乏,又一屋子烟味儿;吃了块点心,心肠甜柔起来,牙又痛起来,无法两全,处境尴尬,像所有那些令我欢喜的人和事。
  
  2,普通青年和文艺青年的区别仅在于:一辆客车喝风屙烟自眼前驶过,普通青年看到的是车身处“长安客车”字样,而文艺青年看到的则只三个字:“长安客”,顿时万水千山,顿时风尘仆仆,心中轰鸣,惆怅不能自持,“君不见,外州客,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
  
  3,新年愿望:a,成为一根火柴,点燃科本·柯特老师不插电演唱会时那支藏着大麻的烟——虽然他死了,但此心愿无限期生效;b,做飘洋过海的一滴雨,在强尼·迪普老师经过时落下,轻抚他的脸。
  
  4,总觉得贵国很多城市的历史,就是从万里桥边女校书沦落到红灯区里站街女的历史。
  
  5,人生的腰眼是青春。其余的,全是鸡眼。
  
  6,关淑仪李香琴的粤语歌,“三千年前”,似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22 | 浏览:8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岂有骚情似旧知

    这个时代反对抒情,这个傍晚因此毫无新意。
    风一如既往,推敲所有波澜壮阔之词:江湖!江湖!
    却在低眉处,倩一枝梅,为我拈出典故,典故里有您。
  
    照片有版权,请勿转载。谢谢!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25 | 浏览:1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总是睡在我的童话里

    我的故事始于一片多余的海
    在那里,鱼秘密地走私着盐
    而天空睡在水里
    你说,这叫蓝
  


  
分类:乱发簪花 | 评论:31 | 浏览:4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8

静波儿

2019-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