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0564
  • 开博时间:2007-02-0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读书偶记:倾斜与平衡的幻想世界

 信仰来源于对未知的恐惧。

黑与夜皆是恐惧的最佳代言,而我对恐惧的初次认知,应该是来源于幼时的一场老电影——《画皮》,这部八十年代上映的国产恐怖片,因其恐怖指数过高,已在国内禁映多年,或者至今还有许多同龄人仍能记忆犹新。但对我来说,影片情节的印象已不甚深刻,只依稀记得黑暗中的影院在惊悚的电影音效里无比空旷,能给予温暖的人们气息遥远,似乎连椅子的尺寸也会无限扩张,我飘摇其上,在每一个被制造出来的悬念中瑟瑟,如灭亡世界后唯一的幸存者……当厉鬼撕下美女的伪装,朝被害者伸出手去,我呼吸停顿,捂上眼睛,在前排的靠背之后蹲下来,拒绝一切声响传入耳中,努力回想紧闭的影院门外那明亮的日光……恐惧和黑暗退缩了,四周的呼吸逐渐清晰可辨,使我确认了我的安全。

  我承认我是个弱者,至少那时候是,胆小得连一部恐怖片也无法完整观看。绝非那些可以捂住眼睛从指缝里偷看的女生们那样向往对感观的刺激。我惧怕未知与心理上的无助,所以我想象了日光与白昼,连同它们象征的光明与生机,都因我呼唤而前来,助我抵敌恐怖情节所带来的心灵伤害。
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0 | 浏览:9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关上海




  我心头一直搁着的一个上海,是传说中的“十里洋场”。

  如《金锁记》里:“敝旧的太阳弥漫在空气里像金的灰尘,微微呛人的金灰,揉进眼睛里去,昏昏的。街上小贩遥遥摇着拨浪鼓,……里面有着无数老去的孩子们的回忆。包车叮叮地跑过,偶尔也有一辆汽车叭叭叫两声……”印象里的这上海是清顺而练达,且不温不火的,虽有时有些取巧趋炎地奉承,却绝不谄媚地彬彬有礼。外滩旁的轨道电车;弄堂、舞厅和上流社会等,这些标志过旧上海的特征,都曾在爱玲笔下生动无垠。只是,彼时早已定格在她书中的文字间独自炎凉。

  然而今时今日的上海滩大都会,在那些弥漫在夜色里的灯红酒绿与风花雪月间,我还能寻得出几分旧时的气息残留呢?

  但八月的太阳却绝不是“敝旧的”,它簇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0 | 浏览:5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汶川地震




  想为汶 川 地 震写些什么。



  但千头万绪,总理不出一个起始。因为太重,所以语言散碎如瓦砾堆积,扼止我咽喉,压制我呼吸,及至食道、胃部、心脏和所有器官。那些依山傍水的熟悉道路,映 秀小镇还有都 江 堰夜晚河边的种种影像……一幕幕,时时总在脑中电闪如影片回放。



  现今都湮灭于那天崩地陷的一刹,残留成我记忆间微末的点滴。何况还有那么多从此相阻于阴阳殊途的鲜活生命,彻底瓦解掉那些我曾经引以为傲的无动于衷和冷漠,使我动容至冲动。



  0 8这个多 事之年,我深爱的、灾 难 深 重的家乡啊……远在异乡的我,拿什么在你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0 | 浏览:5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记一则·玄门仙踪

  陪一位皈依道家的朋友去观里见师父,天晚落雨,清冷的天气适合去到那样安静的地方。朋友看我平时喜欢这些精神上的,与现实不符的好高骛远的东西,说她师父那里可能会找到适合我的。思想起来,也觉得最近有些不宁,所以我去了。
那观紧临大街,铁门在身后一关,就把车水马龙隔断在红尘之外。顺着黑暗的通道转上木质的阁楼,那里有清茶一杯,根根绿针悬垂,袅袅地茶香与氤氲的檀香混合,一个破旧的小放音机里悠悠地放着唱经的仙纶,我在恍惚中渐渐安定下来,静静的坐着不发一言。

  师父过来与我们交谈,因为朋友介绍我喜欢这些,所以他可能是想探寻我是否和“道”有没有冥冥之中的善缘。

  问:为什么喜欢这些?为什么有些人却不喜欢?
  答:需求不同。有人需要那些实际的,可以真实拥有触及的东西才可满足;我或许更喜欢探求和了解在思想上,那些在不断变化里可以找出依据的道理。

  问:那你对好坏有什么看法?
  答: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尺度的问题,衡量的标准不同,好与坏的定义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1 | 浏览: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结绳以记

四月•结绳以记

  四月维夏。清明才过,春就消瘦了。
  时间这个久荷的旅者,沿途行来,沿途轻抛,所有陈旧的、过季的和重负的。
  如我生命前三十年间日月。
  寒暑不常,近来每多感怀,却不是伤春。回首,似揭一本久藏的线装书,弥散着积年的霉湿,有心于空白处,为逝水流年做个细致些的批注,又恐文字激扬,惊起故墨尘土中,潜藏于字里行间蠢蠢欲动的书蠹,缓缓爬行,痕迹斑斑,零落着呈现的,不知是晕开的陈墨,还是旧年花事遗下的点点残红。
  发现开始逐渐喜欢独自回忆和感怀,而怀旧,据说是衰老者的征兆。

一、童年
  1.三岁,有只迷途的小麻雀张惶闯入家中。我预谋抓捕,对即将来到的危险它浑然不觉,停在一隅小幅转动着脑袋,远远通过黑豆似的小眼观察我,丈量测算我与它在距离上的安全比例系数。没有练就古墓派的武功“天罗地网式”,但除“四害”的疲劳战术却无师自通,我悄悄关紧门窗,把它幽闭在一个狭小的空间,然后来回跑动着驱赶,不给片刻落地小憩的机会——透见阳光的窗户干净而明亮,却不是自由正确的出口。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0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遇见·一个阻街女郎的十年

    1.最近有部电影叫《好奇害死猫》。
  
    名字看了令人有些后怕,我是个好奇的人,对未知和那些与生活圈子永不能交汇的一切充满了无知无畏的好奇心。我将会是那只被害死的猫么?
    
    但是我相信,生命充满不可预见的遇见。有时正是好奇心引领我们意识到了这种遇见。
  
    例如那个阻街女郎。
  
    2.纤陌纵横的街道支离破碎地切割了城市,形成许多大小不一的方格子。每个格子做为不同的生活空间,都有自己独特的功能和性质。
  
    我住的地方就在其中的一个格子间里,从厨房侧开的小窗望出去,水泥路面的大道冷峻且庄严平整。但如果到了晚间,华灯初上之时,周围的酒廊、茶舍和可以想像得到的任何交流感情、打发寂寞的场所,就都从白天的蛰伏中复苏过来了。这时霓红流光的大道上,车来车往里就会隐约闪现出一个个敝开着的大门,门口辉煌的灯光后,暗藏了许多真切而烟火气十足的活色生香,任谁看了,胸腔之中都会不由自主地涌动起一种对生活无比敬畏的热爱。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0 | 浏览:6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碧梧栖凤——湘西散记




一、
  “凤凰”确是个好名字,即便没有沈先生的《边城》,也足够一听之下即可衍生出诸多想像。《诗经•大雅》有云:“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还有“种得梧桐栖凤凰”,可见“凤凰”与“梧桐”这两种事物总是息息相关的,大概就因为这个关系,于是《边城》中的小姑娘沈先生也给她起名为“翠翠”,翠的是梧桐,只在湘西边棰的这处小山城里,合受烟霞供养,从容来去在没有机心的清山绿水间自在长成,种种情形无不安静详和。

二、
  生动而分明的色彩可以用来代言四季:轻柔的浅草绿色是春;坚硬的灰白色是冬;热烈的橙是夏;而象征收获的土黄色则是秋。
 
  闻说湘西春早。

  当车辙两行,碾碎沿途多少寒山瘦水沉睡的酣梦之后,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0 | 浏览: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桃

  春桃也许并不叫春桃。

 她也有可能叫夏荷、秋菊或是冬梅。究竟具体姓甚名谁,现下无论我怎么努力去回想,都已记不真切了。所以我只好尽可能释然地告诉自己,其实她叫什么都不打紧,我须要明白的只有一点:在我生命的某个阶段之中,始终有这么个人,化做一个符号,蛰居于我记忆长河的某处。波澜不兴时,也许从不会想起;但是,倘若偶遇了某种触动,便会随着记忆的沉渣泛起,然后,所有与之相关事物或景象便会沉浮我于回忆的波谷与波峰之间,直至淹我于没顶。

 还是姑且容我在这篇短文内称她做春桃吧。上次我已形容过了老家故居的小巷的面貌:巷口处有一个年代久远的大古井,不知何处而来的地下水顺着井壁上的石笋终年汩汩的滴下。小巷因此而得名为“石笋井”。如今时过境迁,小巷早已拓成街道,两旁高楼林立,连名字,据说也更名成了“大古井街”。而当时石笋井,仅是在宽不足三米的小道两旁对立着的两排老式木板平房而已。谈不上美,也谈不上什么古迹,只因烙满了我童年的足迹,所以一回想,便不禁生出些怀旧的暖意。

 石笋井的邻里间都是些再寻常不过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经古寺



家乡小城,寻常得很,虽地处天府之国的巴蜀之地,物产也算丰富,但风土人情却无甚特异之处。平日里,人们惯过的生活节奏是蜀中特有的不急不徐,及至节假日的有暇时光,便三三两两的前往周边略远些的村镇,大约是想呼吸吞吐于田园之间,以涤去久居城市的尘垢。

  出城西去约五十华里,有座名曰“花果山”的龙泉山,以出产大而多汁的水蜜桃而名传。而附近可去之处,唯一能跟风景名胜沾上点边的,便是这龙泉山脚下、旧公路环绕之处那红砖碧瓦掩映,飞檐斜挑出的一间寺院,抬头即见,正面匾额上草书着三个大字:“石经寺”。

  我幼时顽劣,常跟几个同伴逃了课,在城外招手拦下辆过路的破巴士,往石经寺方向而去。那时的汽车,多半烧的是柴油,一路上吭哧吭哧的喷着黑烟,在泥土路上摇晃二十来分钟,约摸我们几个轮番说完一个笑话的时间,就到了地头。下了车,无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0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朝云暮雨

无计可避的是自然,季节的规则由不得人的喜好,晃晃悠悠便进入了四、五月间的梅雨季节。

 城市阴湿的天空里,镇日绵密来去着淅淅沥沥、或大或小的雨,地面上坑坑凹凹的水晕才浅得一点又一汪一汪的盈满了。不知叫哪里来的小风儿吹皱,轻轻荡漾开去,一波接着一波,如此平了又复,复了又平……来不及观察它们的,多是周围那些撑了伞来往的路人,偶有嫌积水碍事轻轻跃起跳开去的,也只微一皱眉,顶多喃喃咒骂几句天气的恶劣便再不停步,只有有了目标的奔波,才总这么行色匆匆。

 人心是个难测而不着头绪的东西,往往会因气候的左右,遇了晓色云开便豁然开朗;连绵阴雨就阴郁沉闷。医学上讲,常人的心脏跟他左手握拳的形状大小相同。就是这么一颗拳头大小的、不停搏动着的心,却储藏着不知其数的各种奇怪念头。我常常怀疑,这其间会不会有什么科学上的道理,或许自然跟人之间,是存在着一种不为人所知的交流方式的,无须诉诸有形的实体,便可操控人的肢体乃至心灵。包括日出月落,潮起潮涨、包括风云雷电,酷暑严冬,无一不能通过它们各自存在的形态及方式,去遥感每个人的情绪变化。
分类:所谓随笔 | 评论:0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