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65378
  • 开博时间:2004-11-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在梽木山上

【】 鲍鱼在海里 游的时候 这时可以想象一下 另一只鲍鱼在海底 它们的距离 是一只鲨鱼 【】 杜鹃 在梽木山上 叫映山红 开红色的花 那年夏天 小马本来是去 摘映山红的 打算送给铜锣井 的二妹子 一到梽木山上 那么多的花 小马想先躺下 休息一下 【】 伍家井 进去100米 那个没名字的小店 有炸醬削面吃 【】 下雨的时候 小廖在伍家井 买了一把伞 然后去吃米粉 吃完米粉 雨就停了 一直到了咸嘉湖 小廖才记起 我的伞呢 【】 剪完头发了 我们回家 汪小淇的右手 一直放在头顶上 摸着他的头发 在卫生间里 汪小淇撒完尿后 对着镜子 傻傻地笑 【】 李静 我们不认识 青红 我们也不认识 这样算起来 有两个人 我们不认识了 【】 那天晚上凌晨3点 当在睡觉 老庄横七窍生烟 都在聊天室 青红从我们身边 走过去了 那辆从郊外 开过来的公交车 和车上的李静 一定没有经过观沙岭 这是我 唯一肯定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我想一边看着你

【】 现在 另一条路 就在我们前面了 二木 你知道吗 那里有片安静的树林 我想一边看着你 一边躺下来 【】 去岳麓山下 米汤的屋里 有很多的选择 走路 坐公交车 骑单车 我们是开火车去的 你没有想到吧 嘿嘿 【】 我喜欢白色的花 好象没有什么理由 远远地看着白色的花 和我之间的距离 走来走去的阳光 闪烁不定的湘江 二桥边的玉兰 咸嘉湖路上的刺槐 它们象走散的一对姐妹 【】 他就那样躺着 在汩罗 发黄的面孔 年代模糊 久远 菖蒲和艾叶 快走近五月了 把他唤醒 你准备了上好的米酒没有 昨天晚上 你们还坐在一起喝酒 从岳麓山下来后 他躺下来 躺下就成为一条河流 被五月折叠打包 有水的地方 就有人在轻声地呼唤 他的名字 【】 黑色的鸟 乌鸦 两只 它们不象在 天空中那样 自如地跑动 它们在汪小淇 和我之间 优雅地漫步 横的出现 让它们大吃一惊 【】 紫云英 很偶然地从一个人 口里说出来 他接着 说起另外的事 两个女孩 在草坪里照相 一直到晚上 他们喝酒的时候 紫云英才在 我的脑海中 怒放 【】 就这么多了 一碗汤 一碗饭 自己做的 自己吃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小四和他的朋友

【】 艳阳高照 稻谷就黄了 禾桶从这丘田 移到那丘田 小四背着书包 猫着腰 翻开老李家 扮过的稻杆杆 那里面有时夹着 一穗稻穗 小四顺手就把 稻穗放进了书包 【】 + 桎木山上 只有两种树 一种杉树 一种油桐树 + 杉树下 天晴可以 把杉针扒拢来 落雨更好 一簇簇的蘑菇 小的围在大的周围 + 娘家河 齐小四的膝盖深 两头用泥巴 砌成墙 再用脸盆 把水慢慢泼出去 看得见跳动的虾米 和挤成一团的鱼 + 一天到晚 那头黑牛的嘴巴 没有停过 睡在牛栏上的小四 一觉醒来 就着月光 那头黄牛睡了 那头黑牛还不睡 + 李子还是青的 小四爬到李子树上 吃一个 又酸又涩 从李子树上下来 小四想了想 又爬了上去 + 把桎木叶的茎 抽空 就是一根吸管 对着油茶花的花蕊 轻轻一吸 一朵油茶花 只有一滴花蜜 几只蝴蝶 在边上飞来飞去 + 外婆用沙罐子 煮饭的香气 小四老远就闻到 知道妈妈 从城里回来了 小四就开始唱歌 公社——是颗——向阳藤 【】 + 白色玫瑰 来自那个深夜 金星大道 往北100米的地方 一根刺 扎进了他的无名指 他还是把花 捧到了自己手上 然后向那 亮着灯的地方走去 + 另一个深夜 他怀揣着钳子起子 去桎木山下的村庄 白天他去赤脚医生家里 吊萄葡糖水 那一笼肥实的鸡们 让他眼睛的瞳孔 放大了两秒钟 + 他过去做过什么 这个城市 已经一无所知 他幸福的潜伏下来 带着老婆 呀呀学语的孩子 开始新的生活 + 他是喜欢黑夜的人 黑夜里的月亮 熟悉他的身影 他几乎差点就忘记了 桎木山 白天忙碌于生意 夜晚端起酒杯 清明节的时候 他随便去了一座小山 烧了几串纸钱 + 他现在不叫小四了 如果有人在背后 突然叫一声小四的话 下意识的 他会回过头 去看看 那次他吓了一跳 小四小四 有人不停地叫 他抬起脚就跑 当他忍不住回过头 看到一只叫小四的狗 就紧跟在他身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8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纳木错已经很遥远了

【】 菜园子里 葱 莴笋 包菜 香菜 雪里红 在各自的位置上 茁壮成长 活蹦乱跳的汪小淇 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 今天去了长铺子 走得匆忙 鞭炮 酒 水果一样都没有带 所以不好意思 到小廖父亲住的地方 去看一看 小廖说 他父亲不会怪罪的 清明节 带着汪小淇来 他父亲会很高兴的 【】 三月 田里的草 绿了 长铺子山上面的鸟 和小廖 打了声招呼 就走了 小廖在长铺子山 砍过柴 在田里插过秧 做完外面的事情后 小廖再把 拴在树上的妹妹 松开绳子 小廖说起这些 我在心里想 时间过得真他妈的快 【】 把莴笋 雪里红葱 香菜搬回家里 再打开电脑 突然闻到 手上多了一种香气 再闻闻 是香菜的气息 跑到阳台上 拿起几根香菜 放到鼻子下 深呼吸 有点醉了的感觉 奇怪 把这些菜 搬到车上的时候 怎么就什么也没有啊 【】 吃完饭 天也黑了下来 我们打算 离开长铺子 回长沙 汪小淇哭着 不肯上车 问他是不是 长沙没有狗狗 他也不做声 【】 一溜老人 年纪最大的90岁 最小的也有70多岁 全是女人 小廖一个一个地喊 满姨 大姨 舅母 我赶紧抱着汪小淇 去看茶花了 【】 路上有座山 一半有树 绿色的树 一半什么也没有 就象一个人的头发 被剃掉了一半 60年代一个晚上 舅公公 留着这样的头发 低着头 喝醉酒那样 跌跌闯闯 推开家里的门 【】 天上那一只鸟 折勒说的那一个女人 仿佛都是那样遥远 纳木错已经很遥远了 但一直在那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比一株桂花树安静

再来
汪小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比一株桂花树安静

数码照片太大了,我不会压缩,发两张手机拍的
汪小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赏析]指纹先生选评天涯诗会2006

收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比一株桂花树安静

【】 鸭子一下水 就知道春天的温度了 要是在岸上 鸭子和我们差不多 一转身的功夫 草绿到前面去了 过了湘江一桥 我停了下来 习惯慢慢地成为自然 那高楼上 留下的声音以及味道 早已经被风吹绿 仿佛伸手可及 远去的是梦 现实的湘江里 一条白色回头鱼 浮上水面 有人看一眼就走了 我关心 西长街的黄鸭叫 今天降价没有 【】 从茶楼里 看不到那株桂花树的 比一株桂花树安静 我做不到 而要象郴洲的朋友 喝了半斤酒 就跑去痛快地骂人 我也做不到 那时的我 比一株安静的桂花树 还是差了很多 【】 潮湿的春天的气息 让我一下就想到 那个晚上 远处有人在放焰火 窗玻璃明亮了很久 一列火车 轰隆隆地从我们身边开过 房子摇晃着 记忆被火车唤醒 停不下来 因为我不再是火车头 【】 汪小淇 两只小手 抱着一个空酒瓶 走来走去 很高兴的样子 把酒瓶从他拿走 很容易 那样他就会哭 酒瓶打碎了 碎玻璃划到手 就会出血 最后我用一个苹果 换走了酒瓶 【】 黑市很瘦 在青石板路上 跑起来也很快 我记得他 是他害我 在黑屋子里 关了一个晚上 那时工商所 会议室 一排挂了很多像 我指着其中的一个说 她象妖精 当时只有我和黑市 街道治保主任 戴着红袖章 找到我时 我的腿都在颤抖 发生了什么 【】 一个礼拜 打一个电话回家 老家的父亲说 家里就知道 汪小淇听话吗 小廖的身体好吗 家里就少一点牵挂 开始我觉得 这个要求简单 慢慢地半个月 打一个电话 一个月打一个电话 三个月打一个电话 后来父亲主动 打电话来了 你真的那样忙 我真的那样忙吗 【】 这是湘江 这是桔子洲头 在湘江二桥中间 我指着湘江 桔子洲头 一遍一遍 告诉汪小淇 他听不听得懂 没有关系 作为一个父亲 我应该告诉他 哪怕他 才一岁零四个月 【】 观沙岭 只有一条路 我牵着汪小淇的手 就象两个一岁的人走路 在路中间的菜场 砍了一斤肉 买了两块钱的白菜苔 一些满载货物的汽车 经过我们身边 往三叉矶大桥去了 我们慢慢地回家 【】 现在汪小淇 在阳台上 扶着不锈钢栏杆 大声地喊 姐姐姐姐 我写到 一些满载货物的汽车 经过我们身边 往三叉矶大桥去了的时候 汪小淇坐了下来 手里拿着一枝腊梅 【】 梅朵 从布达拉宫前走过 她身上的银饰 在太阳下面 一闪一闪 罗追就在梅朵身后 春天在更远处 梅朵匆匆的脚步 让罗追心神不宁 坐在山水宾馆 喝茶的波扎西 看着两个藏族男女 和春天一起 很快地过去了 【】 夏天去纳木错的路 满是泥泞 冬天大雪封路 春天去合适 哦该 我们出发吧 纳木错 那一湖永恒的蔚蓝里 没有一只鸟 更别说桃花了 老七说 天堂就是这个样子的 【】 西长街的街道 两辆面包车 对着开就堵车了 中间夹着单车摩托车 兔子这时出现 他跟着一推单车的女人 右手中的摄子 一次次伸进 女人右边的口袋 我都为他着急 前面的街道变得空旷 【】 有阳光的下午 坐在杜巴广场的高塔上 林立的神庙 和远处的冰山 这时汪小淇醒来 哇哇地哭两声 在说他肚子饿了 淘米做饭洗白菜苔 把加德满都 丢到爪蛙国去了 【写给汪小淇的】 + 他睁开眼睛 看到黑暗 他放声地哭 要是没有人过去 他就哭到更厉害 + 叫一声汪小淇 爸爸在这 他很快不哭了 翻身过去 又睡着了 + 你装出 吃苹果的样子 他使劲扯你的衣袖 就是说 他还要吃苹果 + 跑下楼 去买了一包烟 汪小淇还没有醒 睡得很踏实 开始忘记开灯了 + 他只是高兴时 喊一二声 爸爸 更多的时候 他叫妈妈妈妈 + 不知道 他那么喜欢看广告 站在电视机前 眼都不眨一下 饭也不吃 + 最好玩的是 汪小淇会看表情 你板下脸 一瞪眼情 他马上哭给你看 【还是写给汪小淇的】 + 脚步声一响 他的小手 轻轻地动了一下 春风吹过时 种子也是这样 轻轻地拱动身上的土壤 + 小廖说 孩子在睡梦中 长得快一些 最好天亮后 就长大了 + 看到我穿衣服 他立即摇摇晃晃 跑到门口 他知道 我要出门了 他也要去 + 他看着 镜子里的人 在那里憨憨地笑 他就害羞似的 低下头 然后又抬起头来看 + 爸爸妈妈 都在他的身边 他就会蹦蹦跳跳 头不停地摇来晃去 他还不知道掩盖 他的快乐 + 做一个崽崽多好 我有时真的这样想 + 汪小淇又在说不了 看看去 他是不吃饭 还是怎么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一夜就开了

【】 和折勒在田心 那个高压锅吃饭时 鼻涕澎湃 我以为是辣椒的缘故 回到家 才知道感冒 为了不把病毒 带给下一代 今晚我睡沙发 中南工大边上的天马村 桃花一夜就开了 有人发短信过来 等感冒走了 我就陪你去看桃花 【】 玻璃 是秦池古酒上的防伪盖子 贴近大姆指 一下子 进入了肉体 很自然地 没有半点痛的感觉 这时要提到红色的血 就不好玩了 当我走进春天时 寒冷的风还在 我以为感冒 是即将离去的冬天 留下的一个纪念 没有想到不是这样的 多少个我以为 和多少个没有想到 成为了现在的我 给我一张纸好吗 不是要把手上春天 来过的印子擦掉 我又流鼻涕了 【】 一瓶矿泉水 娃哈哈矿泉水 在株洲神农广场 旁边一小店买的 一块五毛一瓶 咳该对 坐在前排的小资说 我们两个喝一瓶 很平和的语气 自然地说了出来 坐在前排的人 觉得这很正常 坐在后面的老七 心想这两个人 把爱和浪漫 在一瓶矿泉水上 都可以体现出来 实在难得 【】 小资同志 这样的喊法 要是折勒叫出来的 或者从老七嘴里出来 都平常不过 哦该今天下午 突然喊了一声 小资同志 我醒了 爱还可以这样表达 实在让我 感到渐愧 【】 晓贤打了领带 穿着西装 喝一小杯红酒 他说明天吃完早饭就走 不吃中饭 他还说我们 我们包括哦该小资 折勒老七 他说我们都是 上帝的儿子 吃完晚饭 还记得先把小麻拉安顿好 再和我们去喝啤酒 这就是晓贤 【】 夜很深了 九方的夜却还醒着 因为晓贤 和老七还没有睡 晓贤坐着 闪光灯 一会闪了一下 直到晓贤点燃一根火柴 咔嚓一下 可以了 看照片的效果 和晓贤还是 保持一点距离的好 要不右边会出问题 【】 这是花瓶 芬兰设计家阿尔瓦.阿尔图 根椐家乡湖泊 美丽的线条创作的 这次我看清了 不是阿尔法 是阿尔瓦.阿尔图 【】 萨拉在冰岛的海底 一直等待凤尾鱼的出现 这事情经美联社报道 成了全世界的新闻 现在不只萨拉一个人 在冰岛了 100多名记者 和萨拉一样等待着 凤尾鱼的出现 这是萨拉没有想到的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 亲爱的哦该 你也睡吧 别再用地雷 来对付我 我不是同志 真的不是 虽然我想抱抱你 就象抱晓贤一样 你睡吧 我一会就下了 可以吗 【】 雨这次来 很简单 就是想把我的头发 淋湿 让我回到2001年春天 这怎么可能 我已经带着汪小淇 一步一个楼梯 走到三楼了 【】 春天的雨 就是这样来了 她在门外 在窗外 在天空里 一遍遍 编织一所房子 那房子太大 要是小一点 我就想搬进去 【】 雨来了 凤尾鱼很高兴 她早就和雨 约好了的 那些草 拍起小小的手掌 庆祝 汪小淇也使劲地摇头 他知道下雨了 我点燃一根烟 和雨面对面 看了很久 【】 想象一下大海 这应该没有妨碍什么人 我不歌唱大海 与我没有看到过大海有关 一个从小河边 走出来的人 第一感觉是歌唱小河 就象歌唱母亲那样 自然而亲切 很多次可以走近大海的 很多次走近长城了 都停了下来 我心目中的大海长城 代表了了一种象征 简单地说 他们都不可以具体地 他们在我的血脉里 【】 现在烟盒里 没有烟了 外面也买不到烟 电视机 餐桌上面 也找不到一根烟 这事很具体 没有烟了 我只可以睡觉 别的什么也干不成 【】 杉树菇 长在杉树下 雨一下来 杉树菇就探出头 伸伸懒腰 不远处的竹笋 拱土的声音 在这寂静的早晨 传得很远 春天啊 我看着下巴上的白胡子 发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一条有刺的黄鸭叫

【】 湘江一桥边 我生活了8年的房子 原来走过时 会抬起头看一眼 现在这样说 还是不能忘记 不是房子 是和房子联系在一起的人 【】 她叫秋 也叫枫叶青青 还取了个名字女人 她叫什么都一样 她站在苦棟树下的 那个冬夜 抬头看着楼上 那个夜里 没有月光 【】 再没有更高的地方 可以去了 我们不是鸟 飞不到天上去 我们就停下脚步 我们也找不到 更好的办法 融为一体 一个晚上 抱在一起 直到精疲力尽 【】 直升飞机坪 在23楼上面 我们是两个人 那个时候 成了一个人 湘江一桥 上的车来车往 就如黑白电影 两句对白 我怕 怕什么 有我 【】 明天去岳麓山 还是呆在家里睡觉 毫无疑问的 我选择后者 岳麓山什么时候 都可以去的 要是天马村的桃花开了 那就要想一想 【】 过年这几天 湘江河里的黄鸭叫鲤鱼 又长大了一点 这是好事情 我在卫生间刷牙的时候 突然看到鬓角上 长出几根白头发 这应该不是好事情 做一条有刺的黄鸭叫 比做一条没有刺的鲤鱼要好 我怎么就想起了这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1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