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5104
  • 开博时间:2004-11-26
  • 博客排名:第24363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读荆林的诗有感----兼谈诗歌的真实》

  《读荆林的诗有感----兼谈诗歌的真实》
  
  
  
  
  
  你为什么要写诗?突然之间就又想到这个问题,也许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不存在的问题。就如去问别人,你吃了饭没有。后者是一种习惯,一种来自于生活中日积月累的自然用语,一见到熟人就脱口而出。所以在我看来,为什么要写诗可能因人而异,而到最后都变成了一种习惯,慢慢的就忘记了,我到底是怎么开始写诗的,仿佛生下来就是一个诗人。我没有问过荆林,你为什么要写诗,要是那样问了,我就不是老七,而成为别的什么人。好象荆林一直在写诗,写诗的人很多巴多,而我偏偏就记住了荆林。在中国自古至今,除了李白之外,不记得还有没有另外一个诗人可以凭借着自己的诗歌而活得风光,就连朦胧诗人北岛现在也是在香港大学靠教书谋生,可见诗人生存的艰难和生活的业余。当然有很多专业的业余诗人被我们纳税人养着,窃以为那不是一种光荣。而荆林呢,属于业余的专业诗人,自然他有一份固定的职业和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这一点让人羡慕不已。虽然有人说: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枇杷黄

《》 凌晨三点 从床高头爬起来 呷枇杷 脑壳里一直 有着那一句话 五月枇杷黄 + 那个阿嫂 坐在沿街的台阶上 一担箩筐 挨倒她的脚 她的眼睛里边 是那一地的枇杷 + 一眼瞄过去 我就晓得 这枇杷 不是毛家桥的货 + 圆润 饱满 小巧的枇杷果实 恍惚中 她就是隔壁屋里 的三妹几 不讲一声你好 低着脑壳 飞快地走开了 + 小淇说 那个大熊猫 不刷牙的吧 小淇又说 我要呷枇杷 《》 孟良崮的煎饼 吃点吧 新鲜的黄瓜 来一根 你们韶山的五花肉 真的好吃 喝酒不 来几口啊 小瓶的湘泉酒 我接过来 喝了两口 又放到了茶几上 列车员 打扫卫生的时候 把酒 轻轻放进他的垃圾袋 晚上下车吃饭 有人说 你们南方人 真的坏 别人对你好 还要去疑神疑鬼 《》 长沙到衡阳 一个半钟头 衡阳到郴州 一个半钟头 郴州到韶关 一个半钟头 这样的话 我就晓得了 长沙到到韶关 要四个半钟头 《》 长沙到茶陵的火车 坐过一次 就知道了 长沙是起点站 茶陵是终点站 我还知道 茶陵的浣溪 那里西施没有去过 《》 一躺下来 就听到 又落雨了 看来 今天哪里都去不成了 我就守在牧场里 把那些屎巴巴 都打扫干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青玉案上磕睡的诗《 兰花令 》《 无想定 》

《 兰花令 》 半夜听到笛声   一面将花盆变成雕床,一面   给自己算了一命      烟头和茶麸都是祥兆   但如果吹笛的人正是上次   擅玩无情对那厮      她在淡盐水味道的星空底下弯腰   如同湖泊给风使个绊脚 《 无想定 》 17、      雨后黎明   窗外鸟啼   无比好听      有时我也轻轻   唱歌   各是各的          18、      女孩站上小土堆   跳脚   扬手   喊飞机   下来吧,吃饭啦          19、      放进嘴里的跳跳糖   就像   四月天气          20、      乌鸫觅樟籽   春雷夯九垓   冰糖红烧肉   鸡蛋香椿苔       2010/4/27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潦草的诗

《》 小淇今天对我 拍桌子了 我吓了一跳 还没有5岁的孩子 想都没想 就是一巴掌 打在小淇的脸上 是没有错 我倒了一杯酒 一口喝下去 小淇哭着喊妈妈 小廖讲 淇淇淇淇 你不对爸爸 拍桌子啊 小淇 又哭着喊埃姐 《》 不要在22点以后上网 发帖子或者回帖子都不行 别激怒我 你知道的 很偶然的 看到了这几句话 理所当然想到 这是对 某某人说的 关心是这样具体 在烟雨中 弥漫 要是你会怎么样去想 接着有人 就告诉了我 这几句话是他说的 某某人说的 其实不复杂的 就如夏天来了 如果 你试图去了解的话 就有点复杂 《》 4个空酒瓶 排成了两排 在辣椒苗的后面 昨天晚上 去饺子店对面 喝酒 就想着要把空酒瓶 都丢掉的 现在 小淇也接起回来了 空酒瓶还是 好好的站在那里 和那些不空的酒瓶 遥相呼应 《》 淇淇淇淇 雨中 有人在喊 似乎是小廖的声音 淇淇 去开门吧 妈妈在喊你 淇淇说 没有看到啊 妈妈到哪里去了 我仔细听了下 楼下 只有雨的声音 还有雨中的石榴 睁开 睡意朦胧的眼睛 《》 多久没有用笔 写过字了 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脑壳里 出现的场景 我坐在青石板街上 伢老子 一巴掌扇过来 我捂到脸 还不敢哭一声 有一枝派克笔 和刘翼一起去买的 在芙蓉路立交桥 那块子 怕小淇做玩具了 派克笔 躲在祭红坛子里 只是没有墨水 要不在这寂静的夜里 我真的想 给你写一首 潦草的诗 《》 关于手手 不是我的左手 自然也不是我的右手 更不是 那个台湾诗人写的 紧握你蔷薇的 冰冷的小手 手手是我的老乡 她在冷水江 呆过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 一阵风 把她和灵儿 带到了一个遥远的异乡 那个地方 老苏东坡呆过 老杜甫也呆过 现在轮到手手了 这样讲 没有别的意思 手手也是个诗人 她写灵儿 写自己的生活 这一点 和那两个老家伙不同 下次过去的话 把那两个老家伙 喊出来 喝酒 然后写诗啊 灵儿 自然是裁判 要得不 《今夜》 我不象你 面对窗外的黑夜 去找 什么月亮来 抒发一些情感 那是我 10多年前 做的事情 今夜 我坐在你的对面 一块巨大的石头的两边 黑夜在我眼里 就是一块石头 你不可能 把它敲碎 我也不能啊 石头里有遥远的故乡 还有那 滔滔的资江水 你能带走吗 这是一个难题 我们去把 那块巨大的石头 打碎吧 你好象在上游 你就游下来了吧 我一直在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无题两个

《无题》 手指尖散发出的霉味 弥漫了整个房间 从昨天凌晨开始 我就在找 这霉味的源头 卫生间里没有 卧室里没有 阳台上也没有 很奇怪的是 端起酒杯的时候 霉味不见了 我继续喝酒 继续默念今宵酒醒何处 不知怎么回事 我就平躺在床上了 小淇纯净的身体 没有什么味道 小廖洁净的身体 没有什么味道 我举起了手指 放到了嘴边 怎么不是举起酒杯 鼾声响起 窗外偶尔进来的风 把霉味 带到房子的每个角落 《无题》 在某人看来 单数就代表着单个 孤单的意思 譬如1,3,5 而双数就不一样 象2 两个人 可以组成一个家庭 6个人 可以组成一个大家庭 那么多的大家庭 就成了你们口中的 所谓的祖国 今天上午 我在一张A4纸上 画下三个人的背影 我也不知道 他们到底是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有时春光明媚

《有时春光明媚》 + 这条似曾相识的小巷 和来自记忆的东正街 或者西正街 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只是少了青石板 有那么一个短暂的 恍惚时候 我就如走在了十字街 + 一些人 推着单车 走了过去 我拿起手中的馒头 又咬了一口 + 这个星期天的早上 斜对面的小学校 操坪上 剩下散步的阳光 + 没有一丝预兆 在一辆破旧的面包车 的傍边 路一直 有一些倾斜的 可我的脑壳里冒出的想法 让我无法把目光 盯住脚下的路 这样的后果 很快就出来了 + 很多年前 那个人就说了 我的一生 老是右边在出问题 对这种话 我置之于脑后 其实这种话中 也早已经暗示了 一个普通人 和另一个不普通人 之间存在的距离 + 我的脑壳里 绝对不会去想 诸如春天那类无聊的东西 至于具体想了些什么 也还是无聊 那一刻 简单的想起了 一个女人 + 我的右脚 请注意 不是我的左脚 可是 左脚难道不重要吗 我要强调右脚 就可以证明 我的存在 就可有可无了吗 + 我的右脚 在向前迈步的时候 在那条看似平坦的路上 脚背突然着地 啊 痛的声音 脱口而出 + 这件事 也许不值一提 痛 只不过是 偶尔提醒你一下 你还活着 + 每天喝酒 每天上网偷菜 天气 不外乎落雨 有时春光明媚 + 上午去电力局 带小淇 去交上个月的电费 227.15元 平均起来 每天的电费 7元5毛多那么一点点 + 公交车 到银盆岭 经过杨裕兴老店 小淇看到了 讲要去杨裕兴 吃面 + 117路公交车 来了 招手 公交车没停 一直到很多人的身边 才停 + 我牵着小淇追 右脚 突然又崴了一下 这下新伤旧痛 全到齐了 + 上了 117路公交车 开车司机 板着那张冰冷面孔 真想说他几句 + 还是没有说了 问题是说了 又有什么用 那就不说了吧 《他坐在桃花树下》 这时你睁开了眼睛 来到 烟火人间 哇 放肆的哭一声 那些远处的桃花 在睡梦里面 听到你的声音 就开了 春光明媚的三月啊 你什么也没有带 披着一肩桃花 走遍了江南 + 一片花瓣 落到他的酒杯里 另一片花瓣 停留在他的肩膀高头 他坐在桃花树下 两眼看着 不远处的桃花潭水 + 一朵桃花的前生 今世 和一个人的命运 何其相似 花落花开 在江南的最南方 你转身离去 然而 天空在那一瞬间 苍茫不已 + 春风 在这时候出场 背影是一片桃林 两个着 长布衫的男人 一坛老酒 然后 一个着 长布衫的男人 一坛老酒 天气暗淡下来 桃花一地 《4月的雨》 四月 你不要去寻找路 也不要担心 会迷失了方向 在雨中 饮尽一杯水酒 沿着雨滴 只管往前走就是 远处的山头 在雨中 祖先低矮的家 在雨中 有很多的话 在雨中 飘过去了 路愈来愈长 到了 站在那里 多年了 反而讲不出什么 你还好吗 就那么一句话 然后就着雨 把水酒 倒了下去 我们还是在泥泞的路上 我们要回到哪里去 还好 有雨陪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诗歌]阳光明媚的上午

门前种的莴笋叶 (阅读74次) <> 站在咸嘉湖路上 远远的 两个女人 行过来 其中一个女人说 你怎么还不回去 是欧阳姐啊 我要回去得那样早 怎么会 看得到美丽的 欧阳姐姐 欧阳姐说 你越来越会讲话了 蛮有味的 <> 去某个人的办公室 阳光和风 纠缠在一起 把我扑到了三楼 房间里 开着空调 我把帽子摘了 还没有两分钟 鼻子就痒痒的 清清的鼻涕 流了下来 看来我 不再是个年轻人了啊 <> 阳光现在 照在我的头顶上 一会就会 到了那棵苦楝树 的头顶 等它到了湘江 我就己经 坐在客厅的那台 电脑前 抽烟喝酒 <> 长的玻璃杯里 开始插着粉红色的布 远远望去 就如一棵树上的桃花 后来倒上了酒 倒满了的玻璃杯 好象什么也没有 围着圆桌 坐满了的人 除了小淇 和那空空的玻璃杯 我一个都不认识 <> 吃饭的时候 他的嘴 在动 吃完饭 坐在沙发上 他的嘴 还是在动 念念有辞 我端了一杯水 放在了 他的面前 说了几个字 你渴了吧 <> 小淇幼儿园 门前种的莴笋叶 今天看起来 和昨天一样 长了没有 我实在分辩不出 小淇背着书包 跑了出来 那个不高的女孩 把铁门 咣的一声 锁上了 我又看了一眼 莴笋叶 <> 在火车站 等车的时候 眼镜片 掉下来一块 右边的眼镜片 它滚到 前面的凳子下 没有发出 意料之中 很脆的声音 我把眼镜片 捡起来 在镜框里装好 右眼睛 再看东西 立即就不迷茫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1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阳光明媚的上午

<阳光明媚的上午> + 三楼的档头 有卫生间 很整洁的外墙 抬头一看 门上写着 女厕所 + 三间厕所的门 都虚掩着 好象暂时没有人 靠窗子的那间 有阳光 + 把门拉开 一堆屎 端正的坐在那里 我退后一步 又上前 把冲水龙头 打开 + 门啪的一声 关上了 在这幢到处是 衣冠楚楚的楼里 我真的没有 为别人收拾残 局的义务 我只是一个 过路人 + 就到隔壁的那间 离阳光远点 就远点 打开手中的书 却怎么也 读不下去了 + 站起来 系好裤子 冲厕所 水流很大 屎很坚定的 站在那里 + 一小块 一小块的 意识不坚强的屎 被流水带走 + 我的大姆指 开始痛了起来 面对那 从身体里 掉下来的东西 要不要 选择逃避 我犹豫了一下 + 继续冲水 继续大姆指痛 继续那堆屎 继续顽强 继续我抽烟 我想我快崩溃了 继续面对一堆屎 + 推开门 新鲜的空气 扑面而来 与身后那堆屎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我拿起墙角的 那把扫把 走了回去 打开水龙头 只冲了一下 扫把一拨 那堆屎就不见了 + 扫把 在水里面 冲了几下 干干净净的 没有扫过屎的样子 我没有回头 看一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过了湘江二桥

<> 在松桂园 坐的402路公交车 那个女孩 面对着窗外 打电话 很快402路 过了湘江二桥 那个女孩 把头低下去 电话还是在耳朵边 观沙岭下车了 我一步跨过 路中间的护栏 女孩跟着 跨过 路中间的护栏 我走房子的后面 在两幢房子之间 女孩的声音 飘过来 我上楼了 回头一看 那个女孩又到了 我的后面   <> 汪小淇 坐在小火车上 他边上的大公鸡 也坐着一个孩子 孩子的妈妈 在修鞋子 这时 另一个女人 牵着孩子过来了 孩子的妈妈 指着女人低胸的衣领口 女人指着 大公鸡边上的孩子 孩子穿了一件 白色的衣服 象穿着一件大衣 看不到脚了       <> 头发花白的老人家 坐在石凳左边 右边的老人家 戴着眼镜 汪小淇吃一口馒头 就跑开了 戴着眼镜的老人家讲 我原来在 红卫织布厂 后来垮了 又分到二纺 唉,现在又垮了 红卫织布厂在织机街 贺别在那里 开了一家书店 <> 四冒几 打了一个报告 上面写着 尊敬的干部 我是犯人四冒几 新来的 监牢里的日子 枯燥而漫长 请干部 从人道主义出发 解决一副扑克 此致 敬礼     <>   一个小小的窗户 可以看到 一小片天空 窗户的下边 全部用木板钉死了 窗户的外面 是一条路 四冒几喜欢 把耳朵贴到木板上 听有没有人走过 那高跟鞋 叩在地面上的声音 让四冒几 兴奋得把手 伸进裤裆里   <> 轮到四冒几 倒马桶了 杨老二 晏老鬼 都在晒太阳 四冒几 抬头看到 上面岗亭上 刺刀的闪光 经过女监的时候 几张脸 伏在木栅栏门上 四冒几的眼晴 差一点点 就跳了出来   <> 那种热度的逼近 来自阳光 也很可能来自内心 我顺手 把铝合金窗拉上   <> 然后是山谷 你看了一眼树 找块石头 坐了下来 小溪里安静的鱼 你内心深处的豹子 青苔上的阳光 正在逐渐离去 天黑下来 你和身下的石头 从远处看 是一块完整的石头 一只蚊子 落到你的手臂上 你没有动一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6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诗歌]9月的诗歌

<>
  
  
  
  那条牛仔裤
  的右边裤口袋上
  有四张牌
  JQKA
  左边裤口袋上
  什么也没有
  穿这条牛仔裤的人
  叫小刘
  小刘把一个
  洗了还在滴水的苹果
  递给汪小淇
  汪小淇看了小刘一眼
  跑到我的背后
  
  
  
  <>
  
  
  
  一走到水中的石头上
  汪小淇就喊
  鱼啊
  鱼啊
  可是天黑了
  水中的鱼
  和山上的树一样
  都不见了
  一直走到杜鹃路的尽头
  汪小淇还在哭
  
  
  
  
  <>
  
  
  今晚
  海风把窗帘
  一次次掀起
  它想看看
  你
  其实这也是
  海的意思
  远处大海的沉默
  一波一波涌来
  
  
  
  <>
  
  
  谷底的火车
  就象经过别人的眼睛
  一闪而过
  剩下海
  和海边沙滩上的一条鱼
  可以唱歌的秋天
  可以喝酒的秋天
  我在一列火车里
  与身边的人
  换了一个位置
  蔚蓝扑面而来
  然后我
  深深地吸了
  一口气
  
  
  <>
  
  
  火车往海里开去
  坐在12号车厢的何美丽
  正低头吃盒饭
  一会鱼就在窗子前
  游来游去
  何美丽抬起头来
  看到一条鲨鱼
  手一松
  盒饭掉到了地板上
  鲨鱼口一张
  把盒饭吞了下去
  何美丽用右手
  使劲掐了下大腿
  痛
  
  
  <>
  
  那种热度的逼近
  来自阳光
  也很可能来自内心
  我顺手
  把铝合金窗拉上
  
  <>
  
  这时候
  应该坐到山上去
  我的意思
  是不去哪棵树下
  去那山顶
  习地而座也好
  几个人
  举杯喝酒
  
  <>
  
  烟灰缸里
  一根烟燃着
  我一定是没有看到
  又点了一根烟
   
  <>
  
  月饼
  在杜鹃路上
  呷了半扎
  来这之前
  喝的宝丰酒
  和昨天喝的不同
  昨天喝的邵阳大
   
  <>
  
  给汪小淇杯子里
  倒了点雪碧
  汪小淇举起杯子
  口里喊着干杯
  杯子和杯子
  碰撞的那一刻
  小廖飞快地
  把一口饭
  塞到汪小淇口里
  
  <>
  
  红辣椒的边上
  就是黑夜了
  我把眼睛抬高一点
  看到天空
  可是
  我看不到大海
  我就又喝了一口酒
  对面窗户里
  一个人在说
  吃月饼吗
  我摇了摇头
  <>
  
  我又回过头来
  看了一眼
  雨在烟雾中
  迷朦的味道
  杜鹃路
  左拐弯之后
  就是观沙路了
  有一个人
  躲在柱子后面
  我们经过他的身边
  
  
  
  <>
  
  还没到湘江二桥中间
  已经吃完两个包子
  现在第三个包子
  被我的左手紧紧抓住
  灰蒙蒙的天空
  好象就要下雨了
  西长街的鸭子
  有6只
  在中午之前
  会跑到咸嘉湖去的
  摩托车走了一个s形
  这个秋天的早上
  摩托车跑过湘江二桥
  在很多的汽车中间
   
  <>
  
  咸嘉花园怎么走
  903路公交车
  过了玫瑰园后
  年龄细的女人
  转个背来问
  带小孩
  年龄大的女人
  903路不走商学院啊
  我就不晓的了
  戴着墨镜的司机
  从洗心禅寺庙出来
  脚一踩油门
  正在超过
  走在前面的第3辆
  903路公交车
   
  <>
  
  好象风挺大的
  楼下的火车
  跑过去的时候
  都在摇晃
  而海
  唰地一下
  站了起来
  又倒了下去
  黑暗中
  雨又赶了过来
  它从30层高的楼顶
  一跳就到了
  火车的身上
  海慢慢地平静
  它一手抱着天空
  
  <>
  
  苏轼
  字子瞻
  又字和仲
  号“东坡居士”
  苏东玻一辈子
  写过好诗好词无数
  今夜看到月亮
  我就想起这两句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
  
  何美丽
  提着一个蛇皮袋子
  里面装着
  一包做好的鱼仔几
  一坛子剁辣椒
  一大盆蒸熟的米粉肉
  从火车站到
  何美丽的崽读书的学堂
  要一块钱的车费
  何美丽舍不得
  何美丽走路
  一个上午就那样过去了
  何美丽看到崽
  从教室里出来
  跑了过去
  拉住崽的衣角
  大声地喊
  崽妈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何美丽的崽
  一把挣脱何美丽的手
  说你是谁
  我不认识你
   
  
  <>
  
  那张脸,长满胡子,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奇怪的是熟悉里面有一种亲切,他是谁,我想不起来.茅屋村门前去船厂的小路,堵满了大大小小的车子,他骑着摩托车,后面驮着一个女人,我的摩托车前面是一大堆的莱.他向左边去,我向右边去,车流缓缓移动的时候,我看到他的嘴唇动了动,我说了一句:怎么看到到你那么熟.他说:我也是.他一开口说的话,就是我们的家乡话.这时,不堵车了,他身后的女人说走吧,他就走了.
  
  <>
   
  呜
  轰隆轰隆
  远处延伸过来的波涛
  就象小时候看到的火车
  很遥远的感觉
  窗口里
  有人在吃面包
  一闪而过
  你满头大汗跑过去
  火车在山那边
  呜地又叫了一声
  你大声的回答
  哎
  外婆在叫你吃饭了
  
  <>
  
  塔山码头边
  住着一个妹子
  是李典明的亲戚
  李典明的弟弟
  和我一起烧锅炉
  妹子长着圆圆的脸
  我找她借过一次扁担
  她请我看了一场电影
  就这些了
  没有人相信
  连李典明都说
  我屋里那个妹子
  不错的
  我说蛮好的
  那次在青石街
  碰到李典明
  李典明又说
  我们差点就成了亲戚
  
  
  <>
  
  
  7点出门
  阳光照着眼睛
  我突然有那种
  全身透明的感觉
  很奇怪
  走到咸嘉湖路时
  阳光又照着眼睛了
  这次
  我想飞翔
  象一只鸟那样
  去山那边
   
  
  <>
  
  白色的虫子
  在白色的米粒上面
  因为缓慢
  所以看不到
  他只回了一趟长沙
  窗户关得好好的
  那些虫子
  仿佛也知道
  秋天来了
  现在他在阳光里面
  那些虫子
  那些白色的米粒
  在他的身傍
  
  <>
  
  那面很大的镜子
  因为你的出现
  开始摇晃
  深秋的大海
  抱着你
  只是我长久的注视
  令他不安
  我一直在的
  有时是风
  有时是高飞的鸟
  现在
  我坐在镜子的对面
  
  
  <>
   
  乃乃的
  你又换花样了
  以后连白白
  都不许说
  大雪
  在你说话的间隙
  飘了下来
  李逵那厮
  斧头也没背
  从梁山后山边
  溜了下来
  时迁一路跟着
   
   
  <>
  
  她擦亮一根火柴
  接着擦亮另一根火柴
  雪在下着
  她擦亮一根火柴
  接着擦亮另一根火柴
  雪在下着
  她的脸
  一会明亮
  一会模糊
  
  <>
  
  
  风平浪静的是海
  波涛汹涌的是海
  每天看到的海
  都是不一样的啊
  就象一个人的脸
  在桃花潭水前
  他的快乐
  就在昨天
  你看到的李白
  坐在船上
  
  <>
  
  
  灰姑娘
  坐在墙角里
  喘了一口气
  在门外
  她就脱掉了
  那双水晶鞋
  要不是月亮牵着她的手
  她早就迷路了
  灰姑娘
  现在闭上眼睛
  一辆马车
  在十三条街道之外
  正在驶来
  
  
  <>
  
  河东的造船厂
  金师傅熟
  外公说我们
  去找找金师傅
  只要半斤山漆
  从七里冲上的马路
  我想了一下
  金师傅的样子
  个子不高
  满脸白胡子
  造船厂的对面
  就是大码头
  轮船到资江中间了
  我要是坐在船上
  几分钟就可以回家
   
   
  
  <>
  
  
  我什么也没有
  在我告诉你之前
  你看到的天空
  是我高高的头顶
  你看到的大地
  是我躺下来的身躯
  你可以走多远
  就让你骑上那一日千里的骏马
  你还是在我的注视之下
  
   
  <>
  
  第一个人说
  他不知道戴公庙在哪
  第二个人说
  你去问别人吧
  第三个人说
  看到903路公交车没有
  跟着它走
  就知道戴公庙在哪了
  
  
  <>
  
  忽然
  有一天
  就可以了
  我们大声地呼吸
  一列会唱歌的火车
  奔向大海
  我们喜欢的鱼
  居住在某个小岛上
  我们喜欢的女人
  在大海里飘荡
  
  <>
   
  阳光
  到了辣椒的身上
  一个上午
  就去了茅屋村
  看见桔子洲头的地方
  房子一栋栋拆了
  地上的砖头
  丢弃的鱼网
  我牵着汪小淇的手
  在湘江边
  站了一会
   
  
  <>
  
  得老三会讲长沙话
  那天在东门坳上
  碰到得老三
  得老三手中拿着
  砖头一样的电话
  一边走路
  一边喂喂喂
  王银龙就想从他身边
  绕过去
  没想到得老三看见了
  一把扯住王银龙
  老同学
  好久没看到人了
  中午一起吃饭
  就去了南正街油炸粑店
  得老三点了
  三合汤鸭子粑
  得老三就开始讲起
  长沙话来
  你各扎小别
  王银龙不懂
  问是么子意思
  得老三讲
  是讲你好的意思呢
  
   
  <>
  
  
  +
  
  扯树辣椒炒鱼仔几
  真的好吃
  你看我罗
  脑壳顶高头
  都尽是汗
   
  +
  卖鱼仔几的堂客们
  一天就那么一点
  最多一斤半
  最少一斤
  要是克晚了
  就卖搞哒
  
  +
  
  克早了呢
  那堂客们就还冒来
  还是小廖灵醒
  把10块钱做定金
  
  +
  
  汪小淇
  喜欢吃河虾
  半斤河虾
  一餐就吃完了
  河虾也是
  那堂客们的
   
  +
  
  细前给几
  哆力哆天天
  都到菱角塘去
  沉鱼仔几
   
  +
  
  哆力哆
  讲话有点结巴
  他住在东门坳上
  我家对门
  
  
  <>
  
  现在说到鸭子
  汪小淇
  就会转过身
  跑到卫生间里
  一只手
  捉住一只鸭子
  那鸭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17页/1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