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是冷清的近邻

我是一个其貌不场,外表年龄比实际年龄大十来岁的,自视还有点莫名其妙的才华的人,平日里偶尔写点东西,不为发表,只为不让头脑中的一些灵感悄无声息地走开,如此而已。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85316
  • 开博时间:2007-01-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份迟来的“礼物”

前些日子一直在外漂泊,过着相对封闭的生活,不经意间短暂淡忘了我生活了十七八年的蚌埠市。前几天,从我的同学的QQ空间发表的日志里得知,从十月一日起,也就是明天,确切地说,是距我写这篇日志时不到十四个小时,往返于蚌埠市区解放路、朝阳路两座公路桥的蚌埠市区籍车辆,终于不用再交劳什子“车辆通行费”,横亘在蚌埠市民头上的两条鸿沟终于被填平了。对于市政府在国家六十甲子年送的这份礼物,我这个一辈子买不起私家车,每天靠公交代步的升斗小民一时间竟瞎激动了一回,竟有些对现任政府感恩戴德了。呵呵。
蚌埠是一座跨越淮河的城市,因为淮河这道天然屏障,解放路、朝阳路公路桥没有建成前,南岸的市区高楼大厦,灯红酒绿,充斥着现代文明的喧嚣与物欲;北岸满眼皆是低矮破落的平房,古朴得有些老气横秋。一个是城市欧洲,一个是农村非洲。1989年10月1日、2002年12月8日解放路、朝阳路公路桥分别建成通车,淮河北岸象一个突然明白事理的浪子,抖擞精气神要明明白白活一回,欲成为“蚌埠的埔东”。还别说,从打有了这两座桥,淮河北岸的市区竟有“旧貌变新颜”之趋势。
刚张开嘴正在为一个甜甜的笑做准备的蚌
分类:社会 | 评论:1 | 浏览: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副小姐"

前些日子再读《红楼梦》,不经意间注意到第七十七回一个细节,贾府二小姐迎春的贴身丫环司棋在王夫人、王熙凤策划的大观园突击搜查行动中,遭遇背运,被周瑞家的(即周瑞媳妇)当众查出了其与表弟潘又安私通的定情物与书信。踩了风化红线的她只能卷铺盖走人。周瑞家的为她办好调离手续,正在被带出大观园的途中,被外出归来的贾宝玉碰到。司棋试图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哭求宝玉与王夫人求情,被周瑞家的一顿抢白:“你如今不是“副小姐”了。若不听话,我就打得你。别想着往日姑娘护着你,任你们作耗。越说着,还不好走。如今和小爷们拉拉扯扯,成个什么体统!”当着主子宝玉的面,司棋被强行带离。
听说过有大小姐二小姐的,也知道书记主任局长政委有正副之分的,还真没有听过小姐有正副之分的。细细回味,曹公着一“副”字,可谓尽得其妙。
在讲究等级制度的封建社会,不是随便哪家未出阁的女儿都能被称作小姐的,只有官员及豪门望族,最不济的也得是乡绅土财产的女儿才配称小姐。那时候,小姐可是稀缺资源,不象现在,这一洁净词语被那些无良场所的从业人员和“客户”给活活糟蹋了。
回过头来说贾府,大观园中
分类:感悟红楼 | 评论:4 | 浏览:7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孩子上份安全教育双保险

我曾经在一家基层法院工作过近十年,自己承办的和参与审理的各种类型的民事案件数以百计。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习惯性地见怪不怪而导致的麻木,很多案件在记忆中日渐模糊。唯有一件十多年前参与审理的学生校园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至今想起来仍难以释怀。
这是一起普通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原告是我们区一家乡镇小学的约八九岁的学生,他在老师们还没有上班前到校。有同学正在玩一种打“地老鼠”(即陀螺)的游戏,他去看热闹,未曾想一位同学玩得兴起,没有注意到他在身边,本该击打陀螺的鞭子鬼使神差抽在他的一只眼睛上。后经多方治疗,那只受伤的眼还是没有能保住。开庭那天,同为学生的原、被告、作为法定代理人的他们的父母以及校长、镇教办的工作人员都来了。在法庭上,瘦小的原告平静地陈述事情的经过,好象在说别人的故事,脸上没有悲伤,只有稚气。面对在庭上打口水仗推脱责任的被告方父母及其所骋请的律师、校长、镇教办工作人员,他和他木讷的父亲一脸茫然。合议庭在评议案件时,我们几位同为人父母的法官对原告的遭遇深感惋惜,对作为加害人的被告方在法庭上连一句表达同情与致歉的话语都吝啬得“惜字如金”甚为不满。这个案子是按当时赔偿标准上
分类:社会 | 评论:1 | 浏览:4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忆中的“双抢”


这几天江淮地区持续着火炉般的天气,清晨四点多,我所住宾馆房间外林子里的知了们就耐不住寂寞,象约好了似的一起“知了,知了”的抱怨。为了这惹不起,躲得起的天气,除了一日三餐要在烈日下走八十米的路到餐厅,此外还有晚餐后存心想流些汗而排除体内毒素而进行的三十多分钟的散步外,其他时间我都呆在空调全天候运转的房间里,“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这种舒适的生活让我禁不住惦念此刻远方的正在故乡田垅间挥汗如雨的亲友们,心中甚为不安。
故乡在安徽南部长江以北的一个乡村,那里是丘陵地带,一年种两季稻,田块都是高低错落,田间的小路仅容自行车通行,北方平原地区大显身手的联合收割机、插秧机在这里全都白给。每年的这个时节,正是“双抢”进行时,这里所说的“双抢”并非指时下公安机关的所谓打击抢劫、抢夺的专项斗争,而是指抢收,抢种,即收割早稻,栽植晚稻。除了脱粒可以借助人工踩蹬的脱粒机外,其他活计全凭人力。农时不等人,这两项农活一般得在二十天左右完成。这个时节,村子里凡是能具有劳动能力的男子老少都得上阵。我上小学时还没有实行包产到户,因为放暑假,无事可做,家里人还让我到生产队
分类:生活 | 评论:1 | 浏览:4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一则寓言说起


很久以前看到过一则寓言,说的是一对父子牵着一头毛驴去赶集,开始是儿子骑在毛驴背上,父亲步行,途经一个村庄时,有村民指责当儿子的不孝顺,只图自己舒服,不懂得照顾父亲。儿子听到这些议论,在驴背上坐不住了,于是下来让父亲骑驴,自个安步当车。在经过下一个村庄时,有村民指责当父亲的太自私,不疼儿子,应该让儿子与他一起骑毛驴。于是这对父子一起坐到了毛驴背上,到了再下一个村庄,又有村民叹息这对父子太狠心,两个人骑在毛驴上,毛驴哪能吃得消,父亲与儿子听了赶紧从驴背上下来,牵着毛驴一直走到集市上,又有赶集的人说这对父子太傻,放着好好的驴不骑,白白浪费驴力,自己受累。这对父子很是郁闷,似乎谁说的都有些道理,一时无所适从。
类似寓言中这对父子的遭遇,你我都曾不同程度的经历过。由于几千年以来宗法社会的阴影,我们的国人性格中有一种弱点,那就是自己做事情,不注重自己的感受,而是首先在乎别人对自己这样做如何评价。我的一位教外国文学的老师曾打趣,说中国人做稍大一些的事情,总是首先会考虑到,我做这事,我父母、亲朋友好友会怎么看,我的女朋友会怎么看,我的领导如何看,我的同事会怎么看,
分类:社会 | 评论:0 | 浏览:4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周扒皮”“憋屈”


早上看央视新闻,得知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总经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同海受贿近两亿,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陈同海受贿数以亿计,按现行刑法,如果贪污受贿超过十万元以上,且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最高可处死刑。依陈同海的受贿数额,按简单的小学数学除法,以二亿元除以十万元,陈同海可被二千万次处以死刑,我是说掉脑袋的死刑,不是死缓。从新闻中我也能看出,法院的判决从表面上看原也无可厚非,陈所受贿的数额已全部退回,且有自首立功等法定减轻从轻情节,“故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我在想,土改时被我们政权正了法的“周扒皮”,假如九泉之下知道今天法院对陈同海一案的判决,一定会感到十二万分的”憋屈”,即使”周扒皮”本人没有这个想法,我也要为他“憋屈”了。。
按高玉宝先生在他的那篇曾入选小学语文教科学的《半鸡夜叫》提供的证据,”周扒皮”在与其所雇佣的长工所订立的口头劳务合同中约定,长工们必须在每天清晨公鸡打鸣时即上工,为周氏种田种地。”周扒皮”千不该万不该的是让他用最下三滥的手法,为了让长工早点下地干活,
分类:人文 | 评论:3 | 浏览:8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官难为

之所以想起写这篇博文,是源于昨天我那位同为小官的死党转发给我的一则短信《小官的心里话》,内容如下:“满腔热血进圈内,混个小官吃苦受罪;摸爬滚打终日疲惫,急难险阻必须到位;一日三餐时间不对,屁大点事反复开会;逢年过节值班应对,一时一刻不敢离位;迎接检查让人崩溃,上级来人回回喝醉;工资不高还要缴税,交往提拔处处破费;抛家弃业愧对长辈,回到家里还要惧内;有用本事已经作废,囊中羞涩见人惭愧;百姓还说我们受贿,大好年华如此狼狈;当个小官真TMD累!”
我相信这则短信一定是有相当文学才情的小官写的,不是小官这个圈内,尝尽个中滋味的人,不会写得如此到位。
小官难为,难的倒不在具体工作业务上,而是如何处理与工作业务相关的剪不断理还乱的人事关系上。单就工作业务而言,只要敬业,善于琢磨事情,肚子里除了酒水以外多少还有一点墨水,外加循规蹈矩,照章办事,以我的经验,多数机关内的事情并不是太难处理。
问题是在某些情况下,很多事不是1+1=2那么简单明了,某一件事情,按规矩办并不复杂,一掺杂进小官上面的领导不按规矩出牌的主观因素,简单的事就被搞到云山雾罩,小官们
分类:社会 | 评论:2 | 浏览:4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未曾消停的折腾

——重观电影《芙蓉镇》有感
前些日子浏览安徽电信网站,无意中搜索到了《芙蓉镇》这部电影,这是已故导演谢晋1986年拍摄的反映文革题材的代表性作品,也是仍在走红的影视名人姜文和人老珠黄,靠偷税和炒作维持名气的刘晓庆当年得以红遍整个中国的最为厚实的作品。二十多年前,我看过这部电影,如今,六七千个日子如流水一般过去了,一切都是梦里依稀,影片留给我的印象的不是姜、刘的演技,而是那个靠“运动”起家,没有“运动”便无所事事,只好神经失常,敲着破锣,扯着破嗓子,满大街喊“运动啰,运动啰”那个悲剧人物王秋赦。去年的金秋时节,谢导已升入天堂,我想,重温他的作品,也许是我这个前电影爱好者对谢导最好的怀念方式之一。
现在看《芙蓉镇》这部电影,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我的感受,那就是“这是一部反映建国最初的二十多年,中国人充分发掘内心之恶,怎样折腾别人和被别人折腾的悲剧。”
不是吗,草民胡玉音(刘晓庆饰)本着想过好日子的本能冲动,开了一个米豆腐小吃店,她与丈夫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没日没夜地象骡子一样忙活,赚了些辛苦钱,盖起了一座在芙蓉镇上最气派的两层小楼,未曾
分类:人文 | 评论:4 | 浏览:5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节关乎境界

前天晚上六点半左右,我下班回到家中,正准备例行私事般地端起饭碗慰劳一下六个多小时未得到食物补给的肠胃。这时,手机响了,与我气味颇相投的一位友人说,他刚才巧遇了久未谋面的一位我们共同的熟人,临时起意,找了几个弟兄,在他家小区门口一饭店安排好了一个包间,让我一定要去,喝点闲酒,扯扯闲篇。承蒙友人如此看重,如拒绝于情于理不合适。十几分钟以后,我坐出租车到了那家饭店。
因为都有相类似的文化与职业背景,大家一向谈得来,晚宴的始终是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中进行。九点多结束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当晚我喝了三两多的六十多度的恒水老白干,意识有点迷糊,加上我本身眼力也有些不济,到家时,我看到计价器上是十一块大洋,于是就从钱夹里掏出一张我以为是十元的纸币,再从裤子口袋里掏一枚一元硬币,交给了司机后就要打开车门。那位司机说,“你等一下,我找你钱,你给了我五十元,该找给你四十,我不能多要你的钱”。我这才意识到我错把五十元的当成十元。
而我的一位朋友则没有我这么幸运,他有一次也是酒喝多了坐出租车回家,下车前,他看到计价器上是六元,于是从钱夹里掏出一张五十元纸币,他错当成是五元,
分类:社会 | 评论:2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堂弟的婚变

一直是村里人眼中的好孩子,让叔叔引以为傲的堂弟,最近半年来两大动作让村里人侧目,使叔叔吐血(吐血一事是叔叔亲口告诉我的)——他先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瞒着叔叔婶婶,以付出近百万的房产、现金和女儿抚养权为代价,自行推倒了与一江苏姑娘经营了近九年之久的婚姻之城,半年之后,也就是今年春节前夕在家乡高调举行了婚礼,再一次当上了新郎,继任新娘是他的初恋——年龄比他大两岁,没有稳定工作,没有什么财产的的同村的“小芳”。“小芳”同时还带来了她与本县一位检察官前夫所生的十四五岁的女儿,由此,堂弟身肩亲生女儿的生父和“小芳”女儿继父两种身份。叔叔也有了一位同村庄的亲家。
回想十五年前,堂弟从本省一所一类工科院校毕业后,只身去了江苏一所经济发达城市,先是在一家国企工作,在那里他结识了他的第一任妻子,一位长相相当一般但家境殷实的当地姑娘,过了两年,他与妻子的大哥创办了自己的企业,凭借着堂弟扎实的专业能力和农村孩子天生具有的吃苦耐劳的精神,加上联姻之后的天时地利人和,十几年来,他的事业可谓顺风顺水,置下了数百万的家产,在私人汽车还是稀罕物件的早前几年就有了自己的帕萨特,在我这个所谓的国
分类:情感 | 评论:3 | 浏览:4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9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7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