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闪五字诀天涯名博

当伟大的统治者经过的时候,明智的农民会深深地鞠躬并且默默地放屁。工作邮箱:bennyzane@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2110567
  • 开博时间:2004-11-25
  • 博客排名:第62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27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不想进化

电脑里、抽屉中的游戏玩了个遍。这几天开始玩08年的单机游戏巨作《Spore》。去年这个游戏毫无悬念地排在十大游戏之首。开发商雄心勃勃,构筑了一个从原生生物进化到太空超人的漫长进化历程,要把这个过程玩透,估计玩家也会进化了。
可是我每天要读不少费神的文字,想和写一些伤脑筋的问题,玩游戏图个放松,再也不想动心思。所以玩Spore,我情愿停留在原核生物阶段,凭着几根鞭毛,在池沼里觅食。可恶的是,这样的阶段不能继续下去,程序规定了,时间一到,你就得分裂、繁殖、进化,生出两条腿爬上岸去。
在网上到处找不进化的答案,一个都没有。大概像我这样BT的玩家绝无仅有吧。
分类:乱说 | 评论:8 | 浏览:14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政党:多与一


此文章是报刊正式发表文章,请管理员注意。
西闪/文
学者们注意到,从宗派转变为政党,是以这样一个漫长的观念转变过程为基础的:“从不宽容到宽容、从宽容到持歧见、从歧见到相信多样性。”(《政党与政党体制》,G•萨托利著,商务印书馆)简而言之,当人们意识到不同的意见与多样性不会对政治秩序造成危害时,政党才会脱离宗派的色彩,成为政治体制中的一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党与多元主义的世界观密不可分,没有多元主义的观念,复数的政党就没有存在的土壤。
当然,必须着重强调的是,多元主义指的是一种世界观,切不可与事实上的“多元状态”或“多元社会”混为一谈——任何大规模的社会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多元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样的社会就许可多元主义的观念存在,或者承认
分类:乱写 | 评论:1 | 浏览:1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政党:观念与事实


此文章是报刊正式发表文章,请管理员注意。
西闪/文
作为一种观念,政党(party)的出现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进程。虽然它一直存在,但总是被含混不清地使用。直到17世纪,它才逐渐进入政治词汇,却仍没有与过去那种充满贬义的宗派(faction)和派系(part)拉开距离。当时的人们认为:“政党之治理……必终结于宗派之政府。……政党乃政治之邪恶,而宗派则为所有政党中最恶者。” (博林布鲁克,Bolingbrok)而宗派和派系是什么?不过是一些为追求个人利益不惜破坏民众团结的各种小集团而已。
到了18世纪,政党被人谈论渐多,不过主要仍是恶评。休谟曾对政治小集团与“真正的”宗派进行过区分,在谈到真正的宗派时他认为,宗派可以分
分类:乱写 | 评论:3 | 浏览:1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毕竟是书生


西闪/文
数年前在北大朗润园拜见汤一介先生,谈话间说到季羡林先生和周一良先生。彼时周先生去世已三年,而季先生刚入院疗养。谈及两位师友,汤先生颇有感触。其中他引周先生的一句话来评价老一代知识分子,我一直记得前半截:“毕竟是书生”。
季先生之西去可谓哀荣备至,很自然地我又联想起了周先生。季先生的学术如何,成就如何,多少人能说不出个子曰?于是大家就像天桥的看客,专拣惊人的讲——“学贯中西”是一定要的,所谓精通多门语言也是“硬指标”。季先生当然了得,精通12门语言(不知这结论如何得出),读周先生的回忆录《毕竟是书生》(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和新版的随笔集《书生本色》(北京大学出版社),才知周先生也不遑多让,少说也会七八门。他在哈佛呆了七年,不仅拿了博士,还
分类:乱写 | 评论:0 | 浏览:15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痛悼“大傻”成奎安





大傻因鼻咽癌去世,年仅54岁。老实说,对于我来讲,他的去世远比季羡林、任继愈、舒芜等人的离世更让我痛惜。因为,那些名家都不是我青春的记忆,大傻才是。
十年前,或者更久,我在锦江宾馆对面一家保龄球馆里亲眼得见大傻真身,那个仰慕啊,滔滔至今。
愿大傻在天之灵依然够威够狠,见谁灭谁。

分类:乱说 | 评论:0 | 浏览:25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官僚制的反功能


西闪/文
官僚制必须首先解决正当性(Legitimacy,也译作“实质合法性”)问题,或者说,它的权威从何而来的问题。因为所谓官僚制,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在办公室里行使权威”(韦伯语)。如果缺乏正当性作为根本,建立在功利和实用基础上的官僚制就不可避免地面临丧失权威的境地。它总会企图通过扩大组织规模和权力范围的方式去追求自身利益,这是完全符合逻辑的事情。
实际上,即便是抛开正当性不谈,也撇开那些扩充编制、扩大权力范围的现象不谈,官僚制仍然有着自身很难克服的弊病。对此,学者会用一些较为克制的词汇,比如“反功能”、比如“局限性”等等。但是我相信,只要和官僚体系打过交道的普通人都会对它的毛病一清二楚。
学者彼得•布劳(Peter Blau)认
分类:乱写 | 评论:2 | 浏览:14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舒芜与虚无


05年在中国社科院的一幢旧宿舍楼里拜见舒芜先生。转眼数年过去,今日得知先生于本月18日逝世,享年87岁。很是惊讶,印象中先生早就如此岁数,想不到竟未到九旬。
那天见面谈论的时间短促,不超过2小时。他家光线昏暗,先生逆光而坐,除了手中相机的记录,我实际上未曾端详他的面庞。只感觉他气质上的柔弱。而今想来,俨如虚无。
先生和我谈论的一个话题就是“虚无”。按他桐城家乡的发音,“舒芜”二字念出来就是“虚无”。这是原名方管的先生为何以舒芜为笔名的最初原因。从1955年卷入胡风案算起,半个世纪,先生感受最深的,恐怕就是虚无这个词了。年少之时以虚无为名,岂能想到?
手中有一本《哀妇人》,是先生为女性主义而作。实则我看来,妇人之哀
分类:乱说 | 评论:0 | 浏览:16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摇滚的精神即自由




看了英国影片《海盗电台》(The Boat That Rocked,2009),无伦是剧情还是音乐都非常好,值得推荐。
分类:乱说 | 评论:3 | 浏览:1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官僚制:正当性与潜规则


西闪/文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官僚和官僚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自从18世纪有人用这一字眼来描述普鲁士政府的官僚统治以来,人们一直对这种组织方式耿耿于怀。即便是那些官僚也会想方设法用其他的词儿来代替它们:文官、公务员、行政人员、干部等等。然而正如米塞斯(Mises)所说,对于那些不以利润为追求目标的机构,对于那些无法通过经济核算予以监督的事务,官僚制(bureaucracy)几乎是一个不二选择。
马克斯•韦伯曾经替官僚制说过好话。他说,官僚制是大规模组织所必需的行政管理工具。不仅如此,经验表明,从纯技术的观点来看,官僚制的组织方式能够做到最高的效率。(《经济与社会》,商务印书馆)但是他这话无论从经验的角度还是技术的角度都是值得商榷的。因为他所谓的经验
分类:乱写 | 评论:1 | 浏览:14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声大爆炸


西闪/文
闲来以《TBBT》(The Big Bang Theory,中文译做“生活大爆炸”)消遣。这是《老友记》之后惟一能让我满意的情景喜剧。其中主角Sheldon是一个少年天才,研究弦论的物理学家。剧里有这样一个情节:Sheldon的妹妹向朋友炫耀时称自己的哥哥是“火箭科学家”。听到这个称呼Sheldon大为光火,向妹妹咆哮:“火箭科学家?你还不如干脆告诉别人,你哥哥是金门大桥收过桥费的。”(大意)看来,在他的心目中,理论物理学家和那些应用物理学家,哪怕是搞火箭研究的人相提并论是很丢脸的事。
孔子说:“必也正名乎。” Sheldon未必知道《论语》,但显然懂得运用这个道理:无论评价别人还是评价自我,“伟——光——正”之类的话于“正名”是最无益
分类:乱写 | 评论:0 | 浏览:14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现代社会中的官僚制



西闪/文
我们曾经讨论过,由正式和非正式组织形成的复杂网络是社会运动的基本组织方式。和社会运动一样,人们的其它社会生活也是通过与其他人的互动得以实现的。问题是,除了社会网络这一组织方式外,人们之间还依靠哪些方式交往互动呢?
很显然,这是组织社会学关注的主要课题。什么叫组织社会学?顾名思义,这是一门从社会学的角度研究和解释组织现象的学科。令人困扰的是,“组织”这一概念本身歧义丛生,因此很难准确定义。不过,尽管组织有着各种不同的结构形态,作为人们交往互动的框架,作为社会生活的重要现象,它却又是可以直观辨识的。一个公司,公司里的一个部门,无论规模大小,它们都是组织。一个农贸市场,或者一个军营,结构无论松散还是紧密,它们也是组织。政府、政党
分类:乱写 | 评论:3 | 浏览:1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棺材里有人了



花了两周的片段时间,读完伊夫林·沃的《旧地重游》。午睡中就梦见里面几个人物了:塞巴斯蒂安、查尔斯和朱莉娅——他们活过。
沃有一些刻意追求华丽辞藻的毛病,但他对繁华凋零的痛惋却是真切的。这使小说一点也不轻浮。
在后记里他有些自嘲地说,过后看来,《旧地重游》有点像是对一具空棺材所作的颂歌。但我认为,现在那棺材里,终于有人了。
赵隆勷的翻译实在是好。而今这样的人没了。
罕见地,译林出版社的小说封面也能不恶俗。
分类:乱说 | 评论:0 | 浏览:1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G2

早在40年前科耶夫就说过,中国是一个还没富起来的美国。现在看来,他完全正确。说起欲望这玩意,过去可以用美国做注释,如今当然得用中国做标志。
前几天中美搞了大场面,以便印证所谓G2的风光。过去的G8,而今的G2,四川话念起来都像是骂人。
当然,中国还不是美国。在美国,无论交通肇事有多轻,都得经过法庭。在中国,交管部门就有司法权。如果是在杭州,那就更好玩了——好多人正在讨论,如何不过马路玩遍城市。这招成立的话,应该全国推广才是。当然也可以学平壤的千里马大道,行人全部走地下,核弹来了都不怕,何必担心欺世马。
分类:乱说 | 评论:0 | 浏览:1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政治:从非暴力到公民不服从



西闪/文

和暴力一样,非暴力(nonviolence)算不上新生事物。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暴力与非暴力相互联系,彼此之间不存在明显的界限。并且,在多数情况下大多数人以非暴力的方式进行着交往。但是,非暴力从未像暴力被人视为政治领域的灵丹妙药——有人甚至将暴力与人类起源联系在一起,认为暴力是社会进化的必要工具。萨特就宣称:“暴力如同阿喀琉斯的长矛,能治愈它自己造成的伤口”。而从历史的角度看,非暴力即便在少数宗教中是不可违反的律令,也仅适用于超脱世界里的信徒,从未真正成为世俗社会的信念,更没有成为政治中的基本原则。

暴力曾经被视为文明的一部分。以它为原料,人类社会生产士兵、强盗、游侠和骑士,生产男人气质、英雄气
分类:乱写 | 评论:3 | 浏览:1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比日食更重要的



西闪/文

“300年一遇”,这是大众媒体上关于日全食的统一口径。虽然有人提醒,一般来说,每年会有不下四五次的日食,然而这并不影响人们在某天的9点11分仰望天空,在黯淡的天幕下发出兴奋的叫喊。

中国人历来讲究天人感应,西方人大概也有类似的观念。相信日食导致新生儿唇裂,祷告上天自忏其罪或是驱赶吞食太阳的恶魔等等,那是古人的观念。但今天仰望天空的民众,在观念上会有多大的进步,我是有些怀疑的——听说,有人在日食那天许下了世界和平的宏愿,还有不少年轻人在那一刻郑重向女朋友求婚,观念这玩意儿真是耐人琢磨。

黄一农先生就写过不少这方面的文章。他说,因为一个主凶的天象,皇帝要下罪己诏,策免三公,
分类:乱写 | 评论:1 | 浏览:1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6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