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闪五字诀天涯名博

当伟大的统治者经过的时候,明智的农民会深深地鞠躬并且默默地放屁。工作邮箱:bennyzane@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2106354
  • 开博时间:2004-11-25
  • 博客排名:第67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吴乾文

2017-05-18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王绍光的作弊行为



(请天涯的管理员注意,没人歧视你的工作,但请提高业务水平)
今天的东方早报有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教授王绍光的访谈,很值得大家围观.( 《王绍光谈民主和“选主”》)之前他曾出版一书专论民主,叫《民主四讲》,那也算是一本奇书。该书的主要内容基本上可以简述为一句话:“众人昭昭,我独昏昏。”意思是说,大家都说民主好,但实际上大家说的民主根本不是真民主。民主从未实现过,如今的西方民主是与民主的真正精神背道而驰的。那么什么是民主精神呢?王教授引经据典讲了不少,
分类:乱说 | 评论:1 | 浏览:18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姿势分子

观念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东西。在水火不容的表象下,各种观念常常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让我兴致盎然。
拿对弱者的同情来讲吧,观念的演进有时会大出人的意料。
同情弱者——为弱者辩护——抢占道德高地——证明弱者在道德上高于强者——号召数量占优(总是如此)的弱者反抗强者——民粹主义。这是一条路径。
批判精英——指责强者(精英)在各方面压制弱者——将权力关系简化为少数统治与多数被统治的关系——号召数量占优(总是如此)的弱者反抗强者——民粹主义——反精英主义的精英主义者。这也是一条路径。
为什么会这样?简单浅薄的思维方式在作祟,过分简化的观念在作祟。人与人的关系,无论是伦理的、经济的还是政治的,哪里仅是人数多与少的问题。
结果是,姿势分子出现了。他们摆出的姿势相当唬人,他们打着各种旗号出现——无论左右,实际上不过是一群思想上的懒汉。他们喜欢的字眼往往是真诚、热情、质朴和憨厚,而不是真理、理性、正义与善良。
分类:乱说 | 评论:1 | 浏览:10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贺“读写人”一周年




在比目鱼兄的博客上看到,“读写人”网站已经一岁了。
不懂网络技术,在我看来,“读写人”不过是一个RSS聚合网站,类似于抓虾。然而技术远没有视角重要。一年前,当比目鱼兄做这样一个书评聚合时,恐怕他也没想到“读写人”在书评人的圈子里,乃至在读书人的圈子里,慢慢变得有份量,这实在是与他的眼光分不开。
在“读写人”上能找到最新的《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新京报·书评周刊》、《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和全国较有影响的书评人的博客文章,以及《书城》。可以这么讲,“读写人”是了解国内书评的最好窗口,也是了解时下阅读视野的最佳风标。
“读写人”也偶尔能看见我的文章。不
分类:乱说 | 评论:0 | 浏览:1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人格信任到系统信任


西闪/文
信任是人人都有的心理机制。对某人怀有某种期待,并对这种期待抱有信心,这是“信任”最宽泛的解释。没有起码的信任,没人敢于在绿灯亮起的时候穿越斑马线。没有起码的信任,人甚至不可能从床上爬起来,恐惧将会把他牢牢地钉在原地无法动弹——没有信任,甚至连怀疑都不会存在,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人惟有自我毁灭一条路。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信任就是一种信念,一种信心,是人性的一部分。如果从社会学的角度看,信任则是一种人际关系,一种包含风险的行动。
最简单的信任关系包括两个行动者:委托人与受托人。在这个关系中,受托人的行动取决于委托人的信任,或者说,委托人的信任是受托人行动的前提。那么,委托人将信任赋予受托人,其前提又是什么呢?詹姆斯•S•科尔曼认
分类:乱写 | 评论:0 | 浏览:14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都不是大爷

朋友一碰面就开玩笑:“见过大爷?”大家好一阵乐。
不过假如只从这电影中看出反面内容,那还是片面了。老毛不是大爷,老蒋也不是大爷。拿老蒋比老毛,得出一些比较性的结论,就有些可笑了。那不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区别么?
假设以岛上的蒋比陆上的毛,那也不对。用萨托利的话说,这也是逻辑讨论中的“作弊行为”——除了那些城楼上的傀儡、逃亡海外的兵丁,当然还有千千万万的冤魂,那些操弄生死者皆是丑角。
分类:乱说 | 评论:0 | 浏览:1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为短篇犯难


西闪/文
很惭愧,三年前如果没看电影《Away from Her》(中文译作“柳暗花明”,改编自艾丽丝•门罗的短篇小说《熊越过山岗》),我竟不知有一位专工短篇小说的女作家名叫Alice Munro,不知道她早已声名卓著,被人视为当代的短篇小说女王。虽然我不大喜欢“女王”之类的称谓,但那部电影带来的激动驱使我不断去寻找作家的作品。结果令人失望。偶尔零星地,她的小说会出现在诸如《加拿大短篇小说选》之类的文集里,久远得无人在意。
我在自己的博客上曾经说起过这事儿,也没人在意。然而就像多丽丝•莱辛在中国的遭遇那样,在今天,一个声名赫赫的奖项,再加上空前发达的传媒,足以让一个陌生的名字印上文学版的头条,也印上中文作品集的封面。不过我想,门
分类:乱写 | 评论:3 | 浏览:1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输入与输出






一边玩一边看《政治生活的系统分析》。书是早买了,每每拿起来就头疼。什么要求、支持、系统、刺激、压力、反馈……一本政治学的书,乍看就像是一册厚厚的电路图。不过由于前些天读《使民主运转起来》,其中涉及到输入—输出的分析术语,不得不返回来啃这块骨头。
读着读着脑子里就浮现科塔萨尔的短篇小说《会合》。那是多么好的作品,那是多么好的艺术。我要是有半分他的才华,我就把整柜的书扔进火里。所谓《万火归一》,世上真正有价值的,惟有艺术。
分类:乱说 | 评论:5 | 浏览:1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不废话吗?

关于政党内部的运作,其实应该继续读这方面的书。
至于扩大党内民主跟国家民主有什么关系,很多人做了不少自作多情的、别有用心的,或者瞒天过海的阐释。其实哪儿需要这么多废话?
傻子都明白,一个强盗团伙在分赃时也会讲究程序,甚至也有某种程度上的民主。但是,这会改变他们的犯罪事实吗?会改变这个团伙的罪犯性质吗?
分类:乱说 | 评论:2 | 浏览:1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棺材里有人了




伊夫林·沃的名著《旧地重游》出了新版,实在算是一件不小的喜事。当年此书在英语世界一纸风行,印数超过了《飘》。国内20年前、10年前均有出版,加上此次新版,译者都是一个人,赵隆勷(音“瓤”)。我本想首先赞美赵先生的译笔,但是后来却觉得首先应该要赞美的是新版的装帧。要知道,除了那可憎的腰封,新版《旧地重游》的设计的确出众,尤其是在译林版图书普遍恶心的装帧设计的基础之上。我手边就放着译林出版的伊夫林·沃的另一本小说《衰落》,那设计,那气质,那范儿,真不靠谱。

没有读过伊夫林·沃的原文,但读完赵隆勷的译本就被其中的文笔所吸引,甚至觉得它本就是一部中文小说。
分类:乱写 | 评论:0 | 浏览:1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想照进现实——小你的虚空间




多年前,小你搞了个BBS,就叫“小你的虚空间”。一帮老朋友像刚习水的小孩儿在那里面扑腾。至今仍记得好些片段。几年后BBS冷清了,没人了,我偶尔还上去扮扮孤魂野鬼。再后来小你开了博客,还叫“小你的虚空间”。时光流变,总还是有些不变。如今,小你的虚空间落脚幸福梅林。在那里,可以品茶,可以读书,还可以品鉴小你的厨艺,虚空间成为一个颇有想法颇具风格的现实空间了。昨天是小你的虚空间试营业,过去那帮BBS的老友都来祝贺。贴张小图,希望那些去幸福梅林的人一眼就能看见那一梦想照进现实的所在。

分类:乱说 | 评论:1 | 浏览:1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涂鸦手记



晚上钟鸣夫妇请客,一贺他的新书《涂鸦手记》出版,二来朋友聚一聚,提前互祝中秋快乐。洁尘中茂夫妇、小竹、小兵、冉匪、白朗、蒋蓝以及我们二人在座。席间胡侃乱扯,很是热闹。拿到《涂鸦手记》,先是被精美的装帧所吸引。钟鸣乃出名的完美主义者,其中当时花费不少精力。回家急不可耐,马上翻阅,再次被他的那股吞吐日月的气势所慑。书中繁华,俨如一个全新的大世界。他旁征博引,字字机锋,且如滚滚江河不可收拾,一旦进入便被裹挟难以摆脱。暗忖自己没有大段时间征服这广袤领地,顿时心生畏惧。
觥筹间大家开玩笑说,幸好钟鸣这几年把大部分精力花在三星堆玉石研究之上,不然哪有他人活路。虽是玩笑,还是颇有道理的。
分类:乱说 | 评论:0 | 浏览:1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戴新伟




那天晚上白夜,在一份诗歌节的宣传册上看见了戴新伟的名字,马上给他发短消息,要求他在9.20珠江国际诗歌节的朗诵会上拍张照片,一定给我传来。
他一直在写,我一直在读,给不出什么意见,只感到写得是越来越好。但没想到他很快就能站到台上读自己写的诗。真的非常高兴——当然,我也明白,诗写得越好,苦痛也许更深,但这是命,没什么好说的。


分类:乱说 | 评论:2 | 浏览:16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信任:从风险说起



当代的学者一再向我们强调,现代社会的一个主要特征就是“风险”。例如安东尼•吉登斯在《失控的世界》(江西人民出版社)里就专辟一章来讲风险(risk)。他认为,风险是传统文化中没有的观念。过去的人在遭遇意外或获得惊喜时,会把它们归之于运气、命运、老天爷或上帝的意志等等,而不会把这些与风险联系起来。是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第一次使用了风险一词。他们用这个词指代前方未知的水域。后来这个词运用到了银行业和投资业,主要指借贷行为和投资决策可能带来的结果。再后来,它才泛指人们在面对未来时可能遭遇的各种各样不确定的情况。
为什么传统社会中没有风险观念,而现代社会里却有?那是因为风险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危险———从水手对前方不明海域的探索转向银行家对借款人还
分类:乱写 | 评论:0 | 浏览:1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豆瓣有什么秘密?


一本叫《豆瓣,流行的秘密》出版了。跟多数企业自吹自擂的书一样,什么海尔秘密啦,联想传奇啦,不能当回事。但由于豆瓣的传媒性质,它干起坏事来可能更恶劣。
我这里正好有一篇豆瓣发到我邮箱的通知,贴在这里,让大家感受一下,什么叫温柔的杀意。

××××××

西闪 你好,你发表的 死得太快 ,因为 含有社区指导原则不欢迎或不允许的内容,给网站运营带来危害 已经被豆瓣删除。

 附:内容被删除的情况较多时,帐号有可能被自动停用数天。请参考:
 用户管理细则 ( http:
分类:乱说 | 评论:0 | 浏览:1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政党的局限性


西闪/文
到现在为止,我们对政党的讨论停留于观念、历史以及体系,尚未对政党内部的情形一探究竟。而在这方面,罗伯特•米歇尔斯的《寡头统治铁律》(天津人民出版社)是最具份量的杰作。
作为19世纪末德国社会民主党的一员,米歇尔斯以“个中人”与“过来人”的身份对组织的管理原则和运行机制进行了卓越的探索,并提出了政党研究领域的经典原理——“寡头统治铁律”。他说:“正是组织使当选者获得了对于选民、被委托者对于委托者、代表对于被代表者的统治地位。”简而要之,这一原理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即“组织处处意味着寡头统治”。
所谓寡头统治(oligarchy),按照柏拉图的说法就是少数人统治(贵族统治)的腐败形式,似乎早应随历史而逝,不复存在。然而米歇尔斯发现
分类:乱写 | 评论:0 | 浏览:1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6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