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1570388
  • 开博时间:2007-01-17
  • 博客排名:第92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转帖]刘瑜:愿你慢慢长大

  

亲爱的小布谷:

今年六一儿童节,正好是你满百天的日子。

 

当我写下“百天”这个字眼的时候,着实被它吓了一跳——一个人竟然可以这样小,小到以天计。在过去100天里,你像个小魔术师一样,每天变出一堆糖果给爸爸妈妈吃。如果没有你,这100天,就会像它之前的100天,以及它之后的100天一样,陷入混沌的时间之流,绵绵不绝而不知所终。

 

就在几天前,妈妈和一个阿姨聊天,她问我:为什么你决定要孩子?我用了一个很常见也很偷懒的回答:为了让人生更完整。她反问:这岂不是很自私?用别人的生命来使你的生命更“完整”?是啊,我想她是对的。但我想不出一个不自私的生孩子的理由。古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自私吗?现代人说:“我喜欢小孩”,不自私吗?生物学家说“为了人类的繁衍”,哎呀,听上去多么神圣,但也不过是将一个人的自私替换成了一个物种甚至一群基因的自私而已。对了,有个叫道金斯的英国老头写过一本书叫《自私的基因》,你长大了一定要找来这本书读读,你还可以找来他的其他书读读,妈妈希望你以后是个爱科学的孩子,当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17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都付笑谈中

  
十八子按:一帮友人汇聚新都,少不了聊新都名人杨升庵以及他的临江仙。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杨慎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1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浪子回头

  

一个人有两个儿子。 

小儿子对父亲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 

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资财。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就穷苦起来。 

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 

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 

于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 

儿子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 

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1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美国总统在悼念仪式上的讲话

  
 

 

链接:http://video.sina.com.cn/p/news/w/v/2012-12-17/194461948105.html

 

奥巴马:

       谢谢州长,所有家庭,应急救援人员,纽敦社区,神职人员,宾客们。圣经告诉我们:“不要失去信心,虽然我们外在的身躯渐渐衰败,我们内在的生命却日日更新。”“我们所遭受这短暂的痛苦要为我们带来无可比拟的永久荣耀。我们并不关心看得见的事物,而是关心看不见的事物。看得见的是暂时的;看不见的是永恒的。”“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在地面上的帐篷被摧毁的话,我们还有一个来自上帝的建筑物,一个不是由人类之手所建的、天堂里的永久房屋。”

       我们在这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凡事相信

十八子按:听肖燕老师上三年级的一篇童画《七色花》,被这个故事迷住了。小姑娘的好奇心和相信让神迹一次次出现,我希望自己的心可以退回到和这个小姑娘一样。


 


七色花


 


有一个小姑娘叫珍妮。有一天,她的妈妈叫她到店里去买面包圈。珍妮买了七个面包圈,把它们串在一起,她一面走着,一面东张西望。就在这时,一只狗紧跟在她后面,吃着一只只面包圈。珍妮觉得手里轻起来,回头一看,啊,已经晚了,狗把最后一个面包圈也吃光了,正得意的舔着嘴唇呢。

“呸!你这馋嘴的狗!”珍妮气的叫着,就在狗后面追起来了。

追着,追着,狗跳过了一个草堆不见了。珍妮也跑的累极了。她停下来一看,这里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全是树,连一个过路人也没有。珍妮迷路了。她急的哭了起来。忽然,不知道从哪儿走出来一个老婆婆,她很关心的问:“小姑娘,你为什么哭啊?”珍妮就把迷路的事告诉了老婆婆。老婆婆很可怜珍妮,就说:“别哭了,我来帮你忙。我这儿有朵‘七色花’,它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种声音]鲁迅: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这一餐又不过是高粱皮,连猪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这实在令人同情。”聪明人也惨然说。


“可不是么!”他高兴了。“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汽炉夏打扇。半夜要煨银耳,侍候主人耍钱;头钱从来没分,有时还挨皮鞭……。”


“唉唉……”聪明人叹息着,眼圈有些发红,似乎要下泪。


“先生!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我总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么法子呢?……”


“我想,你总会好起来……”


“是么?但愿如此。可是我对先生诉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经舒坦得不少了。可见天理没有灭绝……”


但是,不几日,他又不平起来了,仍然寻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还原故事的真相:少年派毫不奇幻的残酷漂流

  

十八子按: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只孟加拉虎!这虎就是无处不在的欲望,李安说他搞不定所以走不进信仰。我也搞不定这头虎,感谢神,不是我走进来,是你千万人中寻找我,在我还深陷罪中的时候。下面是一篇影评,很有感触,转帖纪念!

 

还原故事的真相:少年派毫不奇幻的残酷漂流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

  

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句话观后。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柴静:告别卢安克

  

 

 

 

 ------教育,是人与人之间,也是自己与自己之间发生的事,它永不停止,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只要这样的传递和唤醒不停止,我们就不会告别卢安克.
 

 

1

三年前我在广西访问在深山板烈当教育志愿者的德国人卢安克,今年八月,我收到他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5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还记得山皇庙的赖乾义吗

  

父母年事已高且生活在老家农村。我和两个妹妹现在都远离家乡在外成家,平常难得回一次老家看望二老。现在,我最想又最怕接的电话就是父母从老家打来的。之所以怕,是因为常常是父亲告诉我母亲身体又不好且不肯去好好治疗这样的坏消息。

 

中午,父亲打电话过来,我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以为又是母亲身体犯病了。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有什么问题。

 

"你记得到赖乾义没得?"父亲问,"你小学的好朋友。"

 

怎么会不记得呢?他是我小学最要好的同学,我们在山皇庙小学一起度过了五年时光。我平生第一次说相声就是和他一起在小学三年级时照着故事会上的相声讲的。他小学初中成绩都好,后来考上了中师,是我们小学同学里最早端上铁饭碗的。

 

小学时,一次期末考试,我的成绩异常糟糕,是见不得父母的。我决定回家先伤心大哭以免去父母的怒气和责罚,为了使挨打这样的刑罚可以缓期执行,赖乾义主动决定和我一起回我家。尽管这样的小把戏很快就被父母看穿了,也还是免去了一顿责骂。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6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7页/86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