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非重色轻友

孤灯指路/孤高的灯盏/在日渐微弱的光中/照彻今生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523884
  • 开博时间:2007-01-16
  • 博客排名:第2559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孩子,多好的孩子

一晃数年没有更新这个博客,以为自己已经忘记密码,以为已经无法登录。

 

但,只是以为。

 

所以,你还有机会看到这些文字。

 

我,还有机会写下这些文字。

 

只是,想问,这些年,你们都好吗?

分类:文盲的聒噪 | 评论:2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空的谎言——11月16号日记

  

 

2012年11月16日,贵州,毕节。

 

一个不算熟悉的地名,五个流浪儿童。

 

垃圾箱。及随后喷在垃圾箱上的警示标语:“严禁人畜入内,违者责任自负。”

 

——中国特色之一:畜生都进化到会用汉字写标语了。

 

天空的谎言:点这里吧~

 

 

分类:文盲的聒噪 | 评论:2 | 浏览:9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歌分享

  

 

帖子好像被天涯黑了,去掉文字试试。试听链接:点啊点啊点这里。

 

十分鄙视天涯这种自我阉割的无耻行为。

 

分类:文盲的聒噪 | 评论:1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天,写在23年芒种

  
  麦子,初夏的麦子
  在贫瘠的大地之上扬起高贵的头颅
  生长是如此动人心魄的过程
  一些风,经过茂盛的生命
  经过尘世的苦难和泪水
  一些风带来尘封多年的消息
  
  一些名字在漫长的黑暗里苏醒
  黑暗是如此暧昧和残忍的词
  很容易就终止或改写一些什么
  譬如光亮,譬如光亮之下不屈的灵魂
  一定还有一些比忍辱负重更高贵的品质
  托举起农历的节气,大写的节气
  如胀浆的硕大麦粒
分类:分行的疼痛 | 评论:6 | 浏览:5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分享:一首情歌的“前世今生”

  
  一直写有些沉重的题材,内心的压力无处排解,于是,准备写首情歌调整一下。
  这么好的主意,立马就被嘲笑了:你又没情人,写什么情歌?
  好不容易写了一版歌词,真是走情歌的路子来的,立马又被嘲笑了:你太文绉绉的了,坠落得穿越了。你写得小清新点呗。
  
  此情此景,俺只能向万能的小徒小王子求助了,好在小王子同学能体谅师父的窘境,把她随手写的一些句子无私地分享给师父:
  
  向天空坠落 挣脱所有
  从风的开始一直飞 飞到有你气息的尾巴上
  我不想看天空 灰蓝色 没有我的梦
  我想画个圆圈 跳舞 牵你的手
  我们旋转 旋转 把天空旋转
  一圈圈 一圈圈 坠落 另一个世界
  先到达的是我们的欢歌 还有我们飘扬的梦
  午夜十二点已过 世界开始反转落寞
  冷冷的街面 不知道有谁的声音
  有你在 世界安静美丽
  暖黄的街灯 不灭的天际
  我轻轻地放
分类:拈花复惹草 | 评论:3 | 浏览: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离身三尺就是另外一个星球的陌生

  
  1
  终于说服自己坐下来码几个字,这很好。
  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敌手,说服自己这种事情,也可以理解为一场战役的胜利。
  有点左右互搏的感觉,有左手战胜右手的感觉。
  很多时候,我们就迷失在回到自己内心的路上。
  
  2
  凌晨一点,在回家路上,看到两个穿得厚实的小青年在马路中间的隔离栏上贴小广告,前面一个提着一桶,估计是浆糊,用一把很大的刷子不算细致地刷出一个A4纸大小的方块,后面那个,把手里的一叠广告最上面一张,贴上去,两人动作娴熟,隔三五米就贴一张,怕错过司机的眼睛。
  “城市的牛皮癣”,想到这个比方,笑。
  隔三两天,就见环卫工人开着四轮小电瓶车,用高压水枪清理这些马路两边随处可见的小广告。
  清理得起劲,贴的人也没闲着,岔开时间就这么顽固地循环着,成为城市的一道景观。
  
  3
  另一个路口,两个拾荒的老人,头发花白的爷爷在前面慢悠悠地蹬着三轮车,包着头巾的老奶奶
分类:文盲的聒噪 | 评论:3 | 浏览:5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蚀骨思念和贴身热吻里众里寻他的情怀并没有什么真的

  
  “昨天是植树节”——这是昨天打算码这篇字时写下的第一句话,然后因为种种忙而搁置,今天再来看到这几个打小就认识的汉字时,竟有隔世之感。
  昨天想写的东西很多,太多的念头在脑子里冲突来去,完全不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现在,仅仅过去24小时,已经不记得当时究竟要在这些文字里呈现什么,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恍惚觉得是从节想到劫——很恶俗是不是?从植树秀想到了惨不忍睹的环境破坏,想到了“先发展再治理”这么弱智而又混账的话,想到种下一株植物自在生长而种植它的人却缚手缚脚言语乏味面目可憎…已经乱到没有逻辑可言了。
  在这个割裂的世界里,即使在一秒钟前跟你擦肩而过的人,你们是多么的不同,没有人知道这种隔阂来自何处,没有人知道这种隔阂何时可以消弭。
  
  ——前面这段,是10天写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搁下了,越来越难静下来码字,思绪碎片化严重,疏离感接踵而至,我正在逐渐远离自己。
  73之后,情绪低落很久,我承认想起了一些亲历的往事,这个狗日的时代,如果没有真的痛过爱过,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所有的亲身经历都只是另一种形式的
分类:文盲的聒噪 | 评论:1 | 浏览: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梨花将在一夜之间开满素白的三月

  
  柳树发嫩芽了
  在我身后一千七百公里的城市
  你看到春风的消息
  把浅绿抬升到比地面更高的位置
  一些人,正和岁月一起慢慢走进江南的三月
  
  经过一整个冬天
  手背冻得通红的样子
  那些被你亲手抚摸的花枝、蔬菜和粮食
  那些被你亲手擦洗干净的杯盏和夜
分类:分行的疼痛 | 评论:0 | 浏览: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鸟们在天空划过的优雅轨迹才是真的飞翔

  
  1.
  先抄一段话:“醒来笑咪咪地看着未亮的天空,和未到达的自己。听得到自己清甜的心音流动着青绿的生命,我爱你,就像是一个在无际沙漠行走的人看到绿洲的那种希望的喜悦,然后这种期待会一直支撑前行。再一次牵我的手,引领我,照耀我,温暖我。 他们说你在找我,然后我看见。”
  
  我喜欢的句子:“未亮的天空,和未到达的自己。”
  
  2.
  讨论这句的时候,是因为之前已经动念要写一首情歌,在我码这些字的时候,还没看到歌词,但题目很显然已经有了——向天空坠落。
  翻检前些年写的情歌,那些深情的句子提醒我,也曾年少过也曾动心过也曾真爱过,停留在泛黄纸页上那些当年亲手写下的字句,像指引回忆的路标,带我回到从前,而物是人非,我们真的,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3.
  文盲的日常生活之一,就是买一堆书乱翻,虽然从来不看,但至少也给人一种涉猎甚广的假象,足以骗骗善良的围观群众,把自己伪装成多少有点文化的人时底气稍微足一点,说得再直白一些,俺这就是
分类:文盲的聒噪 | 评论:2 | 浏览: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恸...尘肺之殇

  
  题外话:由于天涯强制用户修改密码,我常用的“文盲的盛宴”这个ID的密码无法找回,请亲爱的们不要再给这个ID发消息,现在能用的这个是“潇湘夜雨莫非”,如果需要使用消息功能和我联络,请留意这个提示:)
  
  回到正题:
  
  关于尘肺之殇,请关注我尊敬的调查记者王克勤老师发起的救助尘肺病人的“大爱清尘”行动,王克勤老师的新浪微博有关于“大爱清尘”的全部信息,请访问: 王克勤老师的新浪微博
  
  关于这首歌,我徒弟说:
  “没人告诉我呼吸是奢侈享受,没人提醒我生存是负担罪过,漫天尘埃看不到路的尽头,一纸鉴定求不得半世解脱。没谁会管谁的死活,没谁知晓谁的苦乐,你们去为伟大的死歌功颂德,我只求懦弱地苟活着。不是每个人都会死得光荣,为了革命,为了祖国,我只是活着,然后死了,活着为了活着,呼吸,然后死了。”这是我当时的心情,戾气,暴躁。我觉得对劳动的尊重和劳动者的
分类:文盲的聒噪 | 评论:2 | 浏览:4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刻,我在南方,看梅香慢慢逼近

  
  1
  此刻,我在南方,看梅香慢慢逼近。
  
  2
  时间太过匆促,来不及停留,来不及回望,甚至也来不及忏悔,一年的时间就过去了,收获的除了生理年龄又长一岁,还有什么是在此刻能毫无愧色地拿得出手的?距离两年前那个突然决定要开始做音乐的寒冷的夜晚,七百多天过去,毫无进展,我想我还是太过浮躁太过难以安静,于是,听以前的小样成为最难堪的事情,原本,如果多花一些心思,多花一些时间,我是可以做得更好一些的。
  
  3
  可是,我毕竟在这里使用了“如果”——多巧妙的逃避的借口,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们再也回不去已经逝去的日子和心情,我们再也回不去已经错失的人与缘分。
  我分明是走进了一些先入为主的误区,一直借口自己的综合软音源不够多,只有1.8G,以这个音源做不出更细致的东西,但是,借这个难得的假期用一整天时间从头学起,发现这个音源可以通过强大的控制器做出千变万化的细腻效果,当时就傻眼了,原来,我已经浪费了整整两年时间,在一条错误的路上狂奔。
  
分类:文盲的聒噪 | 评论:2 | 浏览:4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信仰,不等于停止信仰


  1.算是应景吧,这将是一篇类似于年末总结的文字,我个人不太喜欢“年终”这俩字儿,不是迷信,就是不喜欢,所以我说“年末”。
  
  2.今年一共做两首歌,二月份的《出口》,九月份的《明天》,都不是写给自己的,第一首歌,我要致敬的这位先生至今尚未出狱,第二首歌,写给我们在重重苦难中看不到未来和希望的孩子,我一直不太坚定地坚信,有明天的孩子,不会孤单——这是我当前唯一能够做的,用我喑哑的声音,自己唱出来,心里深处的惭愧和羞愤,不足为外人道。
  
  3.做完手头这首《尘肺之殇》,会写一些轻松的情感题材的歌,简称情歌也是可以的,我徒弟甚至开玩笑要我去找一个情人培养写这歌的情绪——为写一首情歌找情人,这么鬼灵精怪的点子似乎也只有我青春正好的徒弟才能想得出来,真是调皮的丫头。
  
  4.正在过去的这一年,发生太多事情,能真正记住的不多,不是记忆力衰退,不是选择性失忆,每天在众多的灾难里疲于奔命,再强悍的神经也会疲劳,印象最深刻的是两张脸,一张被埋在车轮下身躯已经血肉模糊,这人的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他叫钱云
分类:文盲的聒噪 | 评论:2 | 浏览:4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都在一夜青葱的梦里年华老去



 

1

亲爱,候鸟已回到她们想去的南方

跟随寒风南下的足迹

分类:分行的疼痛 | 评论:1 | 浏览:3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你目睹岁月遗弃我的全部过程

  
  1
  亲爱,我逃不过今生的思念
  逃不过三月之前的落雪和水流
  紧握你青葱修长的十指
  昨夜的气温在瞬间跌到零度以下
  
  我无法彻底说出我对这温度的喜爱
  总之,它让一些短暂的事物
  延长了在时间刻度之上规定的长度
  它温情的呵护让一叶退出视线的落黄
分类:分行的疼痛 | 评论:4 | 浏览:8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夜晚回到自己

  
  在夜晚打开梦境
  像进入另一个陌生的自己
  像用水果刀的锋利剖开一枚脆生生的苹果
  甜蜜的汁液和刀锋亲密无间
  比宿世的仇敌更了解对方
  一些羽毛在更高的地方飞翔
  
  这个季节比我们想象的距离遥远面容模糊
  如此巨大的经过而不用惊动谁
  让沿途的词语
分类:分行的疼痛 | 评论:3 | 浏览:3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6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