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爱自己,识其髓,甘其味!

来来去去的人事,好好坏坏的天气,喜喜忧忧的心情。。。。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3779
  • 开博时间:2007-01-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憶江南

憶江南。
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

我在東塘的立交橋下等紅燈,
我看著人流和車流,
在身邊洶湧來去,
我想起我的西塘,
我一個人的西塘。


是西塘的煙雨迎接了我。



和它們一樣,我的西塘,西塘的我。




僅容一身的小巷,丁香般的姑娘,如果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5 | 浏览:8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融风暴下的理想生活

雷曼 和美林
是 华尔街的大投行
据说 都倒闭了
倒 也就倒了 不知道
你们 有什么好怕
像我 就不怕
大不了 回我的桃花源
播一季水稻 再
喂两只鸡 还
种几畦青菜 当然
一定要栽 两垄菊花 
到了 重阳节的时候
你就来 我们
把酒话桑麻 如果
还嫌冷清 那我
去喊了陶渊明来
喝高了 我们
就醉卧东篱


注:本人乃武陵人氏,故“桃花源”为实指,嘿嘿。



分类:一树梨花 | 评论:4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還好,還能哭。

還好,我還能哭。
以為早已喪失了哭泣的能力,但當無邊的悲觀感像海潮一樣漫過心頭,哭到無法呼吸。
那樣就好,
至少——我還可以哭泣。
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0 | 浏览:5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上麓山

上嶽麓山已經N次,這又是第三次在國慶日上山。小記。

 幽壑聽清響,
 高台縱眼量。
 杜子停歌處,
 吾意策欲狂。


分类:梦徊唐宋 | 评论:3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為更新




說點什麼?“天涼好個秋!”? 哈哈哈哈……唉!

 秋來好涼夜,
 幽風落桂香。
 把盞頻邀月,
 誰與共孤光?

 呵呵,只為更新。
分类:梦徊唐宋 | 评论:3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新语”遇见杨雨

 当“新语”遇见杨雨


    栏目还在筹备期时,几个编导为要做什么选题想破脑壳,因为“世说新语”,借历史观照当下,从人性解读人物。
   那丫头比较好运,正赶上恰同学少年的毛泽东,黄晖借一师说教育,成为《世说新语》开坛第一人。本来俺也想借借东风,说说这步入社会的毛泽东如何找工作,深入了解,无奈材料多,看点少。于是紧急调头,向着感兴趣的唐宋文学。 
   而李清照是一直盘桓在心头的。这女人太有名了,以致少人了解。李清照有讲头。但谁讲,怎么讲,是个问题。
    彼时,那丫头整天唠叨学校那点事儿。说那个文学欣赏的老师又美又狠。平时光欣赏老师不欣赏文学的家伙们,临考划范围,划了一百首诗词,没听进去的课这下全补回来了。性格美女啊,于是赶紧打听——杨雨——名字很诗意啊。然后要了博客地址,一看——《生活在一千以前》——啥也别说,缘分哪!
   赶紧的联系,开门见山说明来意,杨雨十分爽快答应下来,约定见面。果然那丫头没说谎,白裙飘飘,肌肤胜雪,一派才子佳人的风度。说到李清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4 | 浏览:6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泉州遗梦(三)




(三)浮生若梦

   本来想到清源山顶“欲穷千里目”,结果骤雨一阵,只到山脚就回转来了,真是冤枉了那张门票(有景点免费,清源山却不便宜,让我费解)。
    于是在某个雨中的下午,在古厝茶坊里,光阴和着黄亮清香的茶汤从舌尖流过,品茶亦品人生,人生两个字其实不该这么轻易说出来的。隐约听得有茶客说道“人生就是这样”,可是人生,到底是哪样?
    坐在中堂里,望着从天井花架漏下的雨滴溅在那百年前的红地砖上,眼前正烧着的水汩汩翻着泡儿,似有若无飘来的琵琶曲,有几位老人在天井边的廊里说着话,我却听不懂。如鸟鸣空山,此时此处更觉静了。当茶香弥漫起来的时候,水雾迷了我的眼睛,有一刻竟不知身在何处!
    其实这种感觉不会陌生吧。在这条人生的路上我们从不想是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我们只是走着,不知道终点在哪儿。终于看到有人与自己同路,你庆幸孤独的跋涩就要结束了,但你又眼睁睁分明看见他拐了个弯,而后渐行渐远。剩下一个你,四顾茫然。
    当坐在这百年的大厝里,或静听檐前滴雨,又或见光影斑驳,不知此地何地,今夕何夕,这是一个宁静的梦。每一段过去都是梦境,而今天也会成为昨天。人生几度新凉,世事不过一场大梦。唉,却不知梦醒何时耳?
  




看时光斑驳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2 | 浏览:51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泉州遗梦(二)

(二)绕梁余梦





望明月,如镜团圆。坐对熏风,教人困倦。追想昨夜私情,杯酒谈心。怎料到今旦,误却情郎无伴。
  ……
  忽然听见叮当声响,疑是我心意人拔落金钗扣了门环。心慌忙,移步迎接,开门望,寂无踪。掩身再听,原来是风摆铜环。且回步,入书斋,翻身就寝,莫把此双眼望穿。

  去过开元寺再看所谓的泉州城雕,觉得这东西实在太没有创意也很没有美感,不过听过南音,似乎又有些理解了(理解归理解,真的很没有美感)。



  开元寺始建于武则天时代,据说南音起源在晚唐,形成于宋。那么南音的这一套,也该和泉州的各式“信仰”一样,属于资源引进,再加以整合消化,然后就是了自己的地方文化了。



  值得称道的就是泉州对传统地方文化的保护,这种保护不是几个人圈起来,而是放开,就像有些地方都是免费开放的,还有像南音,有专门的研究所,有免费演出,年轻人愿意传承,当然这只我很表面的印象。后来问到一些人,这是怎么做到的。告之原因,乃是泉州华侨出资。我想是他们愿意任何时候回来,泉州还能是他们记忆中的那个泉州。



  在文庙前一角的演出场地不大,会偶有一两个年轻人坐坐,但很快离去,想是游客。自始至终坐儿那儿的,都是上年纪的本地人(大概出资的华侨也就是这把年纪)。对于我来说,还不赖,如果有时间,还有闲情,我倒是愿意听下去的。因词曲都还算美。

  思忆情郎,精神顿挫减了有几分。看伊人容貌聪俊,今科应试定有功名份。俊秀郎君真个动人方寸,听伊人言谈志气超群,因上即会惹动,阮祗相思闷。

  幸遇妖娇,水底簪花微微笑。对面隔千里,一日不见我心思焦,问月老,岂因依,百年姻缘我与伊有多少,嗟,孤鸾只凤何日得交,莫教我相思债无时了。


  大略记的片断,男女对。听曲,看词,马上就联想到昆曲与元曲,每一段落都有固定的旋律模式,只是昆曲的曲调更婉转跌宕些,戏词也很是温柔,基本都是儿女情长。



  在从古到今商业氛围都如此浓的泉州,难得,商人向来是重利轻别离。不过想想,又不对。南音属改造而成,而且宋代就已自成体系,想必如今的这些也是流传下来的非常传统的曲目,并不真实反映地域性格。不像昆曲,它就起源于苏州昆山,吴侬软语,儿女多情(不过福建也出了个多情种子——柳永,呵呵)。



  再比如湖南的花鼓戏,曲调高亢。最为人熟知的那段《刘海砍樵》,看人多直接,一上来就问,你看我这人怎么样?不错,像织女,那你看我呢?我是织女,那你就是牛郎,正好一对。然后就你是我的夫,你是我的妻,夫妻双双把家还了。这就是湖南人的性格,很爽。



  南音就不是这样了,但资源利用整合很成功,成了自家的特色菜。不过在大家习惯听流行歌曲的今天,虽然让它走进了教室,但在老一辈人(包括那些华侨)去了之后,在我们不断更新换代之后,不知道它会不会真的成为遗产。




泉州城雕飞天迎宾,与开元寺内的飞天乐伎如出一辙,很难拍出感觉来。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2 | 浏览:48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泉州遗梦(一)

泉州遗梦

  在家吃过晚饭出发,到达刺桐饭店是22号凌晨,睡下,一夜无梦。24号下午还在走泉州街头,晚上在家吃饭。今早醒来,恍恍然,似乎这两天只是一个梦。
但,一切很真切。从离开的时候说起吧。

  (一)求解之梦

  去的泉州最后一个地方,不,应该说是景点,大概很多人是不去的,李贽故居。不过且慢,我猜有去天后宫的,捎带也会去转一圈,因为它就在天后宫对面的小巷里,而且一出天后宫,对面某幢房子的外墙刷着几个大字——“李贽故居,往前40米”,既然来了,看看不妨。
但,我是特意奔那去。
  在泉州文庙排列的一溜人物里,光说这帽袍补带的,可能高下立见,但我想泉州本产的人物里,最有名的大概就只有李贽了。当然这话大家要有异议,想想也是,他是声名在“外”,而不在“内”,他现在的邻居也未必对他清楚。
  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拿了一章,三万多字的篇幅来写他。实则以他为引,探讨中国的所谓哲学。
  李贽出生的朝代,我是没什么好感的。这个时候,欧洲在开放搞活,文艺复兴到大航海,为进入工业时代做好了准备,而中国,也正是这个时候,明朝,把自己圈起来了,到现在还得这样说,“嗯,我们是一个农业大国”。
  李贽身上应该有异族的基因,祖上哪一代娶了色目女为妻,而在泉州,各种信仰居然可以济济一堂,无比融洽,就像关帝庙、文庙和清真寺可以互而为邻,岳飞和关羽可以“汇通”。我猜测有没有一种可能,这样的一种状态与李挚思想的自相矛盾有关系?
  他是在中国传统文化影响下长大的,结果老了跑去出家,但他的所谓出家,大概就是从家里出来,住进了庙里而已,一不受戒,二不念经,老婆死后,他又后悔了。
  他批判官僚阶层,但自己又享受着为官的好处,后来即使不干了,也受当官的接济,结果情况就是一边受人家接济,一边又还骂人家虚伪。似乎看来,吃人家的也不嘴软,有个性,其实他心虚。所以为了言行一致,他提出了一个“童心说”,就是真,所以我怎样就是怎样,他承认,好赖就这样,好那是真君子,赖那是真小人,不管怎么样,总比伪君子要强。
  李贽还有一个观点一直是为我们现在特别挑出来说的,就是男女平等,想是他离经叛道个性的又一表现,该不该平等?能不能平等?如何叫平等?即使是现在,平等了么?
  其实李贽一辈子就是为自己找出路,只不过某些东西有普适性罢了,没有什么“挑战”、“揭露”、“ 鞭挞”,他没那么高尚。就像我们现在都在那名为现实的笼子里转来转去,企图为自己的想法和行为找到合理解释而不可得。
  我同情他,他尝试了,他做了,然而还是支离破碎。想到自己,心不能安。
  七十五岁,李贽自杀了。“七十老翁何所求”?只求一死。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2 | 浏览:47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恋上泸沽湖

离开了那片净土,
耳边却有人低语: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是,我一定会回去的!
被那么纯净的阳光抚摸过肌肤,
被那么闪烁的星空包裹过身体,
被那么悠然的云彩带走过思绪,
被那么深遂的蓝刺痛了眼晴,
重入这喧嚣,
心却在哪里?
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0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瞄上了一个男人,哈

谨此预告,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了!

一个不想做皇帝的男人
 古今有几个男人,不想當皇帝?李煜就不想,但他又偏偏坐上了那張別人梦寐以求的三尺龙床。
 李煜兄弟十人,他排行第五。本来怎么也轮不到他做皇帝。可是谁让他生就异相呢?——“广额、丰颊、骈齿”——兄弟十个怎么看也是他最英俊,更重要的是——“重瞳”——一只眼睛有两个瞳孔。据说大禹、项羽也是重瞳——有帝王之相啊——这种说法我们当然不信,但李煜的太子哥哥很相信——太子弘冀就属于做梦都想当皇帝的那种人,因此生有奇表的李煜成了太子的眼中钉。为免骨肉相残,李煜沉迷艺术的世界,自号钟山隐士、居士、隐者,向太子表明心迹,他通音律、工书画、填诗词,惟对皇权不感兴趣。
 本来这样下去,李煜会是个完美的艺术家,也不用背上亡国之君的恶名。但太子弘冀暴病身亡,李煜另一个哥哥又当了和尚。李煜毫无准备,二十五岁当了一国之君。但是这个时候强大的北宋已经在长江对岸对这个温柔乡虎视眈眈了。硬拼是硬不过的,只能死得更快。惟有自降等级——赵匡胤是黄袍加身,李煜也是国主,但他穿紫袍——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1 | 浏览:5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古愁心李清照

 不是什么“为赋新词强说愁”,李清照是真的“愁”,这是她的生活给她的。

 她生在一个官宦之家,老爸做过似类教育部长一类的官,最高还做到了副宰相,老妈也是高干子女——李清照的外公可是前朝状元。就这么两个高级知识分子能不培养出个高素质的女儿?更何况她老爸的专业就是教育。无忧无虑长到十八岁李清照出嫁了。那时候父母包办又两情相悦的婚姻概率不知道有没有百分之一二?但李清照就是这么好运,又遇到了一个志趣相投的老公,做了当朝宰相的媳妇,无忧无虑又过了十几年。

 有人不明白了——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好愁?这样的生活是没什么愁的,但一出生就在泥里打滚也没什么好愁的——不是没愁,是不懂愁或者已经麻木。试想在蜜罐子里泡久了再跳到药罐子是什么滋味?李清照就尝到了。后来金人的铁蹄席卷了一切,包括她的美好生活。

 中年以后的李清照是泡在苦水里的—— 一是死丈夫,没感情也就罢了,可是他们夫妻感情不是一般的深,打击可想而知,以后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二是没子女,李清照是另类,但他们夫妻也没有超前到要做丁克一族,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1 | 浏览: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色财气李清照

 李清照是个异类。就算 在“男女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放下奶瓶,走出厨房”这些口号满天飞的现在,她还是个“异类”——优异的异,因为基本上只有李清照落实了。而那么一个男权横扫一切、 以“词”为标榜的时代,李清照硬是以压倒性优势摘得“一代词宗”之桂冠,更何况她的竞争对手是那么一群优秀男人——柳永、苏轼、黄庭坚、秦观、周邦彦、陆游、辛弃疾——如雷贯耳吧。

 这个女人相当的有才——不仅别人,她自己也这么认为。而且这么好的文笔,如果只写些伤春悲秋的小女人文章似乎太浪费,她向男人们宣战了。李清照挥就了一篇文学论文——《词论,洋洋洒洒近千言,把上下百年的一溜男词人畅快漓淋指点了一番。那些已经过气的没人注意的批评一下反正无关痛痒,关键是她把苏轼啊柳永啊一个不漏的都评到了——柳永,俗;张先,通篇只一两句过得去,哪能算名家;苏轼欧阳修,词写得跟没弄平整的诗似的,读着不好听;秦观,小家子气——这些人当时可都声名在外,不是朝廷重臣就是词坛的重量级人物,就说苏轼,还是李清照他爸的老师——六亲不认啊。此文一出,没反应简直不可能——有人就跳起来捍卫男人的尊严了——李清照这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0 | 浏览:7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朝的优越

 因为“谭嗣同选题”重温晚清历史——其实并非重温,乃中学时代所学的历史课程,无非鸦片战争,火烧圆明园,甲午战争,八国联军和由此产生的必须得背记的以应付考试的一系列条约:南京条约、马关条约、辛丑条约,某年某月某日签订赔了多少银子割了多少地,以便我们对侵略者之罪行和清廷之腐朽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幸好有这么个基础,现在再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又深刻许多了——因为历史的细节。

 如果说中国近代史从鸦片战争一刀切,那晚清史该从哪里割断呢?把烂苹果烂掉的那部分削掉还是可以吃的,可能也没人会去追查曾经光鲜的外表下到底发生过什么变化——算了,我既不学历史又不知哲学,想这么多干吗。

 只想说一个历史的细节——不管是正史还是戏说里都以正面形象出现的乾隆他老人家八十大寿那一年的事儿——没别的,觉得很有意思。

 这一年上百高鼻蓝眼奇装异服的人出现在北京,他们从英国来,带着许多先进的机器、武器和科学仪器还有与中国建立新外交开辟中国市场的使命。他们一到北京就被当作来给皇帝朝贡贺寿的使团——谁让他们来得正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0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在青天水在瓶

 心从来没有这样宁静和安稳。抛却了妄执,走出樊篱,看到天高云淡。

 现在我要感谢生活于我的无比眷顾。一些美丽的情怀,在记忆里永远绽放着。住事如泉在心中滴出脆响,是让灵魂宁静的天籁。

 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事,喜喜忧忧的心情,都是丰富生命的过程。拥有过,美丽过,便无悔着,永远着。。。


分类:我心亦然 | 评论:1 | 浏览: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