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亭长亭天涯名博

诗意栖居: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联系邮箱:1821748857@qq.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8
  • 总访问量:11206896
  • 开博时间:2007-01-14
  • 博客排名:第7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人生八卦

  

    今天特别闷热,心神不宁。本期给研究生上《国学概论》,概论之后,由学生轮流讲经典,我点评。近两周的经典是《周易》,某生讲“坤卦”: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德厚,才能承载万物;德薄,则被万物弃之。是孔子“十翼”即《易传》发挥的“义理”之学,而非《周易》古经的“象数”之学。《易》本古人占卜之术,今人所谓“预测学”,一名而有三义:简易、变易、不易。我取“变易”,变化之经,Book of Change 。虫鸣蛙声之中,百无聊赖之际,聊据高亨先生《周易古经今注》所讲解之“筮法”,以火柴棍当蓍草,试着玩一把人生八卦,遇《需》之《夬》。第四爻为变爻,定吉凶,如图:

 

    人生八卦   &nbs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12 | 浏览:59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儿童节特稿:猫咪妇产医院

  

   上月中旬,一位年轻网友在天涯“用户信息”中给我留言:    

 

  您好谢老:养家猫或是流浪猫我很尊敬。但是,猫主席与毛主席皆(谐)音,毛主席虽然有功有过,但他绝对是一代伟人。出于对伟人尊敬,学生建议您在以后的博文或是其他文章里把格调调低些,叫“猫主任”或是“猫部长”。我很清楚您用“猫主席”没有别的意思,但作为您的学生,我看到后有这样的感觉,就觉得一定能够得告诉您。不成敬意,见谅。

 

    我不晓得如何回复这位可爱的后生。他可能没看过我去年的博文《给猫博客划上句号》,事实上,我早已主动逊位,辞去“猫主席”一职,还政于猫咪,让她们自己当家做主。“猫主任”或“猫部长”云云,不知从何说起?

    却说去年今月,流浪猫发展壮大到第五代,我不得已,没跟猫妈妈沟通,也无法沟通,强行实施“猫移

分类:动物世界 | 评论:12 | 浏览:6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狗咬狗”解密:我与刘大侠“交恶”的故事

  

     2007年元月,我在天涯开设“短亭长亭”,与王红教授的“长亭短亭”互相呼应,一庄一谐,同为师生交流平台。刘大侠为之神旺,穿了很多马甲,如“川大老校长”“谢不谦家的钱老师”“最是那一温柔”“温柔一刀”“此人性取向有问题”等等,神出鬼没,来往穿梭于“长亭短亭”与“短亭长亭”之间。常常反客为主,或制造恐怖,或解构神圣,无所不用其极,把学生快乐惨了。最登峰造极剑走偏锋的一次,他以教研室主任之尊,把我当“御用文人”,命我在“短亭长亭”发布一个假新闻,说他在家里评阅本科生论文时,得意忘形,不慎摔成脑震荡,可能变成植物人,见2007年6月日志《人有旦夕祸福》。广大同学非常震惊无限悲伤之际,他却在半夜笑兮兮电话我:“这些‘80后’娃娃的智商太低了,连这样逻辑混乱破绽百出的八卦都信以为真?难怪他们那么容易被人忽悠!”要将娱乐进行到底,寓教于乐,以提高学生明辨真伪的能力。

    年底,我发扬他积极倡导的娱乐精神,根据阿富博士的现场见闻,发表《独家新闻:刘大侠蒙辱记》,八卦他跟哲学系高小强教授一场戏剧性的语言与肢体冲突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15 | 浏览:7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大侠与开门弟子的特殊缘分

  

    川大1999级古典文学硕士生只有6人,5女1 男。唯一的男生杜同学,是难得的读书种子,其硕士论文《焦氏易林研究》中的部分章节,曾发表于三联书店出版的哈佛燕京《中国学术》2002年第2期,而今的很多博士生恐怕都难以达到这样的学术水准吧?他的导师刘大侠黎明教授在查出白血病入院化疗的两个月前,出版90万字煌煌巨著《焦氏易林校注》,即将他长达5万余字的硕士论文冠于卷首,当作全书叙言。

 

   刘大侠与开门弟子的特殊缘分

《焦氏易林校注》,巴蜀书社2011年9月版。刘大侠泡图书馆“十年磨一剑”的呕心沥血之作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19 | 浏览:70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大侠黎明兄:我要继续讲你我的故事

  

    去年元月5日,刘大侠黎明兄化疗第一疗程结束,我发表博文《刘大侠出狱》,宣布暂停对他病情的后续报道。我是想让他淡出大家的视线,安心治病。请大家为他默默祈祷。

    4天前上午 9 时37分,黎明兄却悄悄走了。走得很突然,“感染性休克”,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休克,就永远睡着了。我正在参加博士论文答辩,得到他妻子雪梅博士的电话:“黎明走了~~”我赶到华西医院,他已被移到太平间。我去太平间,看见他安详地躺在透明塑料隔离柜中间,永远闭上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我的老眼却被泪水模糊了。都说阴阳相隔,但我不相信,在心底说:老朋友,我会在“短亭长亭”中继续讲述你我的故事~~

    记得前年深秋,黎明兄,你在成都为老父送终后,飞回长春办理相关事宜,给我长途电话,问我能否找到长春一位网友的联系方式?我说:“你我又不认识人家,找人家干嘛?”你沙哑着声音说,想跟她聊聊而已。我昨天才知道,你父亲刘益旺老先生,辅仁大学毕业,是“京东第一家”长春“益合发”的“少东家”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29 | 浏览:100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人要低调

  

    我喜欢抬杠,在家里跟媳妇抬杠,在外面跟朋友抬杠。这个习惯,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要不跟政府抬杠——如政府说郊县的石化PX项目不会污染空气,你偏偏说:“为啥郊县农民连秸秆都严禁焚烧?”——就无伤大雅,就不会被禁言。喜欢抬杠,斗嘴不斗心,其实是人生自信的表现。记得三四年前,狮山老友王恳感慨人生,写过一篇博客《牙痛记》,说:“谁没牙痛过?牙痛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当即写了一篇博客《牙不痛记》跟他抬杠:“我就没牙痛过!”说我小时侯直至离开大巴山老家,糖与肉都是奢侈品(郑重声明:不是抬杠,要用改革开放后的幸福生活否定改革开放前的不幸福生活),喜欢吃甘蔗啃骨头,从小练就一副铁齿铜牙,能啃出“狗不理”骨头,年过知天命,与朋友聚会喝啤酒,还敢用牙齿当开瓶器哩。媳妇审读博客,哼哼道:“你以为你多光荣伟大?”劝我做人要低调,狠话硬话不要说得太早。

    却说前年春天,有一天早起刷牙,突然感觉口腔有些异样,对着镜子,用手指探索发现,有一颗牙齿,啃过无数硬骨头咬过无数啤酒盖的“双尖牙”,不

分类:百事可乐 | 评论:18 | 浏览:95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以儒教与基督教的名义

  

    媳妇自从近30年前嫁给我后,过自己的生日,从来都很低调,喜欢在家里波澜不惊地走进新的年轮。即使N多年前50华诞,我提议选一家准豪华餐厅,举办一个中型寿筵,把亲朋好友请来,为她祝福,也被她拒绝。她说,有我和儿子的祝福,吃我烹调的家常菜,比什么都幸福。

    却说今年,我一如既往,设计了几道家常特色菜,要在她退休后第一个生日,在儿子儿媳的祝福中,继续献爱心表忠心,今生今世,海枯石烂不变心。她却说,到外面找一家餐厅?她要跟干女儿一起过生日。她与干女儿,年龄相差二十七八岁,生日相距五六天,折中,恰好是“五四”青年节——多有意义?我当即表态:”一千个赞成,一万个拥护!”说退休老太太以青年节为生日,应该蔚成风气,推向全国。媳妇瞪着眯眯眼斥道:“颤花!”

    干女儿甜甜,是媳妇中学同学的女儿。妈妈胡同学,是媳妇少女时代的闺密;爸爸周同学,成都知青,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去都江堰修理地球。在残酷的阶级斗争中,与胡同学结下情谊。大队关押审问“阶级敌人”,胡同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7 | 浏览:7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安夕照

  

    天气预报,今天小雨,结果却出来大太阳,原想趁雨天补种秧苗的计划泡汤。我在书房继续看硕士博士生论文,媳妇在网上歌厅跳颤,不觉时光荏苒,日头西斜,生命就这样悄悄地翻过一页。晚饭后,我夫唱妇随,去江安河边散步。出门不远,看见夕阳西沉,天空似火,云海如血,不是一般的壮观。我触电似的,拔起飞毛腿,百米冲刺,飞叉叉往回跑。媳妇一惊一吓,把在网上歌厅冒皮皮的四川普通话都吓出来了,惊抓抓叫道:“你要抓子?”干什么的意思。我跑回家抓起傻瓜相机,重新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她还惊魂未定,冲我吼道:“你有病!”我不是有病,是想拍下江安夕照,“最美不过夕阳红”,天红地红人心红。夕阳却不肯配合,赶紧隐身苍茫云海,连回光返照,也转瞬即逝。

 

江安夕照

分类:我爱我家 | 评论:3 | 浏览:47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淡定

  

听说“420”雅安大地震震动成都时,川大校园居然有学生重演悲剧。地震突如其来的瞬间,慌乱之中,竟铤而走险,从楼上跳下来,摔伤了。

吓得跳楼的学生,肯定没经历过“512” 汶川特大地震的震撼。我有一中学老同学,家居成都郊县彭州,当天晚上电话我,说房屋剧烈晃动时,把她吓惨了,现在医院吊盐水输入正能量,恢复元气。我笑着讽刺她:“都是特大地震过来人,精神至于这样脆弱吗?”她却说,汶川那次地震,她远在北京,没经历。

这次雅安大地震,第一瞬间,我说不上处之泰然,但也并不十分恐慌。房屋晃动时,冲上楼,把趴在电脑桌下做避震状的退休老太太谢钱氏叫出来,迅速撤离到外面空地。不是我心理素质好,而是凭经验凭感觉,判断这次地震的强度与破坏力,远不如“512”。经历“512”特大地震后,我相信我们的祖先选择成都建城,历经两千多年而从未迁移,不是偶然的;也相信现代建筑的抗震质量,不可能一震即垮,除非豆腐渣工程。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23 | 浏览:60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雅安地震,成都有强烈震感

  

    早晨8点左右,正在网上搜索“复旦投毒案”新进展,突然感觉电脑在晃动,然后房屋晃动。赶紧冲出书房,朝楼上大声喊:“地震,地震!”楼上没反应。房屋还在晃动,三两步冲上楼,推开卧室,床上空空荡荡,黑暗中听见谢钱氏颤颤惊惊的声音:“我在这里。”原来,她竟穿着睡衣,趴在电脑桌下面!我大吼一声:“快下楼!”顺手抓起手机,冲出门来,楼外空地上已站了很多人,都在说自己第一时间的感受。住在五楼上的一对年轻夫妇说,晃动得太厉害,吓惨了。我凭经验判断,感觉震级可能没有汶川“512“地震高,说不必恐慌。我和谢钱氏分别给儿子儿媳以及在成都的亲友打手机,却打不通。过了一会儿,我哥在老家宣汉居然拨通了的我手机,说他们也有一点点震感,县城内的手机也打不通,但长途居然通了。

    现在网上已有消息:地震发生在雅安芦山县,震级7级,震源深度13千米。我在电脑前写这篇博文时,还余震不断。我有一博士女弟子在雅安四川农大任教,手机不通,试着发去短信息询问平安,不知她能否收到?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14 | 浏览:59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天宏:我与书铎先生的“学缘”

  

不谦按:狮山碉堡楼老友杨天宏教授治中国近现代史,现为川大学科带头人。常在著书立说含饴弄孙之暇,上网浏览我“短亭长亭”的小儿科文字,对我鼓励有加;同时也将他即兴拍摄的风景与精心撰构的学术论文QQ我,让我获益匪浅。我游戏人生,有欢必寻;他考证历史,无徵不信。性格不同学科不同,却能互相欣赏。语云:“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此之谓也?

却说最近,天宏兄QQ来一篇缅怀文章,缅怀的是著名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中国历史学会原副会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历史学科评议组原召集人龚先生书铎(1929-2011)。龚先生是我博士母校北京师大历史系名教授,现任人大教授的“龚门弟子”马君克锋与黄君兴涛两位学弟,跟我博士生同学而不同系,是我的“拱猪徒弟”兼“猪友”,我因此对龚先生也有一点点了解。天宏兄这篇缅怀文

分类:文抄公也 | 评论:8 | 浏览:50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禽流感:人有病,鸟知否?

  

    江安花园林子不大,却好像什么鸟儿都有,只是叫不出名字来。每天早晨,各种知名或不知名的鸟儿,在树枝上篱笆上草丛中,飞来飞去,或鸟鸣嘤嘤,或放声歌唱,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各言其情者也。虽然不符合主旋律,却是天籁,让人有出世间想。鸟儿也许羡慕人类:“你们好霸道!”鸟心不与人心通,谁知道呢?泰戈尔诗云:“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为一只鸟。”此之谓也?

    却说周末,雨后初晴,天空被雨水洗去重重雾霾,现出湛蓝的本色。久违的蓝天白云,让鸟儿们高兴惨了,在窗外闹喳麻了。顺手抓起傻瓜相机出门,在方圆百步之内,拍下这两只鸟儿的倩影。

 

禽流感:人有病,鸟知否?

分类:动物世界 | 评论:10 | 浏览:4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下第一老鸡公

  

    记得小时候,宣汉老家的父老乡亲论舌尖上的幸福,“鸡鸭鱼肉”或“鸡鱼面蛋”,排座次,鸡都名列第一。鸡不是现在笼养圈养的饲料鸡,而是满山遍野跑吃草吃虫子跑大的土鸡,男女搭配,身心快乐。长到四五个月,现杀现吃,或炒或凉拌,好吃得不摆了。宣二中人民教师白二娃甚至宣称:“宣汉土鸡是世界上肉质最霸道的鸡!”我也时常怀念宣汉土鸡,却不赞同白二娃这种“老子天下第一”的鸡肉观。现身说法:我曾在后花园培养过几届北京九斤黄,虽然不是跑跑鸡,但粮食蔬菜喂大,肉质不比宣汉土鸡差。白二娃思想虽然开放,胃口却顽固不化,誓死捍卫宣汉土鸡的优越性,不屑地说:“那是因为你长期生活在成都府大城市,口味变了。”

    却说上周,男女老同学10余人,利用清明小长假,驱车去重庆万州山中,作神仙游。云雾飘渺中,越走越像宣汉老家与万州交界的樊哙老山区,触目皆景,让我们倍感亲切。同学会长程咬金一边开车,一边说:“去老乡家买他妈一只土鸡公来,晚上回兴隆镇,找一家餐厅加工,一鸡三吃?”女同学却七嘴八舌道:“会不会有禽流感哦?”程咬金斥道:“你

分类:百事可乐 | 评论:15 | 浏览:60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下第一坑

  

    我们这代“50后”,饿过毛泽东时代的饭,开过邓小平时代的放,见证矛盾江湖,现在都无可奈何地老了,女退休,男夕阳西下,但越老耍心越大,越老越同学情深。清明小长假,老同学10人会师重庆,老夫聊发少年狂,竟一天之内,驱车800多公里,前往万州奉节山中的“国际旅游风情名镇”兴隆镇,要去下天坑,钻地缝。媳妇谢钱氏因有驱车特技,应邀同行。无论风和日丽,还是云雾缭绕,车在山上跑,人在画中游。面对巍峨群山,吐出积压在肺中的城市污浊之气,吸入无数新鲜的负氧离子,神之清气之爽,返老还童的感觉。

天下第一坑 

分类:百事可乐 | 评论:12 | 浏览:5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舌尖上的创新:麻嘎嘎凉粉

  

    儿子儿媳春节回娘家,带给我们一大包豆粉,特地提醒:“纯豌豆粉,水磨的!”水磨豆粉就是芡粉。我感觉很喜剧,因为我的博粉中,早有人自称“芡粉”,如狮山大明兄甜姐姐夫妇,还宣称是“第一芡粉”哩。难道小俩口也悄悄成了我的博粉,想制造惊喜,以真资格的芡粉来浪漫而幽默地粉老爸,看老爸懂不懂得起?那我就太幸福了。老妈谢钱氏却跟老爸争宠,讽我自作多情,哼哼道:“你以为你多伟大?”

    我不伟大,普通“知食分子”,知道芡粉之为用,很有局限,炒肉烹鱼勾芡而已。我们老俩口,节约型夫妻,一日三餐,以清淡为主,很少大鱼大肉——这么大一包芡粉,得用到猴年马月啊?媳妇斥道:“你懂×个屁!”说这是儿女亲家的一番心意,不准我在小俩口面前发杂音。

    我在党爱党,就以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联系当下实际,说时间长了,再纯的芡粉也难以保持纯洁性,会慢慢发生变化,从量变到质变,最后腐化变质,多可惜嘛。媳妇恍然大悟道:“硬是的哈?”说当年大学哲学考试,还考过马克思主

分类:我爱我家 | 评论:19 | 浏览:50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9页/72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21

1856229136..

2018-11-21

JennieFlyi..

2018-11-20

宜轩斋

2018-11-20

戴斌

2018-11-20

阿莲1666

2018-11-18

子晗2006

2018-11-15

lili545

2018-11-09

唏哩吗哈呱

2018-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