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亭长亭天涯名博

诗意栖居: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联系邮箱:1821748857@qq.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6
  • 总访问量:11181791
  • 开博时间:2007-01-14
  • 博客排名:第73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做人要低调

  

    我喜欢抬杠,在家里跟媳妇抬杠,在外面跟朋友抬杠。这个习惯,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要不跟政府抬杠——如政府说郊县的石化PX项目不会污染空气,你偏偏说:“为啥郊县农民连秸秆都严禁焚烧?”——就无伤大雅,就不会被禁言。喜欢抬杠,斗嘴不斗心,其实是人生自信的表现。记得三四年前,狮山老友王恳感慨人生,写过一篇博客《牙痛记》,说:“谁没牙痛过?牙痛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当即写了一篇博客《牙不痛记》跟他抬杠:“我就没牙痛过!”说我小时侯直至离开大巴山老家,糖与肉都是奢侈品(郑重声明:不是抬杠,要用改革开放后的幸福生活否定改革开放前的不幸福生活),喜欢吃甘蔗啃骨头,从小练就一副铁齿铜牙,能啃出“狗不理”骨头,年过知天命,与朋友聚会喝啤酒,还敢用牙齿当开瓶器哩。媳妇审读博客,哼哼道:“你以为你多光荣伟大?”劝我做人要低调,狠话硬话不要说得太早。

    却说前年春天,有一天早起刷牙,突然感觉口腔有些异样,对着镜子,用手指探索发现,有一颗牙齿,啃过无数硬骨头咬过无数啤酒盖的“双尖牙”,不

分类:百事可乐 | 评论:18 | 浏览:9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以儒教与基督教的名义

  

    媳妇自从近30年前嫁给我后,过自己的生日,从来都很低调,喜欢在家里波澜不惊地走进新的年轮。即使N多年前50华诞,我提议选一家准豪华餐厅,举办一个中型寿筵,把亲朋好友请来,为她祝福,也被她拒绝。她说,有我和儿子的祝福,吃我烹调的家常菜,比什么都幸福。

    却说今年,我一如既往,设计了几道家常特色菜,要在她退休后第一个生日,在儿子儿媳的祝福中,继续献爱心表忠心,今生今世,海枯石烂不变心。她却说,到外面找一家餐厅?她要跟干女儿一起过生日。她与干女儿,年龄相差二十七八岁,生日相距五六天,折中,恰好是“五四”青年节——多有意义?我当即表态:”一千个赞成,一万个拥护!”说退休老太太以青年节为生日,应该蔚成风气,推向全国。媳妇瞪着眯眯眼斥道:“颤花!”

    干女儿甜甜,是媳妇中学同学的女儿。妈妈胡同学,是媳妇少女时代的闺密;爸爸周同学,成都知青,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去都江堰修理地球。在残酷的阶级斗争中,与胡同学结下情谊。大队关押审问“阶级敌人”,胡同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8 | 浏览:7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安夕照

  

    天气预报,今天小雨,结果却出来大太阳,原想趁雨天补种秧苗的计划泡汤。我在书房继续看硕士博士生论文,媳妇在网上歌厅跳颤,不觉时光荏苒,日头西斜,生命就这样悄悄地翻过一页。晚饭后,我夫唱妇随,去江安河边散步。出门不远,看见夕阳西沉,天空似火,云海如血,不是一般的壮观。我触电似的,拔起飞毛腿,百米冲刺,飞叉叉往回跑。媳妇一惊一吓,把在网上歌厅冒皮皮的四川普通话都吓出来了,惊抓抓叫道:“你要抓子?”干什么的意思。我跑回家抓起傻瓜相机,重新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她还惊魂未定,冲我吼道:“你有病!”我不是有病,是想拍下江安夕照,“最美不过夕阳红”,天红地红人心红。夕阳却不肯配合,赶紧隐身苍茫云海,连回光返照,也转瞬即逝。

 

江安夕照

分类:我爱我家 | 评论:3 | 浏览:47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淡定

  

听说“420”雅安大地震震动成都时,川大校园居然有学生重演悲剧。地震突如其来的瞬间,慌乱之中,竟铤而走险,从楼上跳下来,摔伤了。

吓得跳楼的学生,肯定没经历过“512” 汶川特大地震的震撼。我有一中学老同学,家居成都郊县彭州,当天晚上电话我,说房屋剧烈晃动时,把她吓惨了,现在医院吊盐水输入正能量,恢复元气。我笑着讽刺她:“都是特大地震过来人,精神至于这样脆弱吗?”她却说,汶川那次地震,她远在北京,没经历。

这次雅安大地震,第一瞬间,我说不上处之泰然,但也并不十分恐慌。房屋晃动时,冲上楼,把趴在电脑桌下做避震状的退休老太太谢钱氏叫出来,迅速撤离到外面空地。不是我心理素质好,而是凭经验凭感觉,判断这次地震的强度与破坏力,远不如“512”。经历“512”特大地震后,我相信我们的祖先选择成都建城,历经两千多年而从未迁移,不是偶然的;也相信现代建筑的抗震质量,不可能一震即垮,除非豆腐渣工程。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23 | 浏览:60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雅安地震,成都有强烈震感

  

    早晨8点左右,正在网上搜索“复旦投毒案”新进展,突然感觉电脑在晃动,然后房屋晃动。赶紧冲出书房,朝楼上大声喊:“地震,地震!”楼上没反应。房屋还在晃动,三两步冲上楼,推开卧室,床上空空荡荡,黑暗中听见谢钱氏颤颤惊惊的声音:“我在这里。”原来,她竟穿着睡衣,趴在电脑桌下面!我大吼一声:“快下楼!”顺手抓起手机,冲出门来,楼外空地上已站了很多人,都在说自己第一时间的感受。住在五楼上的一对年轻夫妇说,晃动得太厉害,吓惨了。我凭经验判断,感觉震级可能没有汶川“512“地震高,说不必恐慌。我和谢钱氏分别给儿子儿媳以及在成都的亲友打手机,却打不通。过了一会儿,我哥在老家宣汉居然拨通了的我手机,说他们也有一点点震感,县城内的手机也打不通,但长途居然通了。

    现在网上已有消息:地震发生在雅安芦山县,震级7级,震源深度13千米。我在电脑前写这篇博文时,还余震不断。我有一博士女弟子在雅安四川农大任教,手机不通,试着发去短信息询问平安,不知她能否收到?

分类:岁月留痕 | 评论:14 | 浏览:59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天宏:我与书铎先生的“学缘”

  

不谦按:狮山碉堡楼老友杨天宏教授治中国近现代史,现为川大学科带头人。常在著书立说含饴弄孙之暇,上网浏览我“短亭长亭”的小儿科文字,对我鼓励有加;同时也将他即兴拍摄的风景与精心撰构的学术论文QQ我,让我获益匪浅。我游戏人生,有欢必寻;他考证历史,无徵不信。性格不同学科不同,却能互相欣赏。语云:“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此之谓也?

却说最近,天宏兄QQ来一篇缅怀文章,缅怀的是著名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中国历史学会原副会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历史学科评议组原召集人龚先生书铎(1929-2011)。龚先生是我博士母校北京师大历史系名教授,现任人大教授的“龚门弟子”马君克锋与黄君兴涛两位学弟,跟我博士生同学而不同系,是我的“拱猪徒弟”兼“猪友”,我因此对龚先生也有一点点了解。天宏兄这篇缅怀文

分类:文抄公也 | 评论:8 | 浏览:50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禽流感:人有病,鸟知否?

  

    江安花园林子不大,却好像什么鸟儿都有,只是叫不出名字来。每天早晨,各种知名或不知名的鸟儿,在树枝上篱笆上草丛中,飞来飞去,或鸟鸣嘤嘤,或放声歌唱,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各言其情者也。虽然不符合主旋律,却是天籁,让人有出世间想。鸟儿也许羡慕人类:“你们好霸道!”鸟心不与人心通,谁知道呢?泰戈尔诗云:“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为一只鸟。”此之谓也?

    却说周末,雨后初晴,天空被雨水洗去重重雾霾,现出湛蓝的本色。久违的蓝天白云,让鸟儿们高兴惨了,在窗外闹喳麻了。顺手抓起傻瓜相机出门,在方圆百步之内,拍下这两只鸟儿的倩影。

 

禽流感:人有病,鸟知否?

分类:动物世界 | 评论:10 | 浏览:4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下第一老鸡公

  

    记得小时候,宣汉老家的父老乡亲论舌尖上的幸福,“鸡鸭鱼肉”或“鸡鱼面蛋”,排座次,鸡都名列第一。鸡不是现在笼养圈养的饲料鸡,而是满山遍野跑吃草吃虫子跑大的土鸡,男女搭配,身心快乐。长到四五个月,现杀现吃,或炒或凉拌,好吃得不摆了。宣二中人民教师白二娃甚至宣称:“宣汉土鸡是世界上肉质最霸道的鸡!”我也时常怀念宣汉土鸡,却不赞同白二娃这种“老子天下第一”的鸡肉观。现身说法:我曾在后花园培养过几届北京九斤黄,虽然不是跑跑鸡,但粮食蔬菜喂大,肉质不比宣汉土鸡差。白二娃思想虽然开放,胃口却顽固不化,誓死捍卫宣汉土鸡的优越性,不屑地说:“那是因为你长期生活在成都府大城市,口味变了。”

    却说上周,男女老同学10余人,利用清明小长假,驱车去重庆万州山中,作神仙游。云雾飘渺中,越走越像宣汉老家与万州交界的樊哙老山区,触目皆景,让我们倍感亲切。同学会长程咬金一边开车,一边说:“去老乡家买他妈一只土鸡公来,晚上回兴隆镇,找一家餐厅加工,一鸡三吃?”女同学却七嘴八舌道:“会不会有禽流感哦?”程咬金斥道:“你

分类:百事可乐 | 评论:15 | 浏览:59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下第一坑

  

    我们这代“50后”,饿过毛泽东时代的饭,开过邓小平时代的放,见证矛盾江湖,现在都无可奈何地老了,女退休,男夕阳西下,但越老耍心越大,越老越同学情深。清明小长假,老同学10人会师重庆,老夫聊发少年狂,竟一天之内,驱车800多公里,前往万州奉节山中的“国际旅游风情名镇”兴隆镇,要去下天坑,钻地缝。媳妇谢钱氏因有驱车特技,应邀同行。无论风和日丽,还是云雾缭绕,车在山上跑,人在画中游。面对巍峨群山,吐出积压在肺中的城市污浊之气,吸入无数新鲜的负氧离子,神之清气之爽,返老还童的感觉。

天下第一坑 

分类:百事可乐 | 评论:12 | 浏览:5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舌尖上的创新:麻嘎嘎凉粉

  

    儿子儿媳春节回娘家,带给我们一大包豆粉,特地提醒:“纯豌豆粉,水磨的!”水磨豆粉就是芡粉。我感觉很喜剧,因为我的博粉中,早有人自称“芡粉”,如狮山大明兄甜姐姐夫妇,还宣称是“第一芡粉”哩。难道小俩口也悄悄成了我的博粉,想制造惊喜,以真资格的芡粉来浪漫而幽默地粉老爸,看老爸懂不懂得起?那我就太幸福了。老妈谢钱氏却跟老爸争宠,讽我自作多情,哼哼道:“你以为你多伟大?”

    我不伟大,普通“知食分子”,知道芡粉之为用,很有局限,炒肉烹鱼勾芡而已。我们老俩口,节约型夫妻,一日三餐,以清淡为主,很少大鱼大肉——这么大一包芡粉,得用到猴年马月啊?媳妇斥道:“你懂×个屁!”说这是儿女亲家的一番心意,不准我在小俩口面前发杂音。

    我在党爱党,就以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联系当下实际,说时间长了,再纯的芡粉也难以保持纯洁性,会慢慢发生变化,从量变到质变,最后腐化变质,多可惜嘛。媳妇恍然大悟道:“硬是的哈?”说当年大学哲学考试,还考过马克思主

分类:我爱我家 | 评论:20 | 浏览:50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死疲劳:人蜂之战

  

    清明将近,没有雨纷纷,红日当空阳光灿烂,媳妇与姐妹去为亡父扫墓,让我留守看家。我备了一会儿明天研究生的课,继续看莫言《生死疲劳》。看到午后三四点,被小说迷进去了,跟着屈死鬼地主西门闹六道轮回,变驴、变牛、变猪,刚变成狗狗,耳边突然嗡嗡嗡,抬头看,一个不明飞行物,以超音速在空中飞来飞去。以为是阎王爷临时改变主意,不让西门闹变狗狗,而变成一只大苍蝇,来闹我书房,就去找来苍蝇拍,想把它打得灵魂出窍,早死早投胎,转世为人。

 

生死疲劳:人蜂之战

 

    疑似苍蝇的不明飞行物,

分类:动物世界 | 评论:11 | 浏览:55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中国梦”:盼雨

  

    今年持续春旱,严重影响空气质量,雾霾沉沉笼罩蓉城,也殃及我们的家庭农场。天天盼雨,晚上做梦都梦见春风化雨。据网上天气预报,今日有阵雨,神为之旺,将今天定为“农场劳动日”。夫妻分工合作,媳妇自谦为中国“倒数第一夫人”,主内,去收拾地里的杂草;我自诩为教研室“顺数第一知食分子”,主外,去文星镇赶场,买种子秧苗。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趁雨天播种下我们渺小而朴实的“中国梦”:吃得绿色,吃得安全,吃得放心。结果早起,依然红日高照艳阳天,空欢喜一场。

 

我的“中国梦”:盼雨

大葱生存空间太挤,都争着天天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1 | 浏览:47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线终能钓大鱼

  

    周末阳光灿烂,进城去参加张同学的婚礼。张同学是四川大学中文系基地班1997级本科生,然后读硕读博。屈指一算,至今,相识已快16年!

    97级大学还没扩招,精英教育。他们入学时,我年刚过不惑,任中文系副系主任,翌年院系重组,改任学院副院长。现在回想,血气还有点方刚,风华也还正茂。周末在张同学婚礼上,遇到不少当年的学生,早就升格为爸爸妈妈了,让孩子喊我“爷爷”。我故作恐惧道:“别把我喊老了哈?”记得“50后”老朋友,影视艺术系主任黎风教授,想永葆革命青春,最忌讳学生的孩子喊他“爷爷”。统一口径,即使两三岁牙牙学语娃娃,也必须喊他“黎老师”或“黎先生”。我说:“这不乱了师生辈份吗?”同姓而异其号的“黎教授”“黎老师”“黎先生”三位一体,瞪着豹子眼斥道:“狗屁辈份,封建传统!”

    不说师生辈份封建传统,还是来说新郎张同学。张同学硕士博士研读的都是佛教文学,在我看来,佛说的一切都是打比方,是让我们淡化或忘记功名利禄的烦恼与生

分类:校园剪影 | 评论:9 | 浏览:89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桃花源

  

       上周末,随媳妇谢钱氏所在的“女教授合唱团”去新津梨花沟看梨花。梨花快凋谢了,看梨花的人却蜂拥而至,熙熙攘,把山沟沟变成了闹市。其实,大家看梨花只是个名目,无非借这个由头,相约出来玩开心。

       成都人最开心的玩法,就是血战到底打麻将。我不愿辜负良辰美景,就携老妻沿盘山公路迤逦而上,作深度游。一路上,老妻一会儿学狗狗喘气“哈~哈~哈”,一会儿又口作爆破声“噗~噗~噗”,吓我一跳:“这山坡海拔又不高,咋会把你累成这样啊?”老妻笑着说,她是在练气息,唱歌发声的基本功。合唱团不是专业艺术团体,是唱起来耍的,她居然走火入魔如此,把我笑惨了。深深吸一口混合着花香与泥土味的空气,气沉丹田,遥想古人阮籍与山中神仙孙登以啸代言,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突然仰天长啸:“噗~噗~噗~~”山谷震荡,潜伏在草丛中树枝上的鸟雀齐唰唰腾空而去。老妻的眼泪花花都笑出来了,甘拜下风:“你的气

分类:百事可乐 | 评论:10 | 浏览:42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风红喜事:我见证的最典雅最温馨的婚礼

  

大巴山老同学中,最幸福的是女生符同学。大家无论男女,贫富贵贱,体制内体制外,都只有一个男花花或女花花,独一根,一枝独秀,稀奇麻了。符同学俩口子,不晓得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还是吃了灵丹妙药,竟“一箭双花”,生下一对双胞胎!不仅聪慧,而且漂亮,人见人爱。小时候,两姊妹手牵手走在老家街上,不知谁是姐谁是妹,却是父老乡亲眼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后来,“姊妹花”双双考上成都府的大学,见证我大巴山虽然山高皇帝远,盛产土匪与刁民,但山川之灵秀,同样能孕育东方古典之美。

“姊妹花”中的妹妹小佳,在川大中文系读研时,想让我当导师,但被我婉拒。不仅小佳,狮山硕士师兄大明的儿子晶晶读研,我也拒绝做他的导师。不是我不认同学情义,而是我在晚辈面前总是没大没小,嘻皮笑脸惯了,摆不出师道尊严的架子来,宽也不是,严也不是,生怕误人子弟。小佳当年读研,我推荐“红姐”做她的导师。“红姐”何许人也?就是备受川大学子爱戴的王红教授,我的“博导”,引我走上天涯博客之路,我的“短亭长亭”即她的“长亭短亭”的旁枝逸出。很多年前,王红副教授还没转正时,就

分类:我爱我家 | 评论:13 | 浏览:76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9页/7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2-26

无语20122012

2018-02-25

木佑仁

2018-02-20

mfng666

2018-02-17

vievie222

2018-02-15

妃妃妃菲徘

2018-02-12

liweishiji..

2018-02-09

崛的后后v

2018-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