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8929
  • 开博时间:2007-01-0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1-17

冰释234白

2018-01-17

崛的后后v

2018-01-08

小奋青滤pe

2017-12-25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颦儿12010-09-28

博客门铃
博文

我与这个群体

我与这个群体还是不入的。

昨天给小W打电话,说我在QQ里留言的事情。她大声指责她的同事利用她的QQ聊天,爽朗地说,要回去骂他。不止一次地说。我笑着劝阻。

跟小G说吃饭的问题,等等。

自从前年踏入这个行当之后,也与他们有些相聚学习的机会,但总是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而她们几乎就是一样的,言行、举止、着装的品味,我知道,这是她们这个群体的特征。而我,就像是待在一隅,远远地望着他们,望着她们熙熙攘攘地在我眼前来来去去。但我没有向前挪动半步,没有要走入的心情与想法。

 

刚刚因为这个问题我有点茫然。

这个小城?这个职业?这份人生?

肯定地说,我有我自己的东西,有我自己的位置,而不是因为与这个群体的不入就有的生存不适应,这没有不适合,不适应,在这里有的只是技术。

而我不是因为这个暂时的职业要来适应什么,我要的是找到我的位置,生存的方式与位置。

分类:生活 | 评论:1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让他感受同类的心跳

这是个非常喜爱狗猫的孩子。几年前,他曾热切地说出自己的愿望,等他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房子,他就养一群狗、猫,他就整天在家里玩游戏。

且不说我对于他“谁来给养你?”的追问,但就此可以看出他对于狗猫的喜爱程度,竟如他痴恋的游戏等同。

已经在小的时候有过几天把狗猫带回家又被迫送走的经历。当然,是由于我的反对。

十一回家的当晚,他跟我提出要从同学家拿回只小猫的意见,我反对,第二天晚上,没有跟我商量,他自主去了同学家,带回了一只黄色老虎斑纹的小猫。

小猫还是安静的,也听话,就在卫生间里待着,怯生生地望着人,有时候慢慢绕过你的脚腕,温柔低声地叫着,去小勉给他准备的塑料盆沙子里方便。但就是不吃饭。不吃饭的时间里,也不吵闹,依然柔声叫着。

我睡的时候,小勉在客厅里看电视,小猫在卫生间里安静地待着。

天亮了,听不见小猫的一点儿动静,我去卫生间,也不曾看见听见它,于是轻声呼唤它,它“喵”的一声长长柔叫,从洗衣机西北角的空处慢慢走出,近到我脚边。

我望了望它睡觉的地方,怎么厨房里冰箱上面黄色的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犹豫

我需要驻足等待

还是要赶一赶?

当然,驻足只是一个表象

实际上,它意象的价值是否会真正凸显?

 

我患得患失的疮口

需要撒上一把何等火候的盐

才可以在黎明之时,在太阳升起的火红里

获得新生?

2013-10-16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怕谁?

  晨手拿资料,敲了敲局长的门,里面有动静,但没有应答。她以为局长在忙着接电话,便轻轻推开门。
  发现近门处局长正笑着半搂着他的情妇丽,像是安慰劝阻着什么,丽披散着一头卷发恼怒地要从局长怀里挣脱,像要去撒泼。
  晨问“怎么了?”
  “怎么了?你的人昨天就说给我姐姐家去砌个棚子,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去?”丽瞪着晨怒道。
  “没去?不会吧,昨天都安排了,我问问。”晨一惊。
  “问?这你还不知道?你的人,你现在是科长,他们都听你的。”丽讥讽着晨,怒道。
  “呵,我这就叫他们去,这生什么气啊,走,你来我这边。”晨笑着上前把丽拉到眼前,扶进自己的办公室。
  接着,晨电话过问昨天安排砌棚子的事。民谈了一些困难,晨说“马上把手里的活停下,下午一定把棚子砌起来。”
  放下电话,晨对丽笑“好了,就这点事,下午就搞定了。别生气了。”
  “我不生气?我不是他们的科长,他们都听你的,他们都巴结你,我算什么?……”丽用手拍着晨的办公桌,大怒讥讽。
  “别大声吵吵,让人家听见不好。”晨轻声,指了指两边互通的办公室隔壁。
  丽一跺脚,拍着桌子大声叫喊“我怕谁?”
  然后,怒气冲冲地拽开门,扬长而去。
  不一会儿,局长屋子里响起丽的大声吵闹。
  整层大楼里,静悄悄的。
  
  丽不知道,工人们想的正是“她算什么?”,是在暗中对付她。
  晨知道后,私下里对工人说“注意点儿”。
  工人们说他们已经是最底层了,而且干最差的活。最后也捞出一句“我怕谁?”
  
  (574)
  1/26/2013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28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02058&articleId=71fd7608db0beefdd7f26c8138b9c195查看全文>>

爸爸的血糖

  爸爸的血糖结果出来了,指标=7.3。
  我问妈“不是戒糖了吗?怎么还这样高?我爸爸吃什么了?”
  “一直在喝酸奶、早餐奶,每天三个。”
  “那都是含糖很高的,不能喝那么多,谁买的?”我问。
  “你姐姐。”妈说。
  下午,我和姐姐通了一个多小时电话。
  三年前,是我的错,看着各种各样的零食,想到父母那个时代能吃到一块儿钙奶饼干就不错了。于是,就给他们买各种点心、小孩子零食。吃得爸爸血糖开始升高,大于正常值。
  吓得我停住了。跟爸爸说,只要没有形成病变,戒了糖,就恢复了。
  
  姐姐电话里说,也想给他少买,但有一次问爸爸“您还爱喝早餐奶吗?”
  “当然啦,谁捞着喝了?又香又甜。”爸爸说。
  姐姐记起奶奶去世前,医生嘱咐不让奶奶吃鸡蛋、肉等胆固醇高的食物。爸爸说奶奶“一辈子没有吃过好东西,现在条件好了,都这个时候了,再不让她吃?”
  “这样奶奶去世后,爸爸心里缺憾就少一些。”姐姐说。
  我听着,泪水流下。爸爸年事已高,有心脏病,高血压,还有其他一些小毛病,如果再有糖尿病,那可想而知。
  如果让他继续喝早餐奶,万一得上糖尿病,如果不让他吃,万一……
  该怎么办呢?什么样的牛奶又香又甜,又不能使爸爸的血糖升高呢?
  
  1/7/2013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9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02058&articleId=8e59b640e1ed61598d4fbd8977c229e6查看全文>>

不要紧逼自己

  

像一场风吹过,我的心清净下来。

在历经了四十天的修复后,我开始找回本来的自己。

下午,开始安心整理多年来积攒的笔记与剪报。这些看似乱糟糟的剪报承载着我在忙乱的日子里对于文字挚爱的不停不休,同时,我也看见自己的爱如水渗透在我所有的时间里。

人之所爱真是一场不可阻挡,真是一场随时随地的念念不忘。

 

安心整理着它们,就会想起以前所有年头里的信誓旦旦。无奈都因为时间的紧迫无法安心实践。

有大量工作的日子里,我以为我会见缝插针,但心情总被不时繁乱的事务打乱。五一、十一、春节长假,那些不得不的事情,总使人有被剥夺的心烦意乱。

没有心境是无所谓文字的。

 

在我的努力摆脱与祈祷中,终于从12月24日起有了一个自己的冬季。我兴致勃勃地以为我马上就会进入我想要的生活。结果,还是在近几天找到了自己的感觉。

我想,人,不是机器,不是一按按钮就可以由数字与图像程序直接进入文字的机器,我们的大脑需要慢慢装换。需要一点点激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偏离

  

偏离

手捧《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倚在卧室的藤椅里。目光散淡在远处客厅明晃晃的一块地板上,那里似有温暖的阳光照进来。

目光只是刚好散落在那里,与亮度、光线等任何无关。那看似凝聚的点并没有精力所在,她早已偏离了目光中的所有。

菲尔特自然史博物馆,亨利五岁生日时要去的地方。它堪称世界第一,恐龙的骸骨、古代埃及的木乃伊、玛雅帝国的出土文物等,均极其珍贵。这个世界有多少神奇,多么丰美,其万千风姿,我几乎什么都没有见过。

最远的地方去过越南。那真是一次伴着万分痛苦的旅行。就在出境的关口,那个噩耗自天而降。在巨大的悲痛中决心要让这个孩子幸福。让他得到出色于通常的待遇。这不是溺爱,全是因为深切的母爱里最大的悲悯与不知所措的要为补偿。

那几年,我做到了。做到了在越南的当初想要的某些东西所有的实际效用。而真实的形式,却没有去实践,完全是因为我的谨慎还有一个毫无必要。这期间,也可以有无所谓轻重的举动,还是因为不甘与谨慎。

及至解除了那些限制,一晃,又有了爸爸的谨慎,怕我为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妈妈,我不怕狗

  游园里阳光灿烂,游人星星点点,几只小狗在草坪上追逐嬉戏。我和小勉闲步其中。
  “妈妈,你真的那么害怕狗吗?”小勉问我。
  “是的,非常害怕。”
  “为什么?”
  “呵,太瘆人了。”
  “有什么好怕的?我不怕,妈妈,狗多可爱啊。”
  “大狗你也不怕?”
  “不怕,什么样的狗我也不怕。”他气定地说。
  “喔,真勇敢,好孩子,真是好样的。”我赞许地爱抚着他的头。小勉像一位凯旋的英雄神气地陶醉着。
  突然,我看到一只很大的黑盖犬慢慢走向我们,狗靠近小勉,小勉还在陶醉中,浑然不觉。我停下来,小勉侧头一看,“妈”的一声,钻到我身后藏了起来。
  1/5/2013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02058&articleId=de72e4fb7becc2cfb0a252d4ab93e2f4查看全文>>

小狗和麻雀

  初冬。
  干枯的草坪上,一群麻雀正在不停地点头觅食。一只草黄色哈巴狗在草坪边伺候已久。突然它猛冲过去扑向鸟群,鸟群“呼”地飞起来,又“呼”地落在距离原处七八米的地方,继续觅食。小狗等了等,又一次反扑过去,鸟群又一次飞起、落下。
  如此反复了三个回合。小狗开始无精打采地慢慢撤离草坪,在他垂头丧气地经过一直待在草坪边观看这一幕的黑盖犬身边时,黑盖大叔用沉重的声音告诉他“你不会飞。”
  2013-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02058&articleId=3d31b9c091d6d6bc406b7ee216e1ead5查看全文>>

买乳胶手套

  晨,七点二十分。
  批发市场劳保门市部。
  老板在打电话,我站在他旁边等着买乳胶手套。
  老板娘来了,站在门外,一边停放自行车,一双圆眼一边骨碌碌油滑地上下打量我。看起来满是狐疑。
  “大姐,我要买乳胶手套。”我走向她。接着递给她二十块钱。
  “要彩蝶的。S号,十块钱两付的那种。”看她一直没有搭理我,我接着说。
  “彩蝶的,没有了。你要这种吧,这种质量也很好。”她沉着脸,用脚指了指地下的一堆。
  “不,没有,我就不要了。等着你进了我再来买。”我伸手想把钱要回来。
  她慢慢走进里屋,从架子上抽出几副乳胶手套。
  “那,这样的十块钱两幅,你也买不着。”她没好气地递给我四付S号彩蝶乳胶手套。
  2013-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9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02058&articleId=51be5be9b9b731eaf1495520a97a8805查看全文>>
共7页/6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