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立于我

本博客文字属个人创作,如有需要请联系我:邮箱zhanliyuwowj@sohu.comQQ:410960157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8477
  • 开博时间:2007-01-06
  • 博客排名:第1116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新年伊始

随时写下日期的时候,还会不自觉地写下2008,事实上2008已经成为过去,成为不得不翻过去的一页,翻过去了就是新年,就是崭新的开始。
开始,其实无处不在,即使没有到2009年,随时我们都可以开始,只是新年充当了一个不轻不重的角色,说得好听点,新年新气象。开始很容易,容易到,有些事往往已经开始了,可是你还蒙在鼓里,开始开始在不轻易之间,但常常开始又结束在刚开始的时候,于是开始极其艰难,难就难在,开始了就有结束的危险。2009年,对于我来说,是要找好一个点,一个有利的位置,等待开始,并勇往直前。
这算是我的新年寄语,也算是对2008年的总结。
站在2009年的开头,我不关心大事,只考虑自己这个小个体,很多时候就是这个小个体也很难主宰,甚至从来没有被驾驭过,似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飘到哪是哪,时刻有坠落的危险,也随时有高高飘扬的机遇,可是因为自己无法把握,即使是名誉船长,却迟迟摸不准航向,在大海里,一个孤单的身影晃荡在浪花尖上。
2009,展望脱不开关系,新年的钟声里已经承载着成千上万的祈愿,每个新年都不例外,祝福、许愿都是美好的开始。可我更倾向于回顾,回首逝去的2008,回顾逝去的每一段时光。或许回顾说出来多少有点矫情,有点虚情假意,但回顾又是那么实在,那逝去的东西,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不是别的,正是如何回顾,哪些东西在我回顾的范畴内,无疑2008是个范围,过去的365天,每一天都可能进入我的记忆,可是这个时候,我常常遇到记忆被记忆覆盖的情况,这让我不知所措,日子一天一天过,回忆一天一天被叠加,想到上面的,下面的就消失了,所以我只能仰望,视线成45至60度的仰角,俯瞰,让我害怕,犹如站在悬崖边上,一不小心就跌进2008了,有回不来的危险,成为过去,成为一道光。
说了这么多,说是回顾,其实我还处在回顾的边缘,没有一点实质性的东西,我不否认这个时候我喜欢绕绕弯,绕弯好,不用直抵问题的核心,核心的温度太高,无法抵御。
半调子……
总结2008
一曲悠扬……
展望2009

2009-1-5 于广电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N通电话之后……

我已经打了一下午电话了,整个下午我都在不断地拨电话挂电话,重复着一样的动作,当时我还不觉得烦,可是被一再地拒绝,我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不过还没到爆发的程度。当同事指出我的错误在于太把记者这个名词当回事,并举出例子说:“我已经听你说了N编,我是芜湖电视台教育频道记者XX了”,这个时候,我有点做不住了,面子挂不住是小,同事的不经意的一句话,似乎在撼动我对记者这个职业的定位,原来记者不是无所不能的,可是记者最起码是正义的象征吧。这些话,让某些人听起来,可能会笑掉大牙,这明显是不刚出道不久的小记者说出来的,太单纯了。其实我承认这个社会很复杂,但是我不不向复杂低头,尽管这样可能会吃大亏,可是我觉得如果自己把自己本身都丢失了,人何以为人,记者又何以为记者呢?
你可能认为我是在发牢骚,我也不否认,我做记者的强烈自豪感被打击了,当然我也知道这个社会不是我说了算的,但我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或许它很微弱,但我用力呼喊了。有句话不是说:不在于你做了多少,而在于你有没有做吗。
下午打电话就是为了补一个采访的画面,是关于服装厂的,我做了一个理发店洗头女孩的故事,她说出的话,她的表情让我有点震动,我没有想过在这个城市还有这样一个小女孩,她竟可以把理发店称为自己的天堂,天堂是什么样子,尽管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绝大多数人是不会把天堂和理发店联系在一起的,这太离谱了,可就因为不可思议,于是这是新闻,有看点。在采访中,小女孩提到自己17岁就在服装厂上班,而服装厂被她认定为地狱,旁人或许无法理解,可小女孩有自己的经历。于是我需要去服装厂,模仿些她上班的镜头,于是我要给芜湖市的服装厂和相关公司打电话,需要他们的配合,我只是去拍几个工作画面。可我没想到,自从我打第一个电话开始,紧接着就打了很多个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不答应的,其实我私下想想这有什么好回避的呢,而且我给这次拍摄戴了一个大大的帽子。“您好,某某服装厂吗,我是芜湖电视台教育频道记者,我们正在做芜湖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报道,有个关于服装行业的题材,我了解到你们服装厂也有一段历史了,而且口碑很好,看能不能去看看,做一个采访报道”。这是我的原话,这样的话我说了好多遍,到后来我自己都有点怀疑了,我也知道商家是讲求利益的,可是没想到商家也回避正面报道,难道是他们听说了我话里的不真实成分,没那么厉害吧,我说的是那么冠冕堂皇,也给他看出破绽了?
一下午我就在不间断地喂喂喂,直到被同事们取笑,才停下来,赌气说:明天再打,看来今天运气不佳。
我要说的就是这样一件平常事,发生在一个小记者身边的,这件事是以什么方式结束的呢,当时我接到一个市民电话,说自己家里被盗了,于是我连忙收拾“家伙”,和同事奔向新闻现场。

2008-12-8 于神山口出租房内

分类:生活笔记 | 评论:0 | 浏览: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出门三天

11月19日到21日,这三天我出门在外,去了扬州,公差,做一个采访。本不想去的,三天对于我,一个刚出道的小记者来说,弥足珍贵,三天可以做的事情太多,这是我工作后才体会到的,三天可以不停地忙碌。于我的职业而言,三天我可以做起码三个采访。
不想去是一回事,去又是另一回事,简单说服自己后,我也满怀期待这次意义不明的旅行了。早上六点出发,离开芜湖,还没开头的出行就让我狼狈不堪,闹钟明明定好了,却迟迟没有响,就差那么一点,我就被丢在芜湖了,当我坐在出租车里赶一趟旅行时,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也是很期待离开的,出去走走看看也好,毕竟陌生的环境值得期待。
从芜湖到扬州,全程高速,大约走了三个半小时才到目的地,由于车子不大,人和书画把车塞得满满的,坐在车后排的我显得有点小委屈。一路上市文联的几位前辈互相聊着他们关心的话题,我坐在一旁,认真地听,偶尔也眯一会。应该说几位前辈学识都很渊博,不仅如此而且风趣幽默,所以几个小时的车程并不显得漫长,只是沉默的只我一人,当然我的沉默是在倾听。
这次出门的目的,在我到达扬州市文联后才有点明白,芜湖市文联联合扬州文联,搞了个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美术书法作品展,芜湖文联是带着80多幅作品来的,而我是跟着来的,做新闻报道,把这个在扬州的展出宣传好、报道好。车是直接开到扬州市书画展览馆的,首先我们要做的是把一幅幅作品在展厅了挂号,由于人手不够,而我又看起来人高马大,自然被拉去帮忙,放下摄像机,我开始干活了,帮忙找画、挂画、挂标签,校正画是否挂齐了,一忙就忙到了中午,快结束时,才感到头晕得厉害,这也奠定了我扬州之行的一个基调。
中午,旅行社把大家安排到一个酒店吃晚餐,吃正宗的扬州菜,其实吃什么我已经不太讲究了,忙活了一上午,肚子早就已经饿了。话说回来,在酒店吃,本来就是我不太习惯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还是更倾向于吃点家常菜,在该回家吃饭的时候回家里吃家里的饭菜,那就是幸福了。下午基本就没什么事了,中午在宾馆做简单的休息后,就跟着导游开始游览扬州城了,先后来到了两个盐商的府邸,个园和汪氏小苑,都是那种很古老的宅院,两者的古老还有点不一样,相比而言,汪氏小苑更加落寞一些,里面的破旧和个园的华贵是没法儿比的,不过两个园子各有特色,走在里面意境各有不同,当时还蛮有感觉的,可是回来后,重新回忆,感觉已经不在了,文字亦是无法表述,不知道这是文字的匮乏还是感觉在捉弄人,走过了就走过了,何必追忆前尘过往呢。
晚上本来是要去扬州文联的晚宴的,可要去见一个故友,四年没见的高中同学,她现在在扬州大学读研,既然来了总是要见一见的,而且以前关系还可以。晚上吃了碗扬州炒饭,和家里的蛋炒饭差不多,可是价格要贵的多。之后便散步到了扬州大学,夜晚的扬州大学,并不能让我仔细地辨认,只是记得我们走过了几条街道,街道两边有高大的梧桐树,树干显得有点单薄。拐了几个弯,便来到了同学画画的工作室,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里面有一台电脑和几张画子,总体来说显得有点凌乱。因为感情的危机让我这个故友显得有点憔悴和无奈,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抽烟的习惯。我们在屋子里大概呆了有一个小时,只是见她不停地抽烟,是啊,感情真是件麻烦的事情,面对感情,我何尝不也手足无措呢。
大约十点半的样子,同学非要拉我去她宿舍看看,拗不过去,只得跟着她,不想去的一个原因是,在芜湖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怀念过我的大学宿舍,甚至会深夜醒来想念宿舍以及宿舍里的人和事。用一个词来形容我这同学的宿舍,那就是凌乱,女孩子的宿舍是如此的状况,也让我感到吃惊,同时也有点小反感,不过看样子,她和室友在里面生活的还算不错。11点的时候,不得不告别了,回去晚了可不好,毕竟只身一人出来还是有点小不好的,打的回宾馆,探友之路也算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去洗个热水澡,美美睡一觉。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很忙碌。
11月20日是画展开展的日子,定于9点正式展出,两市文联搞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仪式,接着便是一些文化人和市民进去参观,我的任务也就开始了,采访、拍摄,很快工作便结束了。把展览厅门大开着,大家便出门旅游了,这次去的是瘦西湖,扬州的名景。以前只在书本上看到过瘦西湖,这次真要去了,还是有点小激动的,这也算是这次出差的意外收获,现在看来,出差其实就是游玩,当然要建立在完成好任务的基础上。
关于去瘦西湖游玩,我就不过多渲染了,拍了一些照片足可以说明一些了。
11月21日,一大早我们就驱车去了淮安,周总理的家乡,这里我也不想多说,放在心里吧。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里的时候,就很难往下写下去了,原因是多方面的,难以追究。只想说表达有时真的很困难,困难到让人无法呼吸。
这就算
分类:生活笔记 | 评论:4 | 浏览: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出差在扬州【待续】

 出差在扬州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南陵见一个人【大江晚报】

认识胡旭东老师,是在上次淬剑池网站搞的一个李白诗歌的研讨会上,胡老师长达40页之多的演讲稿不得不引起我这个“小记者”的关注和留心。虽然做记者的时间不长,可我也一直在思考,要做什么样的新闻,什么样的新闻才是有意义并有价值的?不用多想,在我面前,现在就摆着一个很好的选题。于是我知道,我是要和在座的文化人打交道了,而且不是一条新闻两条新闻的关系。
从广电出发时已经9点了,外面的天空很亮,丝毫没有下雨的迹象(天气预报说有小雨),带上摄像机、三脚架、采访本,这就出发,去南陵,去会一会胡旭东老师。这次的选题是上次研讨会的延伸,李白诗歌《南陵别儿童入京》中的南陵到底是安徽的还是山东的。和以往的采访不一样的是,这是一个无论在学术上还是在生活中都有用、有价值的采访,虽然对古典文学我只知晓一点皮毛,但这个疑问的揭开对南陵、对芜湖以至对安徽都将具有重要的意义和现实价值。
从市区越往郊外开去,视线开朗了不少,不单是视野不那么狭窄了,空气也是十分清新,一块块稻田,一股浓郁的田野之气氤氲在土地之上。要不是去县里,我还真不太会注意到这接近收割的稻子,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城市呆了太长的时间,竟一下子和再熟悉不过的乡村陌生了起来。
一路上,坐在一旁的贾师傅(司机)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随行的小贺(同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梦乡,其实当时的我也很想睡一觉,但是怎么也睡不着,离南陵越近,心跳得越厉害,我想大概是因为我要和历史的真相直面而对了吧!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南陵县城。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到南陵,虽是第一次但并没有感到陌生,或许每一个县城都大体相似吧,就像我看到的大多数村庄一样,都被一个叫农村的地域管辖着。进了县城,明显感觉到了拥挤,城内街道并不如市里宽阔,什么车辆都有,大家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各自为道。到达上海华联超市的时候,透过车窗我已经看到了胡旭东老师,应该说我是看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就是这个不很高大不很壮硕的胡旭东,在自发地做着一些关于南陵以至芜湖的文化保卫。从一个不怎么宽敞的过道进去,就来到了胡老师住的小区,上三楼进门,便来到了胡老师家。100多平米的房子,整洁、干净,几幅字画显得古朴而意味深长。在我的印象里,我们似乎并没有多少寒暄,而是直接奔入主题,胡老师一边说我就在一旁做记录。说实话,对于这个题材,我并没有多少准备,从个人而言,我还并不具备驾驭这块文化的能力,所以我像一个小学生,认真地记录着、思考着并询问着。大约一刻钟的认真听讲,脑海里基本有了思路,于是架起摄像机,打开小蜜蜂,我与胡老师的又一次交谈便开始了。镜头前的胡老师很坦然,我甚至不用发问,他就可以一点点讲下来,话语如水般,我想这和胡老师身为老师和作家有关。采访很顺利,我这个对唐诗不太了解,对李白不很熟悉,对《南陵别儿童入京》没有过多品读的人,一下子好像离那个时代,离这首诗歌近了,我想等我回去,把这些做成电视节目,更多的和我一样的人也会明白、了解的。
采访持续了两个小时,到结束时已经十二点半了,其实这个话题哪是这么点时间可以说完的呢,这也算是一个遗憾吧,作为新闻栏目,有时候真的面临两难,播出时间就那么一点,节目的内容必然就被一压再压,而往往好的东西是不可以压缩的。
匆忙结束采访,在南陵吃了个便饭,我们便收拾东西,往回赶,和去的时候不同,回去的路感觉短了许多,后座的小贺因为中午吃饭喝了两杯啤酒已经满脸通红,早已进入了梦乡,这让我很羡慕,微醉的我还独自醒着,望着窗外极速飞逝的景物,好像回到了那个诗歌鼎盛的唐朝
分类:纸上文字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疼?

心疼,似乎离我已经很远了,至少这种感觉已经离我的肉体很远了,这个曾经让我如痴如醉的词语,伴随了我的整个大学四年,现在我已经毕业四个月了,如今又重新回到我身边。面对这个词语,我似乎有点不知所措,这个曾经似乎被我玩味过无数次的东西,现在讹上我了。
要是以前我可是不怕的,那时候的我可强大着呢,可是现在不行了,我弱不经风了,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不是我故意矫情,事实上冬天已经在路上了,说不定今晚我预言的一阵雨就会把寒冷带过来。
知道要下雨是昨天的事了,可是到今天天黑了,雨还没有下下来,其实在昨天晚上当我收到要下雨的消息后,我并不怎么在意,下与不下和我都没有太大关系,可是到今天傍晚的时候,我就急切地希望,老天可以降下几滴雨,最好是连续的、缠绵的那种,因为只有这样的雨才符合那时我的心情,只有那般的雨才可以彻底将我包裹,尽管当时我躲在厚厚的被子里,被子里很温暖,可我还是希望听到淅沥的雨声。在大学的时候,我就不止一次地观察和描写过A城的雨,到了W城我也尝试过去描述,可总是浅尝辄止,现在看来我是完全投入到工作中去了,以至于不工作的时候,不知道干什么,这或许也是我钟情于雨水的缘故,照这样看来,这雨还真有点委屈,碰到我这样的人。
说到我自己,我越来越看不清自己了,像被雨水打湿的玻璃,越想看清就越模糊,怎么擦都不行,以前我索性就不管不问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那时候有一道大学的围墙可以保护我,可现在不行了,我已经走出了那道围墙,就不再享受任何庇佑了,所以搞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变得迫切而万般重要,因为一旦在社会这个大圈子里迷失了,就很难再找到回来的路。好像说得有点严重了,不过说的严重点,比事实严重要好得多,人还是要杞人忧天的,不要天不怕地不怕,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掉到地底下了,然后再也上不来。
说到这儿,不用你说,我都知道自己已经偏题了,这恐怕早是我预料之中的,因为我老做这样不着调的事情,老是莫名其妙,像个外星人一样,还自以为潇洒自在呢!朋友们还多包涵。
刚出去买菜的时候,在饭店外面等菜时,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大学里的自己,并没有因为毕业而改变什么,大学里的陋习都随身携带着,哎,人哪,真不容易。
写着写着,我的心似乎就不怎么疼了,你知道心疼的感觉真不是好受的,如果你特别喜欢吃饭的话,当有一天你吃不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南陵见一个人

认识胡旭东老师,是在上次淬剑池网站搞的一个李白诗歌的研讨会上,胡老师长达40页之多的演讲稿不得不引起我这个“小记者”的关注和留心。虽然做记者的时间不长,可我也一直在思考,要做什么样的新闻,什么样的新闻才是有意义并有价值的?不用多想,在我面前,现在就摆着一个很好的选题。于是我知道,我是要和在座的文化人打交道了,而且不是一条新闻两条新闻的关系。
从广电出发时已经9点了,外面的天空很亮,丝毫没有下雨的迹象(天气预报说有小雨),带上摄像机、三脚架、采访本,这就出发,去南陵,去会一会胡旭东老师。这次的选题是上次研讨会的延伸,李白诗歌《南陵别儿童入京》中的南陵到底是安徽的还是山东的。和以往的采访不一样的是,这是一个无论在学术上还是在生活中都有用、有价值的采访,虽然对古典文学我只知晓一点皮毛,但这个疑问的揭开对南陵、对芜湖以至对安徽都将具有重要的意义和现实价值。当然我也不仅仅是为这些去的,胡旭东老师也是我的一个目标,就个人而言,我是倾向于文化人打交道的。
从市区越往郊外开去,视线开朗了不少,不单是视野不那么狭窄了,空气也是十分清新,一块块稻田,一股浓郁的田野之气氤氲在土地之上。要不是去县里,我还真不太会注意到这接近收割的稻子,视觉的冲击力有时候真是不可小觑。
一旁的贾师傅(司机)操着一口芜湖腔和我说着闲话,我也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搭话,坐在后排的小贺(同事)早已进入了梦乡,说不定已经做了个“白日梦”,回头看看,他睡得还真香,不过也难怪,这段时间的工作确实是累,我们这些正活力四射的小年轻都已经感到了疲倦。说到累,近三天来眼睛疼得厉害,也不知什么原因,一早醒来就疼痛难忍,工作时恨不得把眼睛闭起来才舒服点,但是干我们这行,不用眼睛去看或看得不仔细是不行的,所以眼药水成了救命稻草,点一滴是一滴吧!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南陵县城。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到南陵,虽是第一次但并没有感到陌生,或许每一个县城都大体相似吧,就像我看到的大多数村庄一样,都被一个叫农村的地域管辖着。进了县城,明显感觉到了拥挤,城内街道并不如市里宽阔,什么车辆都有,大家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各自为道。到达上海华联超市的时候,透过车窗我已经看到了胡旭东老师,应该说我是看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就是这个不很高大不很壮硕的胡旭东,在自发地做着一些关于南陵以至芜湖的文化保卫。从一个不怎么宽敞的过道进去,就来到了胡老师住的小区,上三楼进门,便来到了胡老师家。100多平米的房子,整洁、干净,几幅字画显得古朴而意味深长。在我的印象里,我们似乎并没有多少寒暄,而是直接奔入主题,胡老师一边说我就在一旁做记录。说实话,对于这个题材,我并没有多少准备,从个人而言,我还并不具备驾驭这块文化的能力,所以我像一个小学生,认真地记录着、思考着并询问着。大约一刻钟的认真听讲,脑海里基本有了思路,于是架起摄像机,打开小蜜蜂,我与胡老师的又一次交谈便开始了。镜头前的胡老师很坦然,我甚至不用发问,他就可以一点点讲下来,话语如水般,我想这和胡老师身为老师和作家有关。采访很顺利,我这个对唐诗不太了解,对李白不很熟悉,对《南陵别儿童入京》没有过多品读的人,一下子好像离那个时代,离这首诗歌近了,我想等我回去,把这些做成电视节目,更多的和我一样的人也会明白、了解的。
采访持续了两个小时,到结束时已经十二点半了,其实这个话题哪是这么点时间可以说完的呢,这也算是一个遗憾吧,作为新闻栏目,有时候真的面临两难,播出时间就那么一点,节目的内容必然就被一压再压,而往往好的东西是不可以压缩的,就像威化饼干没有水分一样,干巴得很。
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胡老师也早把午饭安排好了,作为我,我是既不想留下又想留下吃这个饭,不想是因为没必要打扰和麻烦胡老师,想是因为我倒是希望有更多一点时间去和他谈谈文化谈谈创作,毕竟我还是个热爱创作的小青年,胡老师的指点对我有不一样的帮助。索性就不推辞了。一起吃饭的还有师母、柳拂桥老师和另一位南陵年轻的作家。餐桌上,酒是免不了的,尤其文化人在一起不喝酒就更没有味道了,但是因为时间紧,下午还得赶回台里,所以饭吃的很快,酒喝得也很快,大约半小时我们就在返回市区的路上了。和去的时候不同,回去的路感觉短了许多,车也开得快乐很多,后座的小贺明显不胜酒力,满脸通红,又进入了梦乡,这让我很羡慕,微醉的我还独自醒着,一旁的贾师傅神情专注地开着车,车厢内很安静。

2008-10-18 于神山口

分类:采访手记 | 评论:0 | 浏览: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那个突然的午夜

(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三个月让我形成了一种习惯,比如面对电脑文档写字的时候,我会下意识地写下解说或导语两个字,这是新闻稿的格式,而以前我是首先要开头空两格,然后写下文章的开头的)
这个午夜对我来说,着实有点突然。我是迷迷糊糊进入午夜的,其实自己本不该在午夜醒来,但由于给WF的电话一直处在未接通状态,让我有了一定要打通的坚定信念,事实上我并不知道打通了要做什么,但打通成了一个不得不做的事情,迫不及待。
因为一次采访,和WF有了一面之缘。自从我干上这行之后,和很多人也仅仅局限在一面之间,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什么。于是我认识很多人,也错过很多人,算是打了个平手。这个女孩并没有我想象的柔弱,在我没有见到她之前,我对我的采访对象是有权利去猜测的。了解往往是从不熟悉开始的,进了她办公室后,我好像并没有过多寒暄,而是坐下后直奔主题,记得当时的表情还很严肃,要知道这与以前的我可不一样,原因无从谈起。我来似乎就带几个问题来,然后再带几个答案回去。本来我是准备了4到5个问题,后来又临时增加了几个,应该说让我注意她的,并不是我预设的几个问题和她精彩的回答,而是在一个问题后面旁生出来的话语。后来想想,这些话语始终是要出现的而且必须出现,因为我面对的是WF。
应该说,我对这次的采访对象产生了兴趣,当然这是一次采访一个记者必须做到的,没有兴趣就没有动力,就做不出好的报道。明显地我对这次报道信心十足了,我不知道其中WF占据了多大因素,但这个学校是躲不开的,对学校我有太深的感情,在这里我是自由的,我的报道也飘逸了起来,无拘无束,这里有无限的画面,美到让人心酸。
一下午,我和这个刚刚接触的WF在校园里走着,时不时捕捉一些我个人认为漂亮的画面,WF则在一旁有一句没一举地说话,让她说话是因为我需要了解这个采访对象,其实做一篇三分钟的报道,我对她的了解已经足够了。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意外的收获,比如了解到报道之外的关于WF的一些事情。她的单身宿舍,让我心生敬畏,对这个房间实体主人的敬畏,它如此干净,如此不染一点灰尘,书整齐地排在书架上,零散地躺在书桌上。大红色的双人沙发倚靠在落地窗边,醒目而温馨,只是那天天黑的很快,如果再有点夕阳的余晖,那么这里好比天堂。
故事有时是需要也必须省略的,我只记得那天我们说了很多的话,说到后来,我们只好分道而去,之后保持着或松或紧的联系。
其实想写在这个午夜的是,我有一种预感,有些美好的东西要消失了,任凭我怎样挽留。

2008-10-10 于神山口 离凌晨还有8分钟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街有花?

应该是两个月前,因为一个报道,去了趟花街,前后呆了近一个小时,拍了些篮子,回去做了个关于限塑令的新闻。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芜湖比较古老的街道,听人家说花街要算是芜湖最后一块古老的地方了,当时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确实那有段历史了,很多东西单看外表就可以看到古老的痕迹。
今天去花街虽然也是为了报道,但去之前,我就有了点小心思,这次要把花街好好看看,要把古老的东西看到眼睛里去。
下午两点半到达美丽华大剧院的时候,门口已经站满了人,他们大都是芜湖摄影界的,还有几个身着汉服的模特。 采风还没开始,大家就架起了相机,开拍了。
从一条小巷子进去,便踏上了去花街的路,也就踏上了寻古的路。巷子很窄,一群人的到来无形中增添了它的拥挤感,在若干年前,这样的小巷子只是乡里乡亲的便道。刚进入到巷子口,大家就指示模特在老墙边站好,摆出各种造型,瞬间,相机齐闪,在按下快门的同时,大家捕捉到了美的画面,更渗入到了时间之前的光阴。这样的拍摄,在古老的花街渐渐展开来。
手持摄像机的我,在一群照相机里游来游去,停下来的时候我也在考虑,其中的我是在扮演个什么样的角色呢?似乎有那么点断章的意味。(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花街版的《断章》应该是这样的:你站在花街上拍风景/拍风景的人在后面拍你/模特装饰着你的画面/你装饰着别人的镜头。
对于摄影我是并不了解多少的,只能算是略知皮毛,但对于那个姿势或感觉我是熟悉的,并且是充满好奇和热爱的。虽然我拿摄像机也没多长时间,算是个小学生,但小学生也有兴趣有热爱有想法。
说到现在,似乎还没有进入主题,我的本意是要说花的,从字面上说,花街总起码是要有几朵花的。我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但今天从视觉效果上看,是来了几位“美女”的,但这几位美女能不能算花,还是一个疑问。我想花街上的花除了有形的可见的之外,更多的是无形的,是渗透在这古老当中的内涵,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看见的,也不是每一部相机可以捕捉到的,它就像一股气流。
应该说,从进入花街之后,吸引我的已经并不是现实中的花了,我被花街的气质引领着,那是一种再真实不过的生活气息。除了古老的街道、石板路、砖瓦房散发着久远的气息之外,花街上人的一言一行也把我这个外人带进了这条古老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瓣花

一阵微风吹过,清凉袭上心头,顿时眼前一片水的世界,大片大片的水似乎一下子从天而降,透明纯净。就在我热心于这般柔软剔透的精灵时,身旁的花,一朵艳丽无比的花,开始凋零,花瓣向四处散去,等我反应过来,任我怎样去挽回,都已经无计可施,我只能回过头来,眼睁睁地看着这朵似熟非熟的花垂下头去。
垂下去的花是现实,涨起来的水是幻化,在现实和虚幻面前,人们往往会倾向于虚幻,原因无从谈起。
用花瓣来形容这群孩子,恰到好处,一群80后、90后的孩子远道而来,汇集在一扇大门前,一个接着一个进去,一段时间后,又一个接着一个出来。
本来并没有意向去写一写这群与我一起走路的小伙子小姑娘们,身在象牙塔的他们,利用假期来电视台实习实习,学点东西也顺便玩一玩,这与我并没有太大牵扯。唯一联系在一起的大概是,我也和他们一样,在实习,只是实习的时间不像他们固定,或许我的实习明天结束,或许我的实习到明年也不会结束。一个月的时间,他们陆陆续续来,又一个接着一个走,平时虽然接触也比较多,但毕竟时间短暂,说实话并没有处得多少情感,这大概和日益发展的社会缺乏情感基调类似吧。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将他们都的顺序罗列一下,也算是认识一场。ZF走得突然,说走就走了;LF走得太快,一个星期就当了“逃兵”;RQ和SL算是比较久的,走得算是合情合理;LX身子虽然弱小,却是坚持到最后的一个……用一句不该用的话:我是看着他们走的。
孩子们没走之前,办公室倒显得有点拥挤,基本找不到空位子,没事的时候大家就上网、看报、聊天,现在办公室顿时安静、宽敞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正式工。对比是显而易见的,色彩就是这样流失的,一群鲜艳带着香气的花瓣朝各自的方向去了,原本清香四溢的花蕊顿时暗淡下来,寂静无声。
离开花朵的花瓣也会活力四射,这在自然学上恐怕是违背常理的,但在人文学上却可以无限突破,就比如这群如狼似虎的孩子们,他们有着无穷的精力,有着发散的思维,更有着各种玩闹戏耍的诀窍。一句话,年轻没什么不可以的,花瓣们始终是要成为一朵花的靓丽一角的。

2008-8-24 于神山口 仅以此文念别
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1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