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立于我

本博客文字属个人创作,如有需要请联系我:邮箱zhanliyuwowj@sohu.comQQ:410960157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8498
  • 开博时间:2007-01-06
  • 博客排名:第1111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星期天,我是这么度过的

不记得已经有几个星期天没有在办公室呆了,记得以前我一个人的时候,星期天早上睡迟一点,中午来台里吃个饭,下午就在办公室写写稿子,偌大的办公室常常是只我一人,这也是一个星期最安静的时候,我想我是喜欢这份宁静的,尽管有时候安静的时间长了,我也挺烦恼的,可是相比而言,这实在是可以静下来好好休息的时候。
又是一个星期天,早上去给一个家纺店拍东西,今天是这家家纺店开业的日子,算是个好日子,一个房地产老板的儿子,刚大学毕业,就加入到创业青年的队伍中,小伙子长得很体面,清秀、俊朗。我早上的任务就是全程拍摄新店开业,尽管我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要让电视台记者去拍这些东西,后来想想我又算哪门子记者呢,一个无证上岗、 不被认可的记者,一点分量都没有。架起三脚架,一拍一停,换位置、找角度,忙得不亦乐乎,可是没有一点感觉,这和我拍新闻的感觉完全两码事,我不知道我这个时候的身份是什么,后来想想我哪有什么身份,人家叫你来,是给你面子,我想面子这个东西还是要要的,否则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新店开业,很热闹,顾客不少,也有不少贵宾,我一一捕捉他们的镜头,从早上9点到11点,我的任务算是基本完成了,于是拿着机子,扛着架子,回去。坐在车上的时候,我在想,我这也是在靠体力挣钱,只是我挣钱可能比老父亲要轻松、容易的多,他挣来的钱,可能仅仅只能用搬了多少块石头来计算,而我的用什么来丈量呢?
下了车,和同事就直接去了“老奶奶”家吃快餐,这是我们台午餐吃饭的定点快餐店,店老板也就四五十岁,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称呼为老奶奶,不过别人都这么叫。早饭又没吃,已经记不清多少个早上没吃早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坏习惯真是不知不觉养成的?每天都有饥饿感,早上、下午还有晚上,也不知饥饿感从何而来,是从大脑还是胃部呢,或者从现实中来。菜还是每天差不多,6块钱一份的饭菜,有时候我吃的津津有味,有时候难以下咽,今天还好,吃了一碗多,其实我知道早上没吃,中午吃多了,对胃很不好,可是不自觉的就盛了饭,好像只要加一点饭就可以把我早上落下的补回来一样。
吃饭了,回到办公室,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一开始热,吹电风扇,一会又冷,盖上棉大衣,当时觉得好幸福,睡眠不足的我,可以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了,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梦,是好梦还是坏梦?
睡醒了,同事就催我去拿礼品了,早上给人家干活,人家送了分贵宾礼品,我和这个同事都是外地人,又没有一点背景,所以有时候有一点蝇头小利总让我们屁颠屁颠的。在吃饭的时候,我们才看到礼品券,于是懊悔不已,为什么不早点看呢,这样就可以省下打的钱了,哎!我们讨论了半天,到底要不要去拿,这来回的打的费到底如何分摊,想想也好笑,也就十块钱的打的费,两个小伙子竟然在饭桌上讨论半天,最后我们达成一致,由我去拿礼品,他正好下午有采访,顺便打车带我去,然后帮他领了礼品后,我自己打车回来,于是我出力他出去的打车钱,当时我们就拍板了,就这么办。
到现在为止,今天一天都还算顺利,可接下来的事情就悬了,早上的太阳还很灿烂,下午就不怎么阳光了,像下雨的样子,出门的时候我就在想,会不会被大雨淋到,可是没有办法,我的几把伞都已经丢在了不同的地方。拿到了礼品,两个高档枕芯,想了半天我也不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因为体积比较大,也不好当众拆开,我就拎着两份礼品从中山桥走到了步行街,融入到逛街的人流中。
和女朋友通了电话,她果然是去弄指甲了,于是拎着东西又往融汇中江广场走,她打电话过来,让我在麦当劳等,她一会就好,我就在广场上买了一杯奶昔,四块钱,其实买这个也只是好奇,奶昔到底是什么玩意,我不太清除,尽管我可能吃过的,拿到一杯冰奶昔后,我就推门走进了麦当劳,人家都在里面吃着汉堡和薯条,而我进来的目的就是等人。还是坐在靠窗的位子,这样她出来我可以一眼就看到。坐下来了我就开始喝我的奶昔,等我要等的人,其实说是奶昔,也就是一点咖啡粉,加一些奶茶样的东西,再添点搅碎了的冰块,喝了一小会,就没有奶茶了,剩下的全是碎冰块,看着一大半的冰块,我大有上当受骗的感觉,这东西也太假了吧。闲着无事,就吃剩下的冰块,时不时地看一下窗外,再看一下手机,时间一点点往前,我的冰块奶昔也喝完了,再看看窗外,要等的人还没有来,这时候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其实在等待的过程中,脑子里闪现了不少画面,这些画面重叠起来,让我做出一个决定,走,不等了。于是推门出去,只留下被我喝的一点不剩的奶昔。

2009年9月20日星期日 于广电16楼 16:23

分类:生活笔记 | 评论:1 | 浏览: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一首歌,写一些话



[照片与文字无关,也蛮有意思的,算是插图】
《午夜唱情歌》,正在听的一首曲子,有古典的感觉,但也有现代的气息。本来听这首歌也是无意的,只是看着歌名还蛮有意思的,似乎情歌真的适合在午夜唱起,我想也只有夜晚有这么宽广的包容力,大白天唱情歌实在没什么意思。
除了唱情歌外,这样的夜晚还适合做一件事,锻炼,关于锻炼,这个设想已经在脑子力游荡了很长时间,每天晚上回来,倦了、累了,不自觉地就把澡洗了,洗了之后才想起来本来是该去锻炼下的,既然已经漱洗完毕,那就改日吧!一而再再而三,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锻炼始终没有被摆上日程。于是有了一个很严重的后果,俺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像个皮球,或者像个没熟透的西瓜,年纪轻轻就挺着个大肚子,面子上实在挂不住。这一点直到最近我才意识到,前些天姐姐说我长胖了,我还不以为然,近20年来,我似乎并胖似乎与我无关,当然不少亲朋好友都说,小时候的我是个大胖子,而且有个外号,就叫胖子,真想不出小时候的我是什么样,可惜那时家里穷,没留下一张半张照片,不然真的可以好好对比一下。肚子大了,已经是事实,一天一天的肚子慢慢变大了,现在有了征兆,得赶紧想办法了,不然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以后还怎么混哪!
鉴于对未来的担心,今晚我终于走出家门,换上运动服,穿上运动鞋,骑上捷安特,出门去了,先是到篮球场上打了会球,接着去操场,跑步。很久不跑步了,上大学的时候,偶尔去跑,也是为了泡小妹妹,在操场上一圈一圈走着,本来是陌生的两个人,走着走着就热乎起来了,别说,这圆圈的魅力还真不小,总会走出一个结果出来。绕着操场跑,脚步停留在半空中,可以感觉到身体的重量,也可以触碰到气流,还有周边的自然之声,脚底下的沙石发出真实的沙沙声,跑着跑着,越发觉得这种声音是那么得亲切,再自然不过,和城市里的喧嚣声比起来,这种声音可以让人延年益寿。太多的现代人,踩着后现代的步伐,越走越远,越走越疲劳,越走越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流点汗真好,实实在在。在我的前面和后面,甚至身旁,有男男女女的学生也在锻炼,男生跑的比较快,我都赶不上,女生则比较慢,边跑边想心思似的,操场中央的草明显很久没有人去修理了,显得杂乱、荒凉,空空荡荡的足球门,想必不久就要重新热闹起来,大学生们开学了,大伙儿又要来踢球了。
这个夏天带的实习生,问我为什么说自己是个穷光蛋,我笑笑,说事实上确实如此。“归根结底,我还是一个穷光蛋”,这句话是今天下午才写上去的,从南陵县安徽鲁班集团采访回来,我想了想,结合自己的现状,我想这句话是最贴切的。仔细想想,自己怎么就成了穷光蛋呢,再仔细想想自己怎么就不是穷光蛋呢?
穷光蛋是现状,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未来,现在怎么穷都不要紧,只要有希望,那就有未来,就有摆脱穷光蛋的可能。自己要长进的东西还很多,毕业一年来,是长进了一些,可是不够,很不够,虽然一个人奋斗确实辛苦了一些,可是扪心自问,自己真的竭尽全力了吗,总是半途而废,被纷繁的社会扰乱了视线,无功而返是常用的事。
多反省,多进步,脚踏实地,勤勤恳恳,戒骄戒躁……


2009-9-12 于机电学院宿舍 21:02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星期天

又是一个星期天,早上五点爬起来,六点去学车,倒桩,今天是第二次,熟练一些,到近八点才结束,回家,洗衣服,拖地,然后骑车到台里。
很多人问我,周末了,还去台里做什么,真是个工作狂?其实我哪里是个工作狂,起码近一段时间我对工作兴趣不足,甚至在左思右想,但始终没有出口。确切地说我是习惯了周日的行程,像我这样从外地来的,目前又单身的人来说,最好的去处应该也就是办公室了,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无聊上,不如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做点自己想做平时没空做的事情,比如写作,聊天,听歌,发呆,躺沙发上靠一会,这些都是我乐意去做,很惬意的事情。
一般我是早上睡好了,才去办公室的,平时上班没时间睡懒觉,这一天一定要睡个饱。快中午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到办公室了,打开电脑,如果还觉得困的话,就在沙发上先靠会,然后坐在电脑前,开始写作,可以写平时没写完的大稿子,也可以随意写一点心情,不想写的时候就不写,我可以自由支配,没有人要求我,不用被催稿子,这时候我是放松的,放松时的人别提多舒坦了。到12点的时候,拿着餐票出门,去马路对面吃快餐,平时觉得快餐超难吃,不过星期天的还好,可能是因为人少的原因,人家坐在肯德基里惬意的吃,我在一个破旧、略显暗淡的小屋里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归属,吃饭,拍拍屁股走人,过马路,上电梯,回办公室。下午如期而至,一个下午一般可以写一个大稿子或者两个,写完了,我就不老实呆着了,闪人,去逛街,或者回家去。
和每一个周日一样,我刚吃过午饭,写点此刻的心情。我想现在要说心情的话,有一个人是躲不开的,蓓蓓。有些事情真的不好说,我寻找了一年多的人,说出现就出现了,让我没有一点防备,当然现在说蓓蓓就是我要找的人,可能还有点不合时宜,因为这还没有遵循她的同意,但这是我的地盘,我先自己设想一下美好的远方。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听我的,可能会可能不会,可能她听了,可现实不允许。这些都是后话,先不管这些,把握现在的时间,彼此磨合。
前天晚上,她告诉我,她要去上海了,当时我呆了,不过很快恢复过来,上海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大家都想着去,而去很可能就意味着,不会回来,正如很多人觉得那是一个好地方一样,寸土寸金,我想我是不会去那里的,我宁愿回到自己的宅基地上,去看广阔的田地,戴着草帽沿着夕阳的相反的方向,往家的方向走。
本来决定下月初走的,可是因为蓓蓓妈身体的原因,可能要提前了,身体要紧,看病要紧,我想蓓蓓离开的日子要提前了,不想说仓促,要走的始终是要走的,留也留不住,留要伤感的话,不如潇洒一点。
蓓蓓要陪妈妈去上海看病,我要好好呆在芜湖,坚守自己的阵地。
也许蓓蓓妈会先回来,也许蓓蓓会和妈妈一起回来,也许还有其他的可能……

2009-7-19 于广电 12:43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病了

你说人的身体究竟算什么?自己的身体对于自己来说,以前我不太知道,最近我知道了,就是狗屁,当然是在你不细心照料的情况下。
就在两天前,确切地说是在6月15日下午,大概两三点的样子,我发烧了,突然的,让我没有一点防备。先是身体发热,然后浑身哆嗦,在写稿子的我,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自己好好的身体哪里出了毛病,时间在走,身上的热量也在累计,到我下班,去医院,已经有38度7了,医生二话没说,让我吊水,吊就吊吧,既来之则安之。可是这个安得加个引号,事实上在笑诊所里,我一点都不安心。
不安心应该是小诊所的不正规和老医生的“吊儿郎当”带来的,用这个词去形容一个花甲之年的老人似乎并不是很恰当,可她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感觉,从我记者的敏感性来说,这个诊所是我很好的报道题材,或许还必须暗访,带上暗访机,如果把过程录下来,是个很有看头的新闻,当然主角是医生和病人。
吊水的时候不可以想这么多,得心平气和。可是原本就头疼、乏力的我,坐在这里哪里能平和的下来。单从我坐的小椅子来说,那是幼儿园小朋友坐的,医生让我这个一米八个头的大小伙坐,给出的理由的是,坐的低吊得快,无语,或许她说得对,可是没有一点温暖在里面,医生成了收银员,光知道收钱。
我是傍晚到达诊所的,这个时候蚊子也开始出没了,嗡嗡嗡,像这样黑暗且乱糟糟的诊所,当然是要招蚊子的,旁边几位吊水的同学倒是没什么意见了,我急了,刚坐下就被叮了几下,于是嚷嚷道“医生,有蚊子,快点蚊烟”,叫了好几遍,也不知道是她听不见还是怎么回事,好半天,从后台断了个盘子出来,里面是半截没点完的蚊烟。蚊烟是有了,可是坐的实在难受,我要把双脚伸直了才好过点,不然整个身子都是蜷缩着的,受罪啊,不当是生病,连看病也这么痛苦。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无聊的很,便和旁边的几个病友攀谈,他们都是一所高校的学生,可能最近天气乱糟糟的,大家都不小心感冒了,发烧,于是都来吊水,当然吊水可能不是他们的本意,但是这个事儿医生说了算。最边上的是个大一学生,皮肤黑黑的,个头不高,和我一样坐着矮小的板凳,我想这时候他的个头不高正是帮了他大忙,起码他坐着感觉还可以,不停地发短信,惬意的很,我想短信的对象肯定是一个女孩,大学的时候我生病常这么干,病人往往可以博得女孩子的同情,尤其是对你还有点意思的女孩。天渐渐黑了,来诊所看病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一波接一波的,看得出来生意不错,可是这让我搞不懂,这个不咋的的医生和不怎么样的诊所,人气怎么这么旺,可能只有一个原因,便宜,但事实上也不便宜,当然相比于大医院来说,人们倾向于到这里来。学生、农民工、附近的居民,都趁着夜色来了,有来买药的,有来打针的,还有来包扎伤口的,老医生忙碌得很,虽然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但从她利索的结账可以看得出来,她内心是喜悦的,是啊,数钱谁不高兴呢?
大约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我也终于可以解脱了,交钱,两瓶水42块,交了钱,让医生给我开个单据,起码象征性的写点什么,可是她不情愿了,说我开诊所这么多年,卫生局都不让我开,你凭什么让我开啊,我当医生都这么多年了,心里有数,你呀,明天还得来吊水。牛,真是个牛意,要不是我正发烧着,非要和她好好理论理论,这简直就是不负责任哪,直到我出了门,回头望一眼诊所的名字,门头上方写着“如棣诊所”,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吊了什么水,是什么原因生的病,还有我也疑惑明天我究竟还该不该来。
果然不出她所料,第二天傍晚我如期而至,这次我聪明了,主动要求躺着吊,病床在里屋,医生先丑话说在前头,里面蚊子多,你要不怕咬的话,随你便,咬就咬,比坐着痛苦强,于是我躺下,有种享受的感觉。
2009-6-17 于广电 10:44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二)

我想如果有闲余时间的话,就多写点东西,哪怕是简单的记录也好,起码没有把时间浪费了。自从工作后,浪费时间成了家常便饭,以至于后来习惯到什么事也不做,慢慢地就变成了懒得做。这可不是个好现象,我要做一个新人,而不是养尊处优的老人。
还是老问题,最近总是睡不好,晚上睡不好了,早上就起不来,大夏天的搞得像冬天一样,赖床,我想不是因为觉好睡,而是自己的动力不足,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
今天早上6点多就行了,看看手机,离起床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于是接着睡,也不知道自己睡着没,反正能多睡会就多睡一会,睡眠这个东西总是贪婪的很。手机是十分钟响一次,于是每十分钟我都要睁开眼,挺烦的,可不不能没了闹钟,不然真会睡过头的,上班迟到可不好。磨蹭到八点多,才起来,挺不情愿的,可是没办法,我得工作,得上班。其实究竟为什么要上班,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毕业了就得上班,别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我也不例外。有朋友说,如果你老子是一亿万富翁,你就不用上班了,光挥霍就够你受的。朋友的假设不成立,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或者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底下,父亲是个农民,地地道道的农民,尽管不甘心做一辈子农民,可事实上已经做了半辈子,要改变现状似乎很难了。可能唯一的希望就是我,要我在城里安个家,然后把他们接到城里来,过几天城里人的生活。
我想我是农民的儿子,是农民的儿子就得好好努力,老爸以前总是这么说。虽然他说没有什么文学含量,可是意思到了,因为我靠不到任何人,家里既没有钱也没有人。以前我总是不信,没人没钱怎么啦,只要努力,一切都会改变,至今为止我仍然在努力,可是我不再那么想了,努力是前提,如果缺少外部条件的话,其实真的很难,比想象的要难得多。难归难,现状就是这样,我还得继续努力,只有不断努力才可能离理想近一点,近一点就好办多了,我在等待机会,终有一天我绝对不是个小角色。

2009-6-10 于广电 16:55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下孩子

一大早,坐车去县里采访,去之前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题材,背了包,拿个摄像机就出门了。上车之后,才知道是“春蕾计划”,一家企业带着他们的捐助资金和物品去一所乡村小学。而我们随行,负责报道。
一路上,我就靠在后座上昏昏欲睡,最近睡眠不好,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晚上就是睡不着,早上起来就昏昏沉沉的。去县里的路,并不好走,本来好好的路面,被一些大卡车压得不成样子,大卡车通行尚且很苦难,于我们的小汽车来说,就更不容易了,不一会,自己被颠醒了,睁开眼,已经到了农村,一片绿色的秧田映入眼帘,乡下人正忙着在田里插秧。
车还在往前,左转后再右转,就这样,一个小时后,我们才到了目的地——芜湖县方寸会义小学。看得出来,小学的老师和学生们已经在那等候很久,下了车,打开机器,镜头推上,校门头上的“会义小学”字样隐约可见。(可能是因为年久失修,字迹并不是很清楚,所以我给的是特写)
进门,几个孩子,向我们敬礼,这应该算是很高的礼遇了,更让我震撼的是,几十位学生,站在操场上,大家个头都不高,一遍又一遍得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显然这是学校老师们一再叮嘱过他们的,孩子们喊得很欢畅,脸蛋都涨红了,我想这是很好的镜头,于是各个角度,大景、中景、特写全用上,这一组画面可以表现乡下孩子的纯朴,可能还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听校长说,学校里有七名春蕾女童,她们家里的环境特别差,虽然校长说的数字是七,可是我总觉得可能还不止,站在操场上的这些孩子们,都不富裕,从他们的脸上、穿着,表情都可以看得出来。我想我是喜欢这些孩子们的,更是敬佩她们的,曾经我和他们一样,个头不高地站在集体里,睁大了眼看外面的世界,和外面来的人。
趁着相关领导讲话的间隙,我跑到了操场上,与其说操场不如说是片杂草丛生的荒地。我是为寻找一些东西去的,在操场上我找到了,两张破烂的水泥乒乓球台,像极了农家破烂的凉床,篮球架更是让人吃惊,就是两根水泥柱,矗立在操场的两端,像是要诉说什么,可是却没有了头颅,可能是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瞬间就成了这般模样。蹲下来,将摄像头紧贴地面,透过杂草,仰拍,挺立在教学楼前的旗杆分外显眼,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让人的心里舒服极了。我想这就是孩子们的希望吧,瞧,红旗飘得多漂亮。
接下来,我去了教室,课堂还算宽敞,人不多,一个班20个人不到,孩子们都在认真地听老师讲课,不时在课本上做着记录。看着她们握笔的样子,好像有一种特殊的力量迸发出来,孩子们在这个不大的小学里读书学习,在一个不大的的村子里生活玩耍,这就是她们的童年。
采访几个孩子,他们都很胆怯,羞涩得说不出话来,我问,小朋友,你们平时有课外书读吗,都读过哪些呢?孩子们看着我,或者干脆不看我,都不说话。他们不说我就不问了,这就是最好的答案。可能是我投入采访的时间长了,一道过来的人都已经上车,车已发动,都急着在催我,可是我得多拍几个镜头,做采访就得用心,尤其是看到这些孩子们,你不得不用心。
回去时,车开得飞快,也不知怎的,在车上的我,有点神不守舍,再也睡不着了。
2009-6-8 14:36 于广电
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

有一个月不出去采访了,原因是有了新任务,一档新栏目需要一个文字编辑,领导发话了,要做就好好做,前思后想,没有任何理由不好好做,于是便投入进去。于是记者这个词就离我远了一些,编辑倒是离自己近了。要是让在这两个岗位中选的话,我会选择记者,尽管会辛苦一些,可是我是在贴近底层生活,就个人而言,我愿意去经历,无论什么样的事情。当然不是编辑不好,坐在办公室里,在电脑上写写改改,没什么不好的,甚至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件轻松活,有时我也这么觉得,可是往往有时候,会显得……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去形容,当记者的时候我只会觉得身体累,可是做了编辑,我感到这种累程度加深了,我的思想,我的脑袋,也开始累了。
累归累,有收获才是最重要的。
希望
祝福
寄托!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还是留

  又是一年的六月,转眼间一年便过去了,站在时间的这头望那头,好像什么也没有,就像一条路走过来,下过一场雨后,便什么痕迹也没有了。雨水成了罪魁过手,可是你不能和她计较,搞得不好她又要哭鼻子,夏天的雨水可是异常猛烈的,粗大的水珠砸在脸上生疼生疼。
  无论有还是没有,事实上我来到这个江边小城已经快一年了,去年一毕业我就拖着行李来了这里。我还可以记起当时坐的那班从A城到W城的车,快进城的时候,它把我丢了下来,当时天空有急促的雨,雨像极了一个急着回家的孩子,而我当时与它同行,只是它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在雨中,我也是一个找不到路的孩子。

  一年前,我对这个城市还是陌生的,尽管曾经来过几次,也只是在最繁华的步行街转悠过,对于W城的印象几乎为零。当时我正拖着大学四年积攒下的行李站在马路边上,其实也就是一个帆布大包,里面装着一些书籍、衣服,还有一些大学的记忆,现在想想当时的离校真是草率,我甚至没有把住了几年的宿舍好好看看,最近我总是在想,是不是一年前我还落下过什么东西?
  一年过去了,我从学校直接搬到了W城,学校带回来的行李都堆在了老家的楼上,现在应该积满了灰尘了。这个我曾经住了十几年,并且以后还将偶尔住下去的老房子,已经有了苍老的痕迹,现在有时回家,我总是习惯性地抬起头,老房子上有一道裂缝隐约可见。自从搬到W城后,我就有了一所房子,确切地说应该是一间,一个小单间,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怎么走可以回到那里。租房,这应该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上高中的时候,为了有一个安静学习的地方当时是住在一个小区边上,那户人家里住的都是高中生,有父母陪读的,也有我这样,和同学合租的,里面有个小院子,大人们没事就在那里闲聊,而我们那时就开始早出晚归。住了一年多,我就参加高考了,后来不知怎么搞的就考上了,考上了我就离开了,拖着一个箱子去了A城。
  人是要跟着时间走的,起码你在走的时候,时间已经瞧瞧地跟上了你。高中三年我为了考大学,考上之后我在A城呆了四年,大学毕业后,为了工作我来到了W城,来到W城才一年,现在我又要换地方了,不是换工作而是换住的地方,我觉得无论是换它们中的哪一个,都挺难的。当然工作不是我说换就换的,我没有什么权利,只是个打工的,人家说不要你也就不要你了;房子也不是我说不换就不换的,那间小单间要拆迁了,过不了多久就应该被夷为平地,听说那里有一条路经过,整片区域都要拆迁。拆迁是城市的代名词,在农村就很少会有这样的事,最多是乡下人把自己的菜地挪个地方,从视觉上说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关于拆迁我已经不陌生了,在W城很多地方早已经拆得热火朝天,城市要发展,就必须动真格的。其实听说自己住的地方要拆迁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只是迟迟没有动静,渐渐地也就淡忘了,可就在几天前,拆迁办的人来了,说要拆了,这下周围的人再也坐不住了。当时正是大家吃晚饭的时候,三五妇女便端着饭碗来回串门,边吃边说,大都是一些气话,如今在W城租个房子不容易,租到便宜的就更难了,这些原本有个落脚地方的人,不久就要无家可归了,在这之前他们必须去找房子,在附近一家一家找。而我也要找,只是我还不知道往哪儿找,似乎我对找房子热情并不高,对搬家更是深恶痛绝,当初搬到这里住下并不是我的本意,刚开始对这间房子还没有什么好脸色。
  可是脸色是会变的,就像季节里的一场雨,雨总有停的时候,雨停了,天也就晴了。现在搬家成了大势所趋,一大早周围的邻居就上路了,四处寻找他们的容身之所。(我的这些邻居们,大多是一些从外地来打工的人,200元以下的房租对于他们来说刚刚好,多了承受起来就为难了。)我呢,是不是也该上路了,抽点时间上上网,再四处打听打听,我想这是必须的,不然真要无家可归了。
  关于去,还是留,一所房子是终究要去的,而住在房子里的人也是不能留下的,他得去一个新的地方,在那里寻找新的房子,留下来。
  
  2009-6-3 于广电 15:06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几?

放慢脚步,这是我现在最想说给自己听的,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得到。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有很多话想对自己说,可能是因为太忙了,这些话往往就淹没在时间的间隙了。太忙是借口,这我早已经知道,可是借口总有它存在的价值。
有时候时间真的再真实不过,单从博客的博文日期来看,我已经有几个月不在博客里了,或者说不在文字身边了,尽管我每天都在用电脑,打字,发稿件,尽管每天因为文字而忙碌。我不想发牢骚,更不想因为什么而影响、破坏到自己的心情……说到这里,突然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本来是想跟随着音乐,就这么打下去,音乐不停,手就不停,至于我想说什么,并不重要,字打出来就可以。
5月,离6月不远,就在毕业季节的屋檐下,这个季节,我记忆深刻。就在去年6月,我离开了呆了四年的A城,这个曾无数次出现在笔下的城市,自从我离开后,就很少被我提起了,我想不是因为忘却,而是因为没时间想起。当然我无数次想起过那里,尤其最近,特别想念,梦里都想回去看看,可是直到现在,这个愿望还没能实现。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有憧憬,有念想也挺好的,算是寄托吧!大学里的水泥路,草丛,还有夜晚湖边的灯光,这些都在我的想念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呆着

今天是星期天,自从工作之后,星期天的意义就完全变了样,或许是因为勤奋上进的原因,很多个星期天我都在上班,确切地说是在采访,或者在办公室里坐着。似乎我喜欢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时间段,一个人呆着。
比如今天,2009年1月18日,中午我来到办公室,本来是有一大堆事要做的,写稿子、采带子,还有接下来2:30的一个采访,可是当我坐在办公室里,打开电脑,面对屏幕的时候,我开始被那个发光的荧光屏深深吸引,这个时候我哪儿也不想去,只想和它面对面坐着。因为我知道它需要我,而我更需要它。我感激有这么一次静心地交流,和跟了我近三年的电脑。我想写下些什么,却不知从何写起,记得在大学的时候,我曾狂言过:我离不开文字,当时应该是就文学创作而言的,确实,在大学的后两年了,我写了不少字,当然那些现在还不能叫做东西,可是现在我觉得我离文字越来越远了,起码离创作远了,尽管我每天都在写稿子,在写一种叫新闻的东西。尽管我也很投入,把自己放到新闻中去,可和散文比起来,感觉还是差远了,尽管我也在不断学习,不断超越。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我一人,音乐在空间里萦绕,思绪,像一道轻烟,飘忽不定,这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1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