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弦风

约书亚在一次传导中说:“情绪是你的孩子,直觉则是你的老师。”直觉是灵魂的呢喃,情绪则是内在小孩的话语。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8101
  • 开博时间:2007-01-0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6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九州神国阜

2018-10-19

jfsvwn1746..

2018-10-19

深海悬崖

2018-10-18

叶小琛挪

2018-10-16

dengbinhom..

2018-10-11

夜凝苍穹

2018-10-1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些被修正的记忆

 

 


  这些天跟着友人在外面,有时聊聊天。
  那天我和她俩人一拍即合,两个人去一个都想去的地方,一路上辗转坐了很长时间的车,坐车的时候在聊天聊各自的人生经历。聊小孩,然后聊到我结婚早生小孩早,她结婚晚。
  初中时她多读一年初三,因为家里希望她考中师。
  第一年差中师分数线几分,第二年高出分数线了,却想要读高中。因为中师毕业只能回到家乡教书。她不愿意。当小学校长的父亲想让她读中师,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因为家里的哥哥姐姐都要读书,
  高中被保送到了师范大学。
  以前在广西工作时她有一个男朋友,分隔两地相距千里。那时交通不

分类:散想漫记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如此低调地活着

 

 


  哲学地说物质决定意识。
  我出生于农村一个大家族的长房家庭,我不是长孙女,是二孙女。作为长孙女的我姐到是得天独厚,有一点美人的胚子。还正我打小就是不受人待见的二闺女,何况还颜值低智商也低。这个事实决定了我只能低调的客观原由。
  多年以后,我觉得问题的根源不在于颜值与智商的高低,而在于我的自我认知,我的意识。我的意识里自我低价值感,才是我人生之前所有忧伤的根源。
  大概我四十岁的时候,我儿子高中毕业以后,有时我会和他聊天相互说起一些内心的感受。有一次他很肯定地对我说:其实你不笨的,你都能考上重点高中。哦,我才知道,原来能考上重点高中的

分类:假语村言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头独蒜

 

 


  年轻的时候我也曾期望过举案齐眉的那种感情生活?甚至艳羡高中时看到英语老师(女)两口子沉默地吃饭也算是一种好光景。
  大学里面,他拿着一本围棋书坐在我身边,而我手里拿的绝对不是围棋书。到底第一次是怎样擦出的火花?他看上我哪一点我一直不知道。在我看来,我们到是有一些共同点:都是学渣,家境比较贫寒,相似而不同之处是他比较痞,而我比较封闭。这样的话到是可以说我们都有一点与众不同,以前的话叫做个性。我们都是有个性的人,这句话的理解曾经支撑了我很长一段岁月。
  年轻的我一定不理解年轻时他的内心世界。有一点,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他当时一定不是很想被我那么早就绑

分类:散想漫记 | 评论:1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谈谈什么是爱?

 

 


  看到西安老玉米出现于杂谈,我一口气就顺了。为什么西安老玉米的出场能让人们如此舒服呢?他拍了谁的马屁吗,他只拍桃花一个人的马屁。他拍了砖吗?我不知道。
  对桃花而言,西安老玉米是大爱与博爱,临窗是委琐之爱,灭灯是世俗之爱。
  弗洛姆有一本《爱的艺术》,这本书我翻了翻没有认真看进去,现在也不讲教科书了。只作为一个过来人讲讲什么是爱。
  之前,包不同曾经有一篇很长的文章,诞生于抵足分崩离析之后,长得我看不下去。这表明老核根本就没有理清他的爱情感情观。他其实还是一团乱麻,又穷表现,所以他总写些别人看不懂的东西。看明白的人就说他是搅屎棍,没看

分类:假语村言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操淡的语言

 

 


  儿子回家那天,原来晚上10点钟到广州南站,后晚点到11点。孩子他爸前一天就说,去南站接人,轻轨票也要30元,还要买票还要等。
  去南站送过几次人进站,接人还是第一次。路上高速很好走,就是到定不知道在哪里停车哪里接。他爸方位感很好很有信心,那天下午有人叫打麻将都推掉了,因为要接儿子。
  车刚到南站儿子电话也到了,他说他已经出站了。电话里也不知道他的位置在哪里。我们还没有停好车,跟他说等我们车停好再跟他联系。外面车道旁边也停了一些车,我们把车停到车库,车库里面车也是停满了,从车库走去南站里面,找到一个有明显标志的地方――北10柱。然后他爸跟儿子联系

分类:散想漫记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娜。卡列尼娜》

 

  分类: 影视音乐

分类:影视音乐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有前世

  

我现在能够认识自己的情绪,不受无明情绪控制,觉得人生苦短,不应该因一些小事而产生负面情绪。

有一部电影《I型起源》,讲信仰与科学实证的事。

伊恩。格雷,在读分子生物在读博士,专攻眼睛的进化。他相信数据相信逻辑相信实证不相信上帝与神灵。

他在一次万圣节的酒吧中邂逅一位戴着面罩只露出两只美丽的大眼睛的模特苏菲。好相信上帝与灵魂的存在,她相信遇到他是必然事件,因为他们上一辈有过交集。那是怎样的交集呢?

此生他们相遇一见钟情却又分离,他靠她的眼睛信息再次找到她然后相恋,准备结婚。就在登记结婚的当天,他们的此生缘分嘎然而止。

 

原因是伊恩的实验伙伴大学一年级学生也是聪明美丽的女郎凯伦,刚好在那天发现了眼睛的基因原点,有了 个基因可以让没有眼睛的虫子长出感光器官。于是伊恩兴奋领着苏菲去实验室,实验室也是他们矛盾的原点。

伊恩觉得苏菲信仰上帝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在电梯里他表达了他对她的不满。然而,电梯出了故障,停在两楼之间,伊恩从有故障的电梯里爬上去了,而苏菲却只拉上

分类:影视音乐 | 评论:1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范美忠

  

最开始关于范美忠的传言我并没有在网上确证,只是道听途说的那一些片断,第一印象觉得这个人很卑鄙便心生些许的厌恶。尽管过后博客里出现了两次范美忠的博客访问链,但也没有好奇或兴趣光顾一下,并怀疑他是不是有意炒作。
  
  今天一虎一席谈的PK节目竟然是“先跑老师”老师该不该先跑?更意外的是范美忠第一个亲临现场,俺第一感觉就是此人有过人的勇气!敢于面对敢于承担。就算他是个懦夫是个小人,但正大光明的小人不是比很多伪君子更应受人尊重吗?尽管他在一出场的时候面对对方诸多的咄咄攻击,发言的时候双脚不停地交叉抖动显得有些失态。
  
  辩论现场气氛十分激烈,甚至剑拔弩张。持道德令剑者虞指气使,觉得老师就应该有这种职业道德有为关心未成年人的职责牺牲自我的精神底蕴,大有所谓的道德绑架之势。但也有少部分人提出,在当时那种特殊场合自己没有经历过不能保证自己能够确证会牺牲自己救学生先,即不能指责范先生的先跑行为。
  
  刚才特地去范美忠的博客里看了一下他写的日志,他的言论主要不是在宣扬他的个人主义,而是记实“那一刻地动山摇”,诚实地记

分类:假语村言 | 评论:0 | 浏览:1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春》和《孔雀》

  

王彩玲其实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这从她说的那句“宁尝仙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可以看到。虽然她也虚荣地向别人吹嘘北京某歌剧院正在调她。对于小城市厌倦了那贫乏的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人们只一谓地逃离,而梦想所在地又在何方?上天给予王彩玲惟有一付好嗓子,对此王彩玲格外珍惜。对于歌唱的执着甚至盲目的追求,对于流俗的绝不妥协,从这一点上来说,她是一个清醒的现实主义者。作为大龄女青年,她为一个单纯个性的流浪“画家”的在院子滚动一个胶子的幼稚动作打动,甚至悄悄地蒙生爱情,因为长像的丑陋,纯洁的爱情沦为一厢情愿痴心妄想也无怨。

住在王彩玲隔壁家的漂亮女人终于也没有笼住她的“老汉(男人)”,她的男人把的她的钱一分不剩地卷走了。当她向王彩玲哭诉她不幸爱情的遭遇时,王彩玲并没有向其提供廉价的同情,而是冷冷地指出对方内在的优越心理--因为她觉得王彩玲比她更不幸,才会选择作为自己的宣泄对象。道尽人与人之间的冷酷与阴暗的关系,无论友谊爱情。

而作为主角的王彩玲内心的真与善并没有迷失。她对于高尚艺术的精神追求、对于城市边缘艺术追求者“画家”和“男巴蕾舞者”的理解与同

分类:影视音乐 | 评论: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章的好坏--兼评坏菜“斯文”败类

  


  
    小绿呆说:东施和西施都有屁眼,但区别不在屁眼上。窃模类比之:文章和文章都是方块字,但区别不在方块字上。
    《聊斋志异》上有一则故事,说的是当时文人学子的文章写得如何,都要找一位盲人来评判。盲人将学子的书稿焚烧,他是依据燃烧时稿子发出的气味来判断的,当他闻到气味芳香时,便断定作者写出的是一篇妙文,当臭不可闻时,那文章也就十分糟糕了。他的判断十拿九稳,屡试不爽。
    “狗屁渣子”这种“斯文”败类,先是对红袖网友横空谩骂,仗着会写几个臭屁方块字,竟然得到某王牌版主的包庇,依然活跃在杂谈版面,按它的话说,取“狗屁渣子”是因为别人是都是“狗屁渣子”。如果这个网名用来自喻与自嘲,还多少有一点市井的讽刺喜剧,倘若一定要用此来攻击旁人,那就是此狗屁渣子自取其辱。
    “狗屁渣子”于是开始人模狗样地写了几篇“评论”文章,依然不过是狗屁不通。先是恶意攻击烈华朋友的人格,后是桃花及桃花的朋友的恶意歪曲,再是对飘红的恶毒评价。不妨设想一下,这种表面斯文内里败类的渣子有没有屁眼呢?
    网络论坛的文章,虽不

分类:假语村言 | 评论:0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碰巧成为不智慧的桃粉

  


  
  
  
  
  1、刚才我去摆渡一下,竟然没能找到粉丝这一词的新含义,词条里解释什么绿豆粉,一看就不对。粉丝新解,我也不知从何时起一直蔓廷于我处的网络,于是乎人人争着做“名人”的粉丝。
  
  一地有一地的不同,红袖杂谈对粉丝这词透着骨子里的偏见,粉丝无端地低人一等,成了杨丽娟的代名词,不由得让人感觉杂谈人的刻薄与凉意。桃粉仅仅因为粉丝受到歧视,还在其前加以智慧二字,不免觉得稀奇。而我偏巧又成为不智慧的桃粉。
  
  2、既然为桃粉,先说说桃花。人们常说桃花的文字写得好,字写得灵动,真性情能打动人。我亦同意。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越来越硬化,偶尔能被性情文字柔软一下,多么难得的愉悦。说到性情,桃花在杂谈敢言人所未言,很多人以为这是她抢出风头。我以为不尽然,我认为这是桃花的侠义与尖锐,不肯同流合污之。甚至抛砖之时往往也把她自己一同抛将出去,剑与砖横飞的同时,心也同碎。即为桃粉,当有义不容辞地同甘共苦分担之精神。桃花肯为牺牲,桃粉有何不可?
  
  3

分类:假语村言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边网络,一边生活

  

我一天中花在网上的时间不少。前两年泡论坛,挺纠心纠肺的事--企望所发的帖子人气热闹,怕论坛冷清,投身心其中,就象坛子是自己家的一样。
  最近因为做事烦乱,再加上坛子的管理方面的原因,竟然就戒了那个论坛,网上少了许多牵挂,心理上轻松不少,泡网的时间却并没有因此减少。这些时间有些用在自己的博客,有些用来看论坛以及别人的博客文章。好的文章很多,看也看不完,时间就这样一日一日耗着,眼睛又开始花了。有时候也实在无聊,精神的空虚来袭,或者牵动了感情那根线,又跑去论坛疯一阵……
  对于文字的好恶程度,私下也会有很大的评判,看别人的博客文章,写得细致入味,真实自然,自己操练起来,总是急急忙忙三言两语,沉不住而缺少底气似的。虽然有几分喜爱文字的自己,对于写是不是叶公好龙式的表面花式呢?有时候,我去看些教育类的文,便是对自己的专业与责任的。
  这些花在网络的时间,也让自己开了眼,进步也是含于其中的,但都需要自己细心体悟。时间确实是宝贵万分的,做人做事的心情也着急不来,一边在网络,一边生活吧。

分类:散想漫记 | 评论:2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悟人生

  


  台湾作家张晓风在《一句好话》中有一节:你长大了,要做人了!
  “汪老师的家是我读大学的时候就常去的,他们没有子女,我在那里从他读“花间词”,跟着他的笛子唱昆曲,并且还留下来吃温暖的羊肉涮锅……
  大学毕业,我做了助教,依旧常去。有一次,为了买不起一本昂价的书便去找老师给我写张名片,想得到一点折扣优待。等名片写好了,我拿来一看,忍不住叫了起来:“老师,你写错了,你怎么写‘慈介绍同事张晓风’,应该写‘学生张晓风’的呀!”
  老师把名片接过来,看看我,缓缓地说:“我没有写错,你不懂,就是要这样写的,你以前是我的学生,以后私底下也是,但现在我们在一所学校里,我是助教,我是教授,阶级虽不同却都是教员,我们不是同事是什么!你不要小孩子脾气不改,你现在长大了,要做人了,我把你写成同事是给你做脸,不然老是‘同学’‘同学’的,你哪一天才成人?要记得,你长大了,要做人了!”
  那天,我拿着老师的名片去买书,得到了满意的折扣,至于省掉了多少钱我早已忘记,但不能忘记的却是名片背后的那番话。直到那一刻,我才在老师的爱纵推重里知道自己是

分类:散想漫记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生若干

  


  
  小Y一上课就睡觉,怎么叫也不醒。他这一习惯从高一入校便开始了,除了上课经常睡觉他还抽烟。学生在校抽烟是要受处分的。虽然上课睡觉,但高一上学期期末考试,他的成绩并不低。他还是凭实力选上了高考班。
  小Y是肇庆人,父母在S镇打工。像他这样不在本市的广东户口,每学期另加收五百元的借读费,但可以在本校参加高考。小Y个子不高,眼睛很有神,看起来比同学显得成熟而有社会经验。他的父亲是一个很务实的打工者,对小孩也不是不教育,只是父子相处的时间本不算多。小Y的母亲从来没有来过学校,从他父亲口中听说,她很少同陌生人——包括孩子的老师——打交道似的。小Y的父亲对小Y的教育态度是疏放,母亲偏于溺爱。小Y有一定的独立思考能力,他也学习,多是自学,有时(只是有时)晚上他悄悄地独自用功,白天上课死睡。
  有一类头脑灵活的调皮学生,只怕他们光调皮捣乱不学习,倘若他们用心,便有真的学习效果,数学这科成绩都可以的。小Y虽然有很多陋习,有一个学期,我用他作数学科代表,以鼓励他的上进心。
  高二的学习任务进一步加重了,班上几个学生住进了学校的

分类:散想漫记 | 评论:0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荒芜的精神世界

  


  26晚,林晚修回家时,我面色凛然,无笑容。林于是无法忍受,他决定还以颜色。
  平时,我们多是比较亲昵的。那天之前,即24日晚林晚上打麻将一个晚上,25日下午从2点到晚上九点,回家后钻进电脑房上网。26晚,我目不斜视,面无笑容。我知道我不对,我不应该不装出开心的样子而尽展个人本色。从26晚,林改变往日的脾性,他不再嘻皮笑脸。包括我打电话同他说话,他好像分得很清楚他与我的间距。嗯,我一分钟的缺少微笑,看看后果有多严重。我知道他的潜台词是他多么爱我,多么迁就我。在这之前他曾对我说,他是多么依赖我,他依赖我的程度绝对超过我对他的依赖。但是,这一些在我懒得露出一分钟的笑容后改变了。
  我本对此还有些无所谓。他决意要同我拉开距离,以对我的漠视实施他的报复。我内心唯一安慰的是,我睡眠时还可以安然入睡。以前只要他生气,我便辗转难眠。看来我的心态又老了些许。
  二
  徜徉于网络文字两年来,我曾有过不少偶像。在文字里与人哭与人笑。往日那些偶像的文字,再遇时,我已经不再有精神上的顶礼膜拜。
  这是一个打破偶像的时代,还

分类:散想漫记 | 评论:0 | 浏览:2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