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435749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心情极度恶劣。
发觉自己是个极度失败的人。表现如下:(1)酗酒(2)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打算(3)没有时间观念(4)没有信仰(5)说多于做(6)生活态度消极(7)懦弱(8)丑陋(9)伪善(10)容易冲动(10)HC(11)不BH
本来还有篇工作稿没写。突然不想写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伪的忙和真实的轻松

(1)早晨还未来得及上班,主任打电话说,市局通知我去海港写材料.仓皇收拾行李,想起给某编辑的照片还未扫描,翻箱倒柜,找到大学照片两张.拿到中心扫描.
(2)靠。他们到了,我得走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韩松落 聊天是非常愉快的事情。

前天写了关于他的只语片言,赞美他了一翻,并转载了他的一篇文章,却没有发出来,也不知道何故.在清晨一般比较清醒,比较不适合抒情,今天姑且只转他一篇文章.很有张爱玲"炎樱勿语"的味道.

锵锵四人行(一)
□ 韩松落



我们经常在一起的朋友有四个,宋毅,宋晖,小豹和我,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经常会说些有意思的话,我记了一些在这里。不过,想想也是件可怕的事情,自己说的话,会有人在暗暗记着,还写成文章,发表在报纸上。所以我是不打算跟第二个写东西的人太过亲密了。

宋毅在一个体育俱乐部里混,他们那里有一些刚刚才学会小资的人,非常做作,还在他们俱乐部的网站上写“小资心情日记”,这些人自己感觉非常清高,一直不大看得起宋毅,因为他经常故意恶俗无比,而且经常出语惊人,宋毅这样讽刺他们的清高:“他们有一种‘这种大官人只有我们接得’式的清高”。

国庆那几天,北方某市的体育俱乐部来兰州访问和比赛,宋毅所在的俱乐部(我和小豹把他们的俱乐部叫“水晶晶队”,他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后,气得破口大骂)接待,宋毅当仁不让地担任了公关。比赛的最后一天,这些人开始战战兢兢、后来厚颜无耻地提出要去兰州的一些不大名誉的地方参观参观,宋毅很无奈,只好把这些人拉了几车,在夜幕下到处去看,当然,他也表示了他的不满,每到一处,他就先下车,拍着手说:“各位嫖客请这边走,我先给大家讲解一下嫖客注意事项!”

国庆前一天,我们又发现一家新的酒吧,叫做黑马,老板是前文艺青年,会弹吉他唱加洲旅馆,宋毅对那里喜欢的不得了,当天晚上就去了,喝大不说,还和小豹上去当场朗诵他写的诗,整整念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又在老板的伴奏下,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因为喝醉忘了词,所以整首歌他用一句词唱下来:“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多深,爱你有多深,爱你有多深,爱你有多深有多深。”
第二天他们对自己干的丢人事后悔不迭,但还是把我也拉去,好,那天轮到我了,我用四十年代的唱法,大声唱歌,唱的是《得不到的爱情》。宋毅深深地看着我说:“你可真是把我们昨天丢剩下的一半人也丢掉了”。现在只要我们一去,那里就翻了天,后来更是把我们其他的朋友也带去,有天整整去了20个人,那里的老板也看出来我们根本是一群疯子,一有喝醉胡说的单身醉汉,他就派到我们桌子上来,要我们招呼着。


有一天,在酒吧里,一起的有个女孩子不断地谈男人,小豹终于不耐烦了,说:“我们不要谈男人吧,谈谈怎么做生意,赚钱”。
宋毅立刻低低地接了一句:“谈谈如何赚男人的钱?”

宋毅以前写诗,但是后来不写了,不过他经常说一些写出来也会很好看的话:“绝望也是一种训练”,“看杜拉斯的书是一个在垃圾里找钻石的过程”,“普通人不能玩分裂,玩着玩着就真的分裂了”。有一天,我和他分析我们所认识的人里那些品质不好的人,发觉他们都有着不符常规的长相,有一个长得酷似哥斯拉的,专门装做和别人谈感情而后骗钱,另一个是男人却长得像狐狸并且有桃花眼的,更是走南闯北地骗钱无数,于是宋毅得出结论说:“不正常的外貌是一种生物性的暗喻。”这些话我都在我的文章里用过了,宋毅也没跟我争过版权,现在写在这里,也算是替他正名。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4 | 浏览:24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去看李红旗吧(1)

我 们 去 看 李 红 旗 吧

张 楚
1
 像往常一样,那天我们吃的冷锅鱼。我们还喝了酒。四哥从超市买了两瓶水井坊,喝着喝着疯子来了。疯子来后我们从酒店里拿了瓶老白干。疯子跟四哥头次见面,两人嘘呼着碰几杯,刘荣就又要了一瓶。等四瓶白酒下肚,我张罗着喝啤酒,他们没反对也没赞同。他们已经不会反对或赞同了。
 那天喝酒的情形就是这样:谁也没想多喝,结果谁都喝多了。刘荣下午来一个山东的客户,要签一笔不小的订单。四哥更忙,他跟人约好去北京进道轨。可是疯子,这个广告商说,我们下午哪里都别去了!我们去看李红旗吧!
四哥问,李红旗是谁啊?
刘荣说,一个女的。
四哥看我,我说,我不认识她。
四哥问,漂亮吗?
没人吭声。
四哥又问,是不是很丑?
疯子说,李红旗怎么会丑呢?他似乎想具体描述一下李红旗的面孔,却一时找不到恰当的词语。他比鞋底还厚的上嘴唇颤了两颤…….还好,他只是把东西吐进了火锅,而没有吐到我们身上。他饮了口茶,胡须上粘着片绿油油的莜麦菜叶说,李红旗是个大美女啊!
四哥问,你们都熟吗?
刘荣没说话,我没说话,疯子就说,我们经常一起喝酒。
四哥问,她是不是特别能喝?
疯子说,李红旗滴酒不沾,她只喝茶,铁观音。
四哥“哦”了声,说,你们真的想去?
刘荣笑了,说不是我们想去,他指着疯子,是他想去!疯子说,你别胡扯!你跟李红旗是多般配的一对啊!你跟她,就是同居一座庙的和尚尼姑嘛!刘荣绷着脸说,你再乱扯,我把你扔火锅里涮了,水煮诗人一定很好吃。提到“诗人”两个字时他瞥了疯子一眼,你们一肚子男盗女娼、鸡零狗碎!
争论越来越无聊。疯子开始攻击刘荣和我,说写诗的比写小说的要干净。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谁比诗人更干净呢?诗人吃的是食物,拉出来的是钻石;诗人喝的是泥汤,尿出来的是优质白酒……接着他试图论证诗人的高尚性。为了让他的论证更富有说服力,他只好拿他自己举例子。他是这么说的,他说,有一天,他去赶集,他路过那些卖牲畜的、路过那些卖盗版黄盘的、路过那些卖布匹的、路过那些卖粮食的、路过那些卖金鱼的,最后路过一棵树,树上盘着一条白色小蛇。他看着小蛇,小蛇也看着他。后来他差点哭了,一条蛇在凝望着一个诗人。这么想时他靠住那棵树,张望着赶集的人。诺大的小镇上,来往的白丁中,竟然走着一位诗人,而别人完全不知道这是一位诗人,这是多么隐秘的快乐!
我和刘荣干笑着。我们知道疯子疯了。他一喝酒就这德行。当然按他的说法,他喝多了是有缘由的,他喜欢和我们一起喝酒。这个狗屁理由让他老婆一直憎恨我们,仿佛是我们这些狐朋狗友,把她男人培养成了一个酒鬼、一个说话不着边际的大舌头诗人,一个失败的小广告商。
我们走吧,四哥结了帐,说,我们走吧,我们去看看漂亮姑娘李红旗。我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漂亮姑娘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6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棵来了

王棵来了.7月1日下午4点到的,7月3日下午4:30走的.他来的时候我去接了他,他走的时候我去送了他。
他和我想象中的差不多.很瘦,清秀,有些内向。说话时眼睛喜欢盯着人家,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看对方的时候“眼神很直接”,尤其是看“那些漂亮女人”的时候。
小镇上没什么什么好玩的。除了吃饭喝酒,就是陪他在旅馆里待着。2号下午荣书开车拉我们去了一条河边,河上有铁轨。我和王棵象孩子似的玩游戏:看谁在轨道上走得更远。当然,他总是赢,用他的话说,他们当兵的都受过平衡训练。呵呵。后来我自己在草丛里逮蚂蚱。想给张珂宁先生带回去。但蚂蚱太小了。谁也没提议游泳,河水浑浊。倒是2号晚上12点,一帮人从“天上人家”唱歌回来,到了北河公园,荣书说下水游泳,王棵也同意,但是我没同意。我不会游泳,河边又那么黑,他们都喝多了,要是有什么差错....看来我现在即便喝醉,头脑还是清醒的。
王棵吃东西很慢,吃的也少。朋友们谁都没猜到他的职业竟然是军人。他们都走了眼。
在唐山长途汽车站,我没怎么说话。王棵问,你怎么了?我说没什么,我笑着说,我正在为我们的分别感到伤感。说完我们都笑了。
他是第二个来奔城看我的朋友。第一个是美丽的柳营。我感觉很幸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7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蜷缩在窝里的猪

 今天哪里也没去。看了看电视上了上网。接了何姐的一个电话。何姐是个非常爽快的人,在电话里时常就笑出了声。其实早就在新小说论坛看过她的帖子,在聊天室里也聊过几句,她说第一次在聊天室里遇到我,我正在和别人聊哲学。“印象很深刻,你们谈得也好。”我倒有些惊愕。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 感觉她是个非常恬淡的人,从她的《云破处》能窥视一些她的性格。这也许和她的年龄有关吧,她说她儿子都18岁了。谈及写作上的事情,她说现在有心情了就写一点,不强迫自己,觉得写得不好的就扔掉。我说我和你一样,也没有什么发表欲望,不象20郎当岁的时候,特别渴望从水面下浮出来。她说我这样的心态不错,她说她现在也这样,当初在《收获》和《人民文学》发东西的时候,尚有隐约的喜悦,不过这种感觉现在是没有了,“我有空了就和人家打麻将。去年还赢了一万块呢。”我倒,看她的小说倒是一点察觉不出她是个麻将高手。又谈及别的一些朋友,柳营、夏季风,知道他们都活得很好。柳营好象在北京待得不错。
 本来下午想继续那个中篇,无奈又睡过了头,醒来后到单位值班。想想今年自己好象胖了许多,又特喜欢睡觉,真他妈成一头猪了。
 我怎么就成了一头猪了呢?是张珂宁先生说的:“大懒猪,起床!”当然,如果我不起床,
张珂宁先生就自己在床上玩玩具。他喜欢车,不喜欢枪支之类。看来,他将来是个和平主义者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5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混乱

感觉这段时间有些混乱,当然是思想上的混乱。往年的这个季节,应该是头脑越来越清晰,冬天到了,风、太阳、臃肿的人群和晨起时公鸡的鸣叫,让我感觉很舒服。
但是今年有些不一样。也许这段时间喝酒喝得太频繁了,酒喝多了,容易猜忌和想象。
对自己的处境,有些浑浑噩噩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以后永远是这个样子呢?
《去年在马里安巴》,不晓得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个名字。小说买过,但是没看完。也许这个名字对我来讲正和口味,那就是陈旧、以及陈旧后的某些光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