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9
  • 总访问量:3067890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成都随笔

芒种2015年第17期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点滴

  写完《脚印开花》。两万字。今天定稿完。

  周末临时下江油、绵阳。与冉冉升起的穿拖鞋的羌人六一起。醉得死去活来。又在雪峰家折腾一夜,刘强啥时候走的也不晓得。隐隐记得喝第二盘遇到初中同班同学两桌,曹班长带队,小武子、丁白娃、鸡沟子、鞭毛几个男生在,女同学有自称我师娘的薛双一。回到自己的桌子,喝过什么,说过什么话,一概不知。如果胡灵白说得罪了哪个,实在是对不起。永见后来。

  亚马逊新一批书到:《缅怀玛丽娜·茨维塔耶娃》 阿里阿德娜•艾伏隆 、《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翁贝托·艾柯 (Umberto Eco)、  《 火焰的喷泉:茨维塔耶娃书信选》玛丽娜•茨维塔耶娃、《巴卡卡伊大街》维托尔德·贡布罗维奇 (Witold Gombrowicz) 、《凝眸斑驳的时光》 帕斯捷尔纳克。

  26日母亲跟妹妹和李老根去日本耍。在这个时段过去有点意思。看到李老根发的合照微信,看到就能被感染到幸福。妹妹以前还带母亲去过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杞人忧天扎尕那

  因为约瑟夫·洛克而爱上甘南。爱上扎尕那,爱上夏河,爱上拉卜楞寺,爱上卓尼,爱上杨积庆杨土司……西藏太大太高,新疆太远,甘南是最适合我的伊甸园。走进甘南,不仅走进了一种天外之美,也走进了真实历史的个人细节,走进了一颗心、一种爱。那些有关一个人、最多有关两个人的细节,就是我的前世……先记一笔,再慢慢续写。

 

  前年只去了扎尕那,走了白龙江河谷。且是深秋。一直念卓尼,念洮河,在下细做过功课之后,终于阴差阳错地美丽成行。原本是与白林、刘强、羌人六约好的,结果跟老朋友丁师匆匆上路。做决定两天后边出发了。

  8月4日早晨九点起身,午至青川木鱼镇。走兰海高速,下午四点半到陇南。夜宿陇南。

  8月5日早晨八点起身,经宕昌,午至哈达铺。过岷县,在洛克当年下榻的清水小憩,五点半的样子到了卓尼。在卓尼住两宿。8月6日一早造访洛克当年下榻的禅定寺和杨积庆土司衙署旧址(现在是纪念馆)。上午走大峪沟。下午绕临潭进卡车沟,在洛克当年拍照的角度拍下两张照。遗憾没能走通往扎尕那的车巴沟——那是洛克当年几次迭部之行,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行

在写六幕剧《挑水路》。写到第四幕。

开始到办公室做事,在食堂吃午饭。

在读莫洛亚的《寻找普鲁斯特》、纳博科夫的《果戈理》。

读了新一期《红岩》上残雪的《柳铮老师和米琳》。

填报了一个《飞地》的选题单(但愿不是病急乱投医)。

 

老六进城的事遇到了挫折,还得在乡镇写两年。小事。

母亲办了护照,昨天连同资料一起寄给妹妹办签证。下月去日本。

大舅子从阳朔回来,每天过去一起吃晚饭、散步喝茶。他女儿大学毕业

不回平武,也不回绵阳,要在成都。下月在空军幼儿园试用。

枣暑期也不回,22号考完试,开始做兼职。她喜欢厦门。

分类:日志 | 评论:3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亚马逊书单

布鲁诺•舒尔茨的

《肉桂色铺子》 (施奇平 译)

《沙漏做招牌的疗养院 》(陆源 译)

《撒旦的约定》(书信选,乌兰 译)

 

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的

《诗选》(已是他诗歌的第三个版本 黄灿然 译) 

  

《 梅志彭燕郊来往书信全编》(张晓风,龚旭东) 

 

索尔·贝娄访谈录

《在我离去之前,结清我的账目 》(诺曼?马内阿,邵文实 译 

 

  

 

分类:日志 | 评论:3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留言

早上醒得早,读了你的“乱伦”,之前不时读你的诗歌,突然有了感想。“乱伦”开篇以为要写好大个东西,结果一个急刹就结束了,意外倒是意外,但我觉得没啥意思,特别是结尾一段议论。这两年,我发现yy有个毛病:太爱猎奇,太显胆大。不管是写诗,还是写散文(小说)。我个人感觉不好,有悖于写作的真诚。你现在的东西真有几分不真诚,不是好事。年轻人的思想、思维、感觉当然不同于我们,但就我的阅读和对世界文学的了解,真诚的写作是文学创作的前提,就是卡夫卡那样的天才,也不是玩花样。偶尔跟几个过去关注你的60后70后谈及你,都觉得你这两年有点走下坡路。成名太早,这也难免。我个人认为是在现实生活的夹缝,缺少了真正的阅读与思考。你是我认识的最年轻最有才的,所以特别关注。直说了,但愿没有伤及女孩子特有的自尊心。

 

                      

分类:日志 | 评论:5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胡弦诗:平武读山记

我爱这一再崩溃的山河,爱危崖

如爱乱世。

岩层倾斜,我爱这

犹被盛怒掌控的队列。

 

……回声中,大地

猛然拱起。我爱那断裂在空中的力,以及它捕获的

关于伤痕和星辰的记忆。

 

我爱绝顶,也爱那从绝顶

滚落的巨石一如它

爱着深渊:一颗失败的心,余生至死,

爱着沉沉灾难。

 

 

附录冰谷点赞:

 

据说历史上有造山运动,说那时地壳不甘寂寞,一心想着出人头地,就不断自己举着自己向上冲,一边举,一边不断震荡向上,直到举不动了,山开始一节一节断裂,也就是分崩离析,彻底崩溃了,形成了高低不平,连绵不断的起伏脊梁,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山了。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明威吱瞎子跳岩的话

论好作家、坏作家以及写作 

 

 

  好作家

 

  1.好作家是亨利·詹姆斯、斯蒂芬·克莱恩和马克·吐温。这不是为他们的长处排的次序。好作家不用排次序。

  

  2.第一,必须有才气,很大的才气。像吉卜林那样的才气。还得有训练,福楼拜那样的训练。还必须知道谁能写到什么程度,内心坚定不移,好比巴黎的标准量计永恒不变,免得假冒。作家还必须聪明,不计名利,尤其是要活下来。把这一切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还得让他克服压在作家身上的一切影响。因为时间这么短,最难办的事情是活下来完成他的作品。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个平武人的散文

【羌人六语】阿贝尔的散文《一个诗人的祥树家》和羌人六的散文《总想多长几只手》分别刊于《作品》2015年第5期和第7期。我们都是平武人,挨在同一个时代,对文学和人生也谈得拢,总觉得是件快乐又美好的事情。现在,把我们的作品贴出来,算是一个小小的展示和纪念。

 

 

 一个诗人的祥树家

   

                   阿贝尔

   

  如果诗人为祥树家写一首诗,他会写什么?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至后记

  年轻时是感觉不到地球的自转公转的,四十以后便感觉到了,而今感觉是越转越快,大有要把我们甩离的趋势。冬至与夏至之间的宽是六个月,这片海从冰释萌动到植被葳蕤,只是一次抑郁的周期;而夏至到冬至之间六个月的宽,倒是渐隐,山隐水隐人隐,浮躁由气态隐为液态,最后在深秋变成红叶掩映的寒冰。

 

  在抑郁症复发期间改《飞地》,有若一个老木匠举着锯子无从下手(锯子也玉了,不快了,有的锯齿还生了锈),就是偶尔下手,也找不到锯口,锯齿总是跳来跳去。小说的个别地方的确有包,有一些疙瘩,需要锯掉,但眼睛不好使,总是看不清疙瘩与好肉的分界线,有时一锯子下去疙瘩没有锯到,反倒把好肉锯到了。有时看清了,手却是抖的,锯到锯到就锯走绺了。或许懂行的会说,该弹根墨线,照到墨线锯。其实我弹了墨线(用眼水弹的,墨线就在我眼睛里),只是抑郁复发了,手抖。《飞地4》里有几处模糊的地方,主要在开头部分,这种模糊不是我在《飞地2》里说的“不确定性”,而是一种叙述上的搪塞。不是小说人物与情节发展的自然需要,只是叙述者自己的需要;表现在时间的云山雾罩,空间的胡乱转换,甚至时间和空间之间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抑郁、小说和芒种

把克劳德西蒙的《弗兰德公路》翻出来看。1987年版的。当年阅读的感受是“浇铸”,化石般的,里面有永恒的光线、弧线、味道、草屑和精斑。语言的混泥土——比混泥土高级,算是琥珀吧。气泡——对了,我还注意气泡,生命留在语言板块的遗嘱……都是完全可以提取DNA的,凭借你的思想、直觉与审美;如果再厉害些,还可以克隆化石里所有过往的生命。

 

又生一小说。算是婚姻题材的吧。想过很多,但从未涉足这个题材。曾经取下《午夜的婚姻》一名,终究未动笔。婚姻是人性的酱缸,又香又臭。尤其在中国背景下,背上责任的名义,它几乎就是一部训练外星人的机器。婚姻的苦痛主要来自男人的不检点和女人的无理与任性。在平等、自由的意义上,婚姻是不存在的。“世上男人这么多,我想再试试!”有女人说。到底有多少人想再试试?再试试确实意味着一个人的自由,但因为“试试”,一个人的自由很快就结束了。男人也想再试试别的女人——当然,更多的男人都在婚外试,即所谓戏说“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如果不是背叛,不是去偷,要获得“再试试”的机会也是需要平等与自由的,而平等与自由从来都很稀罕。我想在小说里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三个俄罗斯诗人

三个俄罗斯诗人

 

托马斯•温茨洛瓦(Tomas Venclova) 翻译:明迪(Ming Di)

 

维尔纽斯,这个见证过好时光的欧洲古城,在苏维埃时期变成一个昏睡的省城。现在很难想象那个年代了,有时候甚至连我也觉得难以置信。现实大环境已被宣告不复存在。世界由空洞组成:不仅仅是西方被铁幕围住,就连我们自己的历史我们也无法触及。尽管我们被努力灌输俄语——我们并非毫无理由地认为它对我们自己的语言和传统是一种打击——俄罗斯对我们来说仅仅是斯大林和红军的国家,那是一个可怕的、压迫性的、毫无意义的存在。几乎是二十世纪唯一的一位我们被允许甚至被要求阅读的俄罗斯诗人是马雅可夫斯基(虽然他在斯大林时代初期就自杀了,我们被告知他的错是个人软弱的结果,这当然很可耻,但却是可以原谅的)。出于偶然的原因,仔细阅读之后发现,马雅可夫斯基毕竟还不是那么糟糕;更重要的是,他的诗和文章提及到其他诗人,这些诗人显然绝非无趣,但却完全不被所知——叶赛宁,勃洛克,帕斯捷尔纳克等等。帕斯捷尔纳克,就我们所知,甚至是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访尼苏

  拿到嘎玛兄的新书《神在远方喊我》、新一期《向度》、《作品》第五期样刊。

 

  周一去白马。白林、蒋骥同去。前后三天。第一天在焦西岗阿波珠家,亲自煮了顿饭。下午去驼骆家,捡了只白马人废弃的背水的木桶。晚上与阿波珠喝酒,听他讲他们白马人自己、唱白马人歌,有新发现。

  周二上午在水牛家新寨采访嘎尼藻,可谓是突破性的。我这人咋了,五年前把尼苏访哭了,这次又把嘎尼藻访哭了。一老一少两个白马美女。我录了音,蒋骥拍的影像要等他回去转换成数字才可以考。另外发现了个人才,嘎尼藻的表弟张伟他。周三转来有专访。下午去祥树家,遇白雨三场。天友进入的祥树家规模大了,但更显冷清。天友把华能剩下的最上游这段夺补河也破坏了,连同西出的支流。傍晚驱车去打造后的扒西家,更是不伦不类,简直是弱智干的事。水牛家电站水库在放水,天友的游船搁在干坡上。一个坏了白马人生存环境的水库,取了“天母湖”这么漂亮神圣的名儿,政府和赚政府钱的商人就是些臆想狂。还好,之前有多次去过扒西家,拍过很多照片。

分类:日志 | 评论:7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末去南坪

  完成《血脉的语言或皱纹》。2.4万字。属家族记忆。回乡访问中,把自己的血脉由高祖再上推了两代:王维益和王相玉。

  周末应白林之邀,去南坪(九寨沟)。何波开车,加枣妈三人。白林兄迎我于双河,我惶惶有土司之飘逸。见面即得宝贝(民国甲子版《松潘县志》)。中午以麻鱼儿和绝版林红卓玛相待,晚上继续林红卓玛。擦下午,开车去永丰中寨摘车李子(甜樱桃),满足了两个女人的吃愿。我们摘的是九寨沟最大的一棵车李子树上的果子,白林称车李子树王。可惜大都不敢爬树,只树主人与我老婆敢。他们在树上摘,我们在树下吃,树下时不时下起樱桃雨(掉樱桃下来),我也去捡了揩了泥巴吃。次日上午走双河,过抹地口,入柴门关,借道甘肃去草地沟参加九寨沟县白马昼舞协会第一届第一次会议。见到九寨沟白马人“头人”杨代友。他的喜色和口齿既有民族性又有现代性。攀谈不多,但他对白马人的认识是全面、到位的。见到平武过去的白马人组合三姊妹。九寨沟、文县在白马人文化研究与发扬方面做得好,非物质文化传承也做得好,平武在这方面几近空白。九寨沟、文县的白马人都不穿自己的服装了,或许血脉改变的也多,但文化积淀了下来,形成了自己的传统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野草》2015年第3期资讯

 《野草》2015年第3期资讯

中篇小说

004 阿贝尔 梦哭的河

050 段爱松 罪赎

109 李金桃 酒女

 

短篇小说

029 金意峰 使者

042 杨 遥 铁砧子

098 少 梅 一九八O年的春阳街

137 郑在欢 漫斜

144 裘冬梅 我们去结婚吧

 

散文

157 闫文盛 恋爱中的孤独

170 马 拉 而一切并非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4页/15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费酒

2017-06-29

黑梅

2017-06-28

敬一兵2017

2017-06-27

无祈

2017-06-22

石林幽谷

2017-06-20

萧艾的梅园

2017-06-18

意彷徨1

2017-06-17

龙赐子心

2017-06-13

一念之柔

2017-06-12

sweetswing

2017-05-26

一心先生

2017-05-21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