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089518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0-19

石林幽谷

2018-10-18

深海悬崖

2018-10-18

九州神国阜

2018-10-18

jfsvwn1746..

2018-10-18

叶小琛挪

2018-10-16

zhm3307

2018-10-16

里予君

2018-10-15

李汀

2018-10-1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书评:拥有天赐文字的人(不敢)

拥有天赐文字的人

——阿贝尔其人其文

 

郭铃芙

 

近些年,我时常在阿贝尔的文字中流连忘返,却一直没见其真身。最早接触到他的文字,大概是在2011年左右,天涯博客,读他的《一个务虚者的春天》,《写作是恋人的身体》,《怀念与审判》……初遇他文字的霎那,我兀地怔住:这是一个真诚,坦白,勇敢,忠于内心之人。

仿佛他是一个统率词汇的将领,再狡猾的词语,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总能在闪电的瞬间,敏捷地捕获最合适最精准的那只猎物, 来供他驱遣、享用。他的文字,流畅,温润,光滑,绵密,柔软,和煦,每一句话,文字都不多不少,不淡不浓,不长不短,恰到好处,拿捏得当,仿佛天赐,读起来如沐春风,好像一个闲适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读

  书名 :《被埋葬的巨人》

  作者:石黑一雄

  (有没有评论家谈到这本书时提起卡夫卡--《城堡》、《审判》?)

  我一边读一边想到很多。想得最多的是我构思中的长篇——因此我有点看不起自己。土司从扬州回来,见过奄奄一息的母亲大人急忙赶往松潘。其实他没有走拢扬州,三峡以东都被太平军占领,土司一行差点丢掉性命。在府城稍作停留,转了几个城门,进报恩寺拜过列祖列宗——他只想拜王玺——便出发了。从府城到水晶这一截路很熟悉——到黄羊关的土司衙门。这是第二部。第一部在府城。石黑一雄不是写历史,他是写人,人名地名皆是虚构,只有撒克逊人和不列颠人这两个称呼是真实的。地域概念也是模糊的,西方东方,这样,人就有了更大的舞台。衬托人的不是历史文化,而是内心、个人使命、上帝和小环境的诸多细节。

  有一次在梦中,写出了一串漂亮句子,醒来还记得几句。是写一队人马爬上一个山梁(我们叫山梁梁)的感觉,包括视野。应该是在一个异域,至少是一个半异域(熟番与生番交界地)。这一队人马获得了两种震撼:地理风光的和土著民村寨的。我在半梦半醒里还有补充:爬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批判就是作家的审美

——答《华西都市报》张杰

 

阿贝尔,好!非常真诚地说,很高兴认识你和你的文章。要感谢余幼幼,她推荐你的作品给我,从此我的阅读有了阿贝尔。对我本人的写作也有很大帮助。这里提的有些问题,其实我看到你已经回答过别人了,或者以我对你的了解,我能猜到答案。但是我之所以我再提出来,是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重要,我很想再听你有新的更详细的阐述。谢谢您!

 

1:首先我很喜欢你给自己取的笔名阿贝尔。但是我看你说,阿贝尔加缪并不是你最喜欢的作家。那么这个笔名有着怎样的由来?

阿贝尔: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事莫事

  读完石黑一雄的《远山淡影》。真是一座远山,影子淡得很,一根海岸线细细的,一个女人不紧不慢地在自述。没有连贯的情节,就是一些日常一些心迹,淡淡的不经意,几乎是日常的还原,即使触及人性也是温软的,像浸在牛奶里的铁丝。书的调子就是“没啥要紧的,都过去了,说说而已”。我特别喜欢悦子与公公绪方先生相处那一部分,他们的对话。看似很淡的语言,呈现的却是逼真的人物情绪与性格,小说的真实直抵日常的真实。

  《远山淡影》是1982年写的,石黑一雄28岁。开始读另一本《被埋葬的巨人》。《被埋葬的巨人》是石黑阔别文坛十年后的新著,有别于他之前的风格。我刚刚读进去,觉得有卡夫卡《城堡》和《审判》的细致,想必埋藏的意义也同样深广。如果之前作家写的是一个人的记忆,那么《被埋葬的巨人》写的是人类失落的共同的记忆。他捡起来,孤独地与世隔绝般地叙述,捕捉公元六世纪留下的光和人性残迹,并投射去今日的关照与种种忧虑。它是一个启示,对于写历史背景小说的作者。

 

   收到贺绍俊的评《火溪,某年夏》的文章《一段浓缩了的情感体验》。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家评论】一段浓缩了的情感体验

一段浓缩了的情感体验

——读阿贝尔的《火溪·某年夏》

贺绍俊

第一次读阿贝尔的小说,就被他的叙述迷住了,他将虚构的叙述非虚构化,竟让我半信半疑,读完小说后真的就上网去搜索九月号的《诗歌报月刊》。因为阿贝尔用肯定的语气说,《向日葵》这首诗登载在这一期的《诗歌报月刊》上,上网就能搜到。但即使在网上没搜到我也不沮丧,这种后阅读行为本身就在证明我对小说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隔了河的会见》书评\\郑国耀

              脉脉温情与别样享受

                   ——读阿贝尔《隔了河的会见》

 

在有限的接触中,我认为,阿贝尔其人其文,多少存在一些错位。其人敦厚,完全一副邻家大哥的模样,类山;其文阐幽明微,像骀荡春风里涌动的河水,处处闪耀着思想的灵光。这本名叫《隔了河的会见》的随笔集,就是如此,让我在不经意间,又好好地体味了一番文字的盛宴。

《隔了河的会见》共收录了22则随笔,分两个小辑。第一个小辑里的10则随笔,是阿贝尔深度阅读外国经典后(主要是俄罗斯作家),所形成的一些独到的感悟和见解,属于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记

  从宁波回来,写了七千多字的随记随想。读来比较满意。原来汉语也是由心生的。

   11月3日一早开车到江油,赶动车到双流机场,再飞宁波。到宁波已是晚上。

  4日上午打车去溪口,看了蒋某人故居,看了剡江和武山。这是多年的一个隐愿。但我明白,中国的统治者一个都不值得歌颂。4日下午颁奖。我是优秀作品奖,五个中最后一个上台领奖,商震和一个外国友人(罗马尼亚?)颁的。上台前有点紧张。优秀作品奖还有郭建强(青海)、汗漫(上海)、卫鸦(深圳)、张巧慧(宁波)。十万头奖由马小陶(北京)和泉子(杭州)摘得。在会上,与汗漫、胡弦、燕玲、商震是又见,与高兴、余泽民、郭建强、赵柏田是初见。

  5日没去成舟山群岛,去了小普陀。很意外,看了陶公村。很喜欢的一个江南古水村。

  6日一早赶高铁去绍兴,没住,带妻游了鲁迅故居、祖居、三味书屋、咸亨酒店、沈园。我是重游。到杭州已经华灯初上。住西湖边。

  7日游西湖。十三年前来过。西湖没变。

 

  11日开车去成都,先到花荄,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小说:火溪,某年夏(下)

 

在木佐呆了没几天,我就熟悉了。我是指地方,不是指人。这要归功于我良好的方位感,还有强烈的好奇心。白小米在跟广播员扯筋——他说的是谈判,顾不上我,我没事就爱上街瞎逛,买包烟、买个煮洋芋什么的,几步路,街就走通了。街上最好的香烟是雪竹,没有KENT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小说:火溪·某年夏(上)

  火溪·某年夏

 

 

学校还没放假,我就靠实想动身了。过去我不这么排斥成都,一直都觉得成都好。自从海子来过成都,我就觉得成都不对头了。具体有什么不对头,我也说不出来。我身体里有个飞转的螺旋桨,让我一刻也不想再呆在成都。海子来成都我不在,跟什么人见过面、跟什么人吵过架我也是后来听说的。他到过光华村,在水电校一间单身宿舍喝过茶,也是后来听说的。他卧轨的那年夏天,我坐在头年他坐过的沙发上,端着头年他端过的茶缸,第一次生出成都不好的感觉。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1

  17日,雨田和羌人六来平武。18日上午在北山公园喝茶后离开。

  昨天10月19日。鲁迅的忌日。81周年。70周年时写了《守夜人随想》,发在《广西文学》。十一年,我也快忘了他。微信圈有人转文纪念他——林贤治的文,陈丹青的文。后来,我还写过一篇长文《黑暗与含蓄的美学》,将卡夫卡和菲利斯与鲁迅和许广平的婚恋做了比较,拙文收录在今年出版的《隔了河的会见》一书里。

  《火溪,某年夏》发表在《文学港》第10期,配发有宁波大学教授南志刚的简评《生态写作的难度》。并获储吉旺文学奖,下月3日去宁波领奖。这个中篇原名叫《火溪,1992年夏》,《山花》、《花城》、《天涯》、《野草》都没有通过。(《花城》又没有通过《塔什干的鞋匠》)。

  十月长假后,在硬盘看见7月份有个小说写到7000多字,叫《水葵花》。去手机上查备忘,有记录。于是接着写,到这周周二上午又写了接近10000字。边写边读石黑一雄和阿特伍德,对叙述有了一点直觉性的理解与应用。

  近日睡眠不太好,轻度抑郁。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10月10日

  今秋多雨。潮。很难晒到太阳。阴天云厚,眼睛不太明亮,读书不爽。眼睛与书隔膜了,觉得心与书也隔膜了。

  一年一度的诺奖季,都在猜测谁能获奖——文学奖。在微信圈见权威人士赌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就买了她的《浮现》、《人类以前的生活》、《疯癫的亚当》、《洪水之年》和《蓝胡子的蛋》。获奖公布,得奖的是石黑一雄。还好,我记得他,去年买了他的《小夜曲:音乐与黄昏五故事集》。找出来读,与阿特伍德的《蓝胡子的蛋》一起读。阿特伍德会讲故事,讲她小时候和她的父母,那种叙述——语调,有一点中国故事的味道。她不同于中国叙事的是一个小说家的语言嗅觉,一个西方小说家的直觉,隔不到几个段落我便能读到。石黑一雄的叙述是纯西方的,或者说纯英国和英语的,他的可贵之处是一种浪漫,让浪漫主义在死于一百年后复活,且更具个性与深度——我称为准确的浪漫主义。我想这与他的个人生活与经历有关,他体验到的、操心的多少有些书本化或者说抽象化。他有个自说,他小说中的浪漫主义不只是为了遮掩平庸,还是为了否定所有的现实。这样,他就高了,这也是他的价值所在。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江健三郎对话石黑一雄

大江健三郎对话石黑一雄

1991

翻译 秦传安

  

大江健三郎:我们都知道你父亲是个海洋科学家,但准确地说,他专攻的是海洋科学的哪个分支?

  石黑一雄:他是个海洋学家,但严格说来并不是海洋科学。他研究海浪的波型。他的工作与潮汐和海浪有关。1960年代,他的专业跟英国政府在北海的研究有关,那个时候他们因为石油而对北海产生了兴趣。

  大江健三郎:我正在读你的长篇小说《浮世画家》(An Artist of the Floating World),我吃惊于它对日本的生活、日本的建筑和风景的精彩描写。我想问的是,你从哪里获得了这些关于日本风景和特性的基本知识,它们在多大程度上是你想象的产物。

  石黑一雄:嗯,我想,那本书中的日本很大程度上是我个人化的、想象中的日本。这可能跟我的个人经历大有关系。当我们家从长崎移居英国的时候,起初只是打算暂住,大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新书分享会上的发言

 

各位朋友,各位同仁、同道:

 

首先,感谢各位能到场!我知道,我也相信,我们今天坐到一起,不只是搞一个聚会,要的也不是吹捧,要的是说真话,要的是批评——批评大于肯定。

写作是个人的事,围绕写作的得失也是我们个人的事。个人的事,文联搭了这个台,给了我个人这样一个发言的机会——也是展示、交流的机会;所以在这儿,我要特别地感谢绵阳市文联、感谢文联马培松主席!

说到感谢,有一个人,我得提到。从1987年认识至今,整整30年了。我能在文学的路上走到今天、写到今天,他是起了引路作用的。他就是雨田,我喊雷哥。世俗的关照一直没少,但我记忆和感触最深的还是精神上的关照与感染,特别是他在南河坝租房住和住东河坝的那几年——他创作《纪念:乌鸦与雪》、《麦地》、《四季歌》这批作品的那几年。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隐喻和象征的不可替代

 隐喻和象征的不可替代

   ——方磊散文集《光影》序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10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闰月

了了的事:

  一篇散文,《大楼里的办公室》,12000字;

  答应黎晗,给杜衡发在这期(或下期)《福建文学》的一组散文写的简评;

  给黑陶、钱红丽、浓玛、旁白的报纸的《白马人之书》自序《从看琥珀到砸琥珀》,均已刊载。

  8月8日,某人在甘肃岷县发生的行车事故,10000元保证金只剩4400元了,保险公司不可能全报销。感谢岷县的包容冰包兄,让他跑趟子了,要不是有他还不知道我要跑几趟——交警队通知过去的那一周,就连续停了三天的电。感谢许实,介绍包兄给我,让我没有再去找习习。

 

未了的事:

  方磊新散文集的序——这周必须完成。

  答应习习的一个书评——哪位给我写篇书评(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0页/16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