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0
  • 总访问量:3078251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2-26

意彷徨1

2018-02-24

小五哥

2018-02-22

妃妃妃菲徘

2018-02-13

一念之柔

2018-02-11

崛的后后v

2018-02-09

李汀

2018-02-08

zhusengber

2018-02-0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致谢与随记

时间带走了一切,包括曾经很时兴的博客。我还留着。感谢每一位还时不时来这儿坐一会儿的朋友!我自己偶尔也来,偶尔偶尔也翻一点自己的过往——那时很可爱,思维活跃,胆子大,没有功利,不会装比……

收到一个朋友的新书《花痕》。老朋友。刚刚出道认识的,我叫她花,因为网名叫“花相识”。她骑着单车风风火火,带着刚打印的我的《怀念与审判》。久未联系,出新书了。

现实具体得就像锯齿,生活则像牙齿-真牙、假牙。有时闲也像锯齿,闲的是身,而灵魂不静、不净。亲人不亲,或者亲只有一种形式——伤害。每一个人都是霸权主义者。财富赋予绝对的霸权,这是人性的软肋。自大里面隐藏着一个自小、自弱,而又被自己洞见,于是才有了流泪的场面。

因为编年鉴,《诗人的遗孀》搁下了。断断续续在读《耳语者》和《僧侣与哲学》。

十月多阴雨,无暇读红叶。想起2012年陪凤凰卫视三进白马,看够了红叶;2013年跟蒋骥住在九寨沟县城,每天走村串户又看。

很久没发东西了,很好。疏离发表,归根写作。

幼幼偏爱,签约《隔了河的会见》。读书随笔扩大至大随笔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舍印象

 

初识阿舍有两个细节。一是在网上看到她与习习的一个合照——算是初见;二是读到她刚刚获头奖的散文《小席走了》。合照上的阿舍娇小玲珑,透着孩子的纯真,跟习习站在一起还有那么一点小鸟依人。但她的文字一点不小女人,不只气象,内在也很强大、干净,有种化黄连为蜜糖的魅力。我当时就很喜欢,觉得是我偏爱的字与人。我忘了跟她在论坛有过什么交流。应该有过,但不太多,且多是问答和留言式的。

之后,读阿舍的文字多了,我做过一个梦,梦见了阿舍。梦很寻常,并无什么离奇诡异的色彩。她家的房子前面有一片园子,园子由树枝编织的栅栏围着,什么也没种,泥土被太阳晒得发白。还有便是她家的厅堂是月牙形的,她母亲一直在忙,不断地端出洗好的苹果、梨和青枣……梦很长,我记了一千四百余字,毫不避讳地发表在博客上——我也发表过我梦见习习、北岛甚至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梦。多年以后,范晓波在一篇短文里提到这事,说我“这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8月25日写

一天一纳米,肉眼看不见的一个坑

一月是一道丝缝

看得见,摸不着

一年是一条裂缝,伸得进一只手

手展开,挨到了玄武岩

三十年五十年就是峡谷了

什么东西都可以跌入、坠入

一只被追杀的盘羊或者麋鹿

一棵翻根的珙桐

一个心灰意冷的旅人,或者

一个位古代的逃婚者

一位转山转迷糊了的朝圣者

一朵积雨超过自身负荷的云

一百年还不是海,只是一个海子

但可以扔进更多的东西

任何生死、滚蛋或者牵线一样的眼泪、真真假假的历史

以及被篡改、虚构的族谱和人物肖像

它是时间脱离线性的一个呈现

可以接纳三四代人

它的水面、水中和水底,像九寨沟的海子

色彩斑斓

遗迹纷呈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长篇《飞地》的对话

  时间:2016年8月15日晚21:47-23:57

  对话人:夏先生,花城出版社编辑,《飞地》责编;阿,《飞地》、《白马人之书》作者。

 

  夏先生:阿老师,我感觉红军在《飞地》这本书里面,完全是反面形象啊!

  阿:有这么严重?《花城》发表第二章(《旅行家》)时,田瑛老师只提到红军杀6个黑衣人一处,最后我明确了黑衣人为胡宗南的人这个身份。发表第三章《鹿耳韭》时,“红军”这一称谓被置换成了“驻军”。

  这部小说肯定不是写红军的。事实上,红军如此,甚至其残忍过之而无不及。莫言在《丰乳肥臀》中也不是正面写国共内战。《日瓦戈医生》我读过三遍,帕斯捷尔纳克的历史观是我一直学习的。历史观也是人性观、审美观。这是精神。在当今出版背景下,我们磋商的只能是“过关”的细节。

 

  夏先生:书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5年四川文学年度发展报告

文学川军再出发

 ——2015年四川文学年度发展报告

 

 四川省作家协会

 

 

   2015年,全国上下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中国文艺事业正迎接着生机盎然的春天。四川是中国文学大省,文学川军在和煦的春风里集结,从巴蜀大地整装出发,以新的姿态开创新的局面,以新的作为塑造新的形象,迈出了奋勇前行的新步伐。

 

 一 文学工作

 

  2015年是四川文学工作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四川文学界不忘初心,“爬坡”上行,以力创文学精品为目标,以合力实施文学培训、文学精品孵化、文学新苗培养、文学产业化、文学惠民等“五大工程”为抓手,以凝心聚力、开拓创新的姿态拥抱扑面而来的文学春天。

 春风化雨,优化文学生态。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指引航向,在巴蜀大地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书单

分两次买到的书:

 

第二本书 《曼德施塔姆夫人回忆录》续篇 

查特·盖佐短篇小说精选:遗忘的梦境 

短经典(第3辑):蝴蝶的舌头 

出轨(短经典·第三辑) 【爱尔兰】威廉·特雷弗 著 杨凌峰 

张爱玲:一曲难忘(2015版) 张爱玲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短经典·第四辑) 阿里斯泰尔·麦克劳德 

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麦嘉湖 

短经典:孤独的池塘 弗朗索瓦丝•萨冈 

忏悔录 托尔斯泰

见证 肖斯塔科维奇回忆录 叶琼芳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住地以南

上上周日,去了趟大印山。过去是正华的地盘,之前是大印分县,管清漪江流域,包括今天北川桂溪、甘溪、陈家坝等地,再之前是羌族人的地盘。和茂县、松潘、北川的羌族地区是连片的。去大印山是看神树。正华在那里主事时,几次提起那里的神树,都没机会去看。说神树不止一棵,有好几棵,有红豆杉,有马漆树、麻柳树。我见过的神树,县境内要数叶塘堡麻柳湾的珂楠树为最,1910年8月威尔逊路过拍过,估计有近千年了;县境外,当然要数陕西黄陵县黄帝陵轩辕殿内的黄帝手植柏了,不管它是不是黄帝手植,就其古老要远超三国翠云廊的古柏。大印山的具体位置其实在县城南偏西一点,从县城钻隧道过去的话半小时不到,然而走平(武)徐(塘)路则要近两小时——到窝坨子会更远。我们十点半出发,没有在大印镇停留,直接走清漪江支流大印河进到皇庙村。有个皇庙,我们顶着烈日去看了,破四旧时已毁,仅留庙门,新修的还没有完工,木料居然是俄罗斯进口的。老百姓不懂,官员认主,很多传说都是道听途说,皇庙也就是一处烧香祈愿的地方。因为遇到某官,去一座山上看了蓝莓基地。午后的太阳猛烈,老林被开辟成了地,找不到树遮阴,老壳都快晒爆了。官员热衷于项目调研,好做项目扶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牛心柿(鸭绿江2016年第6期)

 小说

 

004 创造(中篇)               朱日亮

 

028 同学会                          刘继明

 

037 牛心柿                       &nb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与私人化写作

 

我想借用私人化写作这个概念谈谈我自己的散文写作。

事实上,每个人的写作都是私人化的。我查了一下,“私人化写作”这个提法出现在1990年代中期,以陈染、林白为代表。除了当时特定的背景,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强调、凸现了写作者的主体个我。今天不提了,是因为今天的写作已经普遍私人化了,包括对私人化的接受。

我个人写散文,但入门很晚,不怕大家笑话,三十多岁才入门。以前都是练习——当然,现在也是练习。但我私人化的意识很早,一开始练习就是写日记、做笔记。这只是方式,核心是我自己的意识、个人的存在。老实说,像我这样出生、生长在山村,又没上过大学的写作者,写作的私人化应该是与生俱来的。从地理、社会关系和审美取向来看,都很难热衷于公共话题。你的童年,你童年封闭、狭小、美丽的地理决定了你的写作路子。还有你的方言,还有山村里不多几个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了小满

23日去重庆。参加《红岩》杂志组织的“中国文存·全国散文家笔会”。晚与黑陶、玄武、范晓波、王族、杨献平、吴佳俊、沈念、宋晓杰喝酒。与王族、沈念、玄武是初见。与黑陶、晓波是第二次见。与佳俊、献平是又一次见。24日上午是2015年度《红岩》杂志奖的颁奖会,罗伟章获长篇大奖。又见伟章。会前遇见主编刘阳。会上见庞培、塞壬、格致、彭荆风、李钢、欧阳斌、马叙、蒋蓝、聂作平、朱强、朱日亮、丁晨、阿薇木依萝等。下午研讨会,见耿立。晚与佳俊、献平、耿立、沈念、朱强喝茶。25日看大足石刻,与黑陶有谈。见庞培兄也喜欢单操。宝顶山石刻辉煌灿烂。26日回。得李倩倩微信,《白马人之书》选题正式通过,交由《飞地》责编夏显夫编辑,她抽选了几万字《花城》杂志“中国叙事”栏目备用。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脚印开花

  出门。南坪(九寨沟)二日,松潘五日。像迭部、卓尼一样,它们都是地球上的好地方。终于去了南坪的罗依寨,几乎可以和扎尕那媲美了。结识白林兄后,常常过九寨去,自己快变成半个南坪人了。又去了安乐,看了他经常向我提起的杨守备的老宅和碉楼,录下了老宅两扇清代老门开关的声音,还见到末代守备的儿子。松潘五日是参加“‘四川名家看四川’之讲述松潘故事”。2007年五一在松潘住过一夜,记忆犹存。回来写过一篇稚文《松潘》,收录在散文集《灵山札记》中。那次松潘之行,印象深刻的是五月的苹果花、梨花和南门瓮城。这一次,算是熟悉松潘了。第一天没随活动去涪江源的小河乡(它跟平武相邻),跟白林去了小姓沟——1860年番变起事的地方。第二天随活动去了牟尼沟扎嘎瀑布,下午爬城墙看非遗展示。小姓沟羌族多声部是最有名的。在城南瓮城的羌族多声部展演中,又见到头天在小姓沟带我们去平安寨和龙头寺的黑加塔。扎嘎瀑布的扎嘎就是扎尕那的“扎尕”,石头山的意思。晚上在城南我2007年吃饭的那一家农家乐吃铜火锅(上次也吃的铜火锅),又看见那棵花红树,正开花。周四去岷江源,属于水晶乡的含盼村,差不多也是弓杠岭。在岷江的第一股水里洗了手。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夏

昨天立夏。

写完《火溪·1992年夏》。33000字,是个中篇的容量。与《飞地》系列有别,是个好读小说。特别适合拍电影。写的时候,我就感觉是在写电影。小烨看了微信,叫写起第一时间给她。刚刚发她邮箱了。

这是一个假人真地名的小说。典型的本土背景。人事虚构,地理取真。自然,把火溪写成红颜色的溪河是虚构。时代背景淡化,但铁屑还在、铁锈味还在。内在的象征贯穿全剧。

五月不写了。

枣上月28号回。她争取了很久,我们才同意回。因为要去泰国外派一年,春节不能回家。她用钱没说的,我这两月的工资全打给她了。但钱没事,我几乎不用。因为外派,她的毕业答辩提前到4月26日完成。我没去过泰国,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个国家不错,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特别是普吉岛,很漂亮的。能争取到这样的机会,应该珍惜。枣回家没呆几天,4号又走了。孩子大了,由她去。但有一点,工作之后得独立——经济独立。

最近每天早起都写小说,早饭后才出门散步。五一三天假,三个早上都有写。虽写的时间不长、字数不多大,但也很好。四月初去了趟绵阳、安县;中旬羌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红岩》2016年3期目录

  清明过后,春雨下成淫雨了,下午天光里的那种暗是深的铅灰色。写完《自言自语》,又写完《挑水路》。小说《火溪·1992年夏》也写到近9000字。不敢动笔,动笔又觉得笔尚可用。发了一些小东西、旧东西,一半是为稻粱谋。《红岩》第3期《脚印开花》是首发,虽也是记行,但不一般。最近书读得少,眼睛春花。看了侯孝贤的电影,《城市悲情》、《第36个故事》、《恋恋红尘》、《最好的时光》……有的是重看。写小说可以学点他。那种慢,那种时光流逝和静止的感觉,那种很白的叙述,那种市声喧嚣的背景……侯孝贤的境界,就是貌似日常化的存在,自然不是日常的原生态,亦可是无境界。

  欧冠进入四分之一决赛,看看欧冠吧。

 

《红岩》20163期目录

 {中国文存}专号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为文学符号的土司

作为文学符号的土司

——白马土司谈话录

 

 

时间:2015年12月9日

地点:四川九寨沟九寨人家

谈话人:阿贝尔、白林

天气:阴

 

白马人是居住在岷山东麓罕为人知的一个部族,现存一万五千余人。1950年民族识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城》2016年第2期目录

中篇小说

东山宴 孙颖

无妄之灾——中锋王大保系列之四 肖建国

冈则吾结的血 海桀

掘地 张弛

 

短篇小说

灰鲸 须一瓜

绝对星等 朱辉

他的怀仁堂 谢络绎

失语年 林渊液

回旋 周李立

 

诗歌

于坚新诗 于坚

石笑记——石头的哀歌 上官南华

 

家族记忆

亨爷略记 刘平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6页/15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