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6
  • 总访问量:3069487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李汀

2017-08-18

小五哥

2017-08-16

ty_肖海波

2017-08-12

一念之柔

2017-08-10

黑梅

2017-08-05

木已成林zy

2017-08-02

桀昕

2017-07-27

意彷徨1

2017-07-26

敬一兵2017

2017-07-23

傅菲2012

2017-07-14

觉中

2017-07-1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巴黎评论》上的作家访谈

 

艾萨克·什维斯·辛格(Isaac Bashevis Singer,1904-1991)美国作家

《巴黎评论》:

很多当代作家都挂靠在大学里。你如何看待在写作的同时以教书为生?

辛格:

我认为对一个作家来说,当记者是个比教书更健康的职业,尤其是如果他教的是文学。如果教文学的话,作家习惯于时时刻刻地分析文学。有个人,一个批评家,告诉我,“我从来不能写任何东西,因为我刚刚写下头一行,就已经在想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我已经在批评我自己的作品。”

作家同时又是批评家,又是作家,这样不好。如果他只是偶尔写一篇评论,甚至是写一篇关于批评的论文,这还没有关系。但是,如果他时刻进行这种分析,分析变成他每天的口粮,某一天这种分析也会成为他写作的一部分:一个作家,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低温可以保鲜——2007年的一个访谈

   敬一兵:看过马俊子在论坛上帖出的你的照片,镜头是仰视的,因而你的面部表情显得有些冷傲和棱角分明,很有点高仓健的味道,嘿嘿。但是,读了你的散文,尤其是最近写的几篇,给我留下的大多是细腻阴柔的气息,看似还略有点自卑的味道,请问这种差异是怎样形成的?

  阿贝尔:远在87年开始写诗的时候与诗人开愚通信,记得这样一句:一个期望高贵的人首先得懂得卑微。这句话让我心里豁亮,差不多能看见人格的裂口和层次。每个人内心都崇尚高贵,但未必每个人都懂得高贵生长于卑微,就像我们看见的原始森林里高大的冷杉,它的根扎在深厚的腐殖土里,且要生长数百年。

  一个作家的外表是可以忽略的,他以他的文字树立自己。我也不例外。说到外表,我是缺乏一点自信的,但只是一点。写作改变着我,改变着我的外表。回头看自己童年、青年时期的相片,我发现,除开时间的烙印,我的外表也发生着较大变化。往美好的方面变化。我想这便是写作乃至艺术对我的回报。

  有朋友问,我在照片上为什么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马人之书

  写字真的不轻松。上周一探访黄羊关,算是白马人拾遗。收获颇丰。感谢一个叫卢渊的黄羊关女子。我在阔达教书时,她几岁住在她舅舅老田家——就是小说《飞地》里的那个养的有鸽子的老田家。她偶然读到《飞地》找到我。她是一个另类的八零后,对地方文化感兴趣。回来完成《访旭仕修记》后便开始写黄羊关,今天最后完成,叫《黄羊关拾遗》。有时候占有的信息越多,未必有利于写作。散文只取散文的部分,其余很多归下一步的小说。

  这样,《白马人之书》这个月便增写了《探寻“采花”的白马人》、《访旭仕修记》和《黄羊关拾遗》三篇。来得及的话,还会补写《土司的爱与恨》和自序《从看玛瑙到砸玛瑙》。这本书已有眉目,尚未签合同。

  这个五十岁的秋天就这样过了。不去想就不吓人。话不宜多说,特别是和最亲的人,最好是不说。一说话就觉得不是自己,就觉得不认识自己。妹妹打电话过来,我太感性,说多了。我只想哭。没有人能走进你的生活,更别说走进你心。世俗是个庞大的根深蒂固的世界,是非恩怨几代人都讲不清。你最亲的人也没法看在写作的份上疼你,疼灵魂,这不是一个苛求于宽容的问题,而是一个灵魂缺席的问题。我只在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

   希望早点结束这个专题探访,把它从脑壳里清除。断断续续写了三年了,算上早期近十年了。去年和今年做的最多:去了九寨沟、文县、舟曲白马人村落。没有任何资金扶持,都是得益于朋友的帮助。帮助最大的是诗人白林,几次过去都得劲他。

  白马人是说不清的一支人。天晓得天不告诉我们。有很多记载和特征证明是氐人的后裔,也有线索证明是遗落岷山的藏人……说不清不说罢了,就认白马人,就关心他们的现状。文学的用心只能是存真与审美,审美又多为哀念。

  生活在岷山旁,打小接触他们,天天看见他们,不辜负这个缘份。

  上上周跟妹妹去扒西家,顺带访了旭仕修。正在写《白马怕青牛》,记旭仕修的。上周去九寨沟,与白林去了舟曲博峪乡,探访了恰路白马人村,回来写《博峪的白马人》。昨天去黄羊关,探访了平武境内汉化的白马人村寨,接了几个老人,熟悉了岷山东南麓的这一脉,不能漏掉这支人。

  自深秋起,又开始早读。想写小说了,只有小说能把我带离现实,带离世俗的纠葛,抵达童真。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年作家》2015年11期(总第451期)目录

《青年作家》2015年11期(总第451期)目录

 

开卷名家

山南记 / 阿来

我想起从飞机上往下俯瞰时所见的景象。雪峰上晶亮的积雪变成一条条冰川凝重地滑向山下,然后,冰雪变成流泉,流泉壮大,奔向河谷地带的田野……大自然慷慨的赐予,使人类得以繁衍生息,创造文明。人类理应顺应自然。但人类的历史,反倒常常是轻慢与辜负大自然美好情意的历史。

PAGE 005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看还是有趣

  尽管丁玲本人也曾与友人说过:“我至今不愿驳斥他,是因为我总觉得个人私生活没有什么重要,值不得去澄清。”(徐小玉《丁玲与徐霞村之交》)若果真是这样,就不会有《也频与革命》,更不会有后来的“丁沈之争”了。

 

  那么,丁玲究竟是如何评价此书的呢?结合1992年岳麓书社出版的《记丁玲》来看丁玲的批语:

 

  她们一面读书一面还得各处募捐。为时不久,她们住处似乎就同那些名教授在一个地方了。至少瞿秋白兄弟同施存统三人,是同她们住过一阵子的。(第53页)

  丁批:“又是胡说!”

 

  ……她的年岁已经需要一张男性的嘴唇同两条臂膀了。……倘若来了那么一个男子,这生活即刻就可以使她十分快乐。(第65页)

  丁批:“沈从文常常把严肃的东西,按他的趣味去丑化。我很不喜欢他的这种风格。在他的眼睛里,总是趣味。”

 

  她虽然同这个海军学生住在一处。海军学生能供给她的只是一个年青人的身体,却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说也好

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可以看出诺贝尔文学奖的宽度。昨年是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好生看下别人的非虚构。我们的非虚构是些什么?可以做中国的非虚构了。也值得做。不为得奖。当然,一直有人在做。廖便是一个。土改、反右、人民公社,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和十年“文革”。做这个非虚构,也是做历史、做中国人当代史。这个国家原本是有传统、有道德的,民国又有了西方的一些好东西,怎么弄成现在这样哈球闹的,每一个读书人都清楚。

写白马人的书还得弄出来。七天假整理出了《嘎尼早访谈录》一万四千字。还想生写两篇。不能要求完美,完美了永远弄不出来。白马人真还是个谜。解了这么多,估计都不是谜底。

结了婚,一辈子相处最多的人当然就是它了。与老的相处也就是十二三岁之前,相处当中还时时反抗、时时想着逃开。与小的相处也就是自己与老的相处那么十余年,相处当中还时时反抗、时时想着避开。两口子相处是一个人的意义,比一个人麻烦,如果两个人不是一条心——恶俗的心、做贼的心、缺德的心……善心是受讥笑和排斥的,太干净了留不住金子,爱也只能局限于血脉、局限于世俗的得失……有时你不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1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飞地》续记

《飞地》完稿后,发给花城主编燕玲。燕玲说她推荐给社里,不过出单行本不乐观。她一再肯定《飞地》写得好,我想不单是客套。之前发过去的第四部分《汉阳造》小烨已经初审过,送审燕玲了。六月吧?我定稿正修改到这一部分,便微信燕玲别忙看,等我的修改稿。我微信得正是时候,燕玲说正打算周一开会带上看。修改稿照常发给了小烨。周二午间,收燕玲短信,说因为下半年连着三期发长篇,《汉阳造》只好明年安排了,还说“善始善终也该在《花城》发”。其实,《汉阳造》还不是《飞地》最后一部分,最后一部分是给《人民文学》的《夺补河》。燕玲还说她也跟社里推荐了,建议他们安排进明年的年度选题,但书的方面最后决定还要等等。一直阴雨,午间突然放晴,出了股太阳,一下又感觉到热。前几天读顾彬评中国当代文学,尤其评当代小说,很得安慰。虽不敢完全赞同,但确有不少中肯之处,评得绝对了点,但魂是抓住了的。《飞地》没有中国小说的故事与建构,缓慢而芜杂,但自信语言都是有感觉的,注入了个人的场。大背景、大情节都是通过理性考量过的,细节也多有象征、隐喻。做影像的话,适合拍电影而非电视剧。早先燕玲那么说,我就不抱希望了。《花城》能连续发却不能出单行本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随笔

芒种2015年第17期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点滴

  写完《脚印开花》。两万字。今天定稿完。

  周末临时下江油、绵阳。与冉冉升起的穿拖鞋的羌人六一起。醉得死去活来。又在雪峰家折腾一夜,刘强啥时候走的也不晓得。隐隐记得喝第二盘遇到初中同班同学两桌,曹班长带队,小武子、丁白娃、鸡沟子、鞭毛几个男生在,女同学有自称我师娘的薛双一。回到自己的桌子,喝过什么,说过什么话,一概不知。如果胡灵白说得罪了哪个,实在是对不起。永见后来。

  亚马逊新一批书到:《缅怀玛丽娜·茨维塔耶娃》 阿里阿德娜•艾伏隆 、《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翁贝托·艾柯 (Umberto Eco)、  《 火焰的喷泉:茨维塔耶娃书信选》玛丽娜•茨维塔耶娃、《巴卡卡伊大街》维托尔德·贡布罗维奇 (Witold Gombrowicz) 、《凝眸斑驳的时光》 帕斯捷尔纳克。

  26日母亲跟妹妹和李老根去日本耍。在这个时段过去有点意思。看到李老根发的合照微信,看到就能被感染到幸福。妹妹以前还带母亲去过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杞人忧天扎尕那

  因为约瑟夫·洛克而爱上甘南。爱上扎尕那,爱上夏河,爱上拉卜楞寺,爱上卓尼,爱上杨积庆杨土司……西藏太大太高,新疆太远,甘南是最适合我的伊甸园。走进甘南,不仅走进了一种天外之美,也走进了真实历史的个人细节,走进了一颗心、一种爱。那些有关一个人、最多有关两个人的细节,就是我的前世……先记一笔,再慢慢续写。

 

  前年只去了扎尕那,走了白龙江河谷。且是深秋。一直念卓尼,念洮河,在下细做过功课之后,终于阴差阳错地美丽成行。原本是与白林、刘强、羌人六约好的,结果跟老朋友丁师匆匆上路。做决定两天后边出发了。

  8月4日早晨九点起身,午至青川木鱼镇。走兰海高速,下午四点半到陇南。夜宿陇南。

  8月5日早晨八点起身,经宕昌,午至哈达铺。过岷县,在洛克当年下榻的清水小憩,五点半的样子到了卓尼。在卓尼住两宿。8月6日一早造访洛克当年下榻的禅定寺和杨积庆土司衙署旧址(现在是纪念馆)。上午走大峪沟。下午绕临潭进卡车沟,在洛克当年拍照的角度拍下两张照。遗憾没能走通往扎尕那的车巴沟——那是洛克当年几次迭部之行,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行

在写六幕剧《挑水路》。写到第四幕。

开始到办公室做事,在食堂吃午饭。

在读莫洛亚的《寻找普鲁斯特》、纳博科夫的《果戈理》。

读了新一期《红岩》上残雪的《柳铮老师和米琳》。

填报了一个《飞地》的选题单(但愿不是病急乱投医)。

 

老六进城的事遇到了挫折,还得在乡镇写两年。小事。

母亲办了护照,昨天连同资料一起寄给妹妹办签证。下月去日本。

大舅子从阳朔回来,每天过去一起吃晚饭、散步喝茶。他女儿大学毕业

不回平武,也不回绵阳,要在成都。下月在空军幼儿园试用。

枣暑期也不回,22号考完试,开始做兼职。她喜欢厦门。

分类:日志 | 评论:3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亚马逊书单

布鲁诺•舒尔茨的

《肉桂色铺子》 (施奇平 译)

《沙漏做招牌的疗养院 》(陆源 译)

《撒旦的约定》(书信选,乌兰 译)

 

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的

《诗选》(已是他诗歌的第三个版本 黄灿然 译) 

  

《 梅志彭燕郊来往书信全编》(张晓风,龚旭东) 

 

索尔·贝娄访谈录

《在我离去之前,结清我的账目 》(诺曼?马内阿,邵文实 译 

 

  

 

分类:日志 | 评论:3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留言

早上醒得早,读了你的“乱伦”,之前不时读你的诗歌,突然有了感想。“乱伦”开篇以为要写好大个东西,结果一个急刹就结束了,意外倒是意外,但我觉得没啥意思,特别是结尾一段议论。这两年,我发现yy有个毛病:太爱猎奇,太显胆大。不管是写诗,还是写散文(小说)。我个人感觉不好,有悖于写作的真诚。你现在的东西真有几分不真诚,不是好事。年轻人的思想、思维、感觉当然不同于我们,但就我的阅读和对世界文学的了解,真诚的写作是文学创作的前提,就是卡夫卡那样的天才,也不是玩花样。偶尔跟几个过去关注你的60后70后谈及你,都觉得你这两年有点走下坡路。成名太早,这也难免。我个人认为是在现实生活的夹缝,缺少了真正的阅读与思考。你是我认识的最年轻最有才的,所以特别关注。直说了,但愿没有伤及女孩子特有的自尊心。

 

                      

分类:日志 | 评论:5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胡弦诗:平武读山记

我爱这一再崩溃的山河,爱危崖

如爱乱世。

岩层倾斜,我爱这

犹被盛怒掌控的队列。

 

……回声中,大地

猛然拱起。我爱那断裂在空中的力,以及它捕获的

关于伤痕和星辰的记忆。

 

我爱绝顶,也爱那从绝顶

滚落的巨石一如它

爱着深渊:一颗失败的心,余生至死,

爱着沉沉灾难。

 

 

附录冰谷点赞:

 

据说历史上有造山运动,说那时地壳不甘寂寞,一心想着出人头地,就不断自己举着自己向上冲,一边举,一边不断震荡向上,直到举不动了,山开始一节一节断裂,也就是分崩离析,彻底崩溃了,形成了高低不平,连绵不断的起伏脊梁,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山了。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4页/156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