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0
  • 总访问量:3067836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读詹姆斯·希尔顿《消失的地平线》

知道这本书十几年了,总算读了。今天热炒的“香格里拉”便是由此书而生。但约瑟夫·洛克不应是读了这本书才到丽江、迭部的,因为该书写于1934年,那时洛克早已成了丽江人了,也从迭部回到丽江七年了。《消失的地平线》是一本小说,明显是虚构的,里面有桃花源情结,且是理性的。我觉得当今写非虚构的中国散文家该读一读这本书,写表层现实的小说家也该读一读,它可以提升作家的精神世界和审美情趣。《消失的地平线》的确很审美,自然风光的描写和人性的描写很美,作家的理念也很美。香格里拉是个世外桃源,但不是陶渊明的世外桃源,是一个英国人的世外桃源,它食人间烟火且中西合璧;在这个桃源里,他主观地设置了很多东西方精华文化。正因为这一点,小说有了明显的造作的痕迹。香格里拉不是桃花源,也不可能是人类精神的归宿地,它不过是个旅游景点。就我个人的旅行经验,这个世界是有香格里拉的,即使丽江、迪庆不是,扎尕那也是(只是扎尕那很快就不再是了)。人是一种很自私很怪异的动物,他们把好地方好东西毁了,又拼起命地去找好地方好东西,希尔顿就是其中一个,今天的绝大多数旅行者都是。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马洛伊·山多尔《烛烬》

  跨人间岁,读人间书。人间也好,熙熙攘攘,嘻嘻哈哈。寂寞不是问题,问题是疼痛,人性一点点积淀又一把把洒落的疼痛……别人在靠近,别人已靠近,你却越走越远,甚至于背道而驰!有时不得不怀疑,人性原本就长在兽性之上,萌生于兽性……之前没读过山多尔《烛烬》,只读过凯尔泰斯——匈牙利作家。余泽民译。我知道习习认识余泽民。看到过余的影像,长披发,面相有点像毛年轻时,想必人格、意识完全是两样。读凯尔泰斯,便知道余的译文很棒,有与我相似的语言口味,特别那些短句,锐利而富有乐感。我早期的散文,难免受到过影像。《烛烬》是德国口味的,有点像哲学家写的小说,叙述也是德国式的,准确地讲是斯蒂芬·茨威格式的——格式、语气怎么就那么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老实说,不是我最喜欢、最欣赏的。一夜重逢,一宿谈话展现两个人的一生。说谈话不够准确,其实就是老将军一个人的叙事或者追问,康拉德几乎是隐身,他很少说话,他的到场不过是给了老将军追忆、追问的冲动和理由。三角关系隐秘而确实,像一把藏在暗处的锯子,割得人清疼。两个另类一走一死,证明了人性的深度。行文和人物都有种绅士风度,或者贵族气质,通达与隐忍,也是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飞地(阔达)三幅

飞地(阔达)三幅

飞地以东,2015.12.26

 

飞地(阔达)三幅

笔架梁,《飞地》中的驼峰山。2015.12.26.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异乡记》

  几年前硬盘上有《异乡记》,没读完。这次买了纸质书才读完。《异乡记》是篇旅途记,残篇,三万余字,后面的稿子没了,全书在一句话的中间嘎然而止,心头不是个滋味。张爱玲的手笔,真的与众不同,非同凡响。大家记流水账,没有读流水账的感觉,倒是一些真真切切的东西扑面而来或者浸入骨髓。烟火味的东西,民国文化——也是传统民生的东西,就像草——青草或冬日枯草,自自然然的人性,俗是俗,但不假,是人性的表象,也是人性的涵养,又反过来蓄养人性。好多人读张爱玲、爱张爱玲,不是没有原因的。爱一个人一定是摸到了这个人的脉,且这个人的脉与自己的脉同频,温度也相近。写字的人才情第一。才情是天赋,也是灵魂,能引起共鸣,达到你的燃点。《异乡记》是作者去温州找国民政府通缉的汉奸丈夫胡兰成的旅途记,那细致只有张爱玲做得到。有心,说明她已经不在乎要找的人了,找人不是为了相见,甚至也不是为了仇恨。她心在旅途,在见闻,还是有一个文学的自己占据着作为妻子的自己。一路身不由己,作者也搭铺,跟陌生人睡一床,寄人篱下吃别个的饭,上蹲坑的茅厕。晚上一个人的时候还关了房门哭,那凄凉味大凡都体会过。海外民国作家排位,张仅次于沈从文,远高于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天涯》人文书系《绝版的抒情》

【编  者】:孔见, 王雁翎

 出 版 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10-1

 定  价:48.00元 

 I S B N :9787515406342

分类标签:图书,文学,中国现当代随笔

 

内容简介

 《绝版的抒情》是中国新锐作家散文精选。共收录散文31篇。作者以“70后”“80后”为主,近年来频频摘得“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老舍散文奖”等重量级文学奖项,堪称中国散文的中坚。他们的名字常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散文》《天涯》等文学刊物,留恋乡土、风物、人情,关怀现实、生活、底层,触及灵肉、哲思、人生。

 

 编者简介

 孔见 1960年12月生于海南岛,现为海南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末购书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S.A. 阿列克谢耶维奇

《布拉格精神》 伊凡·克里玛

《消失的地平线》詹姆斯·希尔顿 

《圣约翰之路》伊塔洛·卡尔维诺

《在别人的下午里》 朝潮 

《异乡记 》张爱玲

《长大是一件危险的事》朝潮

《宫女谈往录》金易

《烛烬》马洛伊·山多尔 

 

 

附:

为《安徽商报》推荐的2015年好书:

 

1.《锌皮娃娃兵》(白俄罗斯)S.A.阿列克西耶维奇 著,高莽 译,九州出版社出版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吧

  今年秋冬阴天多。记得有些年份好晴朗。好在对天气不再那么敏感。人也较过去忙些,有太阳也未必有时间晒——有了时间,未必又有那份闲心、有可以晒太阳的人。

  我常跟人讲,三四十岁那阵咋那么闲,有太阳必定晒半天,一杯茶一本书,人在时间中都是蓝的,偶尔小梦,可以触摸到自己灵魂的空间,四十以后越来越忙,读不完的书,写不完的字,就是晒太阳脑壳里也不清静,走在山野脑壳里也不清静……我说是上了贼船,文学的贼船,下不来了。说好听点是对文学的执著,说难听点还是名利……人逃得过吗?就是在边地,互联网也把你纳入了世界,佛是敬而远之,禅也没有氛围,汽车多,水泥钢筋的东西多,连禅意都进了雾霾。还是想整下午地晒太阳,读书或不读书,不去想写字的事,回到蓝时间,触摸到自己灵魂的空间。

 

  某一天跟老谢(不是谢灵运,也不是谢宗玉)在曲水散步,接到花城出版社孙虹老师的电话,长篇《飞地》准备报年度选题了。自从9月燕玲主编把《飞地》推荐给社里,总算有回音了。这个东西我说的太多,一个3万字的中篇写成20余万字的长篇,第一个要感谢的是阿舍,是她的一个建议、她的一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巴黎评论》上的作家访谈

 

艾萨克·什维斯·辛格(Isaac Bashevis Singer,1904-1991)美国作家

《巴黎评论》:

很多当代作家都挂靠在大学里。你如何看待在写作的同时以教书为生?

辛格:

我认为对一个作家来说,当记者是个比教书更健康的职业,尤其是如果他教的是文学。如果教文学的话,作家习惯于时时刻刻地分析文学。有个人,一个批评家,告诉我,“我从来不能写任何东西,因为我刚刚写下头一行,就已经在想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我已经在批评我自己的作品。”

作家同时又是批评家,又是作家,这样不好。如果他只是偶尔写一篇评论,甚至是写一篇关于批评的论文,这还没有关系。但是,如果他时刻进行这种分析,分析变成他每天的口粮,某一天这种分析也会成为他写作的一部分:一个作家,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低温可以保鲜——2007年的一个访谈

   敬一兵:看过马俊子在论坛上帖出的你的照片,镜头是仰视的,因而你的面部表情显得有些冷傲和棱角分明,很有点高仓健的味道,嘿嘿。但是,读了你的散文,尤其是最近写的几篇,给我留下的大多是细腻阴柔的气息,看似还略有点自卑的味道,请问这种差异是怎样形成的?

  阿贝尔:远在87年开始写诗的时候与诗人开愚通信,记得这样一句:一个期望高贵的人首先得懂得卑微。这句话让我心里豁亮,差不多能看见人格的裂口和层次。每个人内心都崇尚高贵,但未必每个人都懂得高贵生长于卑微,就像我们看见的原始森林里高大的冷杉,它的根扎在深厚的腐殖土里,且要生长数百年。

  一个作家的外表是可以忽略的,他以他的文字树立自己。我也不例外。说到外表,我是缺乏一点自信的,但只是一点。写作改变着我,改变着我的外表。回头看自己童年、青年时期的相片,我发现,除开时间的烙印,我的外表也发生着较大变化。往美好的方面变化。我想这便是写作乃至艺术对我的回报。

  有朋友问,我在照片上为什么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马人之书

  写字真的不轻松。上周一探访黄羊关,算是白马人拾遗。收获颇丰。感谢一个叫卢渊的黄羊关女子。我在阔达教书时,她几岁住在她舅舅老田家——就是小说《飞地》里的那个养的有鸽子的老田家。她偶然读到《飞地》找到我。她是一个另类的八零后,对地方文化感兴趣。回来完成《访旭仕修记》后便开始写黄羊关,今天最后完成,叫《黄羊关拾遗》。有时候占有的信息越多,未必有利于写作。散文只取散文的部分,其余很多归下一步的小说。

  这样,《白马人之书》这个月便增写了《探寻“采花”的白马人》、《访旭仕修记》和《黄羊关拾遗》三篇。来得及的话,还会补写《土司的爱与恨》和自序《从看玛瑙到砸玛瑙》。这本书已有眉目,尚未签合同。

  这个五十岁的秋天就这样过了。不去想就不吓人。话不宜多说,特别是和最亲的人,最好是不说。一说话就觉得不是自己,就觉得不认识自己。妹妹打电话过来,我太感性,说多了。我只想哭。没有人能走进你的生活,更别说走进你心。世俗是个庞大的根深蒂固的世界,是非恩怨几代人都讲不清。你最亲的人也没法看在写作的份上疼你,疼灵魂,这不是一个苛求于宽容的问题,而是一个灵魂缺席的问题。我只在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

   希望早点结束这个专题探访,把它从脑壳里清除。断断续续写了三年了,算上早期近十年了。去年和今年做的最多:去了九寨沟、文县、舟曲白马人村落。没有任何资金扶持,都是得益于朋友的帮助。帮助最大的是诗人白林,几次过去都得劲他。

  白马人是说不清的一支人。天晓得天不告诉我们。有很多记载和特征证明是氐人的后裔,也有线索证明是遗落岷山的藏人……说不清不说罢了,就认白马人,就关心他们的现状。文学的用心只能是存真与审美,审美又多为哀念。

  生活在岷山旁,打小接触他们,天天看见他们,不辜负这个缘份。

  上上周跟妹妹去扒西家,顺带访了旭仕修。正在写《白马怕青牛》,记旭仕修的。上周去九寨沟,与白林去了舟曲博峪乡,探访了恰路白马人村,回来写《博峪的白马人》。昨天去黄羊关,探访了平武境内汉化的白马人村寨,接了几个老人,熟悉了岷山东南麓的这一脉,不能漏掉这支人。

  自深秋起,又开始早读。想写小说了,只有小说能把我带离现实,带离世俗的纠葛,抵达童真。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年作家》2015年11期(总第451期)目录

《青年作家》2015年11期(总第451期)目录

 

开卷名家

山南记 / 阿来

我想起从飞机上往下俯瞰时所见的景象。雪峰上晶亮的积雪变成一条条冰川凝重地滑向山下,然后,冰雪变成流泉,流泉壮大,奔向河谷地带的田野……大自然慷慨的赐予,使人类得以繁衍生息,创造文明。人类理应顺应自然。但人类的历史,反倒常常是轻慢与辜负大自然美好情意的历史。

PAGE 005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看还是有趣

  尽管丁玲本人也曾与友人说过:“我至今不愿驳斥他,是因为我总觉得个人私生活没有什么重要,值不得去澄清。”(徐小玉《丁玲与徐霞村之交》)若果真是这样,就不会有《也频与革命》,更不会有后来的“丁沈之争”了。

 

  那么,丁玲究竟是如何评价此书的呢?结合1992年岳麓书社出版的《记丁玲》来看丁玲的批语:

 

  她们一面读书一面还得各处募捐。为时不久,她们住处似乎就同那些名教授在一个地方了。至少瞿秋白兄弟同施存统三人,是同她们住过一阵子的。(第53页)

  丁批:“又是胡说!”

 

  ……她的年岁已经需要一张男性的嘴唇同两条臂膀了。……倘若来了那么一个男子,这生活即刻就可以使她十分快乐。(第65页)

  丁批:“沈从文常常把严肃的东西,按他的趣味去丑化。我很不喜欢他的这种风格。在他的眼睛里,总是趣味。”

 

  她虽然同这个海军学生住在一处。海军学生能供给她的只是一个年青人的身体,却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说也好

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可以看出诺贝尔文学奖的宽度。昨年是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好生看下别人的非虚构。我们的非虚构是些什么?可以做中国的非虚构了。也值得做。不为得奖。当然,一直有人在做。廖便是一个。土改、反右、人民公社,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和十年“文革”。做这个非虚构,也是做历史、做中国人当代史。这个国家原本是有传统、有道德的,民国又有了西方的一些好东西,怎么弄成现在这样哈球闹的,每一个读书人都清楚。

写白马人的书还得弄出来。七天假整理出了《嘎尼早访谈录》一万四千字。还想生写两篇。不能要求完美,完美了永远弄不出来。白马人真还是个谜。解了这么多,估计都不是谜底。

结了婚,一辈子相处最多的人当然就是它了。与老的相处也就是十二三岁之前,相处当中还时时反抗、时时想着逃开。与小的相处也就是自己与老的相处那么十余年,相处当中还时时反抗、时时想着避开。两口子相处是一个人的意义,比一个人麻烦,如果两个人不是一条心——恶俗的心、做贼的心、缺德的心……善心是受讥笑和排斥的,太干净了留不住金子,爱也只能局限于血脉、局限于世俗的得失……有时你不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飞地》续记

《飞地》完稿后,发给花城主编燕玲。燕玲说她推荐给社里,不过出单行本不乐观。她一再肯定《飞地》写得好,我想不单是客套。之前发过去的第四部分《汉阳造》小烨已经初审过,送审燕玲了。六月吧?我定稿正修改到这一部分,便微信燕玲别忙看,等我的修改稿。我微信得正是时候,燕玲说正打算周一开会带上看。修改稿照常发给了小烨。周二午间,收燕玲短信,说因为下半年连着三期发长篇,《汉阳造》只好明年安排了,还说“善始善终也该在《花城》发”。其实,《汉阳造》还不是《飞地》最后一部分,最后一部分是给《人民文学》的《夺补河》。燕玲还说她也跟社里推荐了,建议他们安排进明年的年度选题,但书的方面最后决定还要等等。一直阴雨,午间突然放晴,出了股太阳,一下又感觉到热。前几天读顾彬评中国当代文学,尤其评当代小说,很得安慰。虽不敢完全赞同,但确有不少中肯之处,评得绝对了点,但魂是抓住了的。《飞地》没有中国小说的故事与建构,缓慢而芜杂,但自信语言都是有感觉的,注入了个人的场。大背景、大情节都是通过理性考量过的,细节也多有象征、隐喻。做影像的话,适合拍电影而非电视剧。早先燕玲那么说,我就不抱希望了。《花城》能连续发却不能出单行本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4页/15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黑梅

2017-06-27

敬一兵2017

2017-06-27

无祈

2017-06-22

石林幽谷

2017-06-20

萧艾的梅园

2017-06-18

意彷徨1

2017-06-17

龙赐子心

2017-06-13

一念之柔

2017-06-12

sweetswing

2017-05-26

一心先生

2017-05-21

背对着浮华

2017-05-21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