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3067809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六月书单

分两次买到的书:

 

第二本书 《曼德施塔姆夫人回忆录》续篇 

查特·盖佐短篇小说精选:遗忘的梦境 

短经典(第3辑):蝴蝶的舌头 

出轨(短经典·第三辑) 【爱尔兰】威廉·特雷弗 著 杨凌峰 

张爱玲:一曲难忘(2015版) 张爱玲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短经典·第四辑) 阿里斯泰尔·麦克劳德 

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麦嘉湖 

短经典:孤独的池塘 弗朗索瓦丝•萨冈 

忏悔录 托尔斯泰

见证 肖斯塔科维奇回忆录 叶琼芳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住地以南

上上周日,去了趟大印山。过去是正华的地盘,之前是大印分县,管清漪江流域,包括今天北川桂溪、甘溪、陈家坝等地,再之前是羌族人的地盘。和茂县、松潘、北川的羌族地区是连片的。去大印山是看神树。正华在那里主事时,几次提起那里的神树,都没机会去看。说神树不止一棵,有好几棵,有红豆杉,有马漆树、麻柳树。我见过的神树,县境内要数叶塘堡麻柳湾的珂楠树为最,1910年8月威尔逊路过拍过,估计有近千年了;县境外,当然要数陕西黄陵县黄帝陵轩辕殿内的黄帝手植柏了,不管它是不是黄帝手植,就其古老要远超三国翠云廊的古柏。大印山的具体位置其实在县城南偏西一点,从县城钻隧道过去的话半小时不到,然而走平(武)徐(塘)路则要近两小时——到窝坨子会更远。我们十点半出发,没有在大印镇停留,直接走清漪江支流大印河进到皇庙村。有个皇庙,我们顶着烈日去看了,破四旧时已毁,仅留庙门,新修的还没有完工,木料居然是俄罗斯进口的。老百姓不懂,官员认主,很多传说都是道听途说,皇庙也就是一处烧香祈愿的地方。因为遇到某官,去一座山上看了蓝莓基地。午后的太阳猛烈,老林被开辟成了地,找不到树遮阴,老壳都快晒爆了。官员热衷于项目调研,好做项目扶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牛心柿(鸭绿江2016年第6期)

 小说

 

004 创造(中篇)               朱日亮

 

028 同学会                          刘继明

 

037 牛心柿                       &nb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与私人化写作

 

我想借用私人化写作这个概念谈谈我自己的散文写作。

事实上,每个人的写作都是私人化的。我查了一下,“私人化写作”这个提法出现在1990年代中期,以陈染、林白为代表。除了当时特定的背景,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强调、凸现了写作者的主体个我。今天不提了,是因为今天的写作已经普遍私人化了,包括对私人化的接受。

我个人写散文,但入门很晚,不怕大家笑话,三十多岁才入门。以前都是练习——当然,现在也是练习。但我私人化的意识很早,一开始练习就是写日记、做笔记。这只是方式,核心是我自己的意识、个人的存在。老实说,像我这样出生、生长在山村,又没上过大学的写作者,写作的私人化应该是与生俱来的。从地理、社会关系和审美取向来看,都很难热衷于公共话题。你的童年,你童年封闭、狭小、美丽的地理决定了你的写作路子。还有你的方言,还有山村里不多几个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了小满

23日去重庆。参加《红岩》杂志组织的“中国文存·全国散文家笔会”。晚与黑陶、玄武、范晓波、王族、杨献平、吴佳俊、沈念、宋晓杰喝酒。与王族、沈念、玄武是初见。与黑陶、晓波是第二次见。与佳俊、献平是又一次见。24日上午是2015年度《红岩》杂志奖的颁奖会,罗伟章获长篇大奖。又见伟章。会前遇见主编刘阳。会上见庞培、塞壬、格致、彭荆风、李钢、欧阳斌、马叙、蒋蓝、聂作平、朱强、朱日亮、丁晨、阿薇木依萝等。下午研讨会,见耿立。晚与佳俊、献平、耿立、沈念、朱强喝茶。25日看大足石刻,与黑陶有谈。见庞培兄也喜欢单操。宝顶山石刻辉煌灿烂。26日回。得李倩倩微信,《白马人之书》选题正式通过,交由《飞地》责编夏显夫编辑,她抽选了几万字《花城》杂志“中国叙事”栏目备用。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脚印开花

  出门。南坪(九寨沟)二日,松潘五日。像迭部、卓尼一样,它们都是地球上的好地方。终于去了南坪的罗依寨,几乎可以和扎尕那媲美了。结识白林兄后,常常过九寨去,自己快变成半个南坪人了。又去了安乐,看了他经常向我提起的杨守备的老宅和碉楼,录下了老宅两扇清代老门开关的声音,还见到末代守备的儿子。松潘五日是参加“‘四川名家看四川’之讲述松潘故事”。2007年五一在松潘住过一夜,记忆犹存。回来写过一篇稚文《松潘》,收录在散文集《灵山札记》中。那次松潘之行,印象深刻的是五月的苹果花、梨花和南门瓮城。这一次,算是熟悉松潘了。第一天没随活动去涪江源的小河乡(它跟平武相邻),跟白林去了小姓沟——1860年番变起事的地方。第二天随活动去了牟尼沟扎嘎瀑布,下午爬城墙看非遗展示。小姓沟羌族多声部是最有名的。在城南瓮城的羌族多声部展演中,又见到头天在小姓沟带我们去平安寨和龙头寺的黑加塔。扎嘎瀑布的扎嘎就是扎尕那的“扎尕”,石头山的意思。晚上在城南我2007年吃饭的那一家农家乐吃铜火锅(上次也吃的铜火锅),又看见那棵花红树,正开花。周四去岷江源,属于水晶乡的含盼村,差不多也是弓杠岭。在岷江的第一股水里洗了手。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夏

昨天立夏。

写完《火溪·1992年夏》。33000字,是个中篇的容量。与《飞地》系列有别,是个好读小说。特别适合拍电影。写的时候,我就感觉是在写电影。小烨看了微信,叫写起第一时间给她。刚刚发她邮箱了。

这是一个假人真地名的小说。典型的本土背景。人事虚构,地理取真。自然,把火溪写成红颜色的溪河是虚构。时代背景淡化,但铁屑还在、铁锈味还在。内在的象征贯穿全剧。

五月不写了。

枣上月28号回。她争取了很久,我们才同意回。因为要去泰国外派一年,春节不能回家。她用钱没说的,我这两月的工资全打给她了。但钱没事,我几乎不用。因为外派,她的毕业答辩提前到4月26日完成。我没去过泰国,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个国家不错,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特别是普吉岛,很漂亮的。能争取到这样的机会,应该珍惜。枣回家没呆几天,4号又走了。孩子大了,由她去。但有一点,工作之后得独立——经济独立。

最近每天早起都写小说,早饭后才出门散步。五一三天假,三个早上都有写。虽写的时间不长、字数不多大,但也很好。四月初去了趟绵阳、安县;中旬羌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红岩》2016年3期目录

  清明过后,春雨下成淫雨了,下午天光里的那种暗是深的铅灰色。写完《自言自语》,又写完《挑水路》。小说《火溪·1992年夏》也写到近9000字。不敢动笔,动笔又觉得笔尚可用。发了一些小东西、旧东西,一半是为稻粱谋。《红岩》第3期《脚印开花》是首发,虽也是记行,但不一般。最近书读得少,眼睛春花。看了侯孝贤的电影,《城市悲情》、《第36个故事》、《恋恋红尘》、《最好的时光》……有的是重看。写小说可以学点他。那种慢,那种时光流逝和静止的感觉,那种很白的叙述,那种市声喧嚣的背景……侯孝贤的境界,就是貌似日常化的存在,自然不是日常的原生态,亦可是无境界。

  欧冠进入四分之一决赛,看看欧冠吧。

 

《红岩》20163期目录

 {中国文存}专号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为文学符号的土司

作为文学符号的土司

——白马土司谈话录

 

 

时间:2015年12月9日

地点:四川九寨沟九寨人家

谈话人:阿贝尔、白林

天气:阴

 

白马人是居住在岷山东麓罕为人知的一个部族,现存一万五千余人。1950年民族识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城》2016年第2期目录

中篇小说

东山宴 孙颖

无妄之灾——中锋王大保系列之四 肖建国

冈则吾结的血 海桀

掘地 张弛

 

短篇小说

灰鲸 须一瓜

绝对星等 朱辉

他的怀仁堂 谢络绎

失语年 林渊液

回旋 周李立

 

诗歌

于坚新诗 于坚

石笑记——石头的哀歌 上官南华

 

家族记忆

亨爷略记 刘平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审美经验的重新梳理和多样开掘

审美经验的重新梳理和多样开掘

——2015年中篇小说创作述评

 

王 迅

对2015年中篇小说做出精准翔实的描述,并给出总揽性质的宏观评析,恐怕是件困难的事。或许,正是这种难以概述的多元化创作态势,潜伏着中篇小说创作的某种生机,尽管这种迹象还不那么明显,但在审美形态多元化的意义上见证了中篇文体的健康生长。说实话,与往年相比,2015年中篇小说创作并无惊人的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4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好有春雨

  一冬都干。立春后也干。地干得起灰,树干得掉皮,草干死了……读舒尔茨,转而读他通信中提到的贡布罗维奇。舒尔茨略胜一筹。我只有贡布罗维奇的《巴卡卡伊大街》,《着魔》、《色》和《横渡大西洋》都在路上。读舒尔茨的《鳄鱼街》启发了我写一本童年记忆的书,写长桂长河湾的,主要是写父亲以及父亲上面的两个爷爷,包括外婆。它将是我的第六本或第七本书。枣回家呆了四十天返校了,这学期毕业。2号我们送她到成都,顺便看了赵懿。她在成都玩了两天5号才过厦门。这个世界——中国,有时候你搞不懂,舆论你搞不懂,他们究竟在搞什么、要搞什么你搞不懂,头几天还在批任志强,大有山雨欲来的架势,好像“新文革”的号角已经吹响,这几天又哑到了,不批任了,还说“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大有肯定任的意思……国家该何去何从,路是明摆起的。通罗马的路摆起不走,要往死胡同钻,要往鸡窝鸦巢钻,那是短视和坏心眼……搞不懂就不搞、不想、不睬,做个自然人——连隐士都不做。天干没有别意,就是有人为因素,也只是大自然的一个循环。大自然有必然性,但落到人类头上就是偶然性。我1号先下去,去绵阳参加文代会。上一届我都没去开了。官会是什么都清楚,对于我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一夜

这一夜——别以为

有人失眠

或者捡到了爱情

也不是恐惧

也不是跌了河,漂在密度

和冰点被改变的水域

也不是做梦

遇见了一个不可能遇见的人

 

这一夜,我遇见了一个

改大刀锯的人

他通宵地改大刀锯

我成了块木板

他戴一顶鸭舌帽

他的锯子好久都没挫了

钝得

把我的肉都撕裂了

流了一床的血

 

2016年3月2日写于长虹大酒店614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年

童年之后,年就是根锯条,过年就是光着脚踩锯齿,见血就乐,一疼就醉。

初二之后,戒酒了。

初八,父亲十四年忌日,改定长文《血脉的皱褶》,给《红岩》。

初四有太阳,拉赵灿爬北山。

初五回老家。与母亲坐。金犬娃初三跳楼死了,四十八岁。我小时看驴子的伙伴。他平时在天津、北京打工,挣到钱刚修了楼房。腊月十几里回去见过一面,他赶场回来提着笼酒,我还叫他少喝点酒。

年前只跟刘强通过电话。

年前腊月二十四五,去了趟绵阳。见到雨田、羌人六、杨晓芸、言子。凌晨与羌人六、马青虹去吃烧烤,那啤酒冰的,一身都在抖。次日中午吃饭,见一旧友给他们常务副部长敬酒,卑微到家的姿态让我想哭。其实,他身上有很多地方文人的影子,亦有我的影子。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1月21日

枣今天回。一早的飞机已到成都。她暑期没有回来,我们也没有过去。她已经习惯了远离我们的生活,我们也习惯了只在声音信息里与她亲近。刚刚买菜回来,买了白菜、红薯、萝卜、花生、大枣,也不知道为她煮点什么。三天前寄钱给她买了苹果6s,她给我发了个福利——她在唱吧的视频。我转我微信圈了,听听她唱歌吧。

 

长篇《飞地》选题过了,就等夏天拿书了。因佳骏那里黄了,《白马人之书》也给花城出版社了,孙虹和朱燕玲读后都眼睛发热了,打电话给我,决定报选题。2016年夏天我将收获两本新书。就是这么慢的出书速度,我还是觉得快了,至此五本书,还没有特别满意的。下一本吧,写白马土司与松潘庚申番变的。多说一句,遇到《花城》,准确地说是遇到朱燕玲,继而遇到孙虹,是我写作修得的福分,她们给予我的并不成熟与突出的写作的肯定,是生活在世俗世界中的我需要的,虽然不涉及灵魂,但影响到了灵魂。从杂志到出版社,让我更加明白我的写作是属于南方的,人也属于南方。

 

又买了书。

布鲁诺•舒尔茨的《肉桂色铺子》。上次买了,没货,这次有了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4页/15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无祈

2017-06-22

石林幽谷

2017-06-20

萧艾的梅园

2017-06-18

意彷徨1

2017-06-17

龙赐子心

2017-06-13

一念之柔

2017-06-12

黑梅

2017-06-09

敬一兵2017

2017-06-09

sweetswing

2017-05-26

一心先生

2017-05-21

背对着浮华

2017-05-21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