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2
  • 总访问量:3075710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吴福清词no

2017-12-15

若芊我芊n

2017-12-15

冰释234白

2017-12-15

小奋青滤pe

2017-12-14

歌尔德蒙

2017-12-11

李汀

2017-12-11

万橡树

2017-12-07

一念之柔

2017-12-04

黑梅

2017-12-0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闰月

了了的事:

  一篇散文,《大楼里的办公室》,12000字;

  答应黎晗,给杜衡发在这期(或下期)《福建文学》的一组散文写的简评;

  给黑陶、钱红丽、浓玛、旁白的报纸的《白马人之书》自序《从看琥珀到砸琥珀》,均已刊载。

  8月8日,某人在甘肃岷县发生的行车事故,10000元保证金只剩4400元了,保险公司不可能全报销。感谢岷县的包容冰包兄,让他跑趟子了,要不是有他还不知道我要跑几趟——交警队通知过去的那一周,就连续停了三天的电。感谢许实,介绍包兄给我,让我没有再去找习习。

 

未了的事:

  方磊新散文集的序——这周必须完成。

  答应习习的一个书评——哪位给我写篇书评(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时光的伙伴读《老屋》

  【旧记】 2016-9-3 12:07  来自三星android智能手机

 

  读完了阿贝尔的《老屋》。之后,读散文《向着黄金沉沦》。之后,又读《一个村庄的疼痛》。

  我记性还好。《老屋》中父亲住院的章节确实作了改动,跟第一次读不一样了,感觉不一样了。重读《一个村庄的疼痛》是为证明我的记性。我疑心第一次读时的感觉是不是在《疼痛》里。不是。是《老屋》修改了。在证明我记忆能力的同时,也证明了阿贝尔文字的力量。一次读过,病房中惨淡的氛围,明明灭灭的烟头,小心翼翼洗手的动作,都被有力地植入了我的脑海。也许几个字,也许几个词,或是几句话。修改过后,这些看不到了,使得这一段趋于表层的平和,不再那样激烈。

  《向着黄金沉沦》是第一次读。因为《老屋》中提到,也因为“论坛”里有人说喜欢它“有个人发现的东西”,“并长于叙述中的控制和节制”,让我把它翻出来。除了个人发现之外,我觉得似乎有些抽象,节奏上有些急促。我还是喜欢《老屋》、《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湿

  盼着3本新书上架,真上架了,不是盼时的感觉。这地球上,这人生,盼望是美好的,但盼望到了却只有失落和木木。照说,一下上架3本书,应该高兴一阵子、喝几台才对得起自己……

  从西北回来,就是收书、寄书,跑快递,有买有送,开始的各一百本已经光光,又各进了100本。送是非送不可,书里用了别个照片的,做田间调查、采访给别人添麻烦的,或者书里抄(引用)别个文字的,不给别人稿费,送两本样书以示感谢。还有就是个别老哥们儿、铁哥们儿,一直关心、关注我写作的。当然,也还有没送到手的……这年月,送书,谁还读书?谁还读你的书?老哥们儿雪峰讲过一个笑话——也是件真事:当年他的诗集《锦书》出来,带几本到单位送同事;次日上班,有得到书的同事找到他,怪他送书送拐了,晚上打麻将把钱输了。“你送的啥子书哦?锦书——紧输……”同事笑问。这不只是个笑话吧?有它的引申意思。书还是去到读书人的手里好,书被尊重了、被爱了,写书的人才能被尊重、被爱。古人有“书非借不能读也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马人之书》自序

从看琥珀到砸琥珀

——《白马人之书》自序

 

从甘南到陇南,从平武到九寨沟,白马人生存圈的外围的确有与世隔绝的地理与文化隔层。岷山最北的迭山,秦岭与岷山交界的高楼山,岷江与白龙江的分水岭羊膊岭、弓杠岭,岷江与涪江的分水岭雪栏山……构成了这个隔层的地理部分;沿涪江、白龙江而上及沿陇南、陕西南而下的汉文化,沿甘南草原、阿坝草原东渐的吐蕃文化,连同驻守在岷江、湔江、清漪江流域的羌族文化,构成了这个隔层的人文部分。

在卫星地图上看,这颗琥珀有着一颗心的形状。心的上边线是白水河,左侧线是九寨沟、王朗、黄羊河,右侧线是夺补河、唐家河,心尖是平武县城——过去白马人的安老寨。

不用想象,走走,便可亲眼看见这颗琥珀的颜色。甘南东南缘、陇南南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次自驾旅行

  10日下午回家,旅行结束。我已是一个自驾翻过当金山、穿过柴达木盆地的人。而从敦煌,经柴达木盆地至德令哈,过茶卡盐湖、青海湖的315国道被誉为国内最美自驾线路。

 

  7月28日:平武-绵阳-汉中。在汉中遇暴雨,城变海。自驾路段——剑门关-汉中,222公里。

  7月29日:汉中-太白-宝鸡-天水。去龙门峡栈道。到天水酒店没订上,有过短暂狼狈,换大床房入住。自驾路段——汉中-宝鸡,211公里。

  7月30日:天水-兰州。上午去麦积山。请陆承订酒店。未见陆承。到达太晚,次日离开得早,未与习习联系。自驾路段——定西-兰州,110公里。

  7月31日:兰州-武威-张掖。早晨去黄河铁桥。去武威文院,周一,博物馆闭馆,未能见上西夏碑。自驾路段——兰州-武威,280公里。

  8月1日:张掖一日。去丹霞、黑水国遗址、大佛寺。

  8月2日:张掖-高台-嘉峪关。去高台骆驼城。见许实夫妇,午饭请羊肉泡馍。傍晚去嘉峪关关楼、悬壁长城。未找到万里长城第一墩,但找到了第二墩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写的后记:《白马人之书》

  主题散文集《白马人之书》已经上架,亚马逊、京东、当当等开售。需要签名本的和友情支持我的,请私信我(没有加我微信的,请加我微信号:714642727),价格在原价上加10元快递费;也可去《向度》微店购买。如需购买花城出版社本月上架的新锐长篇小说《飞地》和四川人民出版社上架的散文集《隔了河的会见》,月内即可发货。谢谢侬!

补写的后记:《白马人之书》 

 

  《白马人之书》能够和长篇小说《飞地》一并由花城社推出,中间有种偶然和巧合。《飞地》的选题已过,《白马人之书》的稿子还在南京的一家出版社;如果这家出版社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写的后记:《飞地》

 新锐长篇小说《飞地》已经上架,亚马逊、京东开售。需要签名本的和友情支持我的,请私信我(没有加我微信的,请加我微信号:714642727),价格在原价上加10元快递费;也可去《向度》微店购买。如需购买花城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近期上架的散文集《白马人之书》和《隔了河的会见》,本月底可以发货。谢谢侬! 

补写的后记:《飞地》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写的后记:《隔了河的会见》

 《隔了河的会见》已经上架,亚马逊、京东开售。需要签名本的和友情支持我的请私信我(没有加我微信的,请加我微信号:714642727),价格在原价上加10元快递费;也可去《向度》微店购买。如需购买花城出版社近期上架的长篇小说《飞地》和散文集《白马人之书》,稍晚在本月底最迟下月上旬可以发货。谢谢你!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书预告 下月上架

长篇小说 飞地

新书预告 下月上架

 

 

散文集 白马人之书

 

 

新书预告 下月上架

 

 

随笔集 隔了河的会见

分类:日志 | 评论:6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安之安

  安静下来,绝望也是幻觉。我猜测它必定是受一种什么东西掌控,比如大麻和道德。所有的忍受都是因为无法化解,而无法化解又只因你是个凡夫俗子,狭窄而超脱不了。

  半夜睡醒,脑壳里冒出一句话:我的家庭配不上我,我的家族配不上我,我的国家配不上我。早晨散步回来,脑壳里又冒出一句:我自己的某个或某些“我”也配不上我——这个,年轻时就发现,这一二十年有所忽略(遮蔽或压抑),最近两年又被我正视到。人上了年龄,表现出的很多东西跟年轻时越来越不一样,好像根本不是你的自己,而是从别处突然沾上或潜入你身体的。如果理性一点,你会想到它是一些早期不起眼的种子,等你身体滋生出腐土,它便开始发芽、生长。它往往是你排斥的东西,却又是血脉的东西,你最终很难排斥掉。

  每年都会有这样一两段,不是“低潮”一词可以对应的,甚至连痛苦、绝望和奔溃也不可解释。不能说就到了死,但死已经很近了,各种各样的形状、颜色,像高原上的海子,边缘的草甸和灌木看得清清楚楚,气味也闻到了。不清楚它是一个结束还是一扇门,希望是结束,是一扇门的话,穿过门就还有痛不欲生。年轻时走泥路,泥巴沾在鞋上举步维艰,还不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样版

  最近感冒,自己很难静下来面对自己。其实,感冒只是个托词,没感冒时也很难面对自己。这或许就是,老来的昏聩。自我不再明晰,内心变得浅而模糊,想得最多的是活着,照顾自己最多的亦是活着,较长一段时间会感觉跋涉在泥泞里。无所不在的焦虑来自哪里?隐秘的欲望又发端于何处?有时我把它归于一种器质性疾病,就像人们常常谈论的抑郁症。最终的结论是,你不是独自的你,特别是到了人生的下篇,你跟很多人事相连,明显的、隐秘的人事,血脉的、情感的、记忆的……像树根草根,不只是纠缠,更多的是与你衔接,(用现代的词汇讲)用信息干扰你。

  很多时候,我们是在一种不适应的状态看见自己的——看见自己不会为人处世,不会待人接物,不会跟人笑或者对人说句礼貌性的话,最可怕的(也是最自卑的)不会对人做一个正常表情;看见自己的样子是内收的、战战兢兢的。一颗沙子不溶于大米,但沙子始终是自信的,不因落入大米而自惭形秽,直到被人拈走;一颗黄金就更是,它不管落入大米或者珍珠群,都永远是金光闪闪的,以一种色质体现自我存在的状态……但我确又不是一粒鼠屎,只有一粒鼠屎落入大米或珍珠群才是肮脏猥琐的。我怀疑自己内心的某个角落

分类:日志 | 评论:6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鹿原

  读完赵瑜的《小念头:恋爱中的沈从文》有一些日子了,想写一些话,却迟迟动不了笔。谈沈从文,我有兴趣,这个人本真、性情、不完美,老了身体里也住这个孩童,他的不完美恰让他一生更是个人。他对张兆和的恋爱轰轰烈烈,但仅此一次,算不上伟大,不过是压抑久了所致。轰轰烈烈的爱情多发生在那些犟脾气的人身上,顽固,一棵树上吊死,黄克功一枪毙了刘茜也属此类。沈死缠烂追张兆和也是种心气,就爱,不服输,是否有潜在的功利的考量也不得知。那时,沈的圈子已经了不得,与胡校长、志摩、达夫都是朋友了,才高八斗也给了他勇气、底气。沈与张兆和的恋爱,说白了就是攻坚,把一座山头攻下来,攻下来之后就结合了,谈不上对等的相互爱慕的恋爱,更无萨特与波伏娃恋爱的那种哲学与社会学的考量。想必今日沈迷也都清楚这段旧事,无他,所有的戏份都在沈从文这双绣花手上。沈会使笔,追时会使,追到手了更会使,《湘西书简》就是巧手会心迹。

  赵书沿袭了《小意思:恋爱中的鲁迅》的风格,以“通俗”为特色,像个老裁缝一样裁取资料,舍得扔,而捡起的都是流行口味的面料与样式。因为是记述,几乎不作分析,不作深层次的探索,以至于卖水果的也能读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州文艺实力榜之《血脉的褶皱》

 

血脉的褶皱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我们自己——个体的自己。我们喜欢这种状态,认同个体价值,并尽量发挥个体价值。这里说的是自觉的“我们”——独立、有人文意识,不包括没有人文意识、只有生存没有生活的大多数人。然而,自我意识太强了,加之敏感,会滋生虚无感。虚无才是世界的本质,像大海,而我们个体不过是几个出水的岛礁。对虚无的意识是人的天赋,也是知识的告知。天赋表现在一种直觉,它是生命对自身的窥探;而知识告诉我们世界的局限与无限。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往往以探究自身的血源来对付虚无。从一片叶子开始,探究一棵树,描画一棵树,寻觅自身与这棵树的来龙去脉。这棵树开始是具体的,三代之内,根根底底清清楚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顶与中查

28日,去九寨。这次到的云顶和中查。第一次自己开车。

云顶在保华山顶,有高尔夫球场。中查在九寨沟沟口上面的漳扎,与九寨沟同方位。云顶开发了,有种高海拔的国际范儿。中查没开发,还是原始藏寨,只是古寨高山移民搬迁了,留下一个空寨——像白马路的上壳子和下壳子。

白林在云顶搞端午诗朗诵,午饭安排在上面。朱总是她的学生,长相、穿戴打扮都有一点西部牛仔的味道。因为紫外线的缘故,面色略显黑红,倒是很健美,很像是藏人。但她不是藏族,是汉族。从白林的介绍得知,她的准确身份是国资方代表。之前做过黑水县的宣传部部长。朱总的样子、气质让我找到了即将开工的长篇中的女洋人的原型。

在云顶的三个小时,我有两个创意。第一是席间出口的广告词:峨眉有金顶,九寨有云顶。二是出去转的时候提议我们十几个人在草坪上摆拍一个“云”字——结果折腾了半个小时。

去中查的时候细雨迷雾,又是一种味道,只是能见度差了点。前不久,读到白林转的阿来的应景文字《留住中查》。但吸引我去的不是阿来的这篇文字,而是白林随后转的一组照片。客观地说,景子不及扎尕那,但要比白马路的任何一个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等待,或永无止境

  知道有结果,且是好的结果,等待便开始了。而永无止境的是你的心,是你在时间中的状态——时间从两个渠道驾驭你的心,就像一条河驾驭一艘驳船。水是第一要素,自身的“要”是一个要素。等待是你行至缓水区的状态,而永无止境则是行至激流滩涂。

 

  完成《嘉陵江是一棵树》。也是完成很早的一个梦想。想象与实际的差距会产生落差,这落差不是梦醒后的惆怅,而是现实世界对与生俱来的诗意的纠正。

 

  上周三(17日)下成都,去了都江堰的向峨乡。住如是庵街上的致远酒店。向峨乡在都江堰的东北方位,龙门山与川西平原的过渡带上,属于山地与丘陵地区。5.12地震中向峨中学死亡学生三百多人。我去向峨与地震无关。我是去看风景的。因为离成都近便,一个不大的乡境内做了不少项目。一伙写东西的人坐车过去,听了看了,吃了走了。这样的交流,又比坐在会议室听讲话好。大地总是美的,尤其五月,植被这么好,生机遮蔽了死亡,看不见任何的坏东西。

  原计划第三天回,因为周末,枣愿意给我们机会,便多呆了一天。头天从向峨回来,蒋骥、杨虎一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6页/15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