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8
  • 总访问量:3104410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38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石林幽谷

2019-10-14

胡志帮2018

2019-10-12

徐以斌

2019-10-01

黑梅

2019-09-19

闲人妄语

2019-09-16

歌尔德蒙

2019-09-13

李汀

2019-09-11

苦艾文艺

2019-09-09

忆遥遥

2019-08-19

忆遥遥

2019-08-19

杨四海

2019-08-1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三笔

  编写一本当地书,钻在故纸堆里躬身潜行,有种城墙砖瓦压身的窒息感。因为躬身,视线离历史脉络近了,看见了过去轮廓里的细节。那是一些超出文字的时间的重现,背景不变。这个地方,从有建制至今正好2220年。

 

  读完《弗吉尼亚·伍尔夫传》(上下),一改之前对她想当然式的印象。她的确是美女作家,且是那种病怏怏的美女作家,病怏怏的不只是身体的病,更有精神的病。这病属于遗传,也是一种天赋,因为这病她才成为了文学史上的伍尔夫。说她是西方女权主义的前身,就因为她主张女作家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她有自己的房间、书籍、男人和思想,自由和美是她的信仰。说她嫁给伦纳德,不如说伦纳德嫁给她。伦纳德找她就为成全她,成全一个超凡脱俗的伍尔夫。伦纳德做到了,估计也只有伦纳德能做到。

  弗吉尼亚不像卡夫卡那样以作品带给我震惊与启发,她是以真实的人生带给我安慰。所谓真实的人生,就是生死之间的点点滴滴,就像一条河的流淌与遭遇,真实不回避,不管是精神的缺陷还是肉体的痼疾,动物与神仙所具有的的一切。还有再好的视力的局限——迷惘。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诗世界》2019年8期目录

纵贯线

 

于   坚  / 塌方之地

 

于   坚 / 以文为生(随笔)

 

 

 

 

 

大雁阵

 

 诗歌

 

朱永富 / 图记(组诗)

 

周   簌 / 明天我们要种植什么(组诗)

 

程向阳 / 喜欢的事物都在发光(组诗)

 

离   开 / 雪没那么快就到来(组诗)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朗

  又去王朗。陪花城前主编田瑛。13日,陈霁开车带他上来,中午在山里风味见到。下午上白马,住白马部落。次日早起,读田瑛兄的《大太阳》。

  14日进王朗。在大草坪转了一圈。上个月拍过的花都开过了。倒转去又去了大窝凼。我有十几年没到过这儿了。

  在大草坪,我和田瑛有一段独处的时间,我们聊到文学。谈话与感触我有文字另记。

  晚上回平武,陪田老板吃了顿宣传部的“工作餐”,感觉不如找个小巷吃碗牛肉面。

  15日上午看过报恩寺,田瑛便回绵阳了。陈霁去发车时,我们在报停的阴影里小憩了一小会儿——田瑛抽了支烟。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琐事记

  活着。似在非在的一些状态。时间的刷子一直在身上涂涂料,慢慢被隔绝、被覆盖,最明显的表现便是“看不见”、“没感觉”。

  7月,买了《弗吉尼亚·伍尔夫传》读。7月末8月初在绵阳、成都读完上册。记得读完最后一页时是在温江,同时还读出了可能会写的一个小说,并作了笔记。关于弗吉尼亚,过去多是想当然,只觉得她是一位“高贵”的天才型作家;现在读了传记,窥见了她日常的生活细节,原来她是一位精神型的作家。她的敏感的天分由不得她,她是上帝表达自我缺陷随手逮住的一个替身。她无法不忠于上帝。

  写作停顿,每天写工作文字。不拒绝,它便是你与世俗世界的一个衔接物。由《大耳边》删改的散文《我在美丽而忧伤松潘》得了《散文诗世界》与松潘政府征文银奖,并在《散文诗世界》第8期发表。这个散文5月份给过张鸿,告之她这一情况。《青海湖》发《塞外随笔》五则,郭建强转给的,7月转7月发,历史最快。

  7月30日到绵阳,为枣儿外公到中心医院检查冠状动脉。当日住院。医院是一个活体,有着最复杂的内部,门诊是指挥系统,机器组成的彩超室、X光检查室、CT室等是甄别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日

  写平武的小书前期工作完成,100个目录也列出。2020年4月前完成,月均要写15-20篇。连续几日被埋在当地的人文地理的大杂烩里,有窒息感。

  断断续续读伍尔夫《一间自己的房间》,貌似想从故纸堆里伸出嘴来透气。在亚马逊下单《死水微澜》、《成都是一座古城》、《伍尔夫传》、《布鲁诺舒尔茨小说全集》,也是一种透气的方式。

  《美术老师》构思中。想象它是一个有趣\有意思的小说。

  小虎一家三口从深圳进山来。16号先是飞的成都,在成都玩了3日。19日到绵阳,我头天恰好在绵阳办事,便等着接到他们。2011年8月在广州第一次见面,他,黄礼孩、温志峰、世宾。听说我在广州,他专门从深圳开车过来。2013年秋天我到深圳,有过第二次见面。平武在大山里,路途遥远而不安全,我一般不邀请外面的朋友进来,特别是雨季。20日我带他们去了王朗。昨天去了高村王琴老家,下午在一家叫“花间伴山”的高端民宿喝茶。小虎是一个特瘦、讲话特别慢的人,他还有只吃海鱼、从不吃淡水鱼的“坏习惯”。他孩子读高二,有一个让人费解的“大名”——“重(zhong)元”,长得跟李小龙很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卓尔不群

  前几天写过一段话。站在夺补河的角度写夺补河的,被网管隐藏了——还好,没直接删掉。

  有一天想去松潘,走到叶塘说前面塌方路断了,就折返了。就喜欢往深山老林和草原走了。下周本来有机会去若尔盖,去不了了。白林原打算去,也决定不去了。10日下午一辆九寨沟的班车在松潘岷江乡被巨石砸中,死了8个人。

  周四去绵阳,住了一宿,与两个刘勇喝酒。喝酒不重要,重要的是见到“羌人七”——他1岁又5个月了,不认人,让我们抱,特别能抓饭,我们没喝完两杯他就把一盘米饭抓完了,抹得满脸都是。能吃牛肉干。他就坐我旁边,我拍了一张照对他说:“再过二十几年,我给你媳妇儿看。”上次见他还不满一岁,正月初几里,我们从花荄过来,在西山公园。

  最近钻进平武的故纸堆,眼睛都看瞎了。平武的历史相较于雪山西边和北边算是早熟,但一直夹生,有时熟占上风,生的部分按兵不动,有时熟的部分反生,生的部分就占了上风。夹生不好办,有种子的力量。其实松潘也早熟,但它夹生得厉害,它的生有从西边源源不断过来的各类游牧民族补充。平武多是从东边、东北边进来的熟的势力。梳理一个地方的人文史多少有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部》2019年第4期目录

我和我的祖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004/郑德宏:我的祖国(诗歌)

 007/堆雪:祖国献辞(组诗)

 011/梁弓:白马湖的春天(小说)

 

 《西部》2019年第4期目录

 

 特别推荐·“90后”小说

 

022/隆莺舞:五个玩尺者

 029/田兴家:黄昏里的忧伤

 036/庞羽:年轻人的好运气

 043/杨斐:游戏里的讲述

&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舍《流水与月亮》

福格斯《布鲁斯在阿坝》

威尔逊《中国园林之母》(重读)

伊莎贝拉伯德《伊莎贝拉在阿坝》(重读)

萨拉马戈《石筏》。

 

预感我会陷入横断山脉东段,即“藏彝走廊”偏藏地带。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尔康

  马尔康回来快十天了。写完《马尔康记》。马尔康是一个有感觉的、自然与人文美学品质极高的地方。别的不说,还想去一次茶堡河。马尔康的人都特别好,老朋友文琴、素筠、晓梅主编、家琴,新认识的巴桑主席。巴桑主席给我的印象是梭磨河谷或阿坝高原有点失水的花,略显萎蔫,但质地和气味都保存完好。翻过查真梁子,进入梭磨河谷,我便感觉唤醒了我内心的某些东西。第二天走脚木足河,唤醒的更多。第一次到卓克基和松岗土司官寨,觉得很美。马尔康送我的《布鲁斯在阿坝》一书很及时。

  10日住九寨沟,接白林。见李春蓉和赵永强。11日早出发,9点半在川主寺接到泽让闼。午后一点在瓦切吃鱼。两点翻查真梁子遇雨。三点过刷经寺进入梭磨河峡谷。四点半抵马尔康。12日去草登乡,第一次走脚木足河谷,过脚木足乡。13日上午参观卓克基土司官寨,下午参加杨素筠新书《原乡人》研讨会,晚饭在松岗土司官寨吃的,饭前走了“松岗天街”,饭后看了月亮。14日离开马尔康,过鹧鸪山隧道进入杂谷脑河谷,再进入岷江河谷。在理县吃午饭,在汶川买车厘子,五点把白林送达郫都区,六点在火车东站接到赵老师。七点和枣、赵懿坐在火锅店开始吃火锅。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樱桃

  老家的白樱桃五一前后吃。已是记忆。现在正吃车厘子——cherry的音译。

  《亲爱的白樱桃》定稿。33000字。拟为童年题材的最后一个小说。自然会收入先前编辑的童年主题的小说集,且用作书名。写上半段时读的是舒尔茨——重读,写下半段时读的是爱丽丝·门罗。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被待见的孩子》及创作谈

 

不被待见的孩子

 

安徽看完坝坝电影往回走,脑壳里除了一张四四方方的银幕什么都没有。真是四四方方的,四个角绷得很正,好像脑壳里没有足够的空间把银幕绷成个矩形。银幕还算白,没有雨淋过的痕迹,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磨子坪(节录)

  N年前,我去过一次磨子坪,但没有走拢,半途就返回了,甚至没有走到可以眺望磨子坪的地方。那次,占口村正在打路,我们开的柴油车无法通过,只好弃车步行。步行走小路,又把路走错了,钻进了漆树林。等从漆树林绕回盘山路,已经耗掉了两个小时,同时耗掉的还有我们的体力。我们到达当地人称作炸药库的地方已是午后两点,几个人坐在被头年的洪水冲出的乱石滩吃过干粮后,懒心淡肠地走上了唯独的一条通向朝磨子坪的岩路。这是一条废弃的矿山路,很多地方都是在八九十度的崖壁上开凿出来的,回头线的坡度更大,路上到处是塌方,有的路段路基崩塌,道路只剩下窄窄一绺,脚下是万丈深渊,路面全是砾石,很多砾石就是四驱动的越野车也无法逾越。那年年初,我心脏出过一点情况,对海拔格外敏感,误入漆树林的时候便感觉不适,现在海拔上升到两千米,每走一步都显得很紧张。磨子坪就在头上,抬头却取法看见,步行还得两个小时。同行的代华和继永被杜鹃花感召,走出前面的回头线看不见了,其余的人虽还在踩蚂蚁似的往前走,但于心里已经放弃。我或许是第一个放弃的人——不是要放弃杜鹃花或磨子坪,而是要放弃一种心理暗示、一种对高反的恐惧。  

&nb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电影《何以为家》观后与枣的通信

枣:

  昨天没来得及与你谈谈电影《何以为家》的观后感。谢谢你给我们买票,让我们在自己家门口的电影院看了第一场电影——搬来四年半了!

  我不知道电影的英文名或阿拉伯文名字是什么,是否翻译成“何以为家”是最好的。就我个人观后的感觉,这个名字未必就是最好的,觉得它太中文了、太中国了,似乎有一种脱离了电影的引申含义。

  何以为家?汉字“家”阐释得很清楚,有房有猪即为家。当然先得有人,所以古时“家”多写作“傢”。当然,这是中国人理解和拥有的“家”,准确地说是中国人的先祖理解和拥有的“家”。英语的家为“home”、“family”和“house”,或许“family”最接近“家”的本意。说得通俗一点,家就是一个人出生、成长、爱与被爱的地方,当然也是要承担责任与义务的地方。一个人的一生不只有一个家,通常会是分离式的有至少两个家:一个是出生、成长的家——老家,一个是自己成年后组建的小家。家的意义犹如鸟巢,但因为人类的复杂性家要比鸟巢复杂得多。

  回到电影。首先我们应该明白,这是一部非虚构式的的电影,即写实、纪实的电影。我说是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绿绒蒿

  1日。阴雨。走平(武)松(潘)路上水晶,至王家湾过涪江,经挂花树,在土城吃午饭。后过独木桥去杨柳坝。未能入山。回程到麻柳炮转了一圈。第三次到杨柳坝,第一次停车去村委会转悠,拍到三张满意的照片,我在朋友圈称作“人文景观”。回程走的土城-大桥=旧堡-平武。晚上,刘强去九寨沟路过,正华和我等到见了一面。

  2日。晴好。走平(武)青(川)路,过青溪到青川。在前不久与正华吃午饭的那家农家乐吃午饭。转嘴子到乔庄那段路太绕了,把我脑壳都转昏了——第四次吧。吃饭时恰巧接到白林电话,喊去九寨沟,于是就去了,原想住昭化或碧口。上次是顺白龙江(白水河)而下,这次是逆流而上。白龙江还是若尔盖、迭部和舟曲境内的好看。在白水河与白龙江交汇处停留,拍到的景象与想象中的相反——白龙江的水是清的,反倒来自九寨沟的白水河的水是混黄的。如今于我,白龙江只有陇南境内离开212国道一段没走过了。文县到九寨沟双河一段在建高速,路很难走。晚八点到九寨,白林、赵永强、刘强等着。晚饭后在赵永强家的客房坐了一会儿,喝青山绿水,都很疲倦。

  3日。晴好。早起。带没去过的人去安乐寨。车停在下安乐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滇池》文学2019年第5期目录

 《滇池》文学2019年第5期目录

阿贝尔作品

 

不被待见的孩子(中篇小说)/ 阿贝尔/ 005

 木座(散文)/ 阿贝尔/ 028

 写作是我对童年的最好待见(创作谈)/ 阿贝尔/ 033

 

小说家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7页/17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