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090396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5

石林幽谷

2018-11-15

李汀

2018-11-13

陌上武陵

2018-11-07

意彷徨1

2018-11-03

流丽年华昧

2018-10-31

叶小琛挪

2018-10-26

深海悬崖

2018-10-24

jfsvwn1746..

2018-10-24

qqwweeasd

2018-10-23

江少宾

2018-10-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九寨沟之书

《四川文学》第11期

 

九寨沟之书

 

2007年第三次去九寨沟,我写了散文《九寨沟》。这之前,我去到的九寨沟只限于九寨沟景区,对于景区之外的部分仅停留于“一晃而过”的印象。《九寨沟》写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记

  《四川文学》第11期发表写九寨沟《九寨沟之书》。志鹏部长布置的任务,算是及格了。 

  《鸭绿江》第11期发表《浙东四笺》。原文是五笺,发表是拿掉了一笺。

  《散文》第10期发表《书房是我的另一个身体》。

 

  10月17日终于成行去松潘。在川主寺与白林汇合。穿过丹云峡时正是红叶烂漫时。在即将成文的《大耳边》里有详细描述。午饭后拜访林波寺,可惜寺院正在打造,没能拜会到当任的林波喇嘛巴商。住古城的昂昌客栈,见泽让闼。昂昌客栈离两年前住的东来盛客栈不远。晚饭前又去了南门外的瓮城一带。18日一早出发去小姓沟的大耳边。大耳边是这次出行的目的地。我们到达镇江关时没有像上次直接进小姓沟,而是又前行了五十公里去看了叠溪海子。返程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任叔

  八十七岁,他走完了一生。说是走完,也不确切,估计后二十年都不是他主动走的。

  早先,我时不时在街上碰见他,喊他任叔,他耳朵还听得见、还答应。偶尔看见他坐在花园超市外面的椅子上,或者西街医药公司大药房门口的椅子上,我也过去挨他坐一会儿,闲扯几句。闲扯了些什么,过了我也忘了。我这样做不是我有好喜欢他,或者想从他嘴里掏点什么,我是随和,我是因为我和他儿子正华关系好。有时在河堤碰见,我也会喊他一声。后来发现他耳背了,喊他他没反应,跟他说话他也没反应,我就大声喊、大声讲话。有时他融在老人当中,有时一个人坐着,很孤独的样子。特别是大清早一个人坐在街边,就算穿戴得整齐、精神状态不错,也给人一种孤独的感觉。

  他不爱说话,但不闷,你跟他说话他会笑。我没他早年的印象,三十多年前去他家找正华耍,只记得嬢嬢,热情、贤惠,夏天没肉吃,给我们炸茄饼、土豆饼和南瓜花。他与我们同桌吃饭,我却没有一点他的记忆。他养了五个儿女,我很早就认得四个,老二和老幺是女儿。正华是老四,在儿子里排老三。跟我的父母一样,他们儿女还没都成家就分家了,他分给老二,老伴儿分给老大。他们讲契约精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篇

  第一篇梦。

  10月5日夜,准确时间应是10月6日凌晨。四五个人在一餐馆,点了一份人肉(我不知道人肉二字要不要打引号,为了说明是真的人肉,我主张不打)。我不吃,有人要吃,并且说是一个好人肉,刚刚摔死的。那份菜上桌,一块一块,是红烧肉,看不出是人肉,像猪的五花肉。别个吃得津津有味,我却不敢拿筷子去挨。“吃不出味道,你尝一筷子!”坐我旁边的人说,他的筷头上滴着沾了酱油的肉末。我不出声,本能地挪了挪身子,坐得离他远了些。我快搁碗的时候,看见磁盘里只剩一块红烧肉了,不知出于什么动机,我夹了那块肉,咬了一口,稀pa,肥肉和瘦肉的都稀pa,一点吃不出是人肉,但一想到是人肉我就吐了。

  吃这顿饭的不是我文学圈的朋友,也不是同学、同事什么的,而是我和老婆那边的家人。醒来,梦境无比清晰,嘴边还有味道,肠胃还处于呕逆状态。

 

  第二篇卡地。

  卡地是白马语,云端的寨子,我们叫上壳子。有上壳子自然有下壳子,我在《白马人之书》里写到,下壳子基本上颓废了,只剩北侧几栋废墟。

  记不清是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2018年10期目录

     《散文》2018年10期目录

 

 

04 在波来山的那一边      陈元武

 

10 流放的城     许实

 

13 底色     程耀东

 

21 泥土去哪儿了     陆春祥

 

 

 

解释与重建

 

25 光在夜晚来过     余冰如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笔

 9月29日收到某县微信,说黄县同意开我的作品研讨会。我回复说“谢谢!下一步我做个方案,十月估计来不及”。某县回复“可以,先给他们约个时间”。我回复“雨田跟你通电话没?这件事之前是雨田在策划”。说起这个活动,我开始就淡漠,现在更淡漠。去年七月,三本新书出版(《白马人之书》、《飞地》和《隔了河的会见》),雨田和我策划搞个分享,花城社燕玲也有此意,活动地点选成都、平武两处——也考虑到广州,燕玲觉得太麻烦。我和雨田做了方案,活动由花城出版社、四川省作协、平武县人民政府三家主办,由绵阳作协、巴金文学院、平武县委宣传部承办,请花城社5人、北京2人、上海1人、成都5人,预算下来要16万。雨田跟平武的书记通过电话,书记基本同意,叫市文联来一封函。九月末,雨田带着市作协的函和方案来平武见了书记,书记当时没批复,把方案和函件留了下来。两天后,雨田打电话说书记没批,方案转宣传部了。我本来对此热情就不高,遇挫搁下似乎才合我意。雨田不舍,亲自找到宣传部部长、文联主席磋商活动方案。部长告之资金短缺,叫雨田在上面想点办法;雨田找到省作协党组书记,答应出五六万,但不能是平武县政府主办,要绵阳市政府主办才对等。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琐事记

  《九寨沟之书》和《大地记》给《四川文学》,算是对新主编的支持。

  写完《多儿洋布记》,12000字。

  写《黑白河日记》的念头丛生。中篇。青春。

  新购谷崎润一郎《痴人之爱》、《阴翳礼赞》、《细雪》,村田沙耶香《人间便利店》,太宰治《惜别》。读《惜别》,如见青葱鲁迅,之前是个空白。读《痴人之爱》,会去想自己的青春,缺失香艳的肉体,却不缺饱满的欲望。

  17日一个人开车去九寨,参加李春蓉非虚构作品《血脉》研讨会。第一次一个人开这一路。中午与白林聚。晚仕江、献平从成都来,晓梅从马尔康来,志鹏部长也在。18日研讨会在“云丹桑巴”茶室举行,我第二个发言。李氏家族代表到会。晚上应李长江李总之遥去罗依。正在被打造的罗依,只能说还好。19日一早返回,仕江坐我车,带他去看了扒西家、报恩寺。一夜头痛未眠,一路昏沉,好在有仕江与我说话,安全抵达。

  感谢春蓉!感谢《血脉》!期待她的新作。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李春蓉长篇纪实作品《血脉》

探寻家族血脉的价值与意义

——读李春蓉长篇纪实作品《血脉》

 

人类是一棵大树,其纷繁复杂已经到了不可探寻的地步,种种分门别类的针对人类的学问不过是对人类自身的一些细枝末叶的触摸。家族也是一棵大树,同样纷繁复杂,但家族的大树相对于人类要有限和清晰得多,加上有家谱可查,尚可探寻。

探寻家族血脉犹如一种沿江溯源的旅行,路上的风景自不必说,重要的是可以寻觅到我们自己的来路以及一路上的地理、气候、水土、植被和人文状况。我个人的体会是可以在探寻中感受一种冲动,那是由整个家族血脉搅动起的波浪,同时也是个人对整棵树的牵动;这样的探寻充满美妙,就像我们在河流上源的无人区或者与世隔绝的异域看见神奇的风景、风情。我时常在想,如果我能够清晰地描画出我所属家族的这棵大树该有多好!我用一串串名字来描画,用一串串名字后面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2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笔的一种

  1.《邮递员》

  水晶有三个路口,一条主路去松潘,两天岔路分别去土城和黄羊,我才去的时候不晓得,傍晚都要往每一条路口走,走一两公里后,站在路边张望,张望好久再往回走。

  

  2.《灵山崩》

  一天天,我恢复了记忆。但记忆中的今生已如前世。有一点是清晰的——我还活着。宁坡喇嘛问我,老爷你还回去吗?你身体康复了,骚乱也结束了。我说活佛,我不回去了,你择日给我做归依仪式吧。宁坡喇嘛没像往日又‘’说老爷,那可不行,你是白马土司,你得回到雪山东边你的领地去,白马十八寨的人还眼巴巴地盼着你‘’,而是变得沉默不语,只顾吃他的糌粑。我喜欢看宁坡喇嘛吃糌粑的样子,斯文扫地,一反他坐在几百喇嘛面前主持法事的样子。在我看来,糊在他赤红脸颊上的青稞面和酥油把他变回了一个孩子。我也喜欢宁坡寺这个地方,它建在雪山西坡的一片松林边,天气好的时候,往东看得见雪宝顶,往西看得见若尔盖草原。

 

  3.《人与人之间》

  一个人坐在那儿,他不只是一个人坐着,他身体里装满了东西,比如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记

  9月2日去成都,住一夜,3日即返——没走高速,走105省道,经老北川并205省道。枣忙,没见。已是第四次走省道,扩大了对川西坝子的印象。路越修越好,但坝子很乱,能看见的整块平原很少,都被圈或建了房子。没在民国呆过,但很怀念民国时的川西坝子。  

  读到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书中之《春琴抄》,又下单了他的《阴翳礼赞》、《痴人之爱》和《细雪》。这段时间读昭和时期的日本小说。日本小说总的来说比较独立,与时代社会关系不大,有关系也是显得比较内在,好像不是在以一种美学的方式书写人性,而是以书写人性的方式在表现它的美学。

  完成《水润绵州》之平武部分,11000字,属工作撰稿。

  处暑已过,明日白露,渐入中秋,天气转凉,好好读书。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嘉陵江是一棵树

 

我说嘉陵江是一棵树,不是在写一句诗,而是有实际意义的考量。首先,嘉陵江的水系是一棵树,枝干齐全,枝叶并茂,甚至花朵与果实也齐全。我是先有一棵树的想象,而后才有一棵树的观念。其次,嘉陵江流域的地理是一棵树,树干巨大,树冠呈扇状,囊括了半个岷山、半个秦岭、半个龙门山,以及整个川北和大部份川中丘陵。靠西半边的树冠生长得特别好,遮天蔽日,是争抢到了好水好土好阳光的结果。再则,嘉陵江的人文历史是一棵树,从古氐羌人、古蜀人和古巴人到吐蕃,到今天的藏人、汉人,包含了一棵树所能标识的全部象征——主干、枝干、主枝与分枝、阳面与阴面、花与果实,甚至包含了树上的寄生藤、树洞、鸟巢和各类虫豸。还有,嘉陵江的美学是一棵树,气息从岷山雪峰、秦岭峡谷到龙门山涧,一路浸漫,再到川北、川中丘陵,颜色也由黛绿、翠绿、泥黄过渡到了棕黄、棕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间断日记

  深睡一觉醒来,会有种复活的感觉——有别于睡前的你。活过来,渐渐地才又和过去取得联系。很悲哀,记忆又将你变回了过去的你。

  

  8月11日,上午九点二十分。羌人六开车,我们去了义佛山顶。上下近一个小时,我们走夏季暴雨冲刷过的乡道,经过很多塌方路段。破烂的水泥路盘山而上,我们不经意地断断续续地说着话。上到山顶,我们下车步行,小县城在很远的山脚下。

  躲开平常不易躲开的人事,才又获得青年时代的自由的感觉。

 

  收到《火车伴旅》杂志第4期。感觉周兄约稿,让我有机会像个有文化的人那样写了自己书房。感谢世春的摄影,拍下我三十多年前买的书和书房里一些差不多被遗忘的物件。

  收到《安徽文学》第8期。喜欢。感谢文河兄的约稿。去春嘉陵江采风后所写,《嘉陵江是一棵树》。那次采风,很多地方都是第一次去,明月峡、苍溪、武胜、钓鱼城。

 

  8月18日,完成《从甸氐道到九寨沟》。谨以拙文感谢志鹏兄对《白马人之书》采写和出版的支持。九寨是迄今为止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日荐书

  1.《中国书写:二十四节气》:庞培 赵荔红主编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8年4月第1版

  文学的二十四节气。当下中国24位优秀散文家各自书写一个节气。中国历史、文化以及个人生命体验的“瓦尔登湖”。

  2.《小丑之花》:太宰治(日) 著  邓峰 译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8年6月第1版

  对于无意义却有欲望的生命的书写。病态的文学,反映的却是生命的真实存在。

  3.《罗生门》:芥川龙之介(日)著 赵玉皎 译 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5年9月第1版

  芥川龙之介短篇选。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与其说在写历史,不如说是在写预言,预言了人类根本的苦难命运。苦难与作者个人的忧郁契合,造就出敏感的绝望之美。

  4.《谢阁兰与中国百年》:黄蓓 主编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4年3月第1版

  早年西方学者来华多为探险、搜集植物种子和动植物标本。法国诗人谢阁兰来华则考古写诗,难得地用文学的方式反映当时的中国。

  5.《中国——园林之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尖斗

  咸丰十年的松潘番变起于“尖斗”事件。我小时见过斗和升,口都是平的,所以就以为“尖斗”口是尖的,尖口可以“偷”粮。找松潘人请教,他们也不晓得。后来在有关番变的叙事中知道“尖斗”不是“斗”,不是现存的容器,而是一种装粮食的方法。今天在《南坪县志》读到较为详细的解释:

  

  尖斗,清代游击等武官收纳番粮,不容以平斗量入,必于斗面聚颗如山至斗不能容始作为一斗,名曰尖斗。番民深以为苦,而供给兵者仍是平斗。更有甚者,将颗之洒落一地者亦不准番民拾回另量。(如有拾掇地下颗粒者),并称之为抗粮,加以镇压。

 

  虽然县志里没写通,但意思懂了。收粮官确实过分,以平斗量才是天理,装冒尖自然不好把握,粮食会洒落一地,洒落地下的又不让拾掇,双重过分。显然,这是收粮官的一种贪腐行为,他们不是尖斗收尖斗交于粮库,而是平斗交于粮库,冒尖的和洒落地下的部分被他们贪污了。从这个角度说,后面松潘城破,死那么多人,是这些汉官(也有满族官)自找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是诗

  在西昌

  

  在西昌,天黑前才酝酿出一点情绪

    还是在邛海对岸的天边

  我的感觉是来得太晚,错过了月亮

  邛海像一颗舍利子,而我

    则是一叶从倾斜回到水平的打渔船

 

 

  甲米河

 

  甲米河,我对你没有概念

  《水经注》里没有你,你就像

  我在巴基河遇见的卖鸡枞的彝族少年

  瘦弱、赤红,已开始发育,泥沙俱下的想象

  足以让村庄受孕

 

 

  泸沽湖

 

  蓝天、绿水,葱茏的湖岸与环山

  称得上是一颗翡翠

  但翡翠周缘的虫豸太多,海吃海喝的汽车太多

  透出的欲望不像是琥珀里的蝶影,倒像是

  邋遢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0页/164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