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8
  • 总访问量:3073320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李汀

2017-10-20

江少宾

2017-10-20

jojooldrma..

2017-10-16

一念之柔

2017-10-16

zhusengber

2017-10-14

lyxzhy

2017-10-13

有罐牛奶

2017-10-12

全冉粉

2017-10-12

仰望伊甸园

2017-10-1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19+1

  17日,雨田和羌人六来平武。18日上午在北山公园喝茶后离开。

  昨天10月19日。鲁迅的忌日。81周年。70周年时写了《守夜人随想》,发在《广西文学》。十一年,我也快忘了他。微信圈有人转文纪念他——林贤治的文,陈丹青的文。后来,我还写过一篇长文《黑暗与含蓄的美学》,将卡夫卡和菲利斯与鲁迅和许广平的婚恋做了比较,拙文收录在今年出版的《隔了河的会见》一书里。

  《火溪,某年夏》发表在《文学港》第10期,配发有宁波大学教授南志刚的简评《生态写作的难度》。并获储吉旺文学奖,下月3日去宁波领奖。这个中篇原名叫《火溪,1992年夏》,《山花》、《花城》、《天涯》、《野草》都没有通过。(《花城》又没有通过《塔什干的鞋匠》)。

  十月长假后,在硬盘看见7月份有个小说写到7000多字,叫《水葵花》。去手机上查备忘,有记录。于是接着写,到这周周二上午又写了接近10000字。边写边读石黑一雄和阿特伍德,对叙述有了一点直觉性的理解与应用。

  近日睡眠不太好,轻度抑郁。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10月10日

  今秋多雨。潮。很难晒到太阳。阴天云厚,眼睛不太明亮,读书不爽。眼睛与书隔膜了,觉得心与书也隔膜了。

  一年一度的诺奖季,都在猜测谁能获奖——文学奖。在微信圈见权威人士赌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就买了她的《浮现》、《人类以前的生活》、《疯癫的亚当》、《洪水之年》和《蓝胡子的蛋》。获奖公布,得奖的是石黑一雄。还好,我记得他,去年买了他的《小夜曲:音乐与黄昏五故事集》。找出来读,与阿特伍德的《蓝胡子的蛋》一起读。阿特伍德会讲故事,讲她小时候和她的父母,那种叙述——语调,有一点中国故事的味道。她不同于中国叙事的是一个小说家的语言嗅觉,一个西方小说家的直觉,隔不到几个段落我便能读到。石黑一雄的叙述是纯西方的,或者说纯英国和英语的,他的可贵之处是一种浪漫,让浪漫主义在死于一百年后复活,且更具个性与深度——我称为准确的浪漫主义。我想这与他的个人生活与经历有关,他体验到的、操心的多少有些书本化或者说抽象化。他有个自说,他小说中的浪漫主义不只是为了遮掩平庸,还是为了否定所有的现实。这样,他就高了,这也是他的价值所在。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江健三郎对话石黑一雄

大江健三郎对话石黑一雄

1991

翻译 秦传安

  

大江健三郎:我们都知道你父亲是个海洋科学家,但准确地说,他专攻的是海洋科学的哪个分支?

  石黑一雄:他是个海洋学家,但严格说来并不是海洋科学。他研究海浪的波型。他的工作与潮汐和海浪有关。1960年代,他的专业跟英国政府在北海的研究有关,那个时候他们因为石油而对北海产生了兴趣。

  大江健三郎:我正在读你的长篇小说《浮世画家》(An Artist of the Floating World),我吃惊于它对日本的生活、日本的建筑和风景的精彩描写。我想问的是,你从哪里获得了这些关于日本风景和特性的基本知识,它们在多大程度上是你想象的产物。

  石黑一雄:嗯,我想,那本书中的日本很大程度上是我个人化的、想象中的日本。这可能跟我的个人经历大有关系。当我们家从长崎移居英国的时候,起初只是打算暂住,大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新书分享会上的发言

 

各位朋友,各位同仁、同道:

 

首先,感谢各位能到场!我知道,我也相信,我们今天坐到一起,不只是搞一个聚会,要的也不是吹捧,要的是说真话,要的是批评——批评大于肯定。

写作是个人的事,围绕写作的得失也是我们个人的事。个人的事,文联搭了这个台,给了我个人这样一个发言的机会——也是展示、交流的机会;所以在这儿,我要特别地感谢绵阳市文联、感谢文联马培松主席!

说到感谢,有一个人,我得提到。从1987年认识至今,整整30年了。我能在文学的路上走到今天、写到今天,他是起了引路作用的。他就是雨田,我喊雷哥。世俗的关照一直没少,但我记忆和感触最深的还是精神上的关照与感染,特别是他在南河坝租房住和住东河坝的那几年——他创作《纪念:乌鸦与雪》、《麦地》、《四季歌》这批作品的那几年。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隐喻和象征的不可替代

 隐喻和象征的不可替代

   ——方磊散文集《光影》序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10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闰月

了了的事:

  一篇散文,《大楼里的办公室》,12000字;

  答应黎晗,给杜衡发在这期(或下期)《福建文学》的一组散文写的简评;

  给黑陶、钱红丽、浓玛、旁白的报纸的《白马人之书》自序《从看琥珀到砸琥珀》,均已刊载。

  8月8日,某人在甘肃岷县发生的行车事故,10000元保证金只剩4400元了,保险公司不可能全报销。感谢岷县的包容冰包兄,让他跑趟子了,要不是有他还不知道我要跑几趟——交警队通知过去的那一周,就连续停了三天的电。感谢许实,介绍包兄给我,让我没有再去找习习。

 

未了的事:

  方磊新散文集的序——这周必须完成。

  答应习习的一个书评——哪位给我写篇书评(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时光的伙伴读《老屋》

  【旧记】 2016-9-3 12:07  来自三星android智能手机

 

  读完了阿贝尔的《老屋》。之后,读散文《向着黄金沉沦》。之后,又读《一个村庄的疼痛》。

  我记性还好。《老屋》中父亲住院的章节确实作了改动,跟第一次读不一样了,感觉不一样了。重读《一个村庄的疼痛》是为证明我的记性。我疑心第一次读时的感觉是不是在《疼痛》里。不是。是《老屋》修改了。在证明我记忆能力的同时,也证明了阿贝尔文字的力量。一次读过,病房中惨淡的氛围,明明灭灭的烟头,小心翼翼洗手的动作,都被有力地植入了我的脑海。也许几个字,也许几个词,或是几句话。修改过后,这些看不到了,使得这一段趋于表层的平和,不再那样激烈。

  《向着黄金沉沦》是第一次读。因为《老屋》中提到,也因为“论坛”里有人说喜欢它“有个人发现的东西”,“并长于叙述中的控制和节制”,让我把它翻出来。除了个人发现之外,我觉得似乎有些抽象,节奏上有些急促。我还是喜欢《老屋》、《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湿

  盼着3本新书上架,真上架了,不是盼时的感觉。这地球上,这人生,盼望是美好的,但盼望到了却只有失落和木木。照说,一下上架3本书,应该高兴一阵子、喝几台才对得起自己……

  从西北回来,就是收书、寄书,跑快递,有买有送,开始的各一百本已经光光,又各进了100本。送是非送不可,书里用了别个照片的,做田间调查、采访给别人添麻烦的,或者书里抄(引用)别个文字的,不给别人稿费,送两本样书以示感谢。还有就是个别老哥们儿、铁哥们儿,一直关心、关注我写作的。当然,也还有没送到手的……这年月,送书,谁还读书?谁还读你的书?老哥们儿雪峰讲过一个笑话——也是件真事:当年他的诗集《锦书》出来,带几本到单位送同事;次日上班,有得到书的同事找到他,怪他送书送拐了,晚上打麻将把钱输了。“你送的啥子书哦?锦书——紧输……”同事笑问。这不只是个笑话吧?有它的引申意思。书还是去到读书人的手里好,书被尊重了、被爱了,写书的人才能被尊重、被爱。古人有“书非借不能读也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马人之书》自序

从看琥珀到砸琥珀

——《白马人之书》自序

 

从甘南到陇南,从平武到九寨沟,白马人生存圈的外围的确有与世隔绝的地理与文化隔层。岷山最北的迭山,秦岭与岷山交界的高楼山,岷江与白龙江的分水岭羊膊岭、弓杠岭,岷江与涪江的分水岭雪栏山……构成了这个隔层的地理部分;沿涪江、白龙江而上及沿陇南、陕西南而下的汉文化,沿甘南草原、阿坝草原东渐的吐蕃文化,连同驻守在岷江、湔江、清漪江流域的羌族文化,构成了这个隔层的人文部分。

在卫星地图上看,这颗琥珀有着一颗心的形状。心的上边线是白水河,左侧线是九寨沟、王朗、黄羊河,右侧线是夺补河、唐家河,心尖是平武县城——过去白马人的安老寨。

不用想象,走走,便可亲眼看见这颗琥珀的颜色。甘南东南缘、陇南南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次自驾旅行

  10日下午回家,旅行结束。我已是一个自驾翻过当金山、穿过柴达木盆地的人。而从敦煌,经柴达木盆地至德令哈,过茶卡盐湖、青海湖的315国道被誉为国内最美自驾线路。

 

  7月28日:平武-绵阳-汉中。在汉中遇暴雨,城变海。自驾路段——剑门关-汉中,222公里。

  7月29日:汉中-太白-宝鸡-天水。去龙门峡栈道。到天水酒店没订上,有过短暂狼狈,换大床房入住。自驾路段——汉中-宝鸡,211公里。

  7月30日:天水-兰州。上午去麦积山。请陆承订酒店。未见陆承。到达太晚,次日离开得早,未与习习联系。自驾路段——定西-兰州,110公里。

  7月31日:兰州-武威-张掖。早晨去黄河铁桥。去武威文院,周一,博物馆闭馆,未能见上西夏碑。自驾路段——兰州-武威,280公里。

  8月1日:张掖一日。去丹霞、黑水国遗址、大佛寺。

  8月2日:张掖-高台-嘉峪关。去高台骆驼城。见许实夫妇,午饭请羊肉泡馍。傍晚去嘉峪关关楼、悬壁长城。未找到万里长城第一墩,但找到了第二墩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写的后记:《白马人之书》

  主题散文集《白马人之书》已经上架,亚马逊、京东、当当等开售。需要签名本的和友情支持我的,请私信我(没有加我微信的,请加我微信号:714642727),价格在原价上加10元快递费;也可去《向度》微店购买。如需购买花城出版社本月上架的新锐长篇小说《飞地》和四川人民出版社上架的散文集《隔了河的会见》,月内即可发货。谢谢侬!

补写的后记:《白马人之书》 

 

  《白马人之书》能够和长篇小说《飞地》一并由花城社推出,中间有种偶然和巧合。《飞地》的选题已过,《白马人之书》的稿子还在南京的一家出版社;如果这家出版社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写的后记:《飞地》

 新锐长篇小说《飞地》已经上架,亚马逊、京东开售。需要签名本的和友情支持我的,请私信我(没有加我微信的,请加我微信号:714642727),价格在原价上加10元快递费;也可去《向度》微店购买。如需购买花城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近期上架的散文集《白马人之书》和《隔了河的会见》,本月底可以发货。谢谢侬! 

补写的后记:《飞地》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写的后记:《隔了河的会见》

 《隔了河的会见》已经上架,亚马逊、京东开售。需要签名本的和友情支持我的请私信我(没有加我微信的,请加我微信号:714642727),价格在原价上加10元快递费;也可去《向度》微店购买。如需购买花城出版社近期上架的长篇小说《飞地》和散文集《白马人之书》,稍晚在本月底最迟下月上旬可以发货。谢谢你!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书预告 下月上架

长篇小说 飞地

新书预告 下月上架

 

 

散文集 白马人之书

 

 

新书预告 下月上架

 

 

随笔集 隔了河的会见

分类:日志 | 评论:6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安之安

  安静下来,绝望也是幻觉。我猜测它必定是受一种什么东西掌控,比如大麻和道德。所有的忍受都是因为无法化解,而无法化解又只因你是个凡夫俗子,狭窄而超脱不了。

  半夜睡醒,脑壳里冒出一句话:我的家庭配不上我,我的家族配不上我,我的国家配不上我。早晨散步回来,脑壳里又冒出一句:我自己的某个或某些“我”也配不上我——这个,年轻时就发现,这一二十年有所忽略(遮蔽或压抑),最近两年又被我正视到。人上了年龄,表现出的很多东西跟年轻时越来越不一样,好像根本不是你的自己,而是从别处突然沾上或潜入你身体的。如果理性一点,你会想到它是一些早期不起眼的种子,等你身体滋生出腐土,它便开始发芽、生长。它往往是你排斥的东西,却又是血脉的东西,你最终很难排斥掉。

  每年都会有这样一两段,不是“低潮”一词可以对应的,甚至连痛苦、绝望和奔溃也不可解释。不能说就到了死,但死已经很近了,各种各样的形状、颜色,像高原上的海子,边缘的草甸和灌木看得清清楚楚,气味也闻到了。不清楚它是一个结束还是一扇门,希望是结束,是一扇门的话,穿过门就还有痛不欲生。年轻时走泥路,泥巴沾在鞋上举步维艰,还不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5页/15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