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095108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0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sweetswing

2019-02-16

清清淡淡ABC

2019-02-15

李安平

2019-02-15

石林幽谷

2019-02-14

qqwweeasd

2019-02-11

wumozhe

2019-02-07

李汀

2019-02-02

死宅C

2019-02-02

黑梅

2019-01-30

言子2006

2019-01-25

歌尔德蒙

2019-01-16

一心先生

2019-01-0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2006年收藏的《100%》读后感

  南方冬天的深夜,阴冷,死寂。一股更为恐怖的冷空气在天气预报中明目张胆地逼来……下半夜一点,上了新散文,下载了阿贝尔,下网。抽了三根烟,读完了。叹一口气,关机,脱了衣服,打开电热毯子(整个冬天我都依靠它,我总担心要是没有它,我会在天亮时,不为人知地成为一具僵尸)。我合上了双眼,想起了那个让人心疼的出水痘的幸福女孩枣……我哭了。披衣起来,重新开机,登录,写下这几个字。——写不下去了。这不是散文,是阿贝尔和黎晗们的精神切片。

  (黎晗·新散文)

 

  这个世界是从很深很深的地方开始毁灭的。久仰阿贝尔,但这是我第一次读你的文章,花了些时间细读。看了第一段就感觉到语言运用的繁简恰当,赞。用黑陶喜欢的话说就是“诗汁饱满”。“更多的不是叙述,而是表述”似乎也可以用在你的写作中。

  “一点点不适和疼痛,都会在神经上放大,成为绝症”,感情细腻的阿贝尔。看着亲切。通篇读完荡气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西文学》2019年第2期

目录

 

非虚构

 

 冰岛 大头马 - 04

 

中篇小说

 

 水葵和黑衣编织的暑期 阿贝尔 - 31

 

步履

 

 港漂记忆拼图 吟 光 - 53

 香港二十年 吟 光 – 68]

 

短篇小说

 

大鸟飞过 陈 年 - 70

 聚会 李心丽 - 78

 

小小说

 风吹围巾 符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乌有之有

  几次到这儿,想写几个字,都没写。有一次写了两段,删去了。

  现在,我似乎理解了卡夫卡为什么不想让自己的文字留下来。人生都是可以删掉的。

  阴暗是每一天,灰暗是每一天的感觉。期盼虽也是欺骗,可是我连一点期盼也没有了。

  日子本来简简单单,远没有一团糟那么复杂,但简单却不是两三块石头或并列的几根树棍,而是几节狗屎。

  我造就了我?还是恐惧感造就了我?我是不是该投降?左想右想,原来是模糊性害了我,而这模糊性里包含最多的就是爱与善良。

  我的小格局容不下不洁,洁癖伤害了我。而一个男人,应做到泥沙俱下亦毫发无损。心里装不下一个海,便会被粪坑胀死。

  历史的后果,历史却不负责,从来都是活着的人代历史负责。人们说历史是公平的,历史需要时间,其实说的是时间本身,或者说的是虚无。

  爱,越来越稀微。不是全世界,是我自己。爱是存在。我犯的错是给予了爱价值与道德取向,规定自己不能爱恶、不能爱不爱。

  只有干涩,没有眼泪。有时,眼眶变湿润都是幸福。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海外版》2019年第1期

目 录

 

特别推荐

 

等待莫言 宁 肯

 选自2018年第10期《山花》

 

九寨沟之书 阿贝尔

 选自2018年第11期《四川文学》

 

作家专栏

 

朱砂痣

 ——母亲的片段 冯 杰

 选自2017年第33期《在场》

 

画文记 冯 杰

 选自2018年第9期《草原》

 

作家视野

 

浪迹的永生 黄桂元

 选自2018年第9期《天津文学》

 

夜宿淮安&nb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一年

  《黑白河》写到3万字。读完门罗小说集《逃离》。

  说得上话的人越来越少,一个人的时候越来越多——走路、看电影(在电视、电脑上)的时候越来越多。最近看的电影有《三只猴子》、《无名之辈》、《请假装你会舍不得我》、《勇士的奇遇》、《远山的而呼唤》、《望乡》。

  昨下午(9号)坐了3小时写了2700字,很少见的顺利。关电脑后人还在小说里出不来,走在街上还是出不来,明显感觉到小说的吸附力。到了晚上九点过才回来。最近有更多小说创作的欲望。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下单

三万年前的星空

谷川俊太郎 著

 

青藏高原野花大图鉴

牛洋 等 著

 

 闻书抄

谷崎润一郎  著

 

里尔克传:鸣响的杯子

唐纳德·普拉特 (Donald Prater) 著

 

文明是副产品

郑也夫 著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记

  读完谷崎润一郎的《细雪》,600余页40多万字。今年读的最厚的书。琐碎,但不厌烦,不曾萌生过弃读感。之前读过他的《刺青》、《春琴抄》、《痴人之爱》和《阴翳礼赞》。谷崎是同时代作家中难得没有选择自杀的一位。《细雪》是唯美世俗的,颇有日本文化乃至东风文化的味道,单纯而宽厚,阅读中能享受到东方文明的淳厚。小说写于战时,写了国内的战时生活,作家作为一个旁观者写得(审美)很独立。

 

  读完阿薇木依萝的《羊角口哨》,打电话与羌人六交换了意见。《羊角口哨》有残雪的笔法,是超越了反映或写实主义的小说,原创性更强,更符合文学本身的定义。相比时下一些小说,包括我们自己的,要高级一档。它强调了作家的想象力。

 

  上月16日,收到瓦瓦的微信,《塔什干的鞋匠》通过留用了。去年上半年,这个小说写好阿舍第一时间转给了《十月》,未回复。随后我给了《花城》,未过。燕玲电话里讲了两点:一是当下大背景,二是小说本身的历史叙述。后来在宁波,燕玲当面又跟我讲了一次。我个人比较偏爱这个小说,因为写的是我爱的娜杰日达·

分类:日志 | 评论:3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四日

  上周四去成都,今晨回。这次,活动凑一块了,四天三场。周四晚不算,与蒋骥聚。蒋骥带了他的熟人夏,我叫了九寨沟的永强。蒋老师还是多喝一点可爱。

  周五下午在宽巷子见山书院,上海文艺社的《中国书写:二十四节气》安排在成都的活动,全国第七站。从上海过来的荔红是主编也是嘉宾,四川的嘉宾有钟鸣兄、蒋蓝和我。第一次见荔红,一见如故,想必就是不见也如故。我中午过去,跟他们一块吃了钟水饺和担担面。见到文艺社那边的负责人谢锦。钟鸣是第一次见,见面我说了句:“在我的印象中,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说到四川的诗人,你的名字总是跟欧阳江河、柏桦连一起的。”也见到钟鸣夫人。我送钟鸣兄一本《隔了河的会见》。蒋蓝是多见了,这次觉得干了,也显老了,特别是颈项。他给我的印象是太拼了,对文化太感兴趣了,其实不用,投入的很多都是垃圾。很高兴幼幼能来,坐在下面听我谈涪江河谷的小雪、谈蜀地的小雪。终于把五年前答应送她的曼德尔斯塔姆夫人的回忆录《第二本书》带她了,还胡乱写了“从娜杰日达到余幼幼”几个字。幼幼不喜欢人多,晚饭没跟我们吃,她说她得回避不必要的社交。下午阴天,唯一的一抹阳光映照在黑云上面,且只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寨沟之书

《四川文学》第11期

 

九寨沟之书

 

2007年第三次去九寨沟,我写了散文《九寨沟》。这之前,我去到的九寨沟只限于九寨沟景区,对于景区之外的部分仅停留于“一晃而过”的印象。《九寨沟》写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记

  《四川文学》第11期发表写九寨沟《九寨沟之书》。志鹏部长布置的任务,算是及格了。 

  《鸭绿江》第11期发表《浙东四笺》。原文是五笺,发表是拿掉了一笺。

  《散文》第10期发表《我的另一个身体》。

 

  10月17日终于成行去松潘。在川主寺与白林汇合。穿过丹云峡时正是红叶烂漫时。在即将成文的《大耳边》里有详细描述。午饭后拜访林波寺,可惜寺院正在打造,没能拜会到当任的林波喇嘛巴商。住古城的昂昌客栈,见泽让闼。昂昌客栈离两年前住的东来盛客栈不远。晚饭前又去了南门外的瓮城一带。18日一早出发去小姓沟的大耳边。大耳边是这次出行的目的地。我们到达镇江关时没有像上次直接进小姓沟,而是又前行了五十公里去看了叠溪海子。返程到大耳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任叔

  八十七岁,他走完了一生。说是走完,也不确切,估计后二十年都不是他主动走的。

  早先,我时不时在街上碰见他,喊他任叔,他耳朵还听得见、还答应。偶尔看见他坐在花园超市外面的椅子上,或者西街医药公司大药房门口的椅子上,我也过去挨他坐一会儿,闲扯几句。闲扯了些什么,过了我也忘了。我这样做不是我有好喜欢他,或者想从他嘴里掏点什么,我是随和,我是因为我和他儿子正华关系好。有时在河堤碰见,我也会喊他一声。后来发现他耳背了,喊他他没反应,跟他说话他也没反应,我就大声喊、大声讲话。有时他融在老人当中,有时一个人坐着,很孤独的样子。特别是大清早一个人坐在街边,就算穿戴得整齐、精神状态不错,也给人一种孤独的感觉。

  他不爱说话,但不闷,你跟他说话他会笑。我没他早年的印象,三十多年前去他家找正华耍,只记得嬢嬢,热情、贤惠,夏天没肉吃,给我们炸茄饼、土豆饼和南瓜花。他与我们同桌吃饭,我却没有一点他的记忆。他养了五个儿女,我很早就认得四个,老二和老幺是女儿。正华是老四,在儿子里排老三。跟我的父母一样,他们儿女还没都成家就分家了,他分给老二,老伴儿分给老大。他们讲契约精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篇

  第一篇梦。

  10月5日夜,准确时间应是10月6日凌晨。四五个人在一餐馆,点了一份人肉(我不知道人肉二字要不要打引号,为了说明是真的人肉,我主张不打)。我不吃,有人要吃,并且说是一个好人肉,刚刚摔死的。那份菜上桌,一块一块,是红烧肉,看不出是人肉,像猪的五花肉。别个吃得津津有味,我却不敢拿筷子去挨。“吃不出味道,你尝一筷子!”坐我旁边的人说,他的筷头上滴着沾了酱油的肉末。我不出声,本能地挪了挪身子,坐得离他远了些。我快搁碗的时候,看见磁盘里只剩一块红烧肉了,不知出于什么动机,我夹了那块肉,咬了一口,稀pa,肥肉和瘦肉的都稀pa,一点吃不出是人肉,但一想到是人肉我就吐了。

  吃这顿饭的不是我文学圈的朋友,也不是同学、同事什么的,而是我和老婆那边的家人。醒来,梦境无比清晰,嘴边还有味道,肠胃还处于呕逆状态。

 

  第二篇卡地。

  卡地是白马语,云端的寨子,我们叫上壳子。有上壳子自然有下壳子,我在《白马人之书》里写到,下壳子基本上颓废了,只剩北侧几栋废墟。

  记不清是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2018年10期目录

     《散文》2018年10期目录

 

 

04 在波来山的那一边      陈元武

 

10 流放的城     许实

 

13 底色     程耀东

 

21 泥土去哪儿了     陆春祥

 

 

 

解释与重建

 

25 光在夜晚来过     余冰如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笔

 9月29日收到某县微信,说黄县同意开我的作品研讨会。我回复说“谢谢!下一步我做个方案,十月估计来不及”。某县回复“可以,先给他们约个时间”。我回复“雨田跟你通电话没?这件事之前是雨田在策划”。说起这个活动,我开始就淡漠,现在更淡漠。去年七月,三本新书出版(《白马人之书》、《飞地》和《隔了河的会见》),雨田和我策划搞个分享,花城社燕玲也有此意,活动地点选成都、平武两处——也考虑到广州,燕玲觉得太麻烦。我和雨田做了方案,活动由花城出版社、四川省作协、平武县人民政府三家主办,由绵阳作协、巴金文学院、平武县委宣传部承办,请花城社5人、北京2人、上海1人、成都5人,预算下来要16万。雨田跟平武的书记通过电话,书记基本同意,叫市文联来一封函。九月末,雨田带着市作协的函和方案来平武见了书记,书记当时没批复,把方案和函件留了下来。两天后,雨田打电话说书记没批,方案转宣传部了。我本来对此热情就不高,遇挫搁下似乎才合我意。雨田不舍,亲自找到宣传部部长、文联主席磋商活动方案。部长告之资金短缺,叫雨田在上面想点办法;雨田找到省作协党组书记,答应出五六万,但不能是平武县政府主办,要绵阳市政府主办才对等。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琐事记

  《九寨沟之书》和《大地记》给《四川文学》,算是对新主编的支持。

  写完《多儿洋布记》,12000字。

  写《黑白河日记》的念头丛生。中篇。青春。

  新购谷崎润一郎《痴人之爱》、《阴翳礼赞》、《细雪》,村田沙耶香《人间便利店》,太宰治《惜别》。读《惜别》,如见青葱鲁迅,之前是个空白。读《痴人之爱》,会去想自己的青春,缺失香艳的肉体,却不缺饱满的欲望。

  17日一个人开车去九寨,参加李春蓉非虚构作品《血脉》研讨会。第一次一个人开这一路。中午与白林聚。晚仕江、献平从成都来,晓梅从马尔康来,志鹏部长也在。18日研讨会在“云丹桑巴”茶室举行,我第二个发言。李氏家族代表到会。晚上应李长江李总之遥去罗依。正在被打造的罗依,只能说还好。19日一早返回,仕江坐我车,带他去看了扒西家、报恩寺。一夜头痛未眠,一路昏沉,好在有仕江与我说话,安全抵达。

  感谢春蓉!感谢《血脉》!期待她的新作。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1页/166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