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4
  • 总访问量:3096544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0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石林幽谷

2019-03-24

李汀

2019-03-22

李汀

2019-03-20

黑梅

2019-03-19

李汀

2019-03-18

qqwweeasd

2019-03-13

小五哥

2019-03-10

簡奥

2019-03-07

wmxlr

2019-02-28

Cynthia_X

2019-02-27

sweetswing

2019-02-27

生活向导ABC

2019-02-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获奖感言:文学是我赖以求生的岛屿

文学是我赖以求生的岛屿

 

今天是3月25日。明天是3月26日。30年前的明天,诗人海子在山海关一段慢车道上卧轨自杀。海子死了30年,但却一直活着,他的诗歌从来都没有被忘记,每年到这一天,都有爱诗的人、爱海子的人前往海子的老家安徽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追忆、祭奠海子。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分记

  成都五日。15去,今日归。

  过了年就说定的去看枣,16日是她的生日。之后,杨华兄邀请参加18-21日的“名家看四川·走进清流”刚刚在枣生日后,于是就答应了。当中金川韩玲又邀请参加16-18日的梨花节采访风,因为时间太紧未能成行。

  15日上午11点出发,四点到。原本打算临时去赶法国作家克莱齐奥在西南民大的交流活动,看一眼人,最终没赶上。周蓉、浓玛几位去了,看了她们拍的视频,觉得没赶上也不遗憾。话题是规定了的,讲的都是小儿科。上了蒋骥家的楼,喝了味道寡淡的生普,去外面吃饭,喝了一杯洋酒——不是XO,是TX,味道与中国白酒不同。枣没过来。到北大街枣的租屋已近晚10点。租屋不及之前在世纪金沙的好。

  16日上午,送枣去双流参加高艺孩子的百日宴,然后散步,走到了李鑫海家开的药店,撞见了他父亲。结果是省了顿饭钱,上了当地有名的鸡毛店。老李笑扯笑扯的样子很有意思,有些像旧电影中的人。我们就春节在平武吃了两顿饭。下午陪赵懿去环球中心看婚纱,我一直在打瞌睡。祝福赵懿!晚上开车过温江吃烤鱼,给枣庆生。没吃上烤匠,吃了“有鱼吃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事事无关

  2002年买的萨拉马戈的《失明症漫记》,今读。又下单了:《所有的名字》、《里卡尔多·雷耶斯离世那年》、《石筏》、《谎言的年代:萨拉马戈杂文集》。亚马逊无售《修道院纪事》。因为他带给了我想动笔写构思近三年的长篇的冲动。这几年听羌人六谈小说,总会听到“萨拉马戈”一词,我却不是这个萨拉马戈打动的。  

  过几天是枣的生日,上上周给她写了封信。让她独立、自由也是种爱吧。  

  小中篇《垮奔流垮出的安徽》更名《不被待见的孩子》,连同一篇散文和一篇创作谈,《滇池》第5期将做个小辑。时隔十几年又给《滇池》投稿,多少有点物是人非之感。上次发《滇池》是写白马人的《自然之子》,发后应庆国兄邀请开始主持“道法自然”散文栏目。

  敌我双方的首脑都被居“中立”立场的喇嘛召集在雪坡寺,无论如何调停,他们已经管不了下面的这场战争,就像一部机器发动起来疯狂运转,再也无法控制,包括断电甚至砸烂这部机器。这也让人想到今天热门的“人工智能”。

  一部小说像一棵树在作家的脑壳里生长,不是按季节,也未必有年轮,这棵树的生长有很多偶然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盘羊沟

  山的划分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比如岷山、摩天岭、龙门山之间是平行关系还是包含关系。岷山应该是一个山系的概念,它包含了龙门山,摩天岭仅仅是一座山,同时又包含于横断山这个更大的山系。

  周日,我们去的是摩天岭南麓的一条沟。之前去只走到无人区,这次往无人区里又走了几公里。

  摩天岭虽说是一座山,但这座山也不小,是一座山而非一匹。它的准确位置介于岷山与秦岭之间,北以白水江为界,南抵涪江左岸,西以汤珠河、夺补河为界,向东过渡到龙门山。最高峰在4000米以上,具体是哪一山峰尚且没有查到。从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见,摩天岭是岷山最东边的一笔。

  准确地说,我就出生在摩天岭最南麓的涪江左岸,小时候扯猪草、背柴、跟大人进山种药爬的山便属摩天岭这个小山系。最高处就是药地坪,要两头不见天当天才能走拢,途经麻子地、箭豁垭、草米岩、磨刀梁等许多地。药地坪海拔接近2000米,和白马路的王坝楚持平。年轻时从外地教书回老家,在桂香楼下车往回走,走到竹林盖总会抬头去看药地坪。当然不只看药地坪,也包括大石板和比药地坪更高的大小帽儿包——两座剑锋般比肩的山峰,油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鸭绿江》2019年第3期目录

  《鸭绿江》2019年第3期目录

小说

外婆进城【短篇】………聂鑫森  

 塔什干的鞋匠【中篇】………阿贝尔  

 

批评家的另一幅面孔

 主持人语

 批评家的另一幅面孔·吴亮 

………方  岩  

 麻将之道【散文】………吴  亮   

 

散文

 浮尘书………陈元武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雨

  冬干结束,连下两夜春雨。久违的雨声唤起许久的记忆,包括多年前打麻将输钱后写《春绘》的记忆。昨天(26日)下午一个人开车出去,把车停在山上,走了十来里山路。走到一个山坳,又想弄个房子搬来住。这山坳好静,有溪有田,并非荒野,看不见城,离城却很近,不过十来分钟的车程。城市拥塞无趣,尘埃污垢积多,夜晚灯光污染严重,人住在城里莫名地焦躁不安。

  上午完成给方磊短篇集的感评,松了口气。年前就答应了,两千润笔费也收了。题目用了《哭泣与死亡,或黑色树丫上的花瓣》,摘取了里尔克与庞德诗歌的意象,符合作者小说的意象与象征主义风格。午间散步时发过去,一小时后回复,用了“绚烂、瑰丽、点睛”作评,并附与所评小说集责编微信截屏:“刚读了遍,写得真好,这位(叫)阿贝尔的朋友很懂你,更懂你的小说风格。”及格就好,无愧于用心。

  午后出门,收到瓦瓦和刘强的微信,都转来《鸭绿江》第3期的目录。《塔什干的鞋匠》终于面世,感谢责编周军和前主编于晓威。前两天周军跟我要简介,我还在跟她说怕夜长梦多呢。去年留的稿,开年换了主编。在《鸭绿江》发稿二十多年了,记得第一次发的散文诗《枝头与果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消息坏消息

  先说好消息。

  中篇《黑白河》定稿了,44000字。可以看作《桃花江》(年内《花城》将发表)的姊妹篇。2018年11月底或12月开工,具体哪天需要查阅。9月开过一次头,写了几千字,被否了。

  中篇《塔什干的鞋匠》于《鸭绿江》第三期出来。去年留稿我便发过微信圈。它是写娜杰日达——曼德尔斯塔姆夫人的,也是献给她的。

  中篇《垮奔流垮出的安徽》《滇池》留用了,下半年出。曾给过《黄河文学》,要我改成一万余字的短篇,现在这个两万字的版本便是那次改出来的。包倬和我都觉得可以换个篇名,就叫《不被待见的孩子》吧。

  

  坏消息就是三毛奖黄了。不是评委打分没上,是遇到了意外……待后记。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6年收藏的《100%》读后感

  南方冬天的深夜,阴冷,死寂。一股更为恐怖的冷空气在天气预报中明目张胆地逼来……下半夜一点,上了新散文,下载了阿贝尔,下网。抽了三根烟,读完了。叹一口气,关机,脱了衣服,打开电热毯子(整个冬天我都依靠它,我总担心要是没有它,我会在天亮时,不为人知地成为一具僵尸)。我合上了双眼,想起了那个让人心疼的出水痘的幸福女孩枣……我哭了。披衣起来,重新开机,登录,写下这几个字。——写不下去了。这不是散文,是阿贝尔和黎晗们的精神切片。

  (黎晗·新散文)

 

  这个世界是从很深很深的地方开始毁灭的。久仰阿贝尔,但这是我第一次读你的文章,花了些时间细读。看了第一段就感觉到语言运用的繁简恰当,赞。用黑陶喜欢的话说就是“诗汁饱满”。“更多的不是叙述,而是表述”似乎也可以用在你的写作中。

  “一点点不适和疼痛,都会在神经上放大,成为绝症”,感情细腻的阿贝尔。看着亲切。通篇读完荡气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西文学》2019年第2期

目录

 

非虚构

 

 冰岛 大头马 - 04

 

中篇小说

 

 水葵和黑衣编织的暑期 阿贝尔 - 31

 

步履

 

 港漂记忆拼图 吟 光 - 53

 香港二十年 吟 光 – 68]

 

短篇小说

 

大鸟飞过 陈 年 - 70

 聚会 李心丽 - 78

 

小小说

 风吹围巾 符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乌有之有

  几次到这儿,想写几个字,都没写。有一次写了两段,删去了。

  现在,我似乎理解了卡夫卡为什么不想让自己的文字留下来。人生都是可以删掉的。

  阴暗是每一天,灰暗是每一天的感觉。期盼虽也是欺骗,可是我连一点期盼也没有了。

  日子本来简简单单,远没有一团糟那么复杂,但简单却不是两三块石头或并列的几根树棍,而是几节狗屎。

  我造就了我?还是恐惧感造就了我?我是不是该投降?左想右想,原来是模糊性害了我,而这模糊性里包含最多的就是爱与善良。

  我的小格局容不下不洁,洁癖伤害了我。而一个男人,应做到泥沙俱下亦毫发无损。心里装不下一个海,便会被粪坑胀死。

  历史的后果,历史却不负责,从来都是活着的人代历史负责。人们说历史是公平的,历史需要时间,其实说的是时间本身,或者说的是虚无。

  爱,越来越稀微。不是全世界,是我自己。爱是存在。我犯的错是给予了爱价值与道德取向,规定自己不能爱恶、不能爱不爱。

  只有干涩,没有眼泪。有时,眼眶变湿润都是幸福。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海外版》2019年第1期

目 录

 

特别推荐

 

等待莫言 宁 肯

 选自2018年第10期《山花》

 

九寨沟之书 阿贝尔

 选自2018年第11期《四川文学》

 

作家专栏

 

朱砂痣

 ——母亲的片段 冯 杰

 选自2017年第33期《在场》

 

画文记 冯 杰

 选自2018年第9期《草原》

 

作家视野

 

浪迹的永生 黄桂元

 选自2018年第9期《天津文学》

 

夜宿淮安&nb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一年

  《黑白河》写到3万字。读完门罗小说集《逃离》。

  说得上话的人越来越少,一个人的时候越来越多——走路、看电影(在电视、电脑上)的时候越来越多。最近看的电影有《三只猴子》、《无名之辈》、《请假装你会舍不得我》、《勇士的奇遇》、《远山的而呼唤》、《望乡》。

  昨下午(9号)坐了3小时写了2700字,很少见的顺利。关电脑后人还在小说里出不来,走在街上还是出不来,明显感觉到小说的吸附力。到了晚上九点过才回来。最近有更多小说创作的欲望。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下单

三万年前的星空

谷川俊太郎 著

 

青藏高原野花大图鉴

牛洋 等 著

 

 闻书抄

谷崎润一郎  著

 

里尔克传:鸣响的杯子

唐纳德·普拉特 (Donald Prater) 著

 

文明是副产品

郑也夫 著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记

  读完谷崎润一郎的《细雪》,600余页40多万字。今年读的最厚的书。琐碎,但不厌烦,不曾萌生过弃读感。之前读过他的《刺青》、《春琴抄》、《痴人之爱》和《阴翳礼赞》。谷崎是同时代作家中难得没有选择自杀的一位。《细雪》是唯美世俗的,颇有日本文化乃至东风文化的味道,单纯而宽厚,阅读中能享受到东方文明的淳厚。小说写于战时,写了国内的战时生活,作家作为一个旁观者写得(审美)很独立。

 

  读完阿薇木依萝的《羊角口哨》,打电话与羌人六交换了意见。《羊角口哨》有残雪的笔法,是超越了反映或写实主义的小说,原创性更强,更符合文学本身的定义。相比时下一些小说,包括我们自己的,要高级一档。它强调了作家的想象力。

 

  上月16日,收到瓦瓦的微信,《塔什干的鞋匠》通过留用了。去年上半年,这个小说写好阿舍第一时间转给了《十月》,未回复。随后我给了《花城》,未过。燕玲电话里讲了两点:一是当下大背景,二是小说本身的历史叙述。后来在宁波,燕玲当面又跟我讲了一次。我个人比较偏爱这个小说,因为写的是我爱的娜杰日达·

分类:日志 | 评论:3 | 浏览: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四日

  上周四去成都,今晨回。这次,活动凑一块了,四天三场。周四晚不算,与蒋骥聚。蒋骥带了他的熟人夏,我叫了九寨沟的永强。蒋老师还是多喝一点可爱。

  周五下午在宽巷子见山书院,上海文艺社的《中国书写:二十四节气》安排在成都的活动,全国第七站。从上海过来的荔红是主编也是嘉宾,四川的嘉宾有钟鸣兄、蒋蓝和我。第一次见荔红,一见如故,想必就是不见也如故。我中午过去,跟他们一块吃了钟水饺和担担面。见到文艺社那边的负责人谢锦。钟鸣是第一次见,见面我说了句:“在我的印象中,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说到四川的诗人,你的名字总是跟欧阳江河、柏桦连一起的。”也见到钟鸣夫人。我送钟鸣兄一本《隔了河的会见》。蒋蓝是多见了,这次觉得干了,也显老了,特别是颈项。他给我的印象是太拼了,对文化太感兴趣了,其实不用,投入的很多都是垃圾。很高兴幼幼能来,坐在下面听我谈涪江河谷的小雪、谈蜀地的小雪。终于把五年前答应送她的曼德尔斯塔姆夫人的回忆录《第二本书》带她了,还胡乱写了“从娜杰日达到余幼幼”几个字。幼幼不喜欢人多,晚饭没跟我们吃,她说她得回避不必要的社交。下午阴天,唯一的一抹阳光映照在黑云上面,且只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2页/16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