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1
  • 总访问量:3067782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41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看样版

  最近感冒,自己很难静下来面对自己。其实,感冒只是个托词,没感冒时也很难面对自己。这或许就是,老来的昏聩。自我不再明晰,内心变得浅而模糊,想得最多的是活着,照顾自己最多的亦是活着,较长一段时间会感觉跋涉在泥泞里。无所不在的焦虑来自哪里?隐秘的欲望又发端于何处?有时我把它归于一种器质性疾病,就像人们常常谈论的抑郁症。最终的结论是,你不是独自的你,特别是到了人生的下篇,你跟很多人事相连,明显的、隐秘的人事,血脉的、情感的、记忆的……像树根草根,不只是纠缠,更多的是与你衔接,(用现代的词汇讲)用信息干扰你。

  很多时候,我们是在一种不适应的状态看见自己的——看见自己不会为人处世,不会待人接物,不会跟人笑或者对人说句礼貌性的话,最可怕的(也是最自卑的)不会对人做一个正常表情;看见自己的样子是内收的、战战兢兢的。一颗沙子不溶于大米,但沙子始终是自信的,不因落入大米而自惭形秽,直到被人拈走;一颗黄金就更是,它不管落入大米或者珍珠群,都永远是金光闪闪的,以一种色质体现自我存在的状态……但我确又不是一粒鼠屎,只有一粒鼠屎落入大米或珍珠群才是肮脏猥琐的。我怀疑自己内心的某个角落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鹿原

  读完赵瑜的《小念头:恋爱中的沈从文》有一些日子了,想写一些话,却迟迟动不了笔。谈沈从文,我有兴趣,这个人本真、性情、不完美,老了身体里也住这个孩童,他的不完美恰让他一生更是个人。他对张兆和的恋爱轰轰烈烈,但仅此一次,算不上伟大,不过是压抑久了所致。轰轰烈烈的爱情多发生在那些犟脾气的人身上,顽固,一棵树上吊死,黄克功一枪毙了刘茜也属此类。沈死缠烂追张兆和也是种心气,就爱,不服输,是否有潜在的功利的考量也不得知。那时,沈的圈子已经了不得,与胡校长、志摩、达夫都是朋友了,才高八斗也给了他勇气、底气。沈与张兆和的恋爱,说白了就是攻坚,把一座山头攻下来,攻下来之后就结合了,谈不上对等的相互爱慕的恋爱,更无萨特与波伏娃恋爱的那种哲学与社会学的考量。想必今日沈迷也都清楚这段旧事,无他,所有的戏份都在沈从文这双绣花手上。沈会使笔,追时会使,追到手了更会使,《湘西书简》就是巧手会心迹。

  赵书沿袭了《小意思:恋爱中的鲁迅》的风格,以“通俗”为特色,像个老裁缝一样裁取资料,舍得扔,而捡起的都是流行口味的面料与样式。因为是记述,几乎不作分析,不作深层次的探索,以至于卖水果的也能读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州文艺实力榜之《血脉的褶皱》

 

血脉的褶皱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我们自己——个体的自己。我们喜欢这种状态,认同个体价值,并尽量发挥个体价值。这里说的是自觉的“我们”——独立、有人文意识,不包括没有人文意识、只有生存没有生活的大多数人。然而,自我意识太强了,加之敏感,会滋生虚无感。虚无才是世界的本质,像大海,而我们个体不过是几个出水的岛礁。对虚无的意识是人的天赋,也是知识的告知。天赋表现在一种直觉,它是生命对自身的窥探;而知识告诉我们世界的局限与无限。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往往以探究自身的血源来对付虚无。从一片叶子开始,探究一棵树,描画一棵树,寻觅自身与这棵树的来龙去脉。这棵树开始是具体的,三代之内,根根底底清清楚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顶与中查

28日,去九寨。这次到的云顶和中查。第一次自己开车。

云顶在保华山顶,有高尔夫球场。中查在九寨沟沟口上面的漳扎,与九寨沟同方位。云顶开发了,有种高海拔的国际范儿。中查没开发,还是原始藏寨,只是古寨高山移民搬迁了,留下一个空寨——像白马路的上壳子和下壳子。

白林在云顶搞端午诗朗诵,午饭安排在上面。朱总是她的学生,长相、穿戴打扮都有一点西部牛仔的味道。因为紫外线的缘故,面色略显黑红,倒是很健美,很像是藏人。但她不是藏族,是汉族。从白林的介绍得知,她的准确身份是国资方代表。之前做过黑水县的宣传部部长。朱总的样子、气质让我找到了即将开工的长篇中的女洋人的原型。

在云顶的三个小时,我有两个创意。第一是席间出口的广告词:峨眉有金顶,九寨有云顶。二是出去转的时候提议我们十几个人在草坪上摆拍一个“云”字——结果折腾了半个小时。

去中查的时候细雨迷雾,又是一种味道,只是能见度差了点。前不久,读到白林转的阿来的应景文字《留住中查》。但吸引我去的不是阿来的这篇文字,而是白林随后转的一组照片。客观地说,景子不及扎尕那,但要比白马路的任何一个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等待,或永无止境

  知道有结果,且是好的结果,等待便开始了。而永无止境的是你的心,是你在时间中的状态——时间从两个渠道驾驭你的心,就像一条河驾驭一艘驳船。水是第一要素,自身的“要”是一个要素。等待是你行至缓水区的状态,而永无止境则是行至激流滩涂。

 

  完成《嘉陵江是一棵树》。也是完成很早的一个梦想。想象与实际的差距会产生落差,这落差不是梦醒后的惆怅,而是现实世界对与生俱来的诗意的纠正。

 

  上周三(17日)下成都,去了都江堰的向峨乡。住如是庵街上的致远酒店。向峨乡在都江堰的东北方位,龙门山与川西平原的过渡带上,属于山地与丘陵地区。5.12地震中向峨中学死亡学生三百多人。我去向峨与地震无关。我是去看风景的。因为离成都近便,一个不大的乡境内做了不少项目。一伙写东西的人坐车过去,听了看了,吃了走了。这样的交流,又比坐在会议室听讲话好。大地总是美的,尤其五月,植被这么好,生机遮蔽了死亡,看不见任何的坏东西。

  原计划第三天回,因为周末,枣愿意给我们机会,便多呆了一天。头天从向峨回来,蒋骥、杨虎一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泰国册页》

《黄河文学》2017年第5期目录

 

 

一频道

 

绿原与拉奥孔 / 叶坦(随笔)

阅读图像 / 耿占春(随笔)

随笔四则 / 石舒清

 

读典笔记

 

中华文化与文明的整体观(一)/ 李漫博

 

 

宁夏之美

 

天籁 / 房光

沙语 / 莫景春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记

  我越来越怀疑在这个世界发声的意义(无论是否有人听见),包括写作。那些四处演说的人只能是为稻粱谋。

 

  4月21日,绵阳,住绵州酒店。

  22日上午打车到园艺山高速路口,与成都过来的采风车汇合。得佳骏微信,他已从重庆出发。中午抵广元朝天区。下午游雪溪洞、明月峡。见佳骏、达真等。晚宿广元国家大酒店。

  23日上午游皇泽寺、昭化古城。下午搭乘游艇前往苍溪,至虎跳,再搭汽车到苍溪县城。见李汀,欢饮至午夜。席间佳骏、格尼在座。

  24日上午看寻乐书岩。丘陵地。书岩多为避难中消遣所作,书法尚可,雕刻一般。中午回苍溪县城,看红军渡。下午抵阆中,开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扶贫攻坚会议。一个人逃会听雨听鸟,享受感冒症状。晚一个人冒雨去水码头找佳骏、陈霁。

  25日晨。雨中看(嘉陵)江,江如粪坑,臭气熏天。倒是在华胥广场初识华胥。上午,在雨中启程赴广安,看潭某人打造的邓某人故居,后辗转华蓥吃午饭,饭后赴武胜参观宝箴寨、沿口古镇。夜宿沿口镇。

  26日晨起,一个人冒雨再次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普鲁斯特——一个陌生朋友的来信

  近两年多东莞成都广安三个地方跑,再加上手机上网比电脑更方便自如,电脑就成了一个尘土满面的摆设了,在手机上主要用百度搜索和微信,博客邮箱类几乎停止使用了。昨晚很晚偶然在手机上看到你文章的一个链接,读到《自言自语》,震惊你内省敏思的气质依然分毫未减。今天一早就打开尘封已久的电脑,准备登录天涯网站给你留言,可一打开天涯网站,我竟然傻眼了:两年多,天涯博客的用户名与密码我竟然都不再记得了!在手机与电脑备忘资料里东翻西找,下午终于找到进入天涯博客的用户名和密码。于是又把你近期的文字读了一遍,看到记忆中的枣和你以为的她,已在你眼前寸寸消失,你的步步后退,让我想起了曾写过的《消失》那篇文字中的那个我的无奈与失落。孩子与文字一样,我们让他们和它们诞生,但他们和它们却有自己的命运,我们无法掌控,也无力修改。

  感觉你是天生的书写者,心思敏感细腻到近乎病态,仿佛一条蛛丝的不为人知的秘密颤动,都会在你心底像惊雷滚过,你的文字向无限的内里钻凿,把幽微之物刻划得像《阿尔诺芬尼夫妇像》,有迷宫的繁复,又精细得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这段文字,也不是多上心,她自出生便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也是我文字的一部分。

  上个月十号,枣完成在泰国的工作回到厦门。说是一年,其实不足十个月。她在普吉的生活,我春节去见识到一点。在她的寝室,她给我们煮了火锅,我洗的碗,洗碗的时候顺便打抹了她的洗碗池。关于是否续签,我没有发表意见,只是针对南洋的气候和她的身体情况有过建议,她妈是要她回国。不续签,应该是她自己的选择。

  毕业前半年,她还坚持毕业后留厦门,某天突然就改变了,愿意回川了——回成都。成都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城市,虽然也变味了,但一些街名还能唤起我早先的回忆,而今还有几个人——几个朋友在那里居住。我写过一篇《成都随笔》,表达了我与成都的、多半是一厢情愿的关系。她十四号回到成都,没有回平武,也不要我们去成都见她。她住在赵懿那里,每天都做些什么,我们一无所知,也不便过问。隐隐约约,我们从各种渠道得知,她在成都耍了个朋友,朋友追她去过厦门,后来她去泰国,他又到泰国去过。有次她发了段在曼谷的视频,视频里有个讲四川话的声音,问她,她才说是他。有一天,她突然跟我讲起谈恋爱的苦恼,说不想处朋友了,想

分类:日志 | 评论:4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度日

到了一年一度的抑郁季。《沤火灰的气味》开了个头就没往下写了。到处的油菜花都开了,但没意思。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帕斯捷尔纳克传》(德·贝科夫)字号太小了,读起费眼睛。前两天郭发财陪客人进山,我陪他们去了一趟虎牙和松潘的小河营。发财给我拍了两张人像不错,可用。每天都是阴天,要么就泖雨。阴天分泌抑郁剂,走空气钻进鼻孔,花粉也抵御不了。周末逆涪江而上,一路看对河二岸的野樱花和野桃花,在石龙过江爬山拍照,这河谷山川留了多少伏笔!回去的路上记起刚到阔达教书时路过的情景,对河二岸也是野花开,客车司机放着李春波《一封家书》的卡带,听得我眼热——这个情节写进了早期散文《感动种种》。正是这篇散文,包括满三十岁写的《歌唱经历》,让我认识了周佩红大姐。很多时候都感觉不到爱了——不是得到的聚焦到自己身上的爱,而是给予的他人之爱。爱无法悉数,但敏感的人有强迫症,总是会悉数爱,本能地在背角湾湾里盘存,结果当然是失望,加剧了悲观与虚无。早醒无眠,不再像早年落入巨大的无底的虚空以及对死亡的揣测,而是被一层雾霾隔在此岸,连一根溜索也找不到。河水差不多已干涸,再没有激流和黑瓮潭。海子是在3月26日的下午卧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3月4日

  写完《泰国记》。抽出写斯米兰岛的部分投给一个征文。

  读完麦嘉湖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为我提供了百年前国人生活的细节。虽然很多都失传了,但人性本质的东西没多少改善。外国人看(写)中国人,因为距离(视觉的和文化心理的)看得特准。

  世俗的东西太他妈jb扯淡,没有道理没有人伦可讲,就他妈私心、就他妈血统本能决定一切。下午,一个人走到荒无人烟的深山去,听溪流虫鸣鸟叫,那种寂静、干净是可以触摸的。当然,孤独也是可以触摸的。人在社会或者说世间的生活准则是多么庸俗和狭隘啊,即使是最为人性的、最为靠近真相的,想一想人在星际的位置和所在,想一想个体在物种学和家族链上的位置和所在,还是基督教文明要高明。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事

  年后第一个东西没写完,拖沓了。写的过程中等于又走了一遍。其中还有新发现——离开清迈那天早晨拍的街景中有三个僧人,拍时没注意,回来看照片也没注意到,写时才发现。清迈最好,斯米兰岛若仙境。

  前天去羌人六的老家看梅花,梅花没啥看头,看了几个老朋友(雨田、雪峰、刘强、雷皮子)和新朋友(羌人六、马青虹)。时间不敢算,羌人六也不是新朋友了,零七年有联系,零八年地震后见面,都十年了。晚上下江油见另外两位老朋友——伍卫和永见。酒喝高了,又去歌厅接到喝。李白的战士最听酒的话。都有几分沧桑了,这沧桑虽然让人生显得有厚度,但真的目睹了还是辛酸。时间之船有多个形式,酒是最显著的一种,也是可以加速时间的一种,我倒希望我们偶尔能脱离酒、脱离时间的速度,在岸上逗留片刻,稍显与时间无关。昨天计划在江油耍的,早晨起来觉得该走了,于是就走了——都累了,有人还有伤,各自去歇着、去疗伤是最好的。

  一直在读麦嘉湖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这是本好读的好书。我总是借了外国人的眼睛来看中国、看百年前的中国。这么感性的文笔吻合了我内心的某种敏感和细腻,而其中深刻而准确的理性又吻合了我习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野草》杂志2017年第1期目录

中篇小说

张世勤      青石巷

叶清河      那片森林

周万年      创业史

 

短篇小说

阿  舍        海边的阿芙罗狄忒

张乐朋      馊饭

金意峰      环绕我们的耳朵

马 亿         短篇两题

李彦周      身体里的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鸭绿江》文学月刊2017年第2期目录

《鸭绿江》文学月刊2017年第二期目录

 

 

小说

洪水之年……班  宇  

冻雨(中篇)……阿贝尔 

堕落的童年……震  海 

立交桥上的西瓜虫……赵  雨 

汤头便笺……刘群华 

散文

苹果树下有人打铁(外二篇)……成向阳

三十里堡……格  格

诗歌

铭记(组诗)……潘洗尘

暮色降临(组诗)……张忠军 

如果这样开始(组诗)……康  雪 

读·闻·观

每棵树都是自己声音的囚徒……王雪茜 

钩沉

大学时代的真实思想……程树榛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天

  10日开车去绵阳,就签个名字,下午回来心血来潮翻鹿丛山,走冰雪路,挨了批评。

  11日拿到书:克洛德.西蒙的《刺槐树》、德米特里·贝科夫的《帕斯捷尔纳克传(上下)》和娜杰日达.曼德施塔姆的《第二本书》(买第三本了。听说要下架)。我有西蒙的《弗兰德公路》,三十年前出版的。帕斯捷尔纳克已经是自己人,我期待的是对一些内心隐幽的探究,包括与他有关的几个人的人性细处。上卷前面的多幅照片,有的是网上没有的,高清,翻开有种与老帕谋面的感觉。

  12日上午参加县上的座谈会,羌人六、陈霁、马青虹、马俊子在场。午饭后,和羌人六、马青虹上北山晒了会儿太阳。

  上个月吧,因为《中国作家》发了剧本《挑水路》没稿费,塞壬让我给他个两万字的小中篇,她给我发稿费,于是有了《1976年的冻雨》。她主持的是个地方内刊。恰逢《鸭绿江》约小说稿,顺递给了李黎。发第2期。

  时近年根,去乡下吃了很多肉,名曰吃酒。吃的时候感觉好,吃上过后感觉就不好了,但又没法吐出来。味美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比如肉,比如色,但局限性是不能拒绝,是不是它从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4页/15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无祈

2017-06-22

石林幽谷

2017-06-20

萧艾的梅园

2017-06-18

意彷徨1

2017-06-17

龙赐子心

2017-06-13

一念之柔

2017-06-12

黑梅

2017-06-09

敬一兵2017

2017-06-09

sweetswing

2017-05-26

一心先生

2017-05-21

背对着浮华

2017-05-21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