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地天涯名博

请勿转载博客原创文字,若要发表,,需与博主联系。联系阿里云邮箱::abr6569@aliyun.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9
  • 总访问量:3104451
  • 开博时间:2004-11-15
  • 博客排名:第38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胡志帮2018

2019-10-16

石林幽谷

2019-10-14

徐以斌

2019-10-01

黑梅

2019-09-19

闲人妄语

2019-09-16

歌尔德蒙

2019-09-13

李汀

2019-09-11

苦艾文艺

2019-09-09

忆遥遥

2019-08-19

忆遥遥

2019-08-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你知道平武出了个本光法师吗?

从平武走出去的佛学大师本光法师,一度为平武遗忘。在这里,我们请大师“回家”。

张秀熟一生给了我一种感觉——人一生就像是注定的;本光法师给我的感觉也是这样,你来到这个世上,要走的路已经在前面划好,只不过是虚线而已,你得用一生去填实。

本光法师和张秀熟都是从平武走出去的大人物,两个人同时代,两家人是世交。张秀熟是红色的、激进的,被“主义”和信仰牵引;本光法师则是灰色的、平和的,被佛法牵引,也可以说是被虚无牵引。

本光法师和张秀熟是时间投在平武历史银幕上的两个巨大的影子,他们都是平武的种子在外面世界长出的大树——一棵红松,一棵菩提。

   本光法师,原名杨滏升,又名乃光,号曙天。法名本光,号废明。今天的平武人,大都没听说过本光法师,但本光法师其人其事早已载入中国大陆及海外华人的宗教史册,其《碧岩集评述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武近代创办的第一所公立学校叫什么?

  学校是一个地方出人才的摇篮,也是对这个地方文明程度的检测。

  平武近代创办的第一所公立学校叫“平武县立高等小学堂”,系平武涪江小学、北山小学的前身。创办于清光绪三十一年,即1905年,校址在原龙门书院(清乾隆二十八年,即1763年龙安知府马权创建)。由留日学生赵旭初和黄书云创办,附设师范传习所。上世纪三十年代校舍毁于兵燹,临街校门匾额犹存,正面“入德之门”四字系前清贡爷、平武书法家薛坦如书写,背面“人才杰出”为薛坦如公子薛梅羹书写;第二道校门匾额“文明进步”四字为平武拔贡杜云翘书写。原校园为前后两个四合院,值得一记的是后院,正房为学校礼堂,系清道光十八年,即1838年龙安知府马佩玖、教谕彭维模重建。

  1918年,平武县立高等小学堂更名为“平武县立高等小学校”。1929年更名“平武县立高级小学校”。1935年红军进驻平武后停办。8月整理复课。1937年9月,平武县立高等小学校更名为“平武县立完全小学”。

  此外,1929年平武保安营营长杨兴斋创办了“平武县立初级中学”。校址暂借县立小学。这之前,杨兴斋已创办了平武县国民小学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红军郭楚山是怎样与组织失去联系的?

郭楚山,今平武县豆叩镇荣华村人(时称李家坝),1922年出生。1935年4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进驻豆叩,13岁的郭楚山参加了游击队,5月被编入第三十一军八十九师政治部。过草地时,郭楚山在战斗中负伤,属三等甲级残废。抗战时期,郭楚山在晋察冀根据地多次参加反扫荡战斗。

1946年3月,郭楚山奉命从延安回平武开展地下斗争。临走时,组织负责人叮嘱他回平武后,每月初去江油县城,即今武都镇东门外的茶馆第一茶桌接头,以接头人的左手中指缠有白布为记,暗号为“六十匹土布”。郭楚山回到平武李家坝,按照规定时间,多次去江油茶馆接头,从不见接头的人露面。从此,郭楚山与组织失去了联系。

 虽与组织失去联系,但郭楚山仍以一个红军战士、共产党员的身份与信仰要求自己,主动开展革命活动,在当地穷苦人中发展起30多人的骨干力量。

1948年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朱毛当过勤务兵的两个平武籍红军是谁?

  给毛泽东当过勤务兵的平武籍红军叫杨占山,平武阔达人。

  杨占山,原名杨正明,清光绪二十四年,即1898年生于今平武县阔达藏族乡旧庄村,文盲,靠种地、砍柴卖为生。1935年6月,杨占山离开老家,先是为红军背粮,而后参加红军,编入第九军供给部,做伙夫兼马伕。

  1939年,杨占山由班长提升为运输排长,带领担架队转运伤员。在延安时,杨占山被派去为毛泽东做马伕,一并保管文件柜钥匙,有时也照料孩子。当时杨占山已年过四十,为人憨厚,做事踏实,毛泽东把钥匙交给他很放心。

  1946年,杨占山因为照料孩子细心被调往中央党校第三部托儿所,专门看护中央领导的孩子。1948年调往法制委员会任保育员。杨占山是个小个子,四十多岁看上去还像个大孩子,跟孩子们很好处。他爱护公物,坚持正义,喜欢给别人提意见,获得过部队黑板报的表扬。

  1950年10月,杨占山因为年事渐高批准复员,国家发给他11900斤生产补助粮。

  回到平武阔达老家后,杨占山与已有两个孩子的庞志英结婚,帮助庞志英抚养孩子。上世纪五十年代末闹饥荒,杨占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秀熟为什么没有去延安?

  张秀熟是平武近现代最著名的人物,也是中共早期在四川最活跃的人物。

  张秀熟,名从酉,号秀蜀,笔名奇零,后改名张秀熟。清光绪二十一年,即1895年农历9月27日生于平武县城南街。父亲张化雨,号润之,清末增生,早年在平武县城设私塾,执教 58年。

  张秀熟4岁发蒙,13岁进入平武县高等小学堂。1912年,张秀熟考取江油县龙郡中学,接触到马克思主义运动的先驱王右木,开始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1913年,成都四川通省师范学堂复课,王佑木回校读书,张秀熟追随王右木来到成都,插班就读于共和大学校中学部。王右木毕业后回龙郡中学执教,张秀熟又回到龙郡中学复学,1915年毕业,第二年考入四川高等师范学校(后改名国立成都高等师范)。从此,成都成了张秀熟的人生大舞台。

  1919年5月,成都成立四川省学生联合会,张秀熟和盐亭籍学生袁诗荛被推举为联合会理事部理事长。1920年5月,创办《四川学生潮》。

  1920年夏,张秀熟在国立成都高等师范国文部本科毕业,回平武县担任县立高等小学校长,建立学生自治会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军在平武停留了多长时间?

从1935年4月11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第三十军二六八团第一批进入平武,到6月5日全部撤离平武,红军在平武总共停留了56天。

1935年春,红四方面军撤离川陕革命根据地,西渡嘉陵江,挺进川西北。4月11日,第三十军二六八团由青川青溪进入平武,下午六时占据东皋湾,接近午夜突破东门防线占领平武县城。红四方面总政委陈昌浩、红三十三军军长王维舟同时到达。平武县政府代理县长余紹谦提前几天逃走,平武县游击司令杨心斋也于当天拂晓携家小逃离县城。

同日,红四方面军某部由江油白石铺沿涪江峡谷进入平武,占领平驿、响岩、南坝。

三天后,即4月14日,红四方面军某部自江油中坝官渡沿清漪江而上,进入平武,占领平通、桥头、豆叩等地。

红军进入平武、进驻县城,正值清明后一个礼拜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武的一代师表是谁

  平武的一代师表叫杨曙东,已被县人淡忘。           

  杨曙东,名允升,今平武县龙安镇人。生于清光绪二十二年,即1896年。民国9年,即1920年毕业于江油中坝省立第二中学。同年8月,开始了他的执教生涯,先后在平武城关小学、青川两等小学,江油私立豫章女子小学,平武南坝小学、古城小学、平武初中、平武简易师范学校任国文教师、教导主任、校长。

  民国期间,杨曙东执教近30年,以师德高尚、学识精深、言传身教、躬行实践、为人师表饮誉县内外。他鄙薄世俗观念,多方资助贫困学生,对家贫而无力升学的学生免除学费、资助生活,让其发挥特长和才华,为他们提供进一步深造的机会。回族青年闵克耳天资聪慧,热爱绘画,但家境贫困,因为得到杨曙东的资助方考入成都南虹艺专,成为指画、舌画川内这一特殊画种的一代名师。另有坝子乡农村学生任廷梁,也得到杨曙东的资助,1935年参加红军,去往陕北,1949年后担任中科院成都分院领导。

民国24年,即1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武历史上唯一的同盟会会员是谁?

  平武历史上唯一一个同盟会会员叫杜云翘。于清宣统二年(1910年)在成都加入同盟会。

   杜云翘,名焕章,又名银樵,别号开公,今平武县徐塘羌族乡杨柳坪人,生于清光绪六年,即1880年。家境殷实,家父杜鹤俦乐善好施,为当地乡绅,耗资700余串铜钱修筑药重山石板路。杜云翘幼读私塾,清光绪28年,即1902年中秀才;宣统元年,即1909年遴选“拔贡”,进入成都四川通省师范学堂(四川大学前身)研读新学。次年加入同盟会。

  1911年11月27日,武昌起义成功四十八天之后,四川宣布独立,脱离满清政府。尹昌衡出任军政部长,被推为都督,组建大汉四川军政府。军政府在德阳、罗江试点建立新政府的县政权。民国二年,即1913年,杜云翘因是同盟会会员被推举为罗江县知县。据《罗江县志》记载,杜云翘上任当年,略平乡哥老会谢厚鉴领数百人,自称“靖难军德安营标统”发难,到绵阳与张天保、张品山会和,被刘存厚军击败,逃回略坪;杜云翘亲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武第一位留学生是谁?

  平武第一位留学生叫 赵旭初。清光绪三十年,即1904年留学日本,就读于宏文书院。

  赵旭初,名维燧,出生于清光绪三年,即1877年,今平武县龙安镇人,廪生出身。

  清光绪三十年,即1904年,清政府决定废除科举考试,在各省选派留学生。当年,四川省选派官费留学生160人赴日本,就读于东京宏文书院,学习师范教育,赵旭初榜上有名。平武出了第一个留学生,自然是一件轰隆山区县城乃至整个龙安府的大事。赵旭初出生书香门第,自小天资聪慧,文思敏捷,熟读四书五经,国学基础扎实。赵旭初入选实属凤毛麟角,为同辈羡慕甚至嫉妒,也为他的人生埋下了不幸的伏笔。

东京宏文书院,原名弘文书院,为日本教育家嘉纳治五郎专为中国留学生创办的一所学校。中国近代就读过该校的有陈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文学》2019年第10期

短篇小说

 

小说三题·石舒清

第三个人·朱 个

 消失于西班牙·葛 芳

 汉娜小姐·安 勇

 铁塔花园·李 樯

 

中篇小说

 

老卞,你的麻烦来了·川 妮

 冯骥才新作

 老鬼宋雨桂·冯骥才

 

以歌当哭

 

失落的宝贝·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

  10月,阴阴天,时不时落几行秋雨,像悲泪。川西坝子的阴阴天像一个巨型蒙古包,灰得很均匀,灰里带一点铅色。从双流到绵竹,驾车跑近百公里,那种铅灰都没有一点变化。这时,我便会去想,那铅灰不是由气流和人类制造的污染构成,而是人类作为被神界罚下的罪犯的监牢的墙壁。

  川西坝子已经找不到一处视野里没有建筑物闯入的野地,相比百年前的老照片,它的审美折扣差不多已经打到了八九成,即使说已无什么美景、美感。建筑物多了,道路多了,人完全占据了土地,宁静被破坏了,土地、村庄失去了灵魂,川西坝子完全变成了各式找钱的现场,就是有人造景观,也都是粗俗和功利的。

  成都相较于金沙遗址掩埋的那些人看见的成都,相较于刘备占据的成都和杜甫的成都,就是相较于《死水微澜》里的成都,也完全是另一个成都了。地盘扩大了若干倍,地表也完全被清理和改换,驱逐灵魂,驱散气息,一切都是重建,包括老成都人残守的价值美学。我曾经在《成都记》里说而今的成都只剩下一些街名巷名了,成都的全部美学都蜷缩在这些街名地名里,现在我依旧是这样感觉的,就是街名地名也在被忽略,只有喝醉了酒的诗人站在路牌下盯上几眼,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9月26日记

  最近是我离开文学最长的一段时间。感觉难受。尽管如此,还是抽空买了威廉吉尔的《金沙江》,读到了他早在1877年6月经过平武(龙安府)所记,特别是涉及梯子驿和涪江六峡的文字。有时,也坐下来读点舒尔茨的短制,完善对将要动笔的《林波寺》和《美术老师》的构思。

  

  21日,周六。稿史脑洪灾后第九天,得以去到现场。同去的有正华夫妇、马俊子夫妇。上午十一点左右到达,民兵和当地群众正在清淤,一些拖拉机、装载机正在泥石流冲积带作业。正华跟一位穿迷彩服的副书记去了寨子后面,我和马俊子进到寨内。我先去了擀毡帽的岳中波家和做旅游接待的张伟他家,两家都已初步清淤,大洪水的痕迹依旧。靠后的房屋挡住了石头,冲进房屋的主要是沙和一些树的枝叶。我承认我已经麻木,看见寨子里无一幸免的房屋,感情是零度的。见几位清淤的人在一家受灾户的房屋前歇气,我过去询问大洪水发生时的情景,他们说是12日晚11时开始下暴雨的,洪水是凌晨一点左右爆发的;寨子里的人并不都是在大洪水来之前安全撤退的,有的则在大洪水到来时仓皇逃出的。有预警,但不正式,所以最终还是有3人没有逃脱。我担心清淤后村民还会回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漪江流域历史上是白草番人的聚居地吗?

清漪江位于平武县南部,为涪江一级支流,发源于平武县锁江羌族乡境内海拔3217米的六角顶,全长126公里,流经平武县境80公里,出平通镇牛飞村入北川县境,在今江油市河西镇注入涪江。

现今平武位于清漪江流域的乡镇有锁江、徐塘、平南3个羌族乡和大印、豆叩、平通三个羌族聚居镇;1956年以前,今北川羌族自治县的桂溪、甘溪、都坝、贯岭4个羌族聚居乡也属平武县辖地。

清漪江流域历史上是“白草番”的聚居地。《明史》有记:“东路生羌,白草最强,上下凡十八寨”。所谓东路,即指明代由土司薛文胜开辟的从龙州到松潘的道路。《龙安府志》又记,明成化十一年,即1475年白草番杀掳大印、旧州土民,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嘎尼藻访谈侧记

 

早饭后从交西岗驱车去新店子的水牛家新寨。见到三年前带凤凰卫视拍过的岳忠波,他还是那么热情,只是这次我们访问的对象不是她是嘎尼藻。我带走九寨沟过来的白林在寨里转了一圈,走成都来拍片的蒋骥像鬼子进村自己在拍摄。寨子里安安静静,看不到一个人,也看不见炊烟。房子都是崭新的砖木结构的木楼,统一规划。通道、河堤也都规划过。倒是各家各户种在自家门前花坛和空地种的菜蔬和花花草草带给了寨子一些生气。我是第三次到水牛家新寨。第一次是开寨,人山人海,主要来恭贺,喝酒看闹热。那时的寨子还只是一堆房子,不说灵魂,连人的气息也没有,感觉像个大码头或者大客栈。我是完全陌生的,看见的人,看见的场面。陌生,却不喜欢,异族的笑脸和服装都是装起的,搞接待,哄开心,就连吃了饭跳曹盖也都是节目。人真是万物的中心,信神的时候一草一木皆有神,神山更是;不信神了,便是欢娱的盛筵和欲望的天下,古老的神山也变得凡俗了。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莲与索古修

  十几年前写过一篇《李白的青莲》。昨天,9月15日,路过青莲刹了一脚,第二次吃了“伍肥肠”。然后出镇走了近两个小时。不是去的景区,是去的盘江畔。2016年朱燕玲来绵阳,陪她到青莲看李白诗碑,我说了句都是这几年打造的,她车也没下就走了。前两天盘江刚涨过水,看得见痕迹,眼下水也大,是一条河流的样子。2017年十一长假,跟刘强在诗歌小镇坐着无聊,同去转了盘江和涪江的交汇口铧嘴,正值秋天,荒草萋萋的景象。不知盘江为啥叫盘江,我记得的是湔江,发源于松潘白羊,平武的泗耳河也是大支流,大部分河段都在北川,在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看见的正是湔江。

  我们散步的河段河床很宽,对岸靠九岭一边是山丘,有李白也见过的红岩子,青莲一面是湔江和涪江冲积而成的小平原,河畔有大片湿地,生长着巴茅。

  不晓得蛮婆渡的位置,或许就在老盘江大桥处。青莲曾经是氐人的聚居地,传说是诸葛亮要他们让出一箭之地把他们骗到平武大山里的。我在这里所享受的一个多小时不是传说,也不是对李白的想象,而是无一人的湔江以及不冷不热的天气。其实,这个地方一度是平武的辖地,只是当时平武不叫平武,叫龙州,我的先祖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7页/17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