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月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51846
  • 开博时间:2007-01-02
  • 博客排名:第1099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读姚月的《二十四诗品》

  我在怂恿,各自说出它们的秘密,我的二十四个小妖怪才悄悄溜出司空图门下,就有人为它们写下有情的字。
  这篇美好的文章,出自汉家之手,这个人是谁?又是打哪儿冒出来的妖怪呢?是,我很肆意地呼他妖怪,他对于和每一个他有话要说的作品相遇,在每一个瞬间,即有滔滔的文字信笔而下,这让我心惊,有时读他的文本,那样倾心吐胆的,是欢乐吧,也癫狂,不免要替他担心起来。浑身是刺也能开出玫瑰花朵。他绝对不会犹豫,他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但我读到这篇字的时候,能感觉到临书呈帖的人,几乎将其标志性的额际峥嵘和散发抿抿好,束起了洗旧的纶巾,这份静好,如同日月。这是我第一次在别人的文字里与自己相望,用鲁智深的话来说“吃了我一吓”,意外总能带给人惊喜,我说不出。霜降后的大地,江南的草色都将满怀温柔的睡去,枫叶正开始红。
  
  
  情书:读姚月的《二十四诗品》
  
  汉家
  
  这是我最近反复读的一组诗,作者是姚月。如果我还是少年,就去江南找她,不带书与酒,仅仅顶一颗好头颅就够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沙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8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访客

“清明雨下完了,天就要明亮起来了”,真好。
说不出的好。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异想天开的天

  杏枝初花。微雨。日出。晴。小雪。零星。太阳雪。倏尔大雪。更大的雪。暴雪。终于白茫茫地,将西天的红日隐去。奇观呵!河水载走白茫茫的船只。想必这一日,皇天后土,情怀激越得很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粉

  春来花发,第一难看的数迎春花了,我偏见,常熟话里形容“黄臜臜”,“腊腊黄”,不似 “绿潺潺”,“红鲎鲎”那样的有意思,加诸气候尚无半点暖意,更见枯瘠萧条,倔强得很,然而革命的先驱,零星继而一大片,遂想到改朝换代,冬去春来,落难的说书人的开场白,底下的山河锦绣,江山美人-------感激它们的,抚慰人心的存在。
  

     
  虞山南麓的梅花。因为是不期而遇,遂有无限喜悦。蜜蜂嗡嗡嘤嘤,幸福的生物------菜花蛮蛮,能够令人怀念起乡下,童年,老屋,祖母的时光,以及放学路上的红花田,开花的紫云英,大片大片.....
  看花的时候,天气晴暖,难得的和风细细,满足的春光里,眼睛都要眯起来。似乎只有绯色的花朵,才令我觉着了真正意义上的新年,觉得春天已经来到,觉得心情美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雪

  青橄榄。米酒。梅花。山路。大雪纷飞。街市清阒。炮仗亦安静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月

  小时候玩猜拳游戏,手心里藏起了铜钱,分币,或是糖果话梅之类的,上拳下拳哪一拳?猜猜看,当然,这猜拳的两个人往往是一长一幼,猜猜看,这只手,不对不对,那只手,啊?不见脱哉!到哪里去了呢?再来一遍,再来一遍,小孩子恳请着,耍赖着,童稚时单调的好奇心,也有相当的缠人,犹记得当时的失惊或是乍喜,眉开眼笑,一霎时将对面玩变戏法的人看得很伟大。
  魔术师的存在的确是一个奇迹,是异端,刘谦是伟大的。在他面前,每个人无一例外都变成了那个被好心骗倒的小孩子。他的不同凡响,不仅在于让世人为之惊叹,并且笃信时光隧道,找回童稚的声音和表情,他还相当的喜剧,会让人在目瞪口呆或是魈然惊呼的时候,还忍不住开心地笑倒。
  要是这个世界还可能允许有更大的奇迹,刘谦索性修炼成仙,独霸下一春晚,兴许时光真有可能回溯数千年。壶中日月,不是不可能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欲雪

  晨间被窗子上的阳光热醒过来,听得鸟啼声清落,竟很像是春晓,于是又跌入沉沉睡乡,石青的天际一带绯色,白雾披下,衬着溪边舟,池塘柳。午后天始阴沉,渐风声猎猎,似是一下子江南来到了燕地。
  听说天欲雪,果然是真的,很喜欢,觉得亦像是春消息罢?
  暮晚厨房窗外收腌制的鱼干,望见楼下行人,缩肩疾步,瑟瑟作寒鸦状,天儿黑得快,远望灯火尚未点起,向北山影绰绰,刘长卿的句子,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觉得很凄凉。很喜欢旧版《雪山飞狐》的电视音乐,长路漫漫,踏歌而行。喜欢大侠胡一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8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锦瑟

  简而简之,欲书近来日志,秋色,冷雨,无非漫长冬日,瞬即过往。
  遇着头疼的事,神经很不顽强,午间索性流连虞山下,看万物有情,使人愉悦。念想杭州的千年霜树,当初去的时候,正是时在中春,阳和方起,如今芳树下无人------至少,要去看一眼的吧?
  观赏过不同地方的红叶,喜的还是虞山下,比较天平山庄,迥异的风貌,骨骼,也其实是一样的枫香,或许因为虞山是我的日常,旦夕,晴雨,随时随刻,便自然有了情分,好在对景吧,良辰美景,不会错过去了的。
  雨意潇散,霜园外,深冬的市街,笼薄薄烟气,着色无多,水墨而已,气候并未冷至彻骨,只觉清冽,行人车马,寥寥落在眼里,便生些僻静之意。
  仿佛墙内的一枝红杏,虞山公园的好处就在拾级而下,顿觉林深隐隐,别有洞府,地势幽壑于人眼前一亮的豁然,天地变色,粲粲然足下落叶铺陈,最令人痴怔,涌上的字词堆砌莫非是烂然遍野。草木沁人,薰得衣衫亦沾了香气罢,时有林间霜红,花飞蝶翩般,自树头跌宕下,如仙如幻,雨势稍大,簌簌有声。
  因是雨天,并不闻人迹。林中鸟啼,清喧而不躁急,分外是活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灯下

  雨夜最是安适,又最是寂落,拾蒋坦《秋灯琐忆》,难得读到这样温暖可意的人生,行文也简,“夜深,秋芙思饮,瓦吊温暾,已无余火,欲呼小鬟,皆蒙头户间,为趾离召去久矣。余分案上灯置茶灶间,温莲子汤一缻饮之……”
  又“秋来雨风滴沥,枕上闻之,心与俱碎。一日,余戏题断句叶上云:‘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明日见叶上续书数行云:‘是君心事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字画柔媚,此秋芙戏笔也……”
  心喜黑甜乡里的小鬟,浑然一如余之髫年,不知世事为何。日间冒雨去兴福寺,古刹秋色,依然烂漫得很,不胜记之,而风雨廊下,潇潇秋声,玉佛楼前的片刻令人心动,一簇寒梅初绽,烟尘不沾,一时仿佛逸气横空,也觉得地势高旷起来。
  枫香叶子铺落一地,霜华满阶,却又是,拾来片羽,红叶题诗流水远投的锦瑟和华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