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以名之的五楼

光明和爱的私生子,虽然失去了名分,但仍然是亲生的。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17430
  • 开博时间:2007-01-01
  • 博客排名:第761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zz 20年,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1989年3月14日)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
    它们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3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起走路

  昨天翻ww的专业书,发现25岁似乎是很多行业默认的一个分界,之前的每一天你都可以说自己在长大,之后的每一天你只能说——你正走在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我,恰好位于这个节点。
  
  书上说人的眼睛会在25岁之后发生一些变化,不仅仅表现在视力上。这让我想起死党阿静。
  
  我们认识快13年了,几乎占了现在生命的一半时间。她一直被1200度的视力所困扰,而我也只能听着她诉说高考选专业时的限制,其他,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除了那次,初二的一个下午,她的眼镜摔坏,放学后不敢骑车。99年的时候我们身上都没什么钱,打车显然不切实际。于是我便陪她推着自行车走回家。不敢抄平日常走的羊肠小道,依着她专挑四车道有绿化隔离带的大路走。记得出校门的时候天光依然,走到她家的时候华灯初上。
  
  这个事情实在小得已经算不上事情,我却一直莫名地记得。后来,随着年岁渐长,离开家乡,离开熟悉的地方,自己是越走越远。而身边的朋友,因为求学、工作或家庭的变动,也真的已经或将要散落在天涯。偶尔相聚,总是打车去一个地方吃饭聊天,但是时间稀少得没办法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4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录完

  对着暖气片练了N遍,终于羞涩地录完了时长为2:47的一段vcr。NG的时间大概有2小时。
  羞涩和磨蹭实非我愿,怎奈讲的不是母语,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啊。
  根据weiwei的记录,我出现的状况有:向上翻白眼(背书状)、一脸呆滞(念书状)、身子晃来晃去(不屑状)……最后weiwei提出严厉警告,你再晃来晃去就把转椅收掉,不让你坐了!我很无辜,我不是故意要这样子的啊,我紧张嘛,晃了之后很放松。weiwei说你这是放松过头,离得远远的,一脸不屑,爱来不来的样子……敢情我一遍遍地过不了那个啥啥口语考试,就是因为这个吧.
  镜子什么的,还是常备着吧,看看自己面目可憎的脸说英语的样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知怎么搞的,帮ww注册的那位x老师的邮箱,怎么都进不去.其它两人的密码都是一样,难道第三个人还能不一样?可是我真的不知道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个人小结

  2010年的最后一天,忘了带手机,回家一看,10个未接电话(含疑似骚扰电话1个),20条未读短信(含服务信息1条)。于是,在感慨今天的零碎时间都没有手机阅读来kill的同时,我不得不感慨一下这即将过去的一年。
  
  工作年度总结不谈,单是豆友们前浪后浪的个人小结,就让人觉得除了杀死知更鸟之外,不写总结也是一项罪过。
  
  一向善于总结乐于总结勤于总结的浊越同学,为什么一直没有拿出一份酸地馒头的总结呢?因为,实在是太简单了,没什么可以过度衍伸的,今年就两件事,考试和同居。考试,含工作考核。同居,仅指共同居住在一片屋檐下。为了显得更单纯一点,造个句吧:我把今年的同居者蔚蔚拉进了漫长的考试。丢三落四地准备,丢三落四地考。这几乎也是我们今年最深刻的回忆。而不想衍伸谈的原因是,我还没考过关(到一边哼几声,擦把脸回来继续写)。那么新年的希望就是,赶紧在正式考试之外完整地写一篇作文,练一场口语,在截止日期前把试考过了。
  
  谈到今年的书,我想来一个巴特的“换档加速”,请读者自行补充所指:我今晚去万泉河畔书店买6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3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安夜寄出

  今天寄出了除R校以外的其他学校的材料。
  运费花费人民币389元,这个数字有可能被404元或489元刷新。这取决于R校的寄送方式。我还是没有拿定主意,到底是任它飘洋过海还是嗖的一下过去。每当想咬牙时,我总会想真的值得吗,于是就搁到明天再说了。
  
  ps改了三稿(搞笑的是我填一个apply yourself 就会update一下,以至于到R校作为最后一个申请时,和第一个的L校已经有了较大的不同),最后的总归是自己还算看得顺眼的东东(中间要感谢f同学,weiwei同学,南小Q同学,r同学的审读)。
  ws或曰rp是在看了一个月的paper之后写的。不过我得老实承认,最终的research topic与其说是一个研究打算,不如说是一个商业疑问,也是上次问CIC的某总没有得到解答的问题。不过市场的问题,有谁敢越俎代庖地解答呢。如果委员会不喜欢这个问题,或者我的英文不足以把这个问题描述出来的话。。。。也认了。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粗略算了下,那些不可退回的费用,大概是人民币2500左右。至于那些额外sc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4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地自容

  刚刚发现早在2007年的时候兰登书屋的一个人(80岁的Epstein)已经发明了咖啡印书机,中国出版集团已经开始联系引进的问题了。
  
  可怜我还一直把它当成我的dream。希望中国有邮政系统的地方就能有ATM印书机。逐步扔掉出版社这个环节。实现内容和流通的无缝对接。让广告支付一切。
  2007年的时候我大三,已经在想这个,并且在公共关系学的课后精力发泄不掉时做过一个初步的商业计划书。可是后来就空空地想了它三年。按部就班、亦步亦趋地,进出版社实习,到出版社工作,折腾一个个杂志或一本本书。然后突然发现汽车已经在地面上跑了而我刚给自行车装了两个后视镜。就像今早上班看到的“老年代步车”,北京的哥说,狗骑兔子加个棚,以为自己是汽车呐。
  
  语言阅读的闭塞和不愿打破常规的惰性,使这一切变成了day- dream.
  倘若说06年以来对这个行业的忠诚和热爱,以及,狂妄的话,那么现在我只想钻到地缝里面去。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高兴兴记一笔

fw说(昨天 17:44):
 最近忙上次跟你说的那破事儿,连BLOG也没写,剧本也顾不上,明天开始动手。
 谢谢你的习惯性催稿
fw说(昨天 17:46):
 我跟周围几个朋友说了这事儿
 她们都说“这个编辑真好啊”
 哈哈
 我也觉得,这个编辑真好


lser要求栏目至少半年变一次,不管这个栏目办得如何。事实上,他根本没比较过教育情景剧和教育叙事之间的关系,他希望刊登那些厚黑性质的职场之道(比如最近开始的zj说教)。不管怎么说,fw老师连载了一年的栏目就要停掉了,实在很可惜。
看着自己的作者写剧本一步步成熟,我第一次体会到做一个编辑的成就感。原本预计fw老师写到五万字后就可以尝试写一些篇幅较大的剧本或小品,这下有种中途搁浅的失望(今年已发九期,每期三千字,已积累近三万字)。于是,我们商量,既然我们都觉得这是件有趣的事情,那么,连载结束后fw老师继续写,我继续改,就当自娱自乐。若机缘应允,结集成书或变成真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途中

我觉得该写些什么。尽管在这个时段,写什么都不能尽兴。

我一向以为自己算是有条理的人,但是最近排排手上备好的材料,却发现最关键的东西阙如。毕业证明材料,打错了,犯的都是低级错误;9月底的ielts达不到米国传院TA的要求,而我对11月底或12初得到t7.5,s8表示怀疑,为什么当初不选T呢?米国人到底还是抵制英货啊,他们的minimum和LSE的higher标准等同,7.0;ps改了三遍,又想重写,数字出版这个东西,到底要不要写进入?写了也太倾向于coursework了,可它又确实是我最近工作中想得最多的问题,我没法在晚上的4小时里彻底剥去工作状态;去国图复印了100块钱的paper,ws还没有动工,我发现自己很喜欢associate甚至assistant prof.的文章,新鲜有活力,可是套他们对最终结果有帮助吗?他们的method一般都是quantification,我要写一个semi-structured interview好像都水得很。这可怎么办?

选校时发现我的方向彻底飘移了,凡是没有media technology的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道听途说

  ZZ from culturalstudies

导师问过,你最近和中国的传播学者有交流吗?答:他们聊微博营销挺热火,我听了一耳朵。导师:你确定你听是传播学者聊天,不是商学院的?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R编辑老师中午突然问我,你怎么还不做书呢?
  接下来的话让我心花怒放啊....R老师说,现在想到要商量个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了.封面啊,新书策划啊balabala.当然我知道这"第一个"的前提是金点子不断的金老师已经去了老吴的新公司.
  我说哪里哪里nq的书已经在做了,不过只此一本而已.今天开会讨论2010年度专号的问题,我的任务是10月20号之前填满30页的内容.
  kao-----我当然知道这是鬼扯,但是L主编的意思就是这个。他负责的20p里有一大半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的所谓解读。
  在msn上遇到一个私交很好的作者,说起这个20:30的传奇,她直打省略号,半天憋出一句, 你还是提前撤吧。
  
  哎。
  口试结束的当天晚上我的鼻子就不听使唤了,继而感冒铺天盖地而来。幸亏这件事让我的注意力得到转移,只是结果到底如何,只有期待自己的RP了。撤的时间并非全然由我决定。
  这两天上班时,我就坐到六楼办公室的窗台边,把自己晒成一个热气腾腾新鲜出炉
分类:槐市中人 | 评论:0 | 浏览:4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1页/3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