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皮

我们能不能不买因强拆死伤了人的房子?大家都来抵制带血的楼盘吧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557915
  • 开博时间:2004-01-10
  • 博客排名:第52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他曾以为他眼里藏了一朵蕴含了很多雨水的云

云朵在天空里的漂浮并不依赖于光线的明暗、风的有无或者鸟叫声的大小、别的云朵的多寡。

这是某个雨天,一个只点了一杯美式咖啡的中年人把贩卖痛苦的人喊来在他对面坐下后发的感慨。

贩卖痛苦的人也点了杯美式,他们的被雨包围的下午就此开始。

贩卖痛苦的人是背对着橱窗外面的雨的,星巴克里面客人很多,自然,各种声音也很多,外面的雨声被别的各种混杂在一起的声音给遮住了。

即便如此,贩卖痛苦的人仍能清楚地知道外面的雨下得大还是小,下得迅疾还是不紧不慢,有没有片刻的停息。

这是一个奇妙的下午,或者说,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下午。

贩卖痛苦的人注意到他对面坐着的那个中年男人,他的眼睛就像是那天空一样——他不能控制他的泪水,他其实也不清楚那是不是泪水,他并不痛苦,但,只要一下雨,他的泪就控制不住,雨下得急,他的泪就流或滴落得急,雨下得缓,他的泪就流或滴落得缓,雨要是下一整天,他就一整天都是泪。

他的痛苦,是一到雨天,他的泪腺就不受他控制。

他的眼睛,看上去和别人没有两样,他曾经以为他

分类:牛说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曾以为他眼里藏了一朵蕴含了很多雨水的云

云朵在天空里的漂浮并不依赖于光线的明暗、风的有无或者鸟叫声的大小、别的云朵的多寡。

这是某个雨天,一个只点了一杯美式咖啡的中年人把贩卖痛苦的人喊来在他对面坐下后发的感慨。

贩卖痛苦的人也点了杯美式,他们的被雨包围的下午就此开始。

贩卖痛苦的人是背对着橱窗外面的雨的,星巴克里面客人很多,自然,各种声音也很多,外面的雨声被别的各种混杂在一起的声音给遮住了。

即便如此,贩卖痛苦的人仍能清楚地知道外面的雨下得大还是小,下得迅疾还是不紧不慢,有没有片刻的停息。

这是一个奇妙的下午,或者说,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下午。

贩卖痛苦的人注意到他对面坐着的那个中年男人,他的眼睛就像是那天空一样——他不能控制他的泪水,他其实也不清楚那是不是泪水,他并不痛苦,但,只要一下雨,他的泪就控制不住,雨下得急,他的泪就流或滴落得急,雨下得缓,他的泪就流或滴落得缓,雨要是下一整天,他就一整天都是泪。

他的痛苦,是一到雨天,他的泪腺就不受他控制。

他的眼睛,看上去和别人没有两样,他曾经以为他

分类:牛说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印边境扔出的石块,让我想起家乡的打火球

我老家有个习俗,叫打火球。一年就一天能打火球,这一天是中秋。中秋有资格打火球的,貌似只有不到18岁的孩童和少年。

真正的打火球,是真的有火的。竹竿或杉树杆,末端用杉树皮裹了干了的枞毛针(松针)和枞膏,打火球的时候,枞毛针引燃,力大的那个便举了火球往前冲。

 

小时候,我们打火球,一般以生产队为单位,例如,我们4队,也就是新屋里,所有打火球的小孩就是一队。我们的打击对象,第一顺位,是与我们相邻的两个队,也就是3队羊角寨,5队台上。3队地势比我们队稍低,所以,我记得,我参与的打火球,都是先征讨3队。3队和我们新屋里之间,是我们的小学,小学旁边有个小坡。几乎每次,我们两个队的火球都是在这个坡上相遇,几乎每次,3队挥舞着火球,象征性地抵抗下,便投降了我们。然后,我们合为一股,向1队进发——我

分类:牛说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即刻起,我放弃索要你的名字

即刻起,我放弃索要你的名字

你的光芒

盗贼从你身上夺走的

藏匿起来的

分类:牛屎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热天的

冷空气

伤了

我的肺

 

 

分类:牛屎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久没做过的晚餐

有一天,贩卖痛苦的人发现自己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做饭了。他为了看看自己还会不会做饭,到超市里买了米、油、盐等调料以及油麦菜、萝卜、猪肉和辣椒。他还想买鱼和鸡以及鸭肉的,考虑到就一个人吃饭,他就没买了。这已经是一个非常讲究节约的社会了。他回到他当时的住处,很幸运地发现房东其实是给他准备了煮饭和炒菜的锅子的,天然气也还开通着,一扭炉灶的开关,蓝色的火焰就冲了出来。他先把煮饭的锅子洗了,再把炒菜的锅子也洗了。把米抓了几把放进煮饭的电饭锅里,淘洗了后,再接了些干净水进去,盖子盖上,电源插上。接着就是洗菜,他发现,菜他也没忘怎么洗。洗完菜后,他把萝卜、猪肉和辣椒切了。萝卜还是切成他最喜欢的方块状,这是炖汤用的萝卜的形状。在他没自己做饭的十余年的时间里,他在餐馆和别人家里也有多次看到炖排骨或者牛腩的,也是这种方块状的萝卜。他甚至记得,一个刚失恋了的姑娘把失恋的痛苦卖给他后,请他吃了一餐饭,那餐饭,那个姑娘点的萝卜汤里的萝卜便是这种形状的。他记得如此细小的细节,是因为他对方块状萝卜的热爱。他喜欢把一整个圆锥状的萝卜切成N个方块。他觉得这是一种创造。如果他从小就不热爱或者不认为这是一种创造,他很可能

分类:牛说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城

  

 

他城的楼道很暗,即使是通向天台的。

冯云是我已经准备离开天台,走到了天台下21楼的楼梯口遇上的。

让我返回没有好感的天台的,是冯云提着的一只白色的笼子。笼子的盖很白,我的注意力被笼子吸引后,看到了里面关着的一只白色的猫。我停了下来,转身和冯云一起回到了天台。

这是冯云搬到他城四个月后第一次上天台。当然,在我们开始交谈之前,我并不清楚冯云在他城住了多久,他之前有没有上过天台。

冯云径直走到楼梯口对着的空调外机前,手里的笼子放到外机上。笼子里的猫在冯云打开笼盖后把头伸了出来。

这是10月8日下午4时30左右,太阳光非常耀眼,那只猫很快就把眼睛给眯上了。

“我可以摸摸你的猫吗?”我搭讪冯云。事实上,搭讪才是我的目的,摸不摸猫,我的兴趣不大。

“可以啊。”被我化名叫冯云的这个年轻人回答道。

我摸了摸猫,“这是什么猫啊?”我问他。

“英短。”冯云回答,见我有些疑惑,他解释,“英国的英,长短的短,英国短毛猫。”

分类:牛杂 | 评论:0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来吧,春天来窑湾呷鹅蛋”

 

 

114日中午,等到130,窑湾小学对面的湘江河畔食府还只来了一桌客人,而且,那桌客人只有4个,只点了4个菜:红烧狗肉、跳水皖鱼、芋头牛肉丝和红菜苔。

客人还没吃完,湘江河畔食府的厨师就去了沿江西路东头近望衡亭的唐兴桥郭老板茶楼。客人买完单,

分类:牛杂 | 评论:2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悲伤省祭诗】最后的磨刀人

 

这个夜里

最后的磨刀人上了山

他的刀在山上,已经变成荆棘

他的磨刀石在山上,已经深陷于土

他的心在山上,已经长满苔藓

他的手还在,他曾经热爱这夜

他的手指引他找到他的女人

他的脚还在,他曾经热爱这夜

他的脚指引他找到他的田地

他的胃还在,胃壁贴满创可贴或者说海报

他曾经热爱这夜

电影院的海报说今天放映春天的故事

他曾经热爱这夜

人们一个个离开,他看不到

他以为他们真的去了天堂,而他,也将去到那个美丽地方

他曾经热爱这夜,他没了刀

豺狼却披了最温驯的衣裳

没了磨刀石

虎豹却躬身笑起了脸

没了心

风中却飘起了鲜艳的旗

他曾经热爱这夜

他曾经就是这夜

他曾经画下最绚丽的海棠

最明澈的天空

最净的水

最亮的掌声

他曾经把这夜和这画都裱了起来

毕恭,毕敬

直到,色彩背后的真实终于起壳

掉了下来

慢慢露出原形

 2013.7.19夜。是夜,是种卖西瓜的临武南强镇莲塘村民邓正加入葬的第一夜。 

分类:牛屎 | 评论:0 | 浏览:8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才离开半天,我就觉得离开了半年(9月的一些詩)

  【中秋】
  
  今晚的月亮
  像巨大的吸盤
  我的愛和我的悲哀
  在月亮裏,像月亮一樣清涼
   2012.9.30
  
  【你才离开半天,我就觉得离开了半年】
  
  在沒愛上你之前
  30多年好像很快就過去了
  3歲那年我曾和一幫大我很多的小孩在一個叫老虎垳的地方放牛
  4歲那年在一棵苦櫧樹下被我家後面的鄰居女孩用石頭擊中額頭
  還是4歲或者5歲那年,我曾夢見在我曾奶奶經常躺著的竹椅上和一個光頭小鬼互相掐著脖子
  5歲半的時候,在屋旁邊的菜園裏被表叔說的如果他拔掉菜土上的那根棍子頭頂的雲就會砸下來而嚇住
  6歲的時候,上學,不斷地感冒和不斷地對著課本上的圖畫發呆
  7歲,小學二年級,一天放學後我在學校旁邊的壕溝裏捉到好多泥鰍
  10歲,我小姑結婚,我很想去,但沒有去,有個老人後來問我去了沒,我撒謊說我去了
  12歲,一場
分类:牛屎 | 评论:2 | 浏览:18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9页/148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7-12-14

吴福清词no

2017-12-14

若芊我芊n

2017-12-14

冰释234白

2017-12-13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