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茅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60625
  • 开博时间:2006-12-27
  • 博客排名:第241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风雨茅庐的微信账号

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也疏于文字多时,但一直没有忘记自己对文学的追求。在风雨茅庐微信订阅号,继续我的文字生涯。

风雨茅庐的微信账号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是这个开头

我的生命结束于我十一岁那年。生前,我不曾说过一句话。死后,我感觉有很多话要说。不然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我这短短的一生就是白纸一张。我是白痴,但我的一生不能只是白纸一张,我要在这白纸上写下我的一生,以证明我曾来过人世一遭。

 

 

这个开头我写了差不多两年了,但一直没有续写下去,我现在想找个时间,把下面的故事接着讲完。今天再次把这个开头记下,以提醒自己有这么一件事要办。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没有听到狗叫吗?

胡安 鲁尔福的这个小说,我读了好几遍了,简洁的叙述,冷静的表达,到最后却是那种闷在胸腔里的无言的哭声。

 

你没有听到狗叫吗?

作者:[墨西哥]胡安·鲁尔福/屠孟超译

  “伊格纳西奥,你在我背上,告诉我,你听到什么声音或者看到什么地方有灯光了?”

  “我什么也没有见到。”

  “我们该离目的地不远了吧。”

  “是啊,可什么也没有听到。”

  “你好好看看。”

  “我还是一无所见。”

  “你真是个可怜虫,伊格纳西奥。”

  这两个人拉长了的黑色身影在小河沿岸一上一下地移动着,这黑影有时爬上了石块,有时缩小,有时增大。两人只有一个摇摇晃晃的黑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书

昨晚买了两本书,一本是野夫的《身边的江湖》,一本是营销广告类的《定位》。

 

野夫的书,我此前听说过,在一本杂志上,还看过唐戌兄写的一篇推荐文章,具体推荐的那本书我是忘记了,唐戌兄的那篇文章写的什么内容我也忘记了,能记住的是唐兄很推崇野夫的那本书,文章写得稀里哗啦,我读后就记住了这样一个人。再后来在省图书馆,多次在书架上看到野夫的书,比如《乡关何处》,比如《尘世挽歌》,等等,但不记得为什么竟没有借来一读。昨天突然想买两本书的时候,可能因为太突然,竟然一时不知道买什么书好,胡乱翻看,看到野夫的《身边的江湖》,评价还不错,于是就买了这本书,希望读后也不会令我失望。

 

《定位》是外国作家写的一本广告营销方面的书,推荐语是“有史以来对美国营销影响最大的观念”,作者是全球最顶尖的营销战略家——杰克·特劳特。我还不曾读过更没有买过过于专业的书籍,这应该是我买过的第一本专业书籍吧。现在从事广告这一行业,所用到的知识,全部来自实践,工作经验的积累,没有任何理论指导,学习别人,提高自己,也很想进一步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年啦

 

1

 

时间过得好快,到今天为止,我来石家庄已经整整半年啦。

 

依然记得半年前的那个早晨,天刚蒙蒙亮,我就拉着那个好多年不曾用过的行李箱,告别尚在睡梦中的老婆,走出了家门。回身关门的那一刻,咣当一声响,把我眼中那强忍多时的泪水震落了。

 

曾在外漂泊多年,这两年才刚刚稳定下来,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不曾想,又要离别,尤其是要告别已有身孕的老婆,怎么忍心呢。其实,当时走与不走,也一直犹豫不决。但终究还是选择了走。来不及擦滑落脸庞的泪水,就下楼去了。

 

后来,老婆告诉我,可能就在我下楼的时候,丈母娘来电话了,说不能让我走,但老婆没有听丈母娘的,没有把丈母娘的话告诉我。如果当时老婆打电话说,不要走,可能,我会上楼,陪着老婆继续睡觉。想起这些,总感觉很亏欠老婆,没能在她需要照顾的时候好好陪她。

 

2

 

虽然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事不堪回首

 

下午收到狐朋狗友瘸子的短信,说他儿子出世了,六斤六两重。虽然孩子他娘也即将给我生个小孩,过不了仨月我也是名副其实的孩子他爹,但看到跑到我前头的瘸子发来的短信,还是百般滋味在心头,羡慕嫉妒恨,百感交集;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真真是羡慕这孙子又生了一个儿子,嫉妒这个曾一度缺精少精据说精子成活率不足百分之五的的熊孩子都有了儿子,恨自己当年不听老父言,没有在十五岁那年结婚,要不然,我的儿子就算学习再差,张口就知道一加一等于五六七八九,现在也得读初中了。思及此,不免一声长叹:唉——往事不堪回首,回首双泪流啊。

 

因为有这惨痛的教训,所以,每每遇到年轻人,谈及婚事,我总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现身说法,当然是以反面教材的身份现身说法,劝人早婚早育。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进去了多少人听不进去,反正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就知道了。

 

其实,即便听进去的那些也未必想实现美好愿望就能实现美好愿望,毕竟娶个媳妇生个孩子在当今并非易事。咱不说有没有不孕不育缺精少精无精之类情况发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是开始

又是半年多不曾写文章,甚至连日常琐记都不见半点。整天忙忙碌碌的,还感觉不到什么,但等到稍微有点空歇,能停下来思考一点什么的时候,就会有一种特别空虚的感觉萦绕在心,久久难去。

其实,这些年这种感觉一直有,以前还相当严重,几天不写东西就感觉像欠了什么债,或者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似的,甚至还有一种负罪感。可能是写的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麻木,这种负罪感早不见了,也不觉得欠谁什么债了,唯一还剩的,也就是这空虚。我想,再这样过上三年两载,可能连空虚也如云烟散去,不见半点了。那时的我,将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那样的生活,肯定不是我想要的。现在,我要趁着自己还能反省反思,趁着心中还会有空虚,重拾写字的生活。为自娱自乐,为陶冶情操,也为自己能够更好地成长成熟,当然,我还想写出一些名堂来,这一点,这么多年来始终未变,只不过,那种指望写作成名的欲望,也是越来越淡了。

希望,我能迅速找到从前写作的感觉,让自己的这支笔不再那么生涩。也希望,这次的开始,一如射线,只有一个始点,此后,不再有这样的开始。

分类:真的 | 评论:2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赴宴》的评论

  

感谢各位素不相识的老师给拙作《赴宴》的评论!

《赴宴》这篇小说发表在《星火中短篇小说》2013年第一期。

 

-------------------------------------------------------------------------        

本期刊登的来自山东的两位“左岸”实力作家——鲁孟陶、柏祥伟的小说同样优秀。与我同为孟氏圣裔的本家亲人鲁孟陶的每一篇小说都称得上是一个独特的小剧场。某位评论家将鲁孟陶的小说称为“街头诗”,我以为恰当极了。《赴宴》就是写一位推着三轮车倒卖盗版书刊的下岗职工去参加小学同学集会,在赴宴的路上那一曲“街头诗”。您若读过鲁孟陶的一些小说就会发现,街头——是鲁孟陶小说世界的一个主要场景。这个街头属于下里巴人、属于失败者,而永远不会是属于在小轿车里自鸣得意的成功者的那种宽阔马路。鲁孟陶是具有鲜明个人特色的底层叙事小说家。《赴宴》具有魔幻现实主义特征,充满了灵动的质感和意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3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离开或赴宴,都是一种无奈

  

离开或赴宴,都是一种无奈

——杨先平《从背后离开》及鲁孟陶《赴宴》读后 

                                        龚继岳

 

紫红的封面,紫红的封底,伴随着新年的到来,收到2013年的第一期《星火》,甚感熨帖。更熨帖的是读了杨先平《从背后离开》(下称《从》)及鲁孟陶《赴宴》(下称《赴》)两个短篇,感觉颇有意思,值得一说,值得学习。

 

《从》叙述了一个案件,《赴》是去赴一个宴会,都是第一人称。虽然角度不一样,前者侧重写点,后者侧

分类:真的 | 评论:1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中的批判美学

  

行走中的批判美学

——评《赴宴》

作者/如是我闻 

 

鲁孟陶的短篇《赴宴》,带给读者的只能是愉悦的阅读经验。

作者用一种近似嘲讽的的叙事方式对现实存在的一系列的社会现象进行了揶揄与批判,这种轻松的、口语化语言方式被约减到极致,完全是为故事的展开服务,这种纯粹的叙述使作者要表达的意图以视觉化的经验方式呈现出来。

作者以纵横交错的城市街道的不同场景为叙事背景,寓情于景的手法来架构了整个文本,从社会底层人士的视角来审视身边发生的事件。

我们从写作技巧来分析这篇小说,可以看出,整个文本分为主叙述与次叙述,主叙述是叙述者以第一人称的直接话语(由当时所见所闻而做出的判断),而次叙述是通过主叙述的生活经验而产生的间接话语(叙述者意识中而产生的影像),作者很好地将主次叙述两种方式穿插交织在一起,随着场景的不断转换,作者的批判意向因此也得以向深处推进。那些在次叙述中不断涌现的人物(妻子、二粗腰、二裤裆、黄三等)并未出现在赴宴这一行为之中,但又不可或缺地参与了赴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金瓶梅词话》札记(第一回)

  

第一回

 

1.

选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版的《金瓶梅词话》。与崇祯本的《金瓶梅》相比,这个版本的第一回我感觉逊色不少。注释上说,这个版本的第一回前面入题文字多因袭《刎颈鸳鸯会》,大约就是生搬硬套过来。而崇祯本的第一回且不说入题文字从“财色”二字入手,与主题甚相结合,单说西门庆结拜部分各人的表现,就很精彩。

西门庆想的很好:“……咱如今是这等计较罢,只管恁会来会去,终不着个切实。咱不如到了会期,都结拜了兄弟罢,明日也有个靠傍些。”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确实如此,但是交友不慎,遇难之时,又有几个能靠傍些呢。

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在西门庆结拜这件事上,我发现吴月娘见识一点都不断,并且看得很透:“结拜兄弟也好。只怕后日还是别个靠你的多哩。若要你去靠人,提傀儡儿上戏场——还少一口气儿哩。”结果也确被吴月娘所言中,这帮结拜的人,哪个不是占西门庆的便宜,西门庆也一直很帮扶这些结拜兄弟,然这些结拜兄弟,在西门庆死了之后,又怎样对他的家人的呢,尤其是那个应伯爵,骗他的钱财卖他的老婆,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5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月的最后一天

  

1.

2013年又过了整整一个月,时间过得好快。因为那个独立博客空间到期,懒得充值,自然无法登陆,也就把博客给荒芜了,实在是不应该。长此以往,岂不是又把文字生疏。趁丢下的时间不长,赶紧拾起来为佳。

这些日子,除了上班,就是修改一个小说。因为时间断断续续,每天只能修改一点点,以至于像打补丁一样,这里一块,那里一块,有些乱乱的,还搞得我毫无写作激情。看来,我不善修改小说,或者,我这种状态不适合修改小说。前两天,让孩子他娘给打印了,我想找个充裕的时间,一口气修改下来,好让它显得不那么凌乱。

 

2.

前天,终于将《金瓶梅》读完了。曾好几次读《金瓶梅》都只读了个开头,这次终于读完,表扬一下自己。这次之所以读完,还是因为天天坐公交车太多的缘故。我将《金瓶梅》存进手机,每天上下班途中,坐在车里无聊,就打开来读。平均一天一两回,不上两个月,就读完了。这给我的经验还是那个老经验,以后如果坚持每天读一些书,时日一久,自然也能博览群书、学富五车。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是有些感受的。当时就想,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忆一件莫须有的往事

  我记得听我娘说过一件往事。说我奶奶当年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筐子银元,又适逢刚解放或者某个运动前,我奶奶这个人比较胆小怕事,害怕被人搜查出家里藏有那么多银元,就让我爹和我二叔将那一筐银元送到我奶奶的大姐家里,也就是我大姨奶奶家里。当时我爹也就十一二岁,我二叔比我爹小两岁,两个人用一根棍子,抬着那一筐银元,走了将近二十里路,送到了我大姨奶奶家里。后来,一切过去的时候,我奶奶那些银元,也没能要回。具体什么原因没能要回,我也记不清当时是怎么说的了。
  
   我爹十一二岁的时候,还不认识我娘,我娘怎么知道的这件事,那肯定是我爹告诉我娘的。我娘又告诉我。我却只能记得这一点。
  
  我没想过这一筐银元如果能分给我那该多好,因为即便有那也可能都分给我,我奶奶四个儿子,还有两个闺女,她能都分给我爹吗?不可能,到了我爹手里,我们姐弟好几人,再分到我手里,肯定就不多了。所以,我也不想这没影的几块大洋。我偶尔会想的是,我奶奶怎么搞到的那些大洋?她为什么让送到我大姨奶奶那里?我二姨奶奶家才十里路,并且去我大姨奶奶家途径我二姨奶奶家,为什么我奶奶不让送到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忽然想到

  今天听了两出戏,《花枪缘》和《清风亭》。《花枪缘》这出戏我早就听过多遍,不是我爱听戏,而是父亲爱听戏,耳濡目染,我就了解了一些戏,听了一些戏。《花枪缘》这出戏,我现在看来,怎么感觉这是另一个版本的陈世美和秦香莲呢。罗艺赶考途中有难,被姜桂芝的父亲救下,并且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罗艺,还传授他姜家枪法,他学了武艺好了身体,继续进京赶考,后来飞黄腾达了,竟然另娶了老婆,把姜桂芝忘得一干二净。当时的山盟海誓,说什么若辜负了就用绣花鞋将脸打烂,也不过是骗人的谎言了。后来姜桂芝带着儿孙去认亲,这个老罗艺竟然还装作不认识,并用人家姜桂芝教给他的枪法对付姜桂芝。好在当初姜桂芝并没有将枪法全部传授给他,不然还真降不住他了。你说,罗艺的所作所为,和那陈世美有何区别?可《花枪缘》成为美谈,陈世美却遗臭万年。
  
  另一出戏《清风亭》,以前还真没听过。我记得是2010年的时候,在《读书》杂志还是哪本杂志上看到关于这出戏的一篇文章,今天突然想到,却忘了这出戏的名字,就去找以前的那篇文章,没有找到文章,又凭记忆在网上搜索关键词,找到了这处戏的名字,又找到相关视频。看的是2008年的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灵异事件

  今天遇到两起灵异事件。一是,下午的时候,电视机突然自己关了,并没有停电,打开后照常收看。二还是下午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睡觉,突然空调开了,就像按了开关键一样,啲的一声。我以为不小心碰到遥控器了,可我看了看遥控器离我远远的,并不在床上。这应该算是灵异事件吧。
  
  为什么会发生灵异事件?我想可能是我沾到鬼气了。今天早晨我在5点钟就起床了,天还很黑,我在小区门口等车,而小区门口那地方,据说以前是监狱,肯定有不少冤魂死在里面,我站在黑暗中,胡思乱想,注意力不够集中,他们肯定趁虚而入,在我不注意的时候,从我身边溜达来溜达去,看看我是谁。于是乎,我身上沾了一些鬼气。
  
  你信不?
  
分类:真的 | 评论:0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页/5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