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619
  • 开博时间:2020-06-0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们中国人也是「赛亚人」

纵观中国历史,大大小小各种战役不下百万次吧?

 

  我们的先人们为了各种理由和目的,内战外战征伐不休

  可谓是历经的战争的洗礼,而我们炎黄子孙也可称得上是战斗民族.而纵观

历史,总是在战斗激烈的年代诞生了各种灿烂的文化,例如兵法,武艺,谋略,

诡术等,都是战斗的结晶而最辉煌的年代,也是那战火纷飞的年代.

 

  而腐败的历史,总是在安乐中灭亡,滋生了何种贪官污吏,腐蛆蛀虫往往历

史上最优秀的人,也大都生于战乱年代,明君清官,也大都生于战乱之后.似乎

我们这个民族天生就流着战斗的血液,不战斗就会钝化,腐烂.话说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这句总结了千百年古人经验的结晶,用在我们身上是再适合不过.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出现了:忠.勇.义.信.仁.孝.智.而在和平的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起凡乱想连载第三章

卢植一直对刘备很有好感,而且看到他带领着那两个酷酷的打手,顿时心花

怒放,那时卢植的军队才5W人,而张角却有15W ,幸好两支军队素质差太大了,

卢植高兴后,想想你刘备来我这也没有用啊,难道你打的过几W 人?于是乎,卢

植便派遣刘备增援皇甫嵩、朱俊。

 

    也就是那时皇甫嵩、朱俊想了一个计策,其实一看就知道,敌军用茅草建军

营不是欠烧吗?于是他们就这样做了,张宝和张梁又不聪明,还真中了计(具体

火计请见真三国无双),张氏两兄弟一看不妙,带上败残军士夺路而走。

 

    突然之间,从旁边杀出一支军队,带领的人,大家都懂的,便是大名鼎鼎的

CC,话说CC这人从小就不地道,CC从小就很聪明,小小的用了个计策就让曹嵩和

他的叔父信任度变成了负无穷大,但偏偏就有人很欣赏他,那时有个叫许劭会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村鬼事续4

“我不是”

我跪倒在地上低头喘气喊到,慢慢的没有力气爬了下去......

......

我好像是醒了,摸摸脖子黏糊糊的捂了一被窝的汗水,原来那是一场梦啊,我还是忍不住用手去摸我的眼睛,还好,两只眼睛都完好损,再摸脸上,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我便放心了下来。

庸懒的慢慢睁开双眼,眼前一片光线昏暗,什么也看不清楚,突然感觉脸上有点湿湿的,正要用手去擦,滴答一声,又一滴水滴掉到了我的脸上,是奶奶的屋子里漏雨了吗?我好奇的瞪大眼睛看着楼棚天花板,突然慢慢浮现出了人的面部轮廓,有点透明,轻飘飘的感觉,若有若无的浮现在天花板上,我不能断定自己看的是否真实,因为光线很昏暗,看上去就像是隔着浓雾看远处的东西,隐隐约约。直到我揉了揉眼睛定神去看时,我发现天花板上确实出现了一个人的面部,是个女子,怒目睁开,双眼空白惨白的朝我诡异的微笑,我吓的大叫着拉起被子蒙住了头。

于是听见院子里脚步匆匆作响。

“怎么了,怎么了,善爱?”管家刘叔跑进房间来急切的问我。

“鬼,鬼,女鬼”我一只手揪住被子蒙住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村鬼事续3

柳儿姐这是在夸赞我,我只有11岁还没有完全发育,常常向往着什么时候赶快能长到柳儿姐那个头,像柳儿姐一样漂亮,看着柳儿姐迷人的身段儿连我都不禁喜欢起来,两个鼓鼓的奶子在胸前挺立着,像叫鸣的公鸡一样傲慢,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假装不经意的把手掌捂在她的奶子上,仅仅隔着一层柔软的丝绵内衣,都能够触摸到小小的奶嘴儿,像麦粒那么一丁点。柳儿姐以为我睡着,也不会把我手掀开。

 

看着眼前柳儿姐粉白娇嫩的脖子,往下就是一道深陷下去的乳沟,把胸部分成了两半,两只奶子在衣服里直挺挺的鼓胀着,让我很羡慕。

 

吃完饭,我早早的上炕睡觉了,躲在后炕暖烘烘的被窝里,悄悄掀开被子,将头埋进去,接开领子,借着油灯微弱的灯光观察自己的胸部,只是微微隆起了一点点,奶嘴周围有些晕圈,我开始盼望着快点长大。盼望着自身的胸部也能发育成像柳儿姐那样好看迷人。

 

在睡梦里梦见了强子他父亲下午在屋子里一个人的古怪举动,黑乎乎的卵子在胯下晃动,嘴里哼哧哼哧的声音,还有没有看见的女人和她的呻吟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村鬼事续2

我听见了奶奶与柳儿姐在院子里的交谈声,我口渴的厉害,想下炕去喝水,可还是浑身无力。于是我叫了声奶奶。

 

奶奶听见我的叫声,与柳儿姐姐一起进了房间,语气热殷的叫着我的名字:“善美,善美”

 

“恩...”我支吾了一声,“奶奶,我想喝水”[手 机 电 子 书 : w w w . 5 1 7 z . c o m]

 

“柳儿,快给倒点水”奶奶吩咐道,走过来摸着我的额头:“你可把奶奶吓坏了,这一睡睡了两天”

 

柳儿姐倒了一杯温水给我,我喝了点才觉得头脑清醒了,“奶奶,我都睡了两天了?”

 

“是啊,一直发烧”

 

‘今晚给你叫叫魂,把孩子吓坏了”奶奶说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村鬼事续1

我母亲?难道强子又看见我母亲了,和她还说话了?教室里已经没有学生了,电灯这时突然也灭了,顷刻间一片灰暗,我拿着纸条的手开始不住的颤抖,心里震颤起来,“哐...”一声大响,我的心里一惊,原来是风将窗户吹的撞在了墙上,我迟疑了片刻心还是咚咚的跳个不停,暗骂了声:“死强子,不等我”,朝教师外走去,但外面雨下的太大了,房檐瓦片上的水滴已经嗒嗒的流成一股了,老远看去,雨滴落下,地面上溅起一片白白的水雾,暮色之中,校门外的东西都已经看不清楚了,天色阴暗的好像就在头顶压着,我蜷缩在教室门口等待着希望能见到哪个老师,可是雨大的一个人也不见。

突然觉得身后吹了一股凉气,我心惊胆战的回头去看,教室了黑洞洞的什么也没有,转身的时候,“氨,我大叫了一声,眼前母亲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她在大雨下站着,披散着的头发上雨水滴答的淌着,一脸雨水,我知道眼前站着的已经不是生前的母亲了,而是鬼魂,是人死后魂魄,可是我一阵冷颤后却不感觉了害怕,母亲的双眼里泪光莹然,缓缓的伸起一只苍白的手向我脸上摸来,我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母亲的手摸了个空,流泪叫着我的名字:“善爱...,我的孩子....”,她声音是那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村鬼事

母亲两年前患上了一场怪病,见了猫见会脸色大变,口齿不清,嘴里呜咽着什么,钻到被子里梦上头。

父亲找了村里最好的大夫来看,也没个结果,都是摇摇头转身就走,村头的楞娃哥哥是村里第一个走出山里到外面学过东西的人,他学的是医术,父亲在大院子里背着手跺脚,毫无办法,就去找来了楞娃哥哥,楞娃哥哥来的时候背着一个大箱子,放到母亲的床头,打开里面全都是一些看病的器具,拿听诊器听了一会,眉头就紧凑起来,说,实在听不出个一二来,又把脉,还是脸色凝固,奇怪,脉搏怎么没有跳动,这违背科学常理啊?楞哇哥食指与中指并拢轻按在母亲的手腕上,又把耳朵凑近了去仔细的听,摇摇头,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我爬在床边看两双小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看着一旁的丫鬟,管家,父亲还有楞娃哥哥,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脸疑惑,我转眼去看母亲,母亲的眼睛里却突然闪现过一种奇怪的表情,冷冷的笑了声,别人都没有动静,好像只有我听见似的。

楞娃哥走的时候回头还是一脸不解的看着母亲,心想,他一个堂堂去过城里学过正规医术的人怎么连这种病都没接触过。父亲出大院子送走了楞娃哥哥回头对丫鬟吩咐给母亲去厨房熬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军鬼

那晚,我手上吊着枪,在卫哨里待着,愈待愈觉无聊,因此出卫哨的哨所离个五六公尺走走,走着走着我听到皮鞋声,愈走愈近,原想一定是查哨军官来了,结果没有,等了半天也没看到,我觉得很奇怪。这时从哨所里我听到有人拿枪抖动的声音,而且听声音他是坐在地上的,我心觉奇怪不可能有人在内服勤,但又不敢马上走前五六步去不看究竟,而且那人似乎还有皮鞋在水泥地滑动的声音,我心里有点发毛,因看过去那里是一团黑黑的看不出有何究竟,再待了一会那个皮鞋声又来了,结果我清清楚楚的听到哨所内"那人"忽忽爬起的声音,因为坐上爬起枪抖动的声音特别大,而且还有皮鞋迅速磨擦的声音,而且还有一两声的喘气声,但等了许久也没见有人来查哨,那时我一股阴凉感从脚上一直传上来,但总不能弃枪而逃吧!我还有大好的前程呢!等了二、三分钟,我的手心开始冒冷汗,我硬起头皮往前慢慢走进哨所,一看没人,我想不太可能是听错,但实际是没人,我想也可能是自己吓自己,我走出哨所,站在哨所门囗,站至定位继续服勤,结果在一、两分钟後背後突然有一人轻轻楚楚的轻咳了几声,接着叹了一囗气,我只感觉心脏剧烈跳动,拿着枪就往弹药库跑,那时忘了是什麽神情了,那时已将近二点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老人

夫妇俩人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买了兰格小区的一间阁楼居住,虽然是二手的房子,但毕竟价格便宜许多,不用在外面租房子住了,有了自己的家,这让并不宽裕的二人觉得很知足和幸福!他们快乐的收拾着屋子,屋子的装饰很简单,但基本的家具还齐全,很快就能住了。窗外飘着零星的小雨,清凉的风穿梭在厅堂中,在这个还有些炎热的初秋,也让他们觉得很凉爽!

到了晚上,一家人愉快的吃过饭,妻子在收拾碗筷,明则在电视前逗着孩子玩。“哎~”一声低微苍凉的叹息声传到杰明的耳中,明停住手中的动作,侧着耳朵疑惑起来。“哎~”又是一声清晰的哀叹,怎么回事,明有些惊讶,不可能是电视的声音,也不可能是窗外传进来的,那么低微的声音,自己却听得那么清晰。

“爸爸,我听到有人在说话!”

“什么?”明心中一惊,难道孩子也听见了?

“你听到什么了?”

“哈哈,是电视中的人在说话啊,你听不到么,爸爸被我吓到了!妈妈,爸爸被我骗到了!”稚嫩的孩子为戏弄了老爸而向妈妈炫耀!看来自己是多心了,明稍稍定了定神。

夜渐渐深了,一家人洗漱好了准备上床睡觉,他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给7月飘飞的梦

久往的月,陈年的梦,不管我们曾用何种方式平复着躁动,用怎么样的方法

压抑,梦像是7月的酒,一坛就飘香十里。因此,我们还是在平静的生活里不安

的躁动,仿佛这样的躁动和抱怨能够给生活带来些什么,仿佛希望他们能给自己

一个合理的理由让自己继续平静的生活。可是,往往,这不理由不是所有的人都

能找到,或者说不是所有的理由都能说服人去平静的生活。而这个梦却是难以被

说服的,所以在将要到来的7月发生的太多值得铭记的事情。

 

  在特定的一个时代,动乱和平静是不对等的,但是又是相互启发的。而这似

乎是整个世界和整个国家萌发梦的最初动机。而这个梦或许是一个主义,一种信

仰,一种斗争,一种形态。不同的梦有着不同的形态,在他们诞生之日起,就注

定要为各自的梦付出代价,从初衷和结果同样离不开动乱和平静的这种微妙关系,

恰恰是这种关系导致了这个7月的梦的实现用去了多少时间和多少人的鲜血。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8-13

雪鹰xy428

2020-08-10

小奋青滤pe

2020-08-09

若芊我芊n

2020-07-27

寂寞广宇

2020-07-14

铲铲队员伤

2020-07-13

243329773

2020-07-05

qysr711

2020-07-02

费尔奇圆

2020-06-29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