汖僧

他叫维笙,他叫维一,“笙笙有维一”这句维笙总是笑着半真半假说的话,哄骗了维一十几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底成了真。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10
  • 开博时间:2020-05-04
  • 博客排名:第68895位
日志存档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随心【假如再给我三天青春】

The island I saw in my eyes, no sorrow, but no flowers。

 

倘若了解并能熟练运用“费斯汀法则”处事,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煜哥,以后...不用在躲我了...”

 

   “煜哥,你别来...”

 

   “KJY,你可真行啊,既然不是真心喜欢就不该招惹他,当初是你引诱他,现在就该你负责!”

 

   “......”

 

   生活中有10%的事情是我们无法掌控的,而另外的90%却是我们能掌控的。

分类:个人日记 随笔 杂文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心 当做醉话好了

 活着就是恶心!

 

   为什么要活着?

 

   为什么还要活着?

 

   为什么还要坚持活着?

 

   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的活着?

 

   为什么还要认真的努力的活着?

 

   为什么还要认真的努力的拼尽全力的活着?

 

   死是一件多么容易得事情,可我为什么还要活着?

 

    迄今为止,年头虽短暂,却觉得过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的日子,似乎没有尽头,

&

分类:个人日记 随笔 杂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三年给你一个天下大位

为他,权倾天下。

 

为你,孤独一生。

 

为他,三千发丝成霜。

 

为你,牵肠挂肚成殇。

  

他说:“总有一天,老子要把国库填满,让我大楚国强民富,楚家帝王君临天下。”

  

顾安说:“呵…楚家帝王君临天下,那打江山的人何在?”

 

他说:“江山都得将军打,不许将军见太平呐……”

 

楚家帝王君临天下,望着天下一统的壮观广阔,低声呢喃:“皇叔……你何时才能回来?”

 

 四月季,芳菲天,清明时节风景好。

  

  春风吹拂着路边的野花和绿草,也吹起携手同行扫墓人的衣衫。

  

 &nb

分类:长篇小说 古风纯爱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心 其实,我用整个青春给一个人换了个家

无数个夜晚,无数个梦里,你带着我赠与你的光明替我驱散黑暗,我不敢睁眼,总觉得光太刺眼会让我恍惚了双眼,以为身处梦中,和自欺欺人相比,我更愿抱着自己和怀里看不见的你一起沉沦。

 

我想要一把万能钥匙,打开虚空之门,把禁锢在我心里的你放出来,你说说你 怎么那么重了,我的心都被你压得喘不过气了,你在胖下去 我可就抱不动了。

 

那天,阳光很好,树影斑驳。

 

我坐在敬老院的长椅上和五岁多的孩子聊得可好了,看到她用天真的笑眼望着我,当时我愣神很久,想起你对我说过:我挺喜欢小孩子,他们能让我快乐,以后如果你选择结婚生子,还请好好待她,做个好爸爸好丈夫 。

 

记得当时我问你:你呢?

 

你会走我给你安排好的路吗?你和我分开五年去结婚生子,完成一个儿子对家庭的责任过后,就回来好好生活。

 

你的回答:我?也许我会在

分类:个人日记 随笔 杂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 今生我替你安好 来世你找我偿还

 时光消亡 没有大海 不会花开 

  你长得不高 却挡住了我所有阳光 

  那双眼睛浑浊无光 于是带走了我所有的色彩

  世界无声 你只用流不尽的泪水回应我的千言万言 留我一腔悔恨难消 

  我亲手合上你死不瞑目的双眼 把余生光明赠与你 睡吧 别怕 有我替你尝尽黑暗 

  今生我替你安好 来世你找我偿还

  我用整个青春给你换了个家 会拿余生去添置 来世赠你 你可会欢喜 可会对我倾诉今生被泪水淹没 未说出口的话 可会松开死后都要抓着我的手 

  你那么喜欢我 为什么不再多等等 等我也这么

分类:个人日记 随笔 杂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 你就在我跨不过去的地平线另一端

随笔

千言万语想对你说...

曾经不到三年时间 手写过的日记本已有十本还多 它们都尘封在柜子里最底层 落满尘埃 

现在已经很少能想起里面的内容 也很少再有啥情绪波动 时间最是无情 我也变得越来越无情 

没有爱好 感觉不到太多喜悦 也不会有失望期望 更不会有多少难过

最多的 就是在枯燥平静的白开水里加了些苦涩 不会太难受 但也不会太好过

像这样一天一夜不能平复下来 觉得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久到我都忘了曾经撑过来的坚强是从哪里来的

无所事事了一天 不知该如何是好 也不知该从哪里想起 更加不知该找谁去说 最可笑的 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倾诉 才能平复下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什么 在执着什么

现在 多了一份胆怯

分类:个人日记 随笔 杂文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