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4
  • 开博时间:2019-11-15
  • 博客排名:第70237位
日志存档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人 走 茶 凉

“人走茶凉”本属自然现象,一旦与社会形态联系起来便涂上了一层道德的色釉。见原来手下对自己请托事项不再唯命是从,不由得感叹“人走茶凉!”失势后门可罗雀,就连对门的邻居都会感慨“世事无常”。一声“人走茶凉”,洞彻了“人情如纸”的真谛,参透了“世态炎凉”的玄机。

其实,“人走茶凉”并非世说新语,古人早就有过类似的喻世明言。翟公,汉武帝时曾两任太尉,在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宦海沉浮之后幡然醒悟,命人在家门上广而告之:“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原来,真正的交情是要有前置条件的,“豪门有利人疾去,陋巷无权客不来”。

人有进退荣辱,茶水也有温凉冷热。猢狲散了,是因为大树不再能遮风挡雨;航向变了,是因为不得不见风使舵。有一句俗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那位誓言以身许国的妇人一朝被国家遗弃

分类:放飞情怀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沧桑八卦滩

八卦滩的历史虽不长,却是淮盐发展史上技术革命的一个里程碑。它的碑基下洒落过煮海人晒灰淋卤的辛勤汗水,碑面上投射过炼海者戽水扫盐的忙碌身影。

很难准确判定八卦滩为何人所创,也很难清晰界定其兴起于何年,因为一部汗牛充栋的“二十四史”从没有科技发明者的独立篇章。不过,擦去历史重重尘埃,仍可梳理出八卦滩的沧桑轨迹。

明代之前,淮北盐区与淮南一样始终苦苦坚守着“煮盐法”。那时板浦、莞渎、临洪、徐渎等盐场的灶民们刈草于荡,烧灰于场,淋卤于池,煎盐于鐅,工艺繁杂而又笨拙,劳役沉重而又艰辛。盐民诗人吴嘉纪曾以写真的手法吟咏道:“白头灶户低草房,六月煎盐烈火旁;走出门前炎日

分类:千年淮盐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代两淮盐商的慈善心

  在中国人的精神家园中,慈善如参天之树一样根深叶茂。儒家的“仁爱”、墨家的“兼爱”,佛教的“慈悲”、道教的“积德”,他们所聚焦的无一不是“众爱亲仁”。难怪两千多年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老幼以及人之幼”一直被人们视为人生圭臬。

  在这种“爱众亲仁”社会伦理的滋润下,我国私人性质的慈善事业源远流长。春秋时的范蠡、东汉时的樊重、宋代的范仲淹、明代的郑宗远等善行义举各领风骚,而随着清代个人、宗族、善会等三大救助的同台争妍,民间慈善事业一时间生机勃发。

  与那些热心公益的士绅一样,许多清代两淮盐商把行善积德当作人生信条。从两淮灶民到地方乡邻,从备荒治

分类:千年淮盐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寞黑井盐

黑井并不是井,是静卧于云南崇山峻岭之中的千年盐都;盐都不再产盐,已成解读滇盐千年文化变迁的存世化石。

“一日长一丈,云南在天上。”黑井古镇就静静地栖息在这离天咫尺、“两山抱一溪”的楚雄境内的龙川江峡谷之中。

禄丰县的黑井古镇因盐井而得名,这个盐井又叫做黑牛井。

相传南诏大理国时期,在那山高谷深的小小七局村里,有一个名叫李阿召的彝族小姑娘,每天晨起暮归,在涧边溪畔放养她心爱的牛群。一天,她忽然发现一头黑牛时

分类:八面来风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代两淮盐商的书香气

在世人的心目中,“书香气”和“铜臭味”是不同文化人格的形象写照。“书香气”是知书达理、品行洁雅之辈的标签,而“铜臭味”则是为富不仁、俗陋无知之流的符号。“书香气”与“铜臭味”,可以说是雅俗迥异、清浊分明。

作为商人族群中的一支,两淮盐商到清朝乾嘉时代声势煊赫达到了巔峰,但是人们总觉得在他们的胸前别上“书香气”的名片好像有点牵强突兀,套上“铜臭味”的冠冕反而更能契合传统思维。

因为自古以来我国

分类:千年淮盐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健 步 行

长时间趴在桌前,读书、上网、码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眼花了,腰弓了,暮气沉沉。朋友劝:你不能总是宅男似的冬眠,得抽空活动活动筋骨。每次总是自我调侃:我一不唱情歌,二不跳艳舞,三不吃花酒,累了就摆一个葛优瘫,困了就睡到自然醒。生命在于淡定。没事。

不过,危机感还是真的来了。负责“鹰演”检测的女医生一脸严肃: 你的baPWV高于同年龄组正常水平,总胆固醇偏高,低密度脂蛋白也偏高,典型的亚健康。

医生的话不可全信,但决不能一点不信。看来,除了按照医嘱的要求,多食蔬菜、多吃虾皮、多喝牛奶、多晒太阳,真的需要适当运动了。

分类:放飞情怀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之将至

跨过知天命的人生节点,时光就如同坐上了京沪高铁,风驰电掣。掐指算算,林花谢了春红,芦花白了岁晚……稍不留神,又是一年过去了;一不小心,老之将至矣。

老之将至,形态行态心态均悄然发生了变化。面皮松弛了,眼袋凸起了,胡髯中居然夹杂了根根白须。囊中两副眼镜,老花镜用来看字,近视镜用来看人。年少时的同窗,有的已成熟悉的陌生人。每当卡朋乐队Yesta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的旋律响起,胸中便涌起阵阵惆怅、丝丝酸楚。偶尔仄身4D影院,满眼红男绿女,自己恍若鸡立鹤群,不由感慨:青春无敌,不服老不行了!

分类:放飞情怀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