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镜轩

一去紫台留玉镜,何曾听月到眉心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6
  • 总访问量:1115
  • 开博时间:2019-10-19
  • 博客排名:第5682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heise13

2019-12-11

wanih

2019-12-11

容同学

2019-12-11

西窗清月

2019-12-11

爱水意

2019-12-10

西沟散人

2019-12-10

清清淡淡ABC

2019-12-09

静波儿

2019-12-09

潇慈弋雨湘

2019-12-07

思雨66

2019-12-0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火鸡去哪儿了

火鸡去哪儿了

 

有段时间,一只火鸡经常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露面。大家都亲切地称之为“在某某大道上漫游的那只火鸡”,今年最上镜奖得主。当初刚搬到这里时,我也曾与它打过一个照面。只见它昂着头在青葱的草木间漫步,粉红的脖颈伸得笔直,健壮的身体乌黑油亮,如同打着粉色领带、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绅士在自家的领地作例行的巡视。过路人纷纷对着它一通狂拍,它也不以为意,像是见惯了这阵仗,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精神抖擞地往前走。

在此之前,我对火鸡并无大感觉。它们虽说是感恩节餐桌上的主角,口味却一般,远比不上它们的远亲土鸡们。可是,一旦你在路上跟一只火鸡不期而遇,你便会不自觉地被它的样貌体态所吸引。细看,那像是各色禽类的混搭产物:生着火烈鸟的粉红细脖,鸵鸟的肥大身躯,没有孔

分类:生活杂咀 | 评论:4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弄堂

题记:听闻家乡的老弄堂都要拆了,儿时记忆中已然远去的某种市井生活,大约也要彻底消逝了。是以为记,立此存档。

 

流年

纷纷邻里说搬迁,开谢蔷薇十数年。

老虎窗前春似昨,儿童笑闹药炉边。

 

夏日

蒲扇纷挥板凳长,各传八卦好乘凉。

桐荫流翠今犹在,更与何人坐夕阳。

 

老屋

斑驳墙根映碧苔,花猫檐上卧憨呆。

一声吱嘎木门动,多少春光逼眼来。

 

新邻

电台点曲语多嗟,巷里朱颜换几茬。

一瞥楚腰风袅袅,施然蹩进旧邻家。

 

空巢

鸽子回时每发呆,信箱掏尽一声唉。

老城厢外秋风里,谁把斜曛满院栽。

 

晾衣

三层阁上日头酽,万国旗边风色滋。

隔壁阿红

分类:草草吟笺 | 评论:11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果园

果园

 

其一

金风十里各争先,顷刻成筐煦日迁。

怅望高枝今又是,难攀折处最红圆。

 

其二

满园硕果叶垂垂,老少咸攀筐篓随。

斜日微醺人去后,琳琅一地属阿谁。

 

同题现代诗:

 

果园

 

北风呼啸的时候

我忽然想起远方的果园

空空的枝头

是否有冰霜在闪烁

 

偌大的果园中

我只是千百个采摘者之一

我们行色匆匆&nbs

分类:分行短句 | 评论:14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后

断断续续地下了三天雪,早晨起来,又多了若干白屋顶、白树枝和白灌丛。白茫茫的大地很自然地散发出一股子静谧的气质。我走在路上,从没像今天那样清晰地听到脆亮的鸟鸣声,一回头,看见灰色的鸟群像烟一样向淡青色的天空扩散。

 

栏杆并不是位好客的主人,飞花、落叶轻轻地飘过,小鸟也只是短暂地歇脚,唯有雪留了下来,还摆出了要在那里过冬的架势。

 

雪后

 

雪是个贪嘴的糕点师,给纸杯蛋糕加奶霜,自己偷吃还不小心留下了指印。

 

分类:生活杂咀 | 评论:18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子

怎晓得,有一种语言

能像一连发的子弹

贴着肩呼啸而过

掉在前方逐渐晕化的纸上

瞬间吸入,消失

 

我还站在初冬的大街上

熙攘的人群,湖面的漩涡

从字里行间浮起

那一场从未降临人间的雪

沁入额头的最后一记回声

 

刚背过身

缭乱的云朵遮住黄昏

见过镜子里扑簌的字句么

被自己的影子惊吓 笔画交叠

穿过无数双透明眼睛的注视

 

我好像见到了过去和未来

唯独没有看到自己

左肩生疼 像是被无形的子弹

击中 从此蒸发

留下一个圆圆的水滴般的印记

分类:分行短句 | 评论:12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临江仙的两个版本(外一首)

题记:这个季节漫长得让人想逃离。听说北京下雪了,而这边,本就是雨雪不分。不如就此恣意一回,权当这是今年最后的词了。

 

词版:

 

临江仙 

万点千丝天泻白,朔风狭路相逢。还缘黛瓦作叮咚。我今随雨去,湖海忘行踪。

心若归兮循履迹,流年欹在冰丛。一川烟色冻青穹。振衣摇谧夜,星月出遥峰。

 

现代诗版:

 

临江仙

初冬 雨是现实的屏障

坚硬、冰冷而又温暖

把世界归拢 然后

一倾而空

 

玻璃的晶亮 瓦檐的叮咚

是心脏的悸动

沿着某个人的记忆

骑云而去 即使

 

在季节中跌倒

在湖海中迷失 任凭

密织的雨网冻结了

穿梭

分类:分行短句 | 评论:17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恩节

捧着汤 我想两百多年前

饿得发慌的欧洲移民

从印第安酋长骨节粗大的手里

接过滚烫的玉米糊时

必也如我现在一般心潮翻涌

而后来的故事

大家都已熟稔 不必再提

 

今天 我们不谈历史

我们只是一群围坐的异乡人

一同举杯 共贺丰盈

让火鸡、炸南瓜、鱼和蔬菜色拉

驱赶味蕾上的乡思

仿佛仍在各自的家乡谈笑对饮

仿佛风霜从未攻占我们的双鬓

 

夜幕落下 我不说心情 也不讲故事

我只是由衷地感谢亲朋好友们

感谢从我生命中经过的诸多人和事物

感谢上天只是象征性地飘了点毛毛雨

并未让大雪提前降临

还要感谢街边这家没有关门的奶茶店

让我在瑟瑟寒风中能有一盏奶茶暖心

 

无须多言 今天我们要携手

分类:分行短句 | 评论:12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拖鞋(现代诗版)

走过每一个旮旯

就像踏遍千山万水

向天空借来一抹素净

照见清晨和黄昏

 

每一粒灰尘都在振翼

羽毛蔓延,直至

整片鸦群覆盖住白雪

直至 淹没了地平线

 

有谁愿意走出

自己亲手缔造的城堡呢

因与果,足下的两朵乌云

一左一右 山雨欲来

 

有人擎着一株带露的荷花

打窗边经过: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世界本空,无我无尘

 

还有个复姓公孙的家伙

摸着胡须说:

“白马非马,灰尘非尘。

我执他执,皆是非执。”

 

可是 我没有掉进逻辑的圈套

也没有接过递来的花香

我坐在原地 光着脚

在夜色中拈

分类:分行短句 | 评论:16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双白拖鞋

都市女子的时髦度,细处要看指甲和鞋。不过,我已过了那个唯美的时期,对这两样都不甚上心。从前在申城的时候,偶尔还尝试一下那些漂亮而又磨脚的鞋子,但到了此处,发现本地人对衣着一般不太讲究,于是我也就随大流,怎么舒服怎么来。

最近换季,想有一双棉毛拖鞋来暖暖脚。在店里看上一双通体雪白的,说不出哪里特别,只是一眼望去觉得恬静又美好,试穿一下,像踩在云朵上一样飘扬舒心。同样款式的仅此一色,其他款式颜色稍深的,上脚时的感觉又远不如这双。犹豫了一下还是买了,想顶多勤洗几次罢了。

然而,一系列的麻烦从此开始了。原先以为家里拾掇得还算干净,木色地板,深色家具,本也看不出什么。可这白拖鞋一来就成了一面晃眼的镜子,一块闪亮的试金石,只要挂上一缕尘土就像一片白净的雪地上飘落下一根乌鸦的羽毛,面积不大却格外扎眼,叫我忍不住要去擦上一把。有了这双拖鞋,再也不像从前那样踢踢踏踏地在家里随处走,而是时不时地瞅一眼脚周围,尽可能避开会沾染灰尘之处。当然厨房是不能随便进了,做菜时肯定得换上一双旧拖鞋,免得溅上油烟。尽管这般小心伺候,还是没法保持洁净。从第二天起烟尘就不断侵入雪白的领地

分类:生活杂咀 | 评论:17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减字木兰花一串

减字木兰花.游山

其一

西风坐稳,驰向巍峨红叶阵。丹碧黄橙,君在秋天第几层?

我将栖止,莫负殷勤流岁意。云页翻开,雁字凌虚无迹猜。

 

其二

沙沙竹杖,探得行云过翠嶂。白苎蓝巾,徙倚危崖侧帽频。

莫如归矣,落叶铺金消迹履。明岁君来,一树流霞青鬓栽。

 

减字木兰花.戏作

黄衫来早,打卡碧崖秋色妙。少驻萍踪,脑补层峦一片红。

倚风留影,谜样青春皆滤镜。云帐翻新,谁是排空点赞人。

 

减字木兰花.风

其一

相逢不记,几树羞红听语秘。遁入空山,桑葚衔珠鸟啄还。

采薇人杳,紫陌吹尘余事了。数度藤窗,白袷因谁弄羽商。

 

其二

春熏秋醒,勘透初心飘不定。似淡犹浓,悄入林圃点碧红。

渐亲渐远,分与青衿愁一半。欲语还休,叶满庭除正触眸。

分类:草草吟笺 | 评论:1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