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195
  • 开博时间:2019-09-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更漏

你可有过这样的抚摸,指如细笔在身躯浅描,勾出疏淡景致,指腹着色,肌肤相贴,皮肤下的脉络纹理像渐次展开的花鸟画卷在重见天日里徒然复活,振翅欲飞,花骨朵全数开来,不再是寂静时间里栩栩如生的静态画面。莺歌婉转,花香袭人。你闭上眼睛,将黄昏涂上热烈的颜色,做成书签夹在昨天。

 

你可听过这样的呢喃,轻如飞尘,声声慢慢,仿佛是一丝幽寂的光,几不可察的漏进心头。水汽飘落脸颊,木质香在雨水里流转潮湿的目光。隐约呢喃含一缕淡香,从很远的雨中传入鼻腔。你从秾丽的画中走出,坐到她身旁,你们在雨里,隔着衣衫听到心跳,草木疯长。仿如醉里恣意,几多媚好。你笑,眉眼生情。

 

她睁开眼睛看你,朦胧水汽在你们脸庞的距离中弥散开来。她堕入到快感,像跌落无边无际的海水中,海水灌进大脑,冰冷刺痛,不可抑制的痛感使她无助,心中期盼又抵触。她不由轻唤一声,满天繁星落入大海。耀眼夺目的光不断下沉与她擦身而过。她渐渐平稳,不再紧抓手里那一根无济于事的柔软海草,放任海浪翻滚,咸腥潮湿里飘来黄果兰浓郁独特香气,使人炫目。她像一尾鱼,寻着黄果兰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庆的夜

迷失在诺大的重庆城里,秦老板迷路在重庆的夜里,彼时细雨如丝,我们终于在街灯昏暗的天桥上相见

1

回去之前给秦老板打电话问到达重庆是去找他,还是在外开房。他午休未醒让我看着办。晚上发来视频问几点到重庆,需要接否。我说不用,他道离机场近,开车方便。我笑着说不必麻烦,他答应下来。秦老板是一个纠结的父亲,如此几次商量定不接送,却在我下飞机坐上轻轨之后,他又发来视频,犹豫着说要送我。我反问为何不约场宵夜,秉烛夜游重庆城。秦老板安心的欣然赴约,说要为我接风洗尘。

距离最近一次他为我接机是三年前的夏天。我们在机场相见,秦老板似笑非笑的立在车边,难掩喜悦又有些克制不住的忧愁。那天暴雨如注,秦老板一路飞奔把我送到火锅店门口,待我下车后,他去停车,我们之间隔着白茫茫的水帘,雨水漫过裤脚,他从大雨里走来,突然很想抱一抱他。那是我吃过最早的一次火锅,在县城下午三点五十的滨江路中段。而我只顾着兴奋的逗弄孩子,未与他有太多交谈。

2

深夜十一点四十,我们走进烧烤店,三两桌年轻的客人在拼酒,更显冷清。点菜之后,秦老板回车里拿手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下三月送给你

嗨,三十一,今天是2020年3月7号,天气阴,房间暖气十足,手心微汗。我打着光脚在冰凉的地板上走来走去,距离你的到来还有三天。三天前去拍了花期不一,参差不齐的菜花。走在没过肩膀的菜花地,阳光明晃,春风满天。花粉粘在猩红毛衣上,星星点点,反倒形成点缀奇异而刺眼的美感,花影重重叠叠落在裙面。我想要采下三月送给你,从此以后四季如春。

 

吹开薄云的天空露出水洗般的童话蓝,仍有一两朵云在春风沉醉里驻足。澄净明媚的午后,只身穿梭在地里寻找合适的拍摄角度。我喜欢拍照,留住瞬间的心情与体会,照片单调充满假象,所以我喜欢照片里的自己与世界。真实往往具有捉摸不定的神秘丑态。镜头比文字更直观且隐蔽,拍照带来的满足感抵过一切。

 采下三月送给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个故事

 

 

 

每棵树上都住着一只蝉,它们哼唱着一首长长的歌,唱着我在夏风里寻光的快乐。湿黏河风温热吹开毛孔,就像吹开一朵蒲公英的绽放,我们称之为流浪。

 

 

直到那对老夫妇走了很远,我才起身,灯光把身影分离拉长。我们坐在十字路口的低矮小栏杆上,山那边的风把热浪裹挟冲向嘉陵江的下游,他们摇着蒲扇,红绿灯的交替不知疲倦,我低着头看行人的脚步,想起一个做不完的梦。梦见在嘉陵江边玩水,河对岸的山里竹林掩映,土房子一侧有木楼梯,扶手被虫蛀出大大小小的空眼。走过大桥便意味着走出小城,在桥上点燃烟花棒,迎着冷冷的河风走下去,很长很长的桥,总也走不完,延伸到天荒地老的尽头。嘉陵江里突然冒出水草,密密高高的一大片遮住腰,仿佛不是走在桥上,栏杆与路灯被人随意丢弃在茫茫水草里。

如果八月有三十二天,我要在三十二号那天早晨来看你。如果我赖床迟到,就在心事重重的梦里叙旧,把生活折成一朵七色花,我许下一个愿,九月的秋风经过带走心愿的脆弱,还有我想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声声,慢

 

昨夜的我拟把疏狂图一醉,缺了雨景下酒总少几分意味。河岸边看一场日落,酒交给了梦。把棉被抱到窗前摊开等艳阳,手里翻着《红楼梦》。熟悉的片段一闪而过,前不久与谁说到年少读它的心情。仔细回想,梦境再现,树下两个女生听着偶尔的蝉鸣,轻声交谈。我想起来,是那一晚她从成都回来,时隔多年,再见又如初见。

 

我们沿着河边一路走到灯火通明处,从电影聊到老街记忆,从书本聊到朋友,从日常聊到心底事。我在路灯下转了个圈,问她长裙是不是像开花一般。她笑,清秀静美的女孩,文字却有锋利,见解独到。喜欢她,并非文字而起。第一眼,是她内里与外表极不相符的力量感吸引了我。彼时,她是正读初中的中二少女,而我走完善感的年纪无事可干。没有过多联络,只通过日记知晓对方是否安好,我们始终游走在彼此触手可及的边缘地带,再无碰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