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657
  • 开博时间:2019-09-17
  • 博客排名:第6517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恨 满 丁 香 结

 

 

 

“细节,一切细节,不要瞒我,想起来了,都告诉我。”

警官像拉家常,不急不慢地说。

“你认为不重要的事,懂吗。”

“能抓到他吗?”

“跑不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受一个梦的指引,去寻找梦幻中的情景,无论如何也是一件荒诞之事。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烟不如那烟香

 

 

“你去找了没有?”芜玫已是第二次催丈夫。

他们住在三楼,连续几天的大雨,外间房的天花板上竟漏起雨来。 芜玫急得不行,催丈夫去找维修队,两天了,丈夫还没把事情办妥。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 恋

 

 

事情的开始非常简单。

我们同桌,上课不能讲话,下课后故意凑在一起寻话说的事也没干过。只是她突然钢笔写不出水了,我从笔管中挤几滴给她;我铅笔画秃了,她递过来卷笔刀。后来三角板、圆规就随手用了。

有一次,上课她晚来了些,老师已站在了讲台上,用眼睛找值日生。她还刚走进教室,待她走到座位上喊“起立”,势必要误事,我果断地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圣 河

 

 

“什么河不是河呀,有什么好看的。”我说带她去天边看圣河,她不屑地说。

父亲去世后,她对什么都没兴趣了。

这是她第一次直面了死亡。

“看看吧,无非出去散散心,圣河和别的河不一样,”我又劝,“看看就知道了,”她无可无不可,我们就飞到了恒河边。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另 一 个 世 界

张 德 宁

 

在一本书中,我读到了一则古印度寓言,这之后很久了,我突然想到了我知道的另一个故事。我忘了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事,还是我的一个梦;我忘了是什么原因让我把这两个时空遥远,虚实交错的故事串联到了一起。我的记忆让我苦恼了好久,可能不仅仅是记忆,它远比记忆复杂,我一时说不清那是什么。唯一能让我清晰明白的,是我知道的故事和我读到的寓言非常相似,以至于我把它记下来之时,有意无意地混淆了它们之间的界限。

我一直努力把它们区分开来,但我知道,凭我记性不好忘性好的脑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之后,当你挽着我的胳膊,并排走进教堂,完成我们的婚礼时,一定会让我想起你第一次邀我,去你们乡下老家做客时的那个落日的黄昏。

开车两小时,就到了你们家的祖屋了。你说家中也没有什么人,只剩几房老人盘桓在住了一辈子的老屋中,纵然少去了儿孙绕膝的乐趣,他们也不愿搬去城中居住。

也为躲避喧闹嘈杂烦人的城市,逃离拥挤窄小逼人的公寓,你才选中被人忘记,几乎荒芜的这所院落,那怕几天也好。我随你来了,好在我们熟稔得已不分你我了。

推开大门,转过影壁,几进大屋环抱的首先是一围雅致的庭院。脚踏在小院布满暗绿苔藓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 门

 

我听到轻微的嗡嗡声,若有若无,像机器的呻吟,像无聊的呓语。四周一片黑暗,我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脑子一片空茫……隐约感觉是在我的书房,透过面前的窗口往外看:一排熟悉的书架,有几十层楼那般高矗,厚厚的窗帘如瀑布从天上垂了下来,灯亮着,天花板高不见顶,灯光被雾霾遮去似的昏暗。不是这点光,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

我看到了熟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 德 宁

 

他在寻找一张能安睡两人的大床。

世上要有始终与人密切相随相伴最长久的东西,那就是床了。

在上面安适地度过生命的三分之一,生命的从来,生命的最后终结,都离不开一张安然的床。

他看上了一张古香古色,雕花的紫檀木大床。床框棕紫的色泽,坚重细密的纹理,朴拙的花饰,让人感到厚重持久;床垫的柔韧绵软,使人觉得舒泰安适。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偿 命

张 德 宁

 

 

堂屋门吱嘎吱嘎被推开,就听到脚步声。

大门是虚掩的,有人在家时,从来不关,今天不一样……不知为什么,应该关的门没有关好。国祥问身底下的老婆:“告诉你关门,你不关……”老婆吱唔了一声,国祥没听清,就大声问:“哪个?”

“在屋里哇,我以为……还去不去啊——”

是三元的声音,国祥和老婆正难分难解,干什么仍干什么,他们哪分得了心。卧房门被三元推开,一脚就进来了,看见他俩……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通往罗马的大路上

 张 德 宁

 

在通往罗马的大路上,几位寓言大师相遇了。

大师们都是从老远老远的地方步行来的,这不期而遇,使他们都很兴奋,相互寒暄之后,仍朝罗马的方向走去。

大师们实在走得有些疲乏了,又一同走了很长一段路,竟没有人开口说话。这默默行进的几个人,似乎在一个寂静的世界里行走,往日的睿智与幽默,谁也设有表露出来。

还是伊索耐不住沉寂,开始讲故事,讲完一个,又讲一个。他讲的寓言故事,都留传下来,成了后人再说给后人的故事。

伊索讲完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 猎

张 德 宁

 

 

第二次按门铃,防盗门内有了动静,听得见拖鞋拍地的声响,走到了门边,站住了,裴大柱知道那人从窥镜中往外看,面无表情地向着窥镜,他猜里面是谁,如果是宋正泉的话,第一声门铃他就开门了,他早等不急了。宋正泉去哪了?

屋里是个男人的步声。轻轻地走,男人的步子比女人的硬。不是正泉没关系,只要屋里有人就成,等等他就回来了。谁这么早就来了?正泉不在家,屋里不会有男人了,是正泉的亲戚,还是正泉家的客人……里面的声音更轻了,像是离了客厅往卧室走了,然后没有了动静。大柱是常客,正泉家的房间位置和家具摆设清楚着哪,进门过了玄关就是客厅,过了客厅,就是卧室卫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男人女人尴尬事

 

        张 德 宁

 

“笃笃”的敲门声使床上的男人女人自是一惊,女人细听门敲得熟悉平稳,知是自己男人回来,虽觉不妙,倒还有遮掩敷衍的时间与从容,一边答“来了来了,”一边指床下让床上的男人躲进去。

佯装睡眼的女人开门让自己男人进来,嗔怪连声:“说不回来了,刚睡着就敲门,要拿什么?拿了快走!”男人也答得平静:“会改期了,只好回来。有几个朋友要来喝酒,我回来张罗一下。”把下午带去的铺盖往床后一丢,坐床前竹椅上抽烟,直呼女人快去备菜。女人迈脚不动,下意识用身子翼蔽床下。

男人吼女人快去杀鸡,晚了客人来了狼狈。女人无奈,自去厨下引火,也呼男人插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 钵

张 德 宁

 

1.外景。别墅后花园。秋日的黄昏。

漂亮的别墅,雕塑、草坪、鱼池、鲜花。

富翁独自一人在花园散步,转了一圈,他又走了回来,一抬头,他看见一个老年乞丐站在他面前,吃了一惊。

他大声斥问乞丐:“你怎么进来的?”

花园是富翁的后花园,他有傍晚散步的习惯,忙完了一天的公务,他想享受独处的宁静,任何人都不会在他身边,而且,外人是不可能进入他的私人领地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举 报

 张 德 宁

 

纪委老刘与劳资处老王是邻居,在同一楼门出入,老刘住二楼,老王住四楼,三楼住的是一位退休工人。

退休工人姓彭,厂里效益不好,老彭四十多岁就内退了,老彭老婆也正式退休了,老彭爱打麻将,老彭老婆也爱打麻将,两人就邀了一些过去的同事来家里玩麻将。同事们大多已退休,沒退休的也没事干了,年纪又在不老不少之间,过去没学多少文化,过去学会的那些技术,现在都用不上了,力气活干不来,生意又不敢去做,外面的天地已属于了年轻人,哪还容得他们去插足,老彭和老婆商量,干脆在家中开个麻将馆,和大家一起消磨无聊时间,多少赚几个钱,上大学的女儿正是用钱时候,两人那点退休工资哪儿够呀。

老彭家有三间房子,挪挪沙发和床铺,就摆下了三张麻将桌,凳子椅子凑一凑,借一借,也就够用。老彭两口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胡洪居

2019-11-18

小奋青滤pe

2019-11-17

wanih

2019-11-07

jojooldrma..

2019-11-04

hsblwf

2019-11-04

乡村野少年

2019-10-30

s26786

2019-10-26

萧艾的梅园

2019-10-21

elabman

2019-10-20

一帘香月

2019-10-20

563712116

2019-10-20

列瓦雷士

2019-10-19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