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懈的追求

各种文章,有时也穿插旅游照片。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800
  • 开博时间:2019-06-15
  • 博客排名:第5194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单飞鸽子

2019-07-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孙庄一少年

孙庄一少年

季友干

孙庄的费阳,十六岁到粮管所换面,里面的人很多,外面不住的来人,就是轮不到他,尽管他很气愤也没得用。直到所有的人都换了面,职员才秤了他的小麦。

那时是集体经济年代,所有的交易都要登帐。女职员问他:“儿啦,你叫个什么名字?”费阳仰起头说:“你是问我名字啊?我的名字叫个瓢泼小。”女职员写不起来,问他:“瓢泼小三个字是怎么写法的?”费阳装个马大哈,说道:“我没上过学,家里人偏偏就喊我这个名字。”

“哎呀,你叫的这个名字太生僻了,我也没办法写你这个名字啊。”“你写不起来就拉倒罢,问了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连一个扁担大的‘一’字也认不得呀。”费阳摇头晃脑地说。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年老生

少年老生

季友干

孙林精通厚黑学,官场上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真所谓削尖了脑袋拼命往上爬。一开始,他想写出教育科研文章,好让教办室乔主任赏识他,可是事与愿违,所写的东西很难发表到刊物上,真正使他伤透了脑筋,实在无济于事。

孙林经过几年的琢磨,决心另辟蹊径。一九八四年元旦放假三天,大雪纷飞,又刮了凛冽的西北风,孙林神秘的失踪,家人四处寻找,问同校的教师,一概不知他的去向。事后,人们才晓得他跑到十多里之外的野牛沟,到校长王耀佐家里打麻将。其实,他是刚刚学会的,叫做现做现买。李荣峰老师诧异道:“王校长是打麻将的老手,你才学会打麻将,分明是送钱给他。”孙林诡秘地笑道:“你李老师只晓得搞好教学工作,不晓得人际感情也需要投资。千好万好抵不到领导说一声好。老兄啊,我把钱输给王校长,哪是发了疯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跑堂的提示

跑堂的提示

季友干

金阳光酒店效益特别好,市口固然不错,但随机应变也是个诀窍。平民百姓来此摆宴席,跑堂的叫道:“十一上菜。”厨师一听,便拣陈菜或者是简陋的菜烧了。假若是干部或是有地位的人摆宴席,跑堂的喊道:“一十上菜。”厨师便精细加工,原料全是新鲜货。

有一次,赴宴的教师鲁明枢当场揭露道:“你们这些跑堂的最会玩滑稽,平头百姓十一上菜,上的是土菜;有地位的人就一十上菜,上的是干部菜,烹制得多好啊!两下相比,截然不同,就像两个级别相差的厨师烧的菜。”

跑堂的马上拿出一支烟打招呼:“鲁老师吃烟吃烟,你别要对旁边的人说啊。唉,鲁老师你怎么晓得的?”鲁明枢说:“老实告诉你,我在你家金阳光吃的次数很多。跟了有社会地位的人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格担保

人格担保

季友干

孙宝红开了一家皮鞋专卖店,生意人说得好听,“我进的一批皮鞋是最正宗的,是浙江皮鞋厂直销。价格自然比人家皮鞋店里要便宜得好多。”很多客户都被他蒙住了。

他的哥哥孙宝安说:“你卖的皮鞋不是真皮。你蒙的那些不识货的客户。”孙宝红见哥哥这样说,便理直气壮地说:“宝安啊,你这样说,分明是在坏我兄弟的事。再说我卖的皮鞋全都是真的,一点也不假,否则,我以人格担保。”

哥哥只好屈服,“好好,我哥哥说得不好。你说你以人格担保,卖的是真皮的皮鞋。”此时,袁胜恰好路过这里听到他们弟兄俩说话,买过他的皮鞋,上过一次当,这会儿停住脚步,尖锐地说道:“我买过你的皮鞋,你也是说的真皮,否则以人格担保。你宝红卖皮鞋哪是以人格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减免背后的猫腻

减免背后的猫腻

季竟成

退休五六年的邬赤雍跑到学校,找到初二(5)班班主任魏根荣,要求给陈堡镇转过来的学生陆央减免,总共只缴四百元。魏根荣因为自己转公办教师曾找过他帮忙,无法推辞,只得给办理掉了。学生保险三十八元,辅导用书二百元,全天代伙一千二百元。此帐一算,学校便给学生陆央减免了一千零三十八元。

李岳山感到奇怪,便问魏根荣:“陆央是陈堡转过来的学生,又不是我们周庄施教区的,你怎么还给他减免的呢?”魏根荣哀叹地说:“老邬他找到我门上来,先前我转公办教师,费了很大的周折,我不能不答应他啊。”“唉,学生陆央跟他邬赤雍是亲戚人家吗?”“哪是个亲戚人家啊,一点亲戚关系都没有。我告诉你呀,陆央的老子是个漆匠,手艺相当的好,远近闻名。邬赤雍把人家从陈堡请到他家里做了三十多天的活计。他不给钱人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理 念

理   念

季友干

教育局张科长督导我们周庄初中时当着众多学生的面说:“学生不能上早读课,早读早读,把学生都读呆了。”这种奇谈怪论竟然出自一位教育局干部之口。

领导有此时髦的理念,下属也会跟上时局的变化,称之为与时俱进的吧。学校校长叶叔军便向全校师生强调数学的重要性,说它在学生学习总分上占据重要部分。至于语文,只要学生能把文章凑到六百字就行,何必要学生花多大的气力。无独有偶,教导主任黄国宝咬牙切齿地说:“中国的教育搞不好,语文教师把课文讲了,讲过之后就叫学生背课文。这课文要学生背什么?严重地束缚了学生的思想。”

是的,现实社会里,教学质量学校的生命线,而这又完全来之于学生的升学成绩。在升学考试的背景下,学生有理由选择自己的学习方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瓶子

酒瓶子

季友干

李俊在铁木社里跑外勤。有一天突然回来,他上茅缸解大便,发现墙头上放了个酒瓶子,感到十分奇怪。他伸手将酒瓶子放到茅缸墙里边。

李俊左思右想,总觉得事情蹊跷。他吸着香烟,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他忽然在脑门上一拍,“哼,一定是婆娘不正,说不定这就是勾引她相好的暗号。”可是他不知道哪个是婆娘的想好,坐到屋子里想了想,便定下了计策。

晚上,李俊故意说上庄玩麻将,跑出去后却折转身悄悄地回来,将家里的大门虚掩着,坐在黑咕隆咚的锅门口守候。二更天的时候,果然有人敲门,门便自动张开了。那人径自走进屋里,正要跨进房间里,李俊上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暴打一顿。那人讨饶:“李俊啊,我从此再也不踏进你家一步了。”李俊一听,此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身过雪夜

光身过雪夜

季友干

数九寒冬之际,阴森森的天底下飘起鹅毛大雪,狂风跟着怒号。顾超是个地主兼开店老板,生活当然是优越的了。这会儿他身穿狐皮大衣,脚穿高跟头棉鞋,仍然感到寒气逼人。顾超笑着对来到店里交游的师爷钱恩广说:“今日天气太冷,说是叫个人身上一丝不挂的站在外面过夜,恐怕没到半夜就要硬了。”钱恩广说:“这哪个吃得消啊?除非他是个铁人。”

住在隔壁的潘朝夫是个要饭花子,临时落脚在周家泽过冬天。林大才跟他是患难之交,曾经有一回,他出外取肥遭到两个匪徒抢劫,危难之时,潘朝夫挺身而出,奋力打跑了两个匪徒。林大才一有功夫就来望望恩人。这会儿,他们两个人来到店里,想打点散酒驱驱寒气。他们听到地主跟县老爷的师爷在谈笑,都鄙夷道:“富人哪知穷人苦啊!”

顾超摆了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够有钞得镳

够有钞得镳

季友干

理发师牛元凤的理发店在庄中间,门口摆了个摊头,全是迎合学生的走销货,只要是上学的日子,就有很多的学生前来光顾。

光顾的学生太多,牛元凤停止给人理发,走上前嚷道:“够有钞得镳?有的话就跟我买东西。没有钞得镳的人也围住摊头望,望什么?给我鼻子靠墙走,快点滚开去!”他这一嚷,果然有好多惶恐的学生走了开去,因而他也就安安稳稳地做起生意。

他里屋放了一张球桌,每捣一局球,收钱一块,不准赊账。季达根、钱洪良两个初中生匆匆走到理发店里,正要往里屋跑,剪头的牛元凤停下推剪,喝道:“别忙跑!我问你们两个是来做什么的?”两个学生都说进里捣球的。“够有钞得镳?”“我们身上带了钱的。”牛元凤则说道:“好,有钞得镳,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把人

草把人

季友干

朱源摸住头眼望天空,不住地叹气,他秧亩的稻种一撒下去,就被麻雀吃了个尽大光,扎了草把人也无济于事。没有稻苗,大田就不好栽插。朱源先后三次补撒稻种,还是被吃得个差不多。他急得双脚直跳,但你再急也是没用的。朱源第四次补撒稻种,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如若再被麻雀吃掉,那就没戏了,因为家里能做的稻种真的已经很少的了。

他急得红了眼,决心狠狠治治麻雀,便将自己全身都绕上了稻草,头上朝外只留下两只眼睛,手持一竿长竹子笔直的站在田岸上。即使一些麻雀飞过来落在他的肩头上,甚至还撒了屎尿,也全然一动不动。

半个多钟头过去,秧亩田里落满了麻雀觅食。他的双臂突然猛地挥舞起来,并且发出嗷嗷的怪叫声。有四五个极度慌张的麻雀被竹竿击落在秧亩田里。从此,吓破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16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