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懈的追求

各种文章,有时也穿插旅游照片。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4
  • 总访问量:741
  • 开博时间:2019-06-15
  • 博客排名:第5253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单飞鸽子

2019-07-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调进中心校的秘密

调进中心校的秘密

赵英

年轻教师史连勤把妻子林传英弄进水泄不通的中心小学教学,全镇的教师都感到困惑。他个史连勤才工作两三年,他有什么头绪呢?人们排过来排过去,只有他的外公黄人东这么个头绪。黄人东跟教办室乔主任是表儿。可是人们问起史连勤,他总是解释说是找了大的人头帮忙的。可是事情瞒不了老教师田潼,晓得他这里面的秘密,“教办室乔主任认钱不认人,你不拿出钱来在他跟前铺路,什么事情都别想做得成。”

王永吉追根问底,田潼说:“史连勤一开始想找外公黄人东帮忙,黄人东跟乔主任有亲戚关系。我说没得用,非得送礼不可。史连勤听了我的话,买了一条中华香烟,两瓶五粮液,后来又追加了两瓶。史连勤他个年轻人也学坏了,只是说自己找的大的人头办的,促狭得很呢!”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喝火令·见风使舵急下招

喝火令·见风使舵急下招

                                           季竟成

能红火,热潮多人顶。

莫惜今朝同酩酊。

投机抢占先位,势颓便大病。

 

朋友朝朝有,有钱话便灵。

随意胡诌都依凭。

一旦失落,伙伴露狰狞,投石下井无情,不肯正视听。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误佳期·失约

误佳期·失约

                                    季竟成

恋爱相约伴侣,却遭阻挠弯曲。

惆怅小莺晓日多,非议烦心绪。

 

祈求传来佳讯,媒人总叹吁。

考察掂掇太长久,分明无下语。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事近·谋事奋斗

好事近·谋事奋斗

                               季友干

慷慨志未灭,退休谋事作为。

提笔鞭挞妖怪,奋斗永不悔。

 

自力更生亦洒脱,劳作多做事。

反腐利剑高悬,贪官成狗屎。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汤生谷的忌讳

汤生谷的忌讳

季友干

公社分管东北片的科长汤生谷满脸麻子,如若有人喊他麻子,红起脸来怪吓人的。在他跟前,喝到麻酒要说白酒,打到麻将要说骨牌,冷盘浇麻油要说浇香油。但是红星大队四队的社员与其他队的社员不同,偏偏要触犯他的这个忌讳。

陶玉圣见汤科长来到北桥口,便喊住小学生时丰,悄悄地说道:“我在巴掌心里写一个字,等汤科长跑到场上,你跑上去喊汤科长教你认字。千万别要说我写的,晓得了吗?”机灵的小学生马上说晓得了。一会儿,他的手上便出现一个圆珠笔写的“麻”字。小学生一蹦一跳地跑到汤科长跟前,喊道:“汤科长,我望了手上这个字认不得,全四队的社员都认不得这个字,现在请你教我一下认这个字。”汤生谷有点疑惑,一把抓起小学生的手,扒开来一望,便“嗯”的一声,厌恶地推开了他的手。小学生马上幸灾乐祸地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入松·反省

风入松·反省

                                     季友干

检点生平未尽心,回首多觉惭。

细节影响身孤单。

若纠正、可增内涵。

可惜学识肤浅,未能跨过门槛。

 

年高认识非为晚,修行也入禅。

高风亮节要膜拜。

能实践、言行超凡。

崇尚自然法则,沉稳免除心烦。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贪婪人

贪婪人

季竟成

费元宗是一个正宗的喂不饱的鹰。他身材高大,将军肚十分突出,跑起路来一摆一摆的,活像一只大台鸭。他那张大嘴,特别能吃能喝,速度又是特别快。老教师胡加栋说他那张嘴吃起东西来简直就像台脱粒机,吃的时候不住地搛了往嘴里送。

一次,费庄初中期中试卷改到晚上七点。校长费成华跟自己的父亲秤来五斤草鸡蛋,煮给参加改卷的老师们吃。费元宗饿虎扑食般地抓起一个鸡蛋在桌上连滚似滚的,麻利地撕去蛋壳子,整个儿撂在嘴里大嚼,第二只鸡蛋又在手上揉碎了蛋壳子,眼睛瞅准了下一个大些的鸡蛋。他的动作娴熟敏捷,仿佛参加吃喝比赛似的。别人最快的才吃下两个鸡蛋,他已经吃了五个,第六个鸡蛋的壳子快要被撕去。他吃了八个鸡蛋,才撒住了手。

学校教师碰头,他专拣瘦肉吃,最后剩下的肥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孙庄一少年

孙庄一少年

季友干

孙庄的费阳,十六岁到粮管所换面,里面的人很多,外面不住的来人,就是轮不到他,尽管他很气愤也没得用。直到所有的人都换了面,职员才秤了他的小麦。

那时是集体经济年代,所有的交易都要登帐。女职员问他:“儿啦,你叫个什么名字?”费阳仰起头说:“你是问我名字啊?我的名字叫个瓢泼小。”女职员写不起来,问他:“瓢泼小三个字是怎么写法的?”费阳装个马大哈,说道:“我没上过学,家里人偏偏就喊我这个名字。”

“哎呀,你叫的这个名字太生僻了,我也没办法写你这个名字啊。”“你写不起来就拉倒罢,问了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连一个扁担大的‘一’字也认不得呀。”费阳摇头晃脑地说。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年老生

少年老生

季友干

孙林精通厚黑学,官场上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真所谓削尖了脑袋拼命往上爬。一开始,他想写出教育科研文章,好让教办室乔主任赏识他,可是事与愿违,所写的东西很难发表到刊物上,真正使他伤透了脑筋,实在无济于事。

孙林经过几年的琢磨,决心另辟蹊径。一九八四年元旦放假三天,大雪纷飞,又刮了凛冽的西北风,孙林神秘的失踪,家人四处寻找,问同校的教师,一概不知他的去向。事后,人们才晓得他跑到十多里之外的野牛沟,到校长王耀佐家里打麻将。其实,他是刚刚学会的,叫做现做现买。李荣峰老师诧异道:“王校长是打麻将的老手,你才学会打麻将,分明是送钱给他。”孙林诡秘地笑道:“你李老师只晓得搞好教学工作,不晓得人际感情也需要投资。千好万好抵不到领导说一声好。老兄啊,我把钱输给王校长,哪是发了疯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跑堂的提示

跑堂的提示

季友干

金阳光酒店效益特别好,市口固然不错,但随机应变也是个诀窍。平民百姓来此摆宴席,跑堂的叫道:“十一上菜。”厨师一听,便拣陈菜或者是简陋的菜烧了。假若是干部或是有地位的人摆宴席,跑堂的喊道:“一十上菜。”厨师便精细加工,原料全是新鲜货。

有一次,赴宴的教师鲁明枢当场揭露道:“你们这些跑堂的最会玩滑稽,平头百姓十一上菜,上的是土菜;有地位的人就一十上菜,上的是干部菜,烹制得多好啊!两下相比,截然不同,就像两个级别相差的厨师烧的菜。”

跑堂的马上拿出一支烟打招呼:“鲁老师吃烟吃烟,你别要对旁边的人说啊。唉,鲁老师你怎么晓得的?”鲁明枢说:“老实告诉你,我在你家金阳光吃的次数很多。跟了有社会地位的人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16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